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91章 双重圈套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只是淡淡的和奥斯诺伍德握了握手说道:“那我就谢谢奥斯诺伍德先生了。”

    很平淡的一句话,很简短的回答,沒有寒暄,沒有客套,更沒有在往下谈下去的yù*望。

    奥斯诺伍德似乎也看透了刘飞的意思,他的脸上依然笑容满面,十分客套的说道:“好,刘飞先生,那就里面请吧。”

    和戈登不同的是,虽然奥斯诺伍德满脸带笑,虽然他口口声声说尊敬的刘飞先生,但是刘飞却清楚的知道,在奥斯诺伍德那看似尊敬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虚伪的充满了不屑和鄙夷的心。不过人在他乡,总是得谦和一些,对于这些虚伪与无聊的应酬总是得应酬。

    双方在看似亲密无间的往里面走去。

    一边往里面走,奥斯诺伍德一边十分客套的说道:“尊敬的刘飞先生,为了欢迎您和您的团队的到來,我们特别准备了我们莫里斯本來准备了国宴厅中最为豪华的国宴厅來招待你们,希望大家能够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但是呢,我听说刘飞先生是一位作风淳朴的官员,在你们华夏有着清正廉明的美誉,所以呢,为了迎合您的淳朴不喜欢奢华的风格,我特别为您挑选了我们莫里斯设计风格最为淳朴的宴会厅來迎接您。希望您和您的团队能够喜欢。”说着,奥斯诺伍德把刘飞他们引到了一间看起來很普通很偏僻角落的一个房间处。在房间的房门上,一个崭新的黑sè的号码牌赫然醒目----748748!

    当刘飞的目光落在这房间的号码牌上的时候,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作为一名华夏人,刘飞虽然并不迷信,但是对于数字却也有着自己的忌讳。尤其是对于4这个号码更是有着深深的忌讳,8这个号码虽然是华夏人吉祥的号码,但是如果4和8两个号码组合到一起在重叠一遍,前面在加上一个7,却成了一个最为不吉利的号码,谐音去是去死吧去死吧!看到这样一个奇葩的房间号码,不仅仅是刘飞,就连肖建辉的眉头也紧紧皱了起來。他的年纪比刘飞大不少,在宦海纵横了这么多年,对于数字的忌讳比刘飞要严重得多,他所用的手机号码、车牌号码一切和数字有关的用品之中,从來就沒有一个4字,更何况是748三个数字组合到一起。

    而这个时候,戈登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崭新的房间号码,他的脸sè也是一下子就yīn沉了下來,因为他非常清楚,整个莫里斯国宴厅中根本就沒有这样的房间号码,而这个房间也根本不是什么国宴厅,而是国宴厅工作人员吃饭的地方。虽然奥斯诺伍德口口声声说是设计古朴,实际上根本就是简陋。几乎沒有任何的装修,还保留着毛坯房的形态。用这样的地方來接待刘飞这样一个來自泱泱大国华夏国的特使,这简直是故意在侮辱人。

    戈登正想要给主张给刘飞他们换个房间,就在这个时候,奥斯诺伍德却笑着说道:“刘书记,这个房间看起來的确比较古朴,如果你们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在给你们换一个比较奢华的房间,只有你们这些客人喜欢我们这些做主人的才能开心不是。”

    听到奥斯诺伍德这样说,戈登便直接不说话了,因为他已经看出來了,奥斯诺伍德这完全是给刘飞设下了一个套,让刘飞乖乖往里面钻的圈套。如果刘飞要是说不喜欢这样的房间的话,那么就相当于刘飞否认了奥斯诺伍德之前所奉承刘飞的那些话是假的,而一旦真的要给刘飞他们换一个比较奢华的宴会厅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只需要经新闻媒体向外一报道,那么刘飞甚至是华夏的形象都将受到损失。不得不说,奥斯诺伍德这是一个十分yīn险的圈套。虽然戈登对于这个圈套十分不满,但是现在,他即便是想要在圆场都沒有办法圆了,因为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而拉着这根弦决定发不发的主动权在刘飞的手中,刘飞要么就是打破牙齿往肚子里咽,要么就钻进奥斯诺伍德的圈套之中。

    刘飞听完奥斯诺伍德的话之后,只是淡淡一笑,眼神之中有一缕jīng光一闪而过,嘴角渐渐翘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对于奥斯诺伍德的险恶用心,刘飞现在已经弄得非常明白了,奥斯诺伍德明显是想要自己吃一个哑巴亏,好好的羞辱自己一番,即便是自己真的选择在这个房间内用餐,那么只需要自己在这个房间内用餐的视频或者照片曝光出去,那么华夏的形象肯定也是要大受损失的,到时候要是有一些西方媒体在里面推波助澜,那么保不准此次接待行为又会出现什么意外,刘飞虽然不介意在这样的地方用餐,但是考虑到国家的形象问題,他也不希望自己如此被动。尤其是看到此刻的奥斯诺伍德装出一副很和善的样子,刘飞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奥斯诺伍德站在旁边,虽然表面上十分和善,其实心中却是非常兴奋,他已经开始盘算着不管刘飞怎么选择,自己都要将刘飞的选择好好的宣传一番,将刘飞甚至是华夏的形象好好的抹黑一下,并以此來向自己的美国主子邀功请赏。

    刘飞淡淡一笑,并沒有看向奥斯诺伍德,而是看向莫里斯的副总统戈登说道:“戈登先生,我想问一句,本次对我的接待安排是由您來负责的,还是由奥斯诺伍德先生來负责的?”

    听到刘飞问出这句话,戈登连忙说道:“刘委*员,接待您的事情当然是由我來负责的。”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然后笑着说道:“戈登先生,既然接待我的事情是由你來负责的,那么我们这些人的用餐地点还是由你來替我们安排吧。”

    刘飞这句话说完,戈登顿时眼前就是一亮,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把主动权交到了自己的手中。而且还直接点出了自己才是这次接待的负责人,那么奥斯诺伍德先前所作出的宴会厅的安排就沒有任何实际意义了。想到这里,戈登连忙笑着说道:“好,沒问題,沒问題,本來宴会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过沒有想到奥斯诺伍德议长竟然临时给更改了,不过既然是由我來安排的话,我看还是去我安排的地方用餐吧。这样才能显示出我们莫里斯国家对于來自华夏的国际友人的尊重。刘委员,各位,请大家跟我來。”说着,戈登迈步向來时的路上走去。

    此刻,本來一直心中有些愤懑不平的肖建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刚才真的非常担心刘飞会调入这个外国人奥斯诺伍德的圈套之中,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大家根本不会直接当面撕破脸皮了,大家比拼的是智慧。如果刘飞真的不能破解奥斯诺伍德的这个双重圈套的话,那么他们这个代表团第一关就栽了。不过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采用这样一种方式直接破解了奥斯诺伍德的这个双重圈套,让他不由得心中暗暗称奇,对刘飞升起了一丝佩服之念。

    而此刻,同样感觉到震惊的还有始作俑者奥斯诺伍德,此刻的奥斯诺伍德心中简直是郁闷无比,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召集了自己手下诸多幕僚,甚至连美国人参谋特使都被他给邀请过來了,大家经过头脑风暴酝酿了好几个小时才想出的这么一招yīn险的双重圈套,竟然被刘飞如此轻描淡写的给破解了,这让他实在有些无语。看着刘飞在前面矫健的走着,奥斯诺伍德双眼中几乎喷shè出一股股愤怒的火焰,因为他早已经安排了一些媒体记者等在不远处的房间里了,就等着吃饭的时候突然进去采访一下,甚至对他们吃饭的过程进行一下现场直播呢。甚至连后面很多接连的后手他和他的美国参谋特使都已经想好了。想要好好的把华夏的形象给抹黑一下,但是被刘飞这么一搞,在加上戈登的及时配合,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只能暂时搁浅了。

    不过往前走了一会,跟着刘飞他们走进戈登安排好的一个正常规格的接待宴会厅之后,奥斯诺伍德脸上却再次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因为他做事情从來都是非常谨慎的,从來不会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总是会留下一两个后手的。坐下之后,奥斯诺伍德的目光从刘飞脸上扫过,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就算你躲过了我前面这个双重圈套,那么接下來,我还是会让你再次吃一个哑巴亏的,这一次,我要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全部坐好之后,奥斯诺伍德笑着看向戈登和刘飞说道:“尊敬的刘飞先生,你们大家远道而來辛苦了,我们就赶快让服务人员上菜吧!戈登,你说呢?”

    对于奥斯诺伍德的这个提议,戈登倒是并不反对,轻轻点点头说道:“好的,那就开始上吧。”

    刘飞自然也沒有意见,不过刘飞的目光在从奥斯诺伍德的脸上一扫而光的时候,却从奥斯诺伍德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诡异,刘飞心中暗道:“难道这个奥斯诺伍德还会耍什么花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