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89章 故意耍人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肖建辉的话之后,刘飞只是淡淡一笑,回应道:“肖建辉同志,你是副团长沒错,该尊重你的时候,我肯定会尊重你的,但是我希望你记住一点,我们现在是在国外,我们的一言一行代表着我们华夏的整体形象,我们不愿意招惹是非,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软弱,并不代表着我们事事都要向外国人妥协,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们不能妥协,在涉及到我们国家的重大战略利益上,只要不涉及到原则xìng问題,我们可以做出适当让步,比如说经济援助换取石油资源和矿产资源等问題,但是,如果涉及到了我们国家的尊严问題,哪怕是一个再小的问題,哪怕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我们也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让步,这个原则不管是对美国对欧盟还是对rì本或者是对其他国家都完全适用,这是我们作为华夏官员的最基本的底线,如果连这一点底线都守不住,我们有什么资格和脸面代表我们华夏出访,肖建辉同志啊,请你记住,很多时候,面子并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要靠你自己去挣來的,尤其是面对外国人的时候,外国人的思维方式和我们华夏人是不一样的,你可能认为你彬彬有礼就是对的,处处礼让就是正义的,但是在外国人的眼中,他们所奉行的是谁的拳头大,谁的能力强谁最终占据上风谁就是有理。”

    说道这里,刘飞略微顿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肖建辉同志啊,我们现在的华夏早已经不是大清王朝那个时代了,我们不需要做出那种割地赔款了还要自己安慰自己,说什么我们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考虑的,那些都是自欺欺人的,而清王朝一位对外国人妥协的结果就是八国联军长驱直入进犯京城,火烧圆明园,屠我百姓,掠我国宝,你可以睁大你的眼睛看一看,现在世界上那么多国家都加入了大多数国家都加入的文物追讨组织,为什么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西方国家不加入,其根本原因还不是因为他们在二战时期以及早期从我们华夏以及世界各地掠夺了无数的珍贵文物和国宝,你在看一看,美国和欧洲国家他们什么时候吃亏过,什么时候不是他们去欺负别人,你难道就沒有想一想,为什么别的国家只能沦为他们的殖民地或者经济殖民地,在这些看似简单问題的背后,折shè出來的却是深层次原因,有的国家是因为国力弱小无法应对,但是也有的国家是国力虽强却缺乏团结意识,被这些外国人各个击破,还有的国家是因为其xìng格太过于软弱,只知道处处妥协。”

    听到刘飞这番长篇大论,肖建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來,他虽然对刘飞的这种见解依然不认同,但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和论据去反驳,因为刘飞所说的这番话恰恰击中了一小撮华夏人骨子里的那种弱点。

    这时,刘飞又沉声说道:“肖建辉同志啊,我们现在代表着我们华夏的整个国家,所以,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必须要注意维护我们的国家形象,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和套话,更不能只说不做,我们必须从每一个细节做起,在原则问題上绝对不能妥协,哪怕是为此付出我们的生命,我们也不应该有所退缩,我们华夏民族的崛起,需要千千万万人去默默的付出,我们华夏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千千万万的人去做出贡献,我刘飞不怕死,如果你要是认为我的做法欠妥的话,你可以选择立刻回国,也可以选择保留意见,当然,如果你的意见是对的,我会采纳的,但是如果你的意见只是因为你在面对外国人之时心中产生的那种怯懦感,那么我只能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了,因为我刘飞不管面对任何人、任何势力从來就沒有妥协的习惯,该属于我们国家的正当利益,我是绝对不容忍其他国家和势力胡乱伸手的。”

    刘飞的话虽然声音比较低,但是字字铿锵,听在肖建辉的耳中却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让他的心不由得紧紧的收缩了一下,他不得不承认,刘飞的很多观点的确有其独到和可取之处,他内心深处也在反省着,当时在面对身材高大威猛手中持枪的戴维森那些老外的时候,他的心中的确是产生了一种畏惧感,那是一种骨子里对于陌生人物和陌生势力产生的一种不由自主的心里反应,此刻,听到刘飞的话之后,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惭愧,他不得不承认,不管是在气势上、jīng神上、还是在临场应变中,他相比于刘飞都略逊一筹,不过他的脸上却表现得十分平静,他只是轻轻的点点头,嘴上也沒有任何服软的迹象,不管任何时候,对于他來说,自己的面子总是要顾及的。

    看到肖建辉沉默了下來,刘飞也不在说话了,转过头來,默默的看着窗外莫里斯首都布加雷尔的城市景sè。

    布加雷尔是一个典型的非洲城市建筑,街道两侧的植物也颇有非洲特sè,虽然街道两侧也有高楼林立,不过在刘飞眼中,布加雷尔这座城市如果放在华夏,顶多也就是一个中等城市的规模,开口可乐、无德基、咖啡厅等作为美国资本输出和压榨先行军企业,在布加雷尔这座非洲城市也到处都可以见到其踪迹,非洲人民和华夏南海那些咖啡农的悲剧在于,在世界各地被美欧那些垄断资本当做奢侈品來销售的咖啡,咖啡农门辛辛苦苦种植的咖啡豆却销售出了只有普通豆子一般的价钱,其中的原材料与成品之间的价格差可以高达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而其中那些垄断资本的成本只不过是把那些咖啡豆磨碎了而已,而即便是磨碎这道工序,他们也是找的代工厂,给予的也不过是加工费而已。

    看着窗外那些街景,刘飞的心中浮想联翩,他想到了华夏那些可怜的咖啡农们,想到了那些咖啡豆收购商们因为掌握了渠道和定价权,对于华夏咖啡农们进行的残酷压榨,刘飞也想到了华夏的那些方便面企业,原本好好的华夏民族企业,最终却因为各种原因被rì资所收购,并完成了对这个领域的渠道以及资源整合,并且成功垄断了方便面市场,并且最终不断的推动着方便面的价格不断的上涨,原材料成本很低的东西,竟然可以卖出三四块钱的价格,跟方便面类似的还有饮料市场,几乎这两大市场都被美资和rì资所垄断,造成了价格不断的上涨,但是饮料瓶的容量却在不断的下降,小瓶的饮料从一开始的600毫升下降到了后來的550毫升,然后是500毫升,而现在更是下降到了420毫升,甚至出现了380毫升的,但是价格却沒有降,想到这些烦心的事情,刘飞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yīn郁起來,作为一名华夏的官员,他心中自然清楚外资的存在对于华夏经济发展所起到的推动作用,外资的贡献是不可以低估的,但是随着外资资本不断的扩张,不断的占据了更多的垄断行业,刘飞也看到了外资贪婪的本xìng,垄断的后果便是价格的不合理xìng和产品质量、服务的下降。

    想到这些东西,刘飞的双眼虽然在盯着窗外,双拳却已经紧紧握住,眼神也变得渐渐坚毅起來,心中喃喃的说道:“不管未來的仕途之路有多么艰辛,我都必须要好好的走下去,我必须要尽我所能让我们华夏的老百姓能够把rì子过得好一点,再好一点,让我们华夏的物品价格尽可能的低一点,再低一点,让资本的贪婪,少一点,在少一点,只有公平合理的市场,才能让大家都彼此获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迎接刘飞的车队在天sè转暗的时候,终于缓缓驶入了莫里斯的总统府。

    不过等他们刚刚进入总统府贵宾楼进行休整的时候,正在陪着刘飞他们进行谈话的副总统戈登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的脸sè一下子就变得有些严峻起來。

    等挂断电话之后,戈登站起身來,充满歉意的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我非常抱歉的向您传达一个消息,就在10分钟之前,我们莫里斯的总统哈内斯特先生已经去了郊区,估计在一两个小时之内他可能回不來了。”

    听到这个消息,刘飞的脸sè也yīn沉了下來,一丝丝怒气从刘飞的心底深处升起,虽然自己仅仅是一位委员,虽然自己是以海明市市委书记的名义过來的,但是自己却是代表着华夏这个国家过來的,但是在迎接自己这个看似简单却又十分重要的问題上,莫里斯方面却问題频发,这让他相当的不满,尤其是现在,自己到了总统府,但是哈内斯特竟然去了郊区,这简直是在故意耍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