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88章 欺软怕硬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到戈登那充满愤怒的神情,戴维森等人依然显得十分从容,他依然挺直了腰杆露出一副绝不妥协的姿态出來。

    “戴维森,难道你真的认为有奥斯诺伍德在背后挺你我就拿你沒有办法了吗。”戈登的声音已经充满了爆发之前的怒意。

    不过戴维森却依然表情平淡的说道:“戈登先生,我知道你是副总统,但是确保我们莫里斯老百姓生命和财产安全是我身为机场安检人员的工作和职责,我非常忠诚于我的职责,所以,我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戴维森的话软硬都有,油盐不进,显得异常强势。

    “啪。”一个清脆的大嘴巴突然响了起來,戈登突然一挥手打了戴维森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次戈登的巴掌打得非常用力,清脆之声显得异常动听。

    戴维森一下子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望向戈登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戈登却在这个时候挺直了腰杆充满了强悍的说道:“戴维森,我告诉你,我当年刚开始搞政治的时候你小子还沒有出生呢,刚跟我玩这一套,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不要认为有奥斯诺伍德在后面支持你你就敢为所yù为,我告诉你,现在我们加立顿联盟的盟长是坐在总统府内的,我们虽然拿奥斯诺伍德沒有办法,但是想要搞定你不过是分分钟的问題,如果你要是在胡搅蛮缠下去从而耽误我们莫里斯老百姓的长远战略利益的话,就是把你卖了你也负担不起那份责任,我们莫里斯老百姓如果知道你的这种行为的话,一定会把你当成卖国贼一样來看待的,记住,我们现在接待的不是美国大兵,而是來自华夏的国际友人,美国人是來对我们进行殖民的,是來侵略和压榨我们的,而华夏的国际友人是來帮助我们的,是愿意同我们一起共同发展的。”

    这一次,戈登突然卸下了所有的伪装,表现出了一个在政治风云中摸爬滚打出來人物的强势一面,在莫里斯这种风云激荡局势下崛起來的戈登以前也是雄霸一方的人物,自然有着枭雄一般的强势和狠辣,尤其是当戈登看到了莫里斯的同胞们在美国的殖民和压迫、剥削之下,做着十分沉重的工作,生产出了世界上非常昂贵的石油和天然气,却享受着奴隶一般的待遇,他的心中是非常焦虑和愤怒的,当他看到戴维森这样美国人的后裔居然想要破坏加立顿联盟主导的与华夏加强友谊的主要目标,他骨子里面的那种枭雄之气一下子就爆发出來。

    如果说以前的戴维森在戈登面前表现得相当强势的话,在戈登突然暴怒之后,他的双腿突然颤抖起來,因为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戈登以前的身份來,这让他心中突然充满了恐惧,因为他知道,这位副总统能够走到今天,也是有着相当强悍的过去的,他对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并不纯粹是威胁,他能够做到,作为美国人的后裔,虽然他现在是莫里斯人,但是他的骨子里却充满了根深蒂固的美国式的现实主义思维,他可以不在乎事件本质是对是错,他只做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所以,在戈登突然强势爆发的情况下,戴维森突然哑火了,他微微躬身说道:“戈登先生,各位,对不起,我刚才的确有些激动了。”说道这里,他拿起那张特别通行证看了一眼说道:“哦,我看到了,在这张通行证上面写着国家友人的所有物品都是可以无需安检就可以直接通过了,伙计们,放行,放行。”

    说完,戴维森向旁边一闪,让出了道路,而前面第二道栏杆处的栏杆也缓缓打开,那些原本拦在栏杆两侧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全都闪到两侧。

    戈登这才看向刘飞,充满微笑着说道:“刘委员,您先请,问題都已经解决了,不管什么时候,我们莫里斯对于您这样的国际友人,都是充满了善意与和平的,所有破坏我们莫里斯与华夏之间友谊的行为都是不得人心的,都是不会得逞的。”

    对于戈登暴打戴维森的行为刘飞并沒有怎么在意,因为刘飞非常清楚,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他要看的不仅仅是过程,还有最重要的结果,在走出华夏之后,不管在任何时候,他必须时刻牢牢的把祖国的利益和荣誉放在第一位,他不允许任何人任何势力,采用任何方式挑衅华夏的国家荣誉和国家利益,如果戈登作为加立顿联盟的副总统连这最基本的第一点都无法保证做到,那么刘飞就会直接给加立顿联盟做出一个不堪大任的评语,对于这样的合作伙伴,刘飞是不会真正有所表示的,对于像戴维森那种投机取巧,妄图通过狙击大人物的一些动作从而达到自己小人物的利益目的的人,刘飞从來都是不屑一顾的,甚至是唾弃的。

    所以,听戈登说完之后,刘飞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戈登先生,我们走吧。”说完,刘飞迈开大步,昂首挺胸向前走去,直接无视了两边那些荷枪实弹充满杀气的安保人员,他的脚步显得异常的沉稳。

    看到刘飞的这种表现,戈登不由得暗自挑起了大拇指,他非常清楚,眼前的这些阵势都是奥斯诺伍德故意设下的,他的目的就是要震慑一下刘飞,甚至是给刘飞一个暗示,他想要通过这样一种行为试探一下刘飞的底线,让刘飞对加立顿联盟失去信心,不过从现在刘飞的表现來看,他还是比较满意的。

    此刻的肖建辉脸sè却有些yīn冷,他沒有想到,对于自己刚才那个建议,刘飞竟然表现得如此不屑,甚至连看都沒有看自己一眼,这让他对于刘飞非常的不满。

    所以,一边向前走,肖建辉一边沉声对刘飞说道:“刘书记,一会我想跟你好好的谈谈。”

    刘飞点点头:“好,上车之后再谈。”

    戴维森众人看着刘飞等人大摇大摆的离去之后,戴维森身边的那个同伴有些不解的说道:“戴维森,你不是说这一次我们要玩得大一点吗,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放刘飞他们离开了。”

    戴维森冷冷的说道:“我们现在玩得已经够大的了,如果我们在玩下去的话,恐怕今天我们在座的各位都危险了,你们别看戈登之前表现的温文尔雅的,但是你们可不要忘记,在成为副总统之前,他可是加立顿联盟的军事专家,他在地方上也是有着自己一股不小的武装势力的,如果真的把他逼急了,我们恐怕不仅得不到什么好处,反而把自己玩进去了,这次和我们联系的只是奥斯诺伍德下属的下属,只是给了我们一些承诺而已,并沒有给予我们多少实际好处,我们沒有必要为了他们一些虚无缥缈的承诺就死命的往前冲,我们绝对不能学菲律宾那样去挑衅华夏,我们只是小卒子,小卒子必须要有小卒子那样的觉悟,如果我们都像菲律宾的那些领导们那样沒有头脑,恐怕在莫里斯,我们沒准那一天就烟消云散了。”说完这句话之后,戴维森冷冷的看了一眼迈着稳健步伐离去的刘飞,心中暗暗说道:“看來这个刘飞还真是不简单啊。”

    等刘飞他们离开之后不久,戴维森很快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拿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对方十分详细的汇报了一遍,尤其是对于周剑雷等人的武器配备对对方详细的汇报了一下。

    很快的,在莫里斯首都布加雷尔的一座豪宅内,战火佣兵团这一次前來莫里斯率队执行任务的金发碧眼的美国人菲利克斯很快便得到了戴维森所汇报详细的详情,在他的面前,放着一张张扫描图片,周剑雷等人的影像和武器配备情况十分详细的展示在了上面,尤其是当他看到周剑雷的身上竟然配备了一把大口径的沙漠之鹰以及一把MP5微型冲锋枪甚至是还有几枚特种子弹之后,脸sè一下子就显得凝重起來,不过这种凝重也只是稍纵即逝,他充满不屑的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沙漠之鹰随手一抬,对着对面墙壁上早已经排列好的几个人的照片连开三枪,这三枪枪枪都直接打在刘飞、周剑雷和徐娇娇的眉心之处,jīng准异常。

    放下枪之后,菲利克斯不屑的说道:“周剑雷啊,就你们这几个保镖要想在莫里斯保护刘飞的安全,真是痴心妄想,就算你们携带武器进入莫里斯也是一样,我会让你们这些人站着走进來,躺着离开。”

    此刻,上了大巴车之后,肖建辉脸sèyīn沉着低声对刘飞说道:“刘书记,我认为你今天处理问題的方式十分不好,我希望你能够记住,我是这个代表团的副团长,希望你也能够在适当的时候,听取一下我的意见,不要事事都一意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