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87章 故意刁难 2

www.wuailogo.com 官途     想到刘飞的背景,戈登对于泛美统和联盟的这次故意破坏之举心中更是充满了痛恨,但是现在的问題在于加立顿联盟现在刚刚上台,政治力量和综合实力比起早已经在台上风光多年的泛美统和联盟相差还是比较大的,有些时候他就是想要反击对方也是有所顾虑,但是此刻,他却不能不先顾虑一下刘飞的感受了,毕竟刘飞的身份摆在那里呢。

    想到此处,戈登怒视着戴维森厉声喝道:“戴维森,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对我们这些來自华夏的国际有人进行检查和搜身的,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现在以副总统的身份命令你们立刻打开通道,放弃一切检查,让我们的华夏国际友人通过。”

    然而,戈登虽然身为副总统,但是戴维森对于他却一点忌惮之心都沒有,他只是冷冷的看了戈登一眼说道:“对不起,戈登先生,虽然您是副总统,但是我们并不直接受您的管辖,我们作为机场的安检人员,对每一位过往的旅客进行安全检查是我们的职责,如果我们不能完成安全检查,那么恐怕不用您下令,恐怕我们的工作就保不住了,戈登先生,身为副总统,您应该更加坚定的维护我们相关的规则,您不仅不应该对我们坚持原则的行为给予批评,反而应该支持我们的行为,因为我们这是真正的认真负责。”

    听到这个戴维森竟然直接跟自己顶嘴,戈登的脸sè越來越yīn沉了,沉声说道:“戴维森,是不是你们一定要检查,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戴维森轻轻点点头说道:“沒错,作为机场的安检人员,我们接到的指示便是对每一个人员进行检查,不能漏掉一个,而且我们只能接受上级的指示,不接受任何越级的指示。”

    听到戴维森这样说,戈登冷笑着点点头,目光中充满愤怒的看了戴维森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机场总经理约什科夫的电话:“约什科夫,我是副总统戈登,我想问问你,你是否把总统府之前给你下达的指示给忘记了,为什么你的人居然敢把华夏的国际有人拦在安检门外。”

    此刻,约什科夫接到戈登的电话脑门上也冒汗了,虽然在机场这一亩三分地上他是老大,但是放在整个莫里斯的首都布加雷尔,他不过是一个小角sè而已,作为一名小角sè,他有着小角sè的觉悟,在戈登这个电话打來之前,他便已经接到泛美统和联盟的盟长奥斯诺伍德亲自打來的电话,在电话里奥斯诺伍德亲自对他发布了一些指示,虽然戈登现在的身份是副总统,但是奥斯诺伍德执掌莫里斯多年,约什科夫更为忌惮的还是奥斯诺伍德,因为就在这座机场里,他的大部分副手都是奥斯诺伍德那一派的人,他要想稳稳坐在这个位置上,是绝对不能得罪奥斯诺伍德的,得罪了奥斯诺伍德,那基本上就等于放弃了这个位置,但是现在的问題却在于戈登再次亲自打电话上门了,他也不敢过于得罪戈登,毕竟戈登现在可是副总统的身份,如果戈登真的想要找自己麻烦的话,那对他來说,将來也是非常麻烦的,想到此处,约什科夫只能苦笑着说道:“戈登先生,跟您实话说了吧,奥斯诺伍德议长曾经跟我打过招呼,要求我们机场加强jǐng戒级别,对于任何过往人员,尤其是国外入境人员必须要加强安检,而且他的这个指示也已经下达给其他副总经理们,现在我虽然是机场的总经理,但是对于下面基层的人员还沒有特别强的控制力,所以,我给您一个建议,如果您要想让那些华夏国际友人顺利通过机场安检,恐怕得弄到一张特别通行证才行,只有持有特别通行证的团体才能免于接受安检。”

    听到约什科夫的建议之后,戈登的脸sè更加yīn沉了,因为他非常清楚,这特别通行证虽然非常有效,但开具这个却也需要非常谨慎,因为这特别通行证需要他这位副总统亲自签署命令才行,而一旦自己签署了这个命令,也就意味着自己需要承担这个特别通行证一旦使用之后,其使用人员在莫里斯境内因为不当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之责任,而最让他头疼的是,这特别通行证都是制式的,特别通行证的文件需要从总统府特别部门领取,想到这里,戈登脸sèyīn沉着说道:“约什科夫,难道你就一点办法都沒有吗。”

    约什科夫苦笑着说道:“戈登先生,如果有的话,恐怕我现在就不只是坐在这个总经理的位置上了。”

    戈登最后咬咬牙说道:“好,好,好一个奥斯诺伍德,你……你真是欺人太甚了。”

    挂断电话之后,戈登满脸苦涩的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不好意思啊,由于我们莫里斯国情的复杂xìng,在这个通过安检这道程序上,可能需要您和您的代表团多等一段时间,我马上想办法把这个问題解决。”

    其实,虽然戈登所说的这些话都是通过翻译之后说给刘飞听的,但是实际上,由于戈登和约什科夫对话的时候说的都是英语,所以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刘飞都听得清清楚楚,所以大致情况从戈登的对话中他也能够猜测个大概,所以,等戈登说完之后,刘飞只是轻轻点点头说道:“我们可以等,但是我们华夏的尊严不容任何人侵犯。”

    听得刘飞这样说,戈登的心情稍微舒缓了一下,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刘飞一怒之下转身离开,要是那样的话,自己的责任可就大了,毕竟整个迎接刘飞的工作都是由自己來负责的。

    不过他倒是小看刘飞的度量了,刘飞已经通过戈登的对话弄清楚了整个事情的背后都是泛美统和联盟在搞鬼,他自然不会把问題的根源归咎于戈登以及他背后的加立顿联盟,不过从戈登的表现以及现在的形势刘飞却还是能够判断出,虽然现在的加立顿联盟处于台上的位置,但是他们所面临的形势却是十分艰巨,而且从眼前的形势來看,很明显泛美统和联盟在莫里斯这个国家中占有极大的优势,而真正让他感觉到震惊的却是戴维森这样一个小小的机场安检人员竟然一点都不给戈登面子,这些严峻的现实让刘飞感受到此次出访之旅要想取得一些成绩的确是难之又难。

    自始至终,肖建辉都一直冷眼旁观,看到刘飞并沒有冲动的表示要马上返回华夏之后,他稍微的松了一口气,作为本次代表团的副团长,他接到的指示是必须要确保刘飞带领着整个代表团见到莫里斯的总体哈内斯特,绝对不能让刘飞因为冲动毁了本次出访行动。

    此刻,戈登那边再次接连拨打了几个电话,等打完之后,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特别通行证正在送往这边的路上。”

    刘飞只是轻轻点点头。

    一个多小时之后,一辆汽车轰鸣着驶进机场,來到刘飞他们身边,车门一开,一名工作人员从里面跳了下來,手中拿着一张纸质的材料來到戈登身边,十分恭敬的递给戈登说道:“戈登先生,您要的特别通行证。”

    戈登看了一眼,然后接过工作人员递过來的笔,刷刷点点的在上面签了字,然后把那张特别通行证狠狠的拍在戴维森的手中说道:“拿着,这是特别通行证,把栏杆给我打开,让我们的华夏友人过去。”

    看了特别通行证一眼,戴维森这才大手一挥,第一道栏杆打开,刘飞他们众人缓缓通过安检门,然而,等到周剑雷、方华军、郎俊清他们通过的时候,安检门上开始响起了嘟嘟嘟的jǐng报声,这个时候,第二道栏杆前面,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立刻端起手中的枪支,对准了刘飞他们这一行人。

    这时,刘飞他们身后,戴维森再次脸sè严峻的走了过來,看向戈登说道:“戈登先生,虽然你们这里有特别通行证,我们不需要搜身,但是他们这些人中带着沙漠之鹰等强力武器,他们必须把这些武器留在这里之后才能入境,我希望您能告诉他们,让他们配合一下。”

    很快的,翻译便把戴维森的话跟刘飞他们说了一遍,刘飞听完之后,眉头立刻便皱了起來。

    这时,肖建辉已经看出來了,刘飞现在非常不爽,不过他还是凑到刘飞的面前低声说道:“刘书记,你还是让我们自己的安保人员把武器留下吧,否则我们恐怕无法顺利入境了。”

    刘飞只是冷冷的看了肖建辉一眼,鸟都沒有鸟他,而是目光冷冷的看向戈登,沉声说道:“戈登先生,对于戴维森的无理要求,你怎么看。”

    听到刘飞的话之后,戈登的脸sè也显得异常yīn沉,有些心虚的看了刘飞一眼,然后目光转向戴维森,目光中露出了强烈的愤怒之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