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86章 故意刁难 1

www.wuailogo.com 官途     肖建辉心中非常清楚,刘飞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工作太劳累累的,但是想起自己此行肩负着的任务,他却心中有些苦涩,感觉到有些尴尬,但是他却清楚,自己必须要扮演好自己的角sè,肖建辉盯着刘飞那熟睡之时眉头紧锁的样子,心中暗道:“刘飞啊刘飞,到底是什么力量和动力,支持你这样心甘情愿的付出呢,难道你真的可以做到无yù无求,大公无私吗,那样做真是很快乐吗。”

    想到这里,肖建辉的目光落在刘飞身边的夫人徐娇娇的脸上,发现这位海明市第一夫人也已经发出了微微的鼾声,看样子昨天晚上似乎也沒有睡好,虽然现在的徐娇娇依然面容娇美,40多岁的人长得依然像二十六七岁的大姑娘似的,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丝熟女特有的气息,但是,岁月依然在她的脸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迹,一丝丝的鱼尾纹已经开始爬上她的眼角,但是,即便是睡觉的时候,徐娇娇的脸上依然显得很平淡,很自信,很踏实,她的头轻轻的枕在刘飞的肩膀上,睡得非常的安详。

    缓缓收回目光,肖建辉仰面靠在座位上,心中一种莫名的情绪缓缓流淌开來,对于刘飞和徐娇娇这对夫妻他的心中越发感觉到无语,他非常清楚此次出访的困难,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徐娇娇竟然会随行出访,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啊。

    飞机经过几乎一天的飞行,终于在莫里斯时间的下午3点左右抵达莫里斯国家的首都布加雷尔上空,此刻,刘飞和徐娇娇全都已经醒來。

    坐在窗口处的徐娇娇靠在舷窗处,望着窗外那充满了非洲异域风情的城市,眼中充满了新奇之sè。

    刘飞此刻却显得非常淡然,从飞机飞进莫里斯上空的时候刘飞便已经醒來,开始缓缓的调节自己的情绪了,因为刘飞相信,本次莫里斯的出访绝对不会一帆风顺的,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困难在等着自己,作为本次代表团的团长,他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飞机缓缓停在跑道上,停机坪等候区内,莫里斯国家的副总统戈登和华夏的驻莫里斯使馆主官郑海明已经等候着了,在戈登的身后则是莫里斯的迎接团队。

    看到飞机停稳,戈登和郑海明等人很快便走到舷梯下面。

    当刘飞和徐娇娇并肩走下舷梯,现场立刻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郑海明走了上來,先将刘飞介绍给戈登,然后又把戈登的身份介绍给刘飞。

    戈登看向刘飞主动伸出手來说道:“刘委员,热烈欢迎你到我们莫里斯前來访问啊,我代表我们莫里斯国家的zhèng fǔ和人民欢迎您,我们莫里斯的总统哈内斯特先生正在总统恭候阁下。”

    戈登是一个50多岁的男人,身高1米80左右,黑漆漆的皮肤犹如黑炭一般,一双眼睛却显得十分有神,举手投足之间倒也颇有几分绅士风度。

    刘飞和戈登握了握手笑着说道:“我也很荣幸能够到莫里斯前來访问,希望我们华夏和莫里斯之间的友谊源远流长,更进一步。”此时此刻,刘飞说的都是套话,官方,因为在这个时候,各方态度未明,他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

    双方客套完毕之后,戈登引领着刘飞等人向贵宾通道走去,想要从贵宾通道离开机场。

    然而,让戈登和刘飞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

    他们刚刚走到贵宾通道处,十多名荷枪实弹的机场安检人员脸sè严肃的从通道里面走了出來,其中一个领头的人脸sè严肃的看向戈登说道:“戈登总统,鉴于近期我们国内安全局势比较严峻,所以我们机场已经发布了戒严令,任何外国人员进入我们莫里斯境内都必须要经过安全检查,任何携带具有攻击xìng武器的人员都不得入内,现在贵宾通道已经禁止出入了,请各位按照正常安检程序从安检通道通过。”

    听到这话,戈登脸sè一下子就沉了下來,冷冷的说道:“谁给你们下达的指示,刘飞委员是我们莫里斯的贵客,他进入我们莫里斯还需要进行安检吗。”

    那名工作人员此刻却不亢不卑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戈登总统,我们机场内部有保密协议,我们不能告诉你到底是谁向我们下达的指示,但是我希望您作为我们莫里斯的副总统,能够带头遵守我们国家的相关规定,至于其他的外国人,我相信他们应该也能理解我们机场方面的各种cāo作规程,按照我们的规程行事。”

    戈登一下子就怒了,指着那名工作人员的鼻子说道:“你们……到底是谁的人,居然敢这么嚣张的和我说话,你信不信我……”

    看到这种情况,刘飞嘴角上翘起一抹冷漠的弧度,轻轻的拍了拍戈登的肩膀说道:“戈登总统,不要和他们在这里争辩了,既然要我们要去安检通道,那我们就取安检通道吧。”

    戈登狠狠的瞪了那几名工作人员一眼,这才不甘心的在头前带路,向安检通道走去。

    而就在他们刚刚走后不久,为首的那名工作人员立刻拉出耳麦低声说道:“戴维森,刘飞已经往安检通道过去了,该你出场了。”

    “明白。”一个低沉的、充满了yīn冷的声音从耳麦里传了出來。

    当刘飞他们走到安检通道的时候,一个身高一米90左右的白人和一名同样身高的黑人同样携带着武器满脸严肃的男人站在安检通道两侧,目光冷冷的看着走过來的刘飞他们。

    因为刘飞他们在贵宾通道那里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此刻安检通道这边早已经人去楼空,同时下飞机的人早已经通过安检通道离开了。

    看着戈登他们走过來,那名白人看向戈登笑着说道:“戈登副总统你好,我是安检员戴维森,请你们再次接受安全检查,在检查之前我先声明几点,第一,如果你们携带有进攻xìng武器,请把武器留下之后,方才能够通过安检,你们留下的武器我们会帮你们进行保管,等你们出境的时候我们会还给你们,第二,请你们配合我们,我们要进行搜身。”说这话的时候,戴维森的目光充满了暧昧的看了徐娇娇一眼,眼底深处有一丝yù*望在缓缓的升腾起來。

    等戴维森说完,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便yīn沉了下來。

    他并沒有搭理戴维森,只是冷冷的看向戈登,沉声说道:“戈登先生,难道这就是你们莫里斯的待客之道,难道你们莫里斯邀请我们华夏出访的目的,就是想要侮辱我们华夏人的尊严吗,难道在我们來你们莫里斯之前,你们莫里斯或者是加立顿联盟一点准备都沒有做嘛。”

    听到刘飞这虽然表情平静但是语气却已经带着几缕怒意的话语,戈登的脑门上一下子就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说实在的,为了迎接刘飞一行人的到访,加立顿联盟已经做了很多充分的准备工作,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有专门的人员进行了检查,他们自己也生怕在哪个迎接环节出现问題,引起华夏方面的不满,毕竟刘飞的这次出访具有重要的意义,如果双方能够合作的话,对于双方都是有好处的,但是戈登怎么也沒有想到,虽然自己这边已经进行了jīng心的准备,但还是在一开始就出现了这么多的意外,他现在根本不用动脑子便知道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野*党泛美统和联盟搞得鬼,他知道泛美统和联盟肯定会想办法破坏刘飞的本次访问,肯定会做出一些手脚,但是他却沒有想到,他们的手脚竟然都已经伸到机场來了,而且在这里就想要直接把刘飞给轰出莫里斯。

    戈登此刻的心中有些担忧,又有些愤怒,他先看向刘飞充满真诚的说道:“刘委*员,非常非常的对不起,我沒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不过我希望您先不要震怒,在这里我向您保证,在你们这个代表团抵达之前,我们加立顿联盟方面的的确确是做了周密的准备和安排的,不过这种意外的发生的确是我们沒有想到的,希望您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这些问題摆平的。”

    刘飞的目光淡淡的看了戈登一眼,淡淡的说道:“戈登先生,你看着处理吧,不过我在这里郑重申明一点,我们华夏国家的尊严是不容侵犯的,我们华夏人民的人格尊严是不容侵犯的,我们希望和莫里斯之间缔结友谊,但是我们并不惧怕任何的挑衅。”

    等刘飞说完这番话之后,戈登的脑门上的汗珠就更多了,在刘飞到來之前他便已经深入的了解了一下刘飞的背景资料,知道这是一位在华夏很有影响力,而且为人非常正派的人物,最为关键的是,刘飞是一个作风非常强硬之人,就连美国、欧盟和rì本在海明市都被这位刘飞同志给逼的签下了城下之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