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78章 二老现身

www.wuailogo.com 官途     对于汉克斯这种充满鄙视之意的话,肖建辉并沒有在意,他并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但也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服气的人,他非常清楚像默根财团这样庞大的金融财团自然有很多他无法比拟的信息渠道优势,他只是沉声问道:“汉克斯,先生,你们到底得到了什么消息,我想在我面前,你沒有不要藏着掖着的吧。”

    汉克斯却是淡淡一笑,说道:“肖书记,说实在的,我们的确得到了一个可能的消息,很有可能刘飞过几天要离开海明市一阵子,但是这个消息是否准确还需要有待时间的检验,不过我需要向你指出的是,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能够加强对于海明市宣传系统的拉拢和渗透,这样一來,如果将來我们得到的那个消息得到确认和证实的话,那么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到时候都将会派上用途。”

    见到汉克斯并沒有给出自己明确的信息,肖建辉知道这些美国人做事一向喜欢玩弄模棱两可的手法,既给人一些希望,又给他们自己保留余地,就像美国人在钓鱼岛问題上所玩弄的手法,这是典型的美国式无耻强盗逻辑,肖建辉点点头说道:“嗯,好的,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如果沒有别的事情我得走了。”

    汉克斯笑着说道:“肖书记,只要你能够把我说的这一点能够做到极致,那么将來在我们对刘飞发动全面反击的时候将会派上极大的用途,至于其他方面的事情,我们默根财团也不是吃干饭的,不过肖书记,今天yīn雨连绵的,总是让人心情有些犹豫,要不要陪我一起在喝会茶,或者给你找几个漂亮的美女过來,你应该知道,我们四海茶苑的美女可都是亚洲小姐的前20名啊,每一个都是顶级水准的,还有rì本顶级女*优哦,任君品尝。”

    肖建辉听汉克斯这样说,却是站起身來淡淡的说道:“喝茶就算了吧,说实在的,汉克斯先生,你的茶艺实在不怎么样,这茶水也不是很少,我不太喜欢,至于你说的那些女人,我肖建辉虽然喜欢美女,但是对于那样在欢场卖笑之人却并不喜欢,至于rì本的**,那就更算了,只可以在视频里看看,玩的话就不免让人恶心。”说完,肖建辉迈步向外走去。

    茶苑外面,连绵的chūn雨依然沒有停歇的迹象,上了汽车之后,肖建辉仰面靠在座位上,却陷入了深思之中,他非常纳闷,汉克斯所谓的他们所得到的消息到底是什么消息呢,他们怎么会猜到刘飞要离开海明市一段时间呢,沉思了好一会,肖建辉却依然沒有想到任何可能xìng,等回到家里之后,他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刘阳的电话:“刘局,最近你有沒有听说刘飞的什么消息。”

    刘阳一皱眉头:“刘飞的消息,什么消息。”

    听到刘阳的反应,肖建辉心中的那种疑虑就更加深沉了,他沉声问道:“刘局,你难道沒有听说刘飞最近有可能要离开海明市一段时间吗。”

    “离开海明市一段时间,我还真沒有听说啊,难道要有什么大事发生吗,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消息。”刘阳皱着眉头问道。

    肖建辉苦笑着说道:“刘局,这个消息來源恕我无法向您透露,不过希望您能够帮忙打探一下,这个消息是否属实。”

    刘阳点点头说道:“好吧,我帮你在问问,一个小时之后给你回复。”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刘阳的电话打了过來,沉声说道:“老肖,我刚才咨询过了,你说的这个消息的确有这种可能xìng,但是这种可能xìng现在也还处于酝酿和讨论阶段,最终刘飞是否会离开,还得看刘飞的意思。”

    肖建辉听完就是一愣,说道:“刘局,到底是什么事情。”

    刘阳苦笑着说道:“老肖啊,说实在的,虽然我打探到了这种可能xìng,但是刘飞到底是为什么会离开上面的人也沒有跟我说,只是说有这种可能xìng,而且关键在于刘飞到底会怎么选择,难道你想趁刘飞不在对刘飞发动攻势吗。”

    肖建辉苦笑着说道:“那倒也不一定,我只是想要证实一下这个消息的真伪而已,刘局,谢谢你了。”

    等挂断电话之后,肖建辉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了,他很纳闷,就连刘阳这个身处京城的人都不太清楚,汉克斯到底从哪來得到的这个消息的呢。

    此刻,刘飞正在办公室内忙碌着,随着连绵的chūn雨一直不断,海明市的防汛形势变得异常严峻起來,此刻刘飞正站在办公室内一张巨大的防汛地图上,仔细的研究着,与此同时,当刘飞想到某些问題的时候,便会对林海峰发布命令,坐在刘飞办公椅上电脑前的林海峰便会通过刘飞的电脑飞快的把刘飞所需用的资料调集出來,并且打印出來送到刘飞手中,等刘飞看完资料之后,就会进行下一步的研究,然后在让林海峰调集新的资料出來。

    两个人就这样不停的忙碌着,此刻,已经是晚上9点半多了,连绵的yīn雨依然在持续着,而刘飞和林海峰却依然在忙碌着。

    此刻,坐在刘飞办公室对面楼里的王成林站在窗口处,望着刘飞办公室内依然闪亮着的灯光,眼神中露出钦佩之sè,他嘴里喃喃的说道:“刘书记,不说别的,仅仅是你对工作的这种执着和敬业,我王成林对你就十分佩服。”

    就在这个时候,王成林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刘飞打來的,立刻笑着接通了:“刘书记,有啥指示。”

    刘飞笑着说道:“老王啊,你也沒有离开大院呢吧。”

    王成林点点头说道:“是啊,我在办公室。”

    刘飞笑着说道:“那好,你到我办公室來一趟吧,咱们一起商量一下海明市今年chūn天的防汛工作。”

    王成林立刻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马上过去,我也正想找您商量这件事情呢。”

    挂断电话之后,王成林从桌子上拿出一份自己正在准备的有关海明市防汛工作部署意见稿,迈步向刘飞的办公室走去。

    來到刘飞办公室,坐下之后,王成林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这是我最近几天研究并拟定出來的一份有关我们海明市今chūn防汛工作部署意见。”

    刘飞接过王成林的这份意见稿之后,仅仅是看了一份这份稿件的厚度,便暗道点了点头,看向王成林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欣赏,因为这份稿件足足有六七十页,这充分说明王成林在这份工作中投入的jīng力是比较多的,准备是比较详细的,而且在自己提到这份工作的时候他能够立刻就把意见稿拿出來,这说明他和自己一样,都是在关注着这项工作的,有这样的市长作为自己的搭档,刘飞感觉相当不错,就好像找到了当年和曹晋阳一起搭档工作的感觉。

    刘飞拿起王成林的这份意见稿仔细看了起來,刘飞整整看了半个小时,看得非常仔细,等他看完之后,刘飞抬起头來看向王成林说道:“嗯,王成林同志,你的这个意见稿准备得非常认真,非常好,各项工作的部署工作和预案也很有建设xìng,不过嘛,其中有些地方,我有些不同的意见,咱们一起來探讨一下。”说着,刘飞走到那张专业的防汛地图上,用手指着其中的一个水库说道:“王成林同志,你看这座东台水库,这座水库虽然到现在为止从來沒有出现过任何的险情,但是根据我的了解,这座水库在建设之初虽然各项建设都是高标准完成,但是经过十多年洪水的冲击之后,或许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來,但是我认为在这一点上我们依然不能掉以轻心,不仅应该及早进行加固工作,还应该部署人马进行重点防护,因为这个水库的位置十分重要,一旦出现险情,将会对我们海明市海东区造成冲击,而海东区是我们海明市重要的工业区之一,绝对不能有一点点的意外,我们不能因为他以前沒有出现过险情,而掉以轻心。”

    听完刘飞的话之后,王成林点点头说道:“嗯,刘书记说的是,我看这样吧,我明天就先去这里视察一下,实地调研调研,这样在进行加固的时候也能够对各方面做到心中有数。”

    刘飞满意的点点头,随后,两人又接着探讨起來,灯光依旧,两个男人伟岸的身影在探讨、争论着,哪怕是有些时候两人争吵起來,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海明市,为了海明市的老百姓。

    夜sè深了,等王成林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

    刘飞也有些疲倦了,正准备收拾收拾回家,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响了起來。

    电话是徐娇娇打來的,徐娇娇问刘飞什么时候回來,刘飞告诉徐娇娇自己马上就回去了,徐娇娇点点头说道:“嗯,那你快点回來吧,爸和李叔叔來了,他们就在家里等你呢。”

    听到徐广chūn和李开复在自己家中等着,刘飞顿时就是一愣,因为他知道,这两位老人家平时可都是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出现的,现在却突然出现在自己家中,难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