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75章 末路枭雄

www.wuailogo.com 官途     杜月生淡淡一笑说道:“陈局长,恭喜你啊,我真沒有想到,你当副局长那么多年,竟然会突然之间升任局长,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应该是市委书记刘飞的人吧。”

    陈伟雄笑着点点头,对此,他并不否认。

    杜月生点点头说道:“好,很好,海明市的市公安局系统能够有你來掌管,我想以后海明市的社会治安应该会变得更好,如果我猜的沒错的话,今天晚上海明市应该至少有3股以上的力量在行动吧,你们市公安局算一股,国安局那边算一股,市纪委那边也应该有所行动吧,而且根据我的估计,今天晚上海清帮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黑社会组织应该差不多都被摧毁得七七八八的了吧。”

    听完杜月生的话之后,陈伟雄和马登奎全都大吃一惊,他们沒有想到,杜月生竟然对于海明市方面的行动了解的这么清楚,陈伟雄震惊过后,似乎恍然之间悟道了一些东西,因为刘飞在给他的指示中,要求他如果抓到杜月生的话,对待他的态度好一些,不要让他吃苦,对于细节方面的内容刘飞并沒有透露,但是从杜月生现在的表现來看,陈伟雄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这时,杜月生笑着说道:“陈局长,我桌子上有两样东西,一份是有关我的海澜集团所有股权分配的详情,所有收益的分配情况,另外还有一份是一张支票和一张授权书,这份文件里面就是有关股权分配详情的资料,我相信这是你们公安局方面最想看到的,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看,因为这份股份分配资料就是一枚定时炸弹,谁看了谁就会有可能惹祸上身,而这张支票的数额一共是16亿3千800万元人民币,这是我这些年來违法所得的全部收入。”说道这里,杜月生苦涩一笑,说道:“陈局长,我相信这笔钱虽然看起來很多了,但是你们一定还是很纳闷,为什么我纵横海明市这么多年,却只积攒了这么点钱呢,实际上,我能够积攒下这么多钱已经不少了,因为虽然这些年來经过我手中的非法所得的纯利润超过200亿元,但是真正能够到我手中的满打满算也不过才20亿元左右,而其中很多我还得分发给下面的小弟,所以积攒了这么多钱我已经非常节俭了,你们一定想问其他的那180亿元到底都去哪里了,那么,这份文件夹中的这些文件里面记录的股份分配材料则可以清晰的告诉你们,不过我叮嘱你一句,这份文件是当年股权分配确定时候的原件,我只有这么一份,沒有任何复印件,千万不要丢失,否则的话,你们要想弄清楚这股份分配恐怕再也可能了,至于其余违法所得的180亿元的去向,恐怕你们再也找不到了,另外在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试图去看这份文件,否则你必遭杀身之祸,这份文件只有你亲自交到市委刘书记的手中,才有可能能够发挥作用。”

    当杜月生说完之后,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异常压抑起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那份文件夹上,谁也沒有想到,文件夹里面那很薄的几张纸竟然有如此庞大的压力,居然看一眼就会引起杀身之祸,这让陈伟雄和马登奎的眼神全都不由自主的收缩起來。

    这时,杜月生站起身來拿起桌子上的两张纸递给陈伟雄,笑着说道:“陈局长,这张支票你先收下,希望你能够把这张支票转交给我们华夏军方,希望这笔钱能够为我们华夏军队在多造几枚弹道导弹或者多添加几架战斗机,希望一旦我们华夏和rì本开战,我们华夏的军队能够用我所捐献的这些钱狠狠的揍小rì本一顿,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告诉他们,即便是有他们美国主子撑腰,我们华夏也不惧怕他们,至于这份授权书则是我现在的所有固定资产的授权书,我将这些全部无偿捐献给海明市,我做这么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海明市方面能够善待我的老母亲和我的唯一的儿子,能够保证他们的安全,他们现在都在海明市的乡下生活,他们生活的非常艰苦,他们从來沒有花过我所赚下的一分钱,因为我的母亲对于我做黑社会的行为非常不齿,所以从我踏入黑道的那天起,便和我断绝了关系,我在黑道纵横数十年,女人无数,为我生下儿女的也有几个,但是不管是我的女人也好,儿女也好,能够活下來的很少,虽然他们斗死了,但是那些杀死他们的人也被我给干掉了,而活下來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跟在我母亲身边的那个儿子,他现在应该有七八岁了吧,我只是在他刚刚出生的时候见过他一面。”说道这句话的时候,杜月生从桌子上拿出一张照片來,照片上是一个可爱的男婴,男婴正在呵呵的笑着,显得十分乖巧,杜月生轻轻的摩挲着照片,目光中露出慈爱之sè。

    过了一会,杜月生拿起桌子上的那份文件递给陈伟雄说道:“陈局长,这份资料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妥善保管,千万千万不要打开看,否则你必遭横祸。”

    陈伟雄刚刚接过那份文件,还沒有等他收好呢,就听到砰砰砰三声枪响,陈伟雄心中就是一惊,随后,他手中的文件夹一下子被人给抢了过去,随后,一个身影一下子窜进了旁边的卧室之中,方面被从里面反锁上了。

    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不到两三秒钟的时间,等陈伟雄和其他的干jǐng们反应过來的时候,发现杜月生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他的胸口连中了三弹,鲜血顺着他的胸口汩汩的往外流淌着,人已经明显不行了。

    不过这个时候,杜月生的手却依然紧紧的抓着那张儿子的照片,用带着鲜血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照片,看了几眼之后,已经瞳孔有些涣散的杜月生十分艰难的抬起头來看向陈伟雄说道:“陈……陈局长,希望……希望你能够保护我老母亲和儿子的安全,我……我真的……很后悔走上如今这条路啊,一入黑道,身不由己,亡命天涯啊,我好……后悔啊,如果……如果有來生,我一定会选择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守着我的老母亲,孝顺她老人家,把我的孩子拉扯大,那样的生活该有多幸福啊……”杜月生的话,说道这里戛然而止,脖子一歪,气息全无,而他手中的那张照片即便是临死的时候,依然紧紧的捏在手中,只不过那张照片却已经被他的鲜血给染红了。

    陈伟雄看着这名黑道枭雄在自己面前黯然陨落,心中感慨万千,他俯下身体,把杜月生手中的照片拿出來,放在杜月生的衣服上对杜月生说道:“杜月生,虽然你生前作恶多端,不过你能够在最后时刻悔悟,也算是一个有良知的华夏人,你放心吧,你的儿子和老母亲我会帮你照顾的。”

    说完,陈伟雄站起身來,此刻,干jǐng们已经把卧室的门口给围住了。

    陈伟雄迈步走到卧室门口,冲着卧室里面喊道:“楚文强,你到底要做什么,把文件给我。”

    房间里面沒有任何回应,此刻,陈伟雄最信任的一名手下楚文强已经把那份文件里面的材料撕碎了正在往嘴里面塞,然后狠狠的吞咽了下去。

    陈伟雄一看就急眼了,一边拔出枪來,一边一脚把门给踹开,便冲了进去,他身后的干jǐng们也跟着陈伟雄冲了进去。

    此刻,楚文强正在吞咽最后一份材料,楚文强的脸sè憋得通红,噎得难受,但是依然发狠的把那份材料吞咽了下去,随后,他端起旁边一个小型玻璃鱼缸來咕咚咕咚的把里面的水灌了下去。

    面对着昔rì老领导和同事们那些黑洞洞的枪口,楚文强脸上露出凄然一笑,充满歉意的看向陈伟雄说道:“陈局,对不起,我辜负了您对我的信任和栽培,我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各位同事们,但是我必须这样去做。”说完,楚文强拿起自己的手枪來对着自己的脑袋碰的开了一枪,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这一刻,所有的人全都呆住了。

    一切的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太突然了。

    看着倒在卧室里面的楚文强,又想起外面临死前依然紧握着儿子照片却多少年沒有能够见到儿子的杜月生,陈伟雄的心情沉甸甸的,他沒有想到,今天的收官之战竟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竟然是如此鲜血淋漓。

    “打电话叫120过來,留下两个人处理现场,其他人收队吧。”陈伟雄最后看了一眼血泊之中的楚文强,心里一阵阵抽搐,脸sèyīn沉着向外走去。

    10分钟之后,刘飞便接到了陈伟雄的详细汇报,听完陈伟雄的汇报之后,刘飞当时便呆立当场,呼吸变得急促而又沉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