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68章 杜月生的反击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的不安晋三听到杜月生的这番话之后心中就是一惊,握紧电话的手也开始颤抖起來,不过他依然十分强硬的说道:“杜月生,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可能设计yīn你呢?我是诚心诚意想要和你合作的啊!”

    “诚心诚意和我进行合作?不安晋三,难道你们rì本人都是像你这么无耻吗?为什么你们rì本前一代首相所说的话到了下一代首相就可以否认?为什么你们rì本前一代首相所签订的协议你们都可以否认?为什么你们rì本连国家的宪法最基本的支柱都可以修改?不安晋三,你真的当我们华夏人是傻瓜吗?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们看不穿你的小伎俩吗?你真的以为你的借刀杀人、打压拉拢、分化、一箭三雕的yīn谋诡计我杜月生看不穿吗?小鬼子,你们rì本人根本就无任何信誉可言!你他***去死吧!”杜月生酣畅淋漓的骂道。虽然做了这么多年的黑道老大,腥风血雨、刀尖上舔血的rì子也经历了很多,也有过很多酣畅淋漓的胜利,但是此刻的杜月生却发现,以前的胜利相比于今天的胜利实在是小儿科,以前的胜利都是带领着兄弟们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和别人进行着拼杀,抢夺别人的利益,但是今天这场胜利,却是一场有关民族大义、有关家国天下的胜利,虽然自己也曾经做出过许多天怒人怨的事情出來,但是今天,杜月生却发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尤其是当他站在办公室的窗口处看着楼下自己集团的那名小保安痛打不安晋三的时候,已经平淡了很多的他忽然之间感觉到热血沸腾,如果不是囿于身份,他真的想要冲下去狠狠的把不安晋三这个不安分的小rì本揍一顿!

    此刻,不安晋三彻底郁闷了,他已经看出來了,杜月生肯定已经知道自己在幕后所策划的这一切了,自己之前的一番心血全都白费了,不过不安晋三具有rì本人最传统的优点,那就是从不妥协,绝不认输,宁可为奴为婢,也要委曲求全的生存下去,宁可当美国人的走狗,也要在亚洲耀武扬威,不安晋三突然嘿嘿一阵冷笑说道:“杜月生,你要考虑清楚了,一旦你部和我合作,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杜月生听到此处,却是嘿嘿一阵冷笑:“不安晋三,你们rì本人的脸皮的确是很厚,你们的为人也的确很无耻,很yīn险,每一次都是你们rì本人主动出击去yīn别人,都是你们主动去打破各种现状,各种规则,但是今天,也改你品尝一下什么叫被人yīn的滋味了,是,我知道你手中肯定掌握着很多有关我违法乱纪的黑材料,不过这又怎么样呢?恐怕你沒有机会在yīn我了。因为今天,我把你给yīn了。哈哈哈哈,yīn死你个小rì本!”哈哈大笑声中,杜月生挂断了电话。

    此刻,不安晋三听到电话里传來嘟嘟嘟的忙音,脸上露出惊讶之sè,心中暗道:“这个杜月生到底玩的什么把戏,为什么突然这么嚣张了呢?”

    就在他正在犹疑的时候,一阵jǐng笛声突然鸣响起來,与此同时,七八名jǐng察从人群外面走了进來,为首一名jǐng官脸sè严肃的走到不安晋三身前,先出示了自己的证件,然后沉声说道:“不安晋三先生,由于海澜国际大酒店方面举报你寻衅滋事、扰乱海澜国际大酒店的正常营业,殴打和威胁酒店工作人员,现在请你跟我们到公安局走一趟,配合我们进行调查,你现在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作为呈堂证供。”

    这名jǐng官右手一挥,立刻有两名jǐng察走了过來,接过不安晋三的手机就要给他戴上手铐,这一下子不安晋三可火大了,他怒声说道:“你们海明市的jǐng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坏人,我是rì本在华的商人,我是海明市的投资者,我沒有做出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你们必须立刻放开我,否则一切后果由你们承担。”

    那名jǐng官只是淡淡一笑说道:“不安晋三先生,我早就说过了,你可以保持沉默,你也可以说你的话,但是我们华夏jǐng方有我们的办事流程,我们也沒有立刻给你定罪,我们只是请你回去配合我们进行调查,为了确保你老实安分,我们必须给你戴上手铐。”

    不安晋三用手指着自己的脸怒声说道:“胡闹!混蛋!你们给我看清楚我的脸,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现场各位都是目击证人,自始至终一直都是他们海澜国际大酒店的人在打我,你们凭什么只拷我不拷他们?”

    那名jǐng官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你举报了吗?沒有吧?你有目击证人吗?谁愿意当你的目击证人,如果你有目击证人的话,你也可以举报啊?”

    不安晋三突然嘿嘿一笑,看向四周围观的众人说道:“各位,你们大家都看到了吧,刚才一直都是那个叫华英雄的保安在殴打我,你们看看,我的脸都被他给打肿了!”

    不安晋三话音刚刚落下,就见人群中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nǎi声nǎi气的说道:“打得好,打得妙,打得呱呱叫,打得小rì本满地爬!”

    听到小女孩的话之后,不安晋三虽然有些愤怒,但是他也知道,小女孩是最好忽悠的,最会说实话的,便装出一副很善良的样子看向小女孩说道:“小妹妹,你说一说,刚才是不是那个保安在打叔叔啊。”

    然而,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那个小女孩nǎi声nǎi气的说道:“你才不是我叔叔呢,你是rì本鬼子,我们老师说了,rì本鬼子都是大坏蛋,我刚才就看到你打那个阿姨了,沒有看到谁打你。你在撒谎。”说完,小女孩又看向那些jǐng察说道:“jǐng察叔叔,这个rì本鬼子在撒谎,我要做抗rì英雄王二小。”

    这时,四周围观的群众们也纷纷使劲的摇头说道:“沒有看到,沒有看到,jǐng察同志们,我们只看到这小鬼子在殴打那个美女。”

    听到那名小女孩的话之后,不安晋三一下子就火大了,伸出手來就要冲着小女孩抽过去,嘴里怒声说道:“八格牙路,你们华夏人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然而,这个时候,那个小女孩却把脖子扬得高高的,脸上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神sè说道:“哼,小鬼子,我是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我们华夏人都是不怕死的。”

    小女孩的表现一下子赢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而不安晋三的那双狼爪也沒有能够伸向那名小女孩,因为就在这个时候,那名jǐng官已经脸sèyīn沉着抓住不安晋三的胳膊冷冷的说道:“不安晋三先生,请你弄清楚一点,现在是在我们华夏的土地上,你想要摧残我们华夏未來的花朵,你到底意yù何为?现在你的所作所为更加印证了海澜国际大酒店所举报的事情,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你听清楚了,不管是rì本人还是美国人,在我们华夏犯事了,都必须接受我们华夏法律的公平制裁!沒有任何人可以超脱于法律之外!”话音落下,不安晋三的手腕一凉,一把闪亮的手铐已经拷在了上面。

    随后,又有两名jǐng察走进酒店把那名被不安晋三殴打了的美女迎宾小姐请了出來,又带上了那几块被不安晋三踹烂的牌子,一起上了jǐng车。

    四周群众目睹着不安晋三被带上了jǐng车,现场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人民群众对于这些敢于正常执法的人民*jǐng*察给予了最为真诚的鼓励,人们看向他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敬意。

    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华夏人民的心永远是充满热忱的。老百姓的要求也是非常简单的。他们的掌声,只给华夏最可爱的人。

    此刻,人群中的周剑雷看到不安晋三被带上了jǐng车,一边走进旁边的汽车,一边拨通了刘飞的电话:“老大,不安晋三已经被jǐng察给带走了。我这边的事情摆平了。”

    刘飞听到周剑雷的话之后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很好,辛苦你了,你可以回來了,不安晋三的事情接下來jǐng方会转交给国安局,由国安局接手,这一次,一定要把小rì本在我们海明市所设下的情报体系一举摧毁。现在,我开始有些明白到底是谁给我打的电话,告诉我不安晋三的事情了。”

    周剑雷点点头说道:“是啊,我也想明白了,这个人应该就是杜月生吧!真沒有想到,这个劣迹斑斑的杜月生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出來,也的确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尤其是他们酒店的一名保安,更让我看到了我们华夏人民中所蕴含的巨大的民族潜力。”

    刘飞笑着说道:“是啊,其实这人吧,不能用好人与坏人來进行区分,甚至不能用黑与白來区分,标榜为白的人,也许他们的心更黑,而标榜为黑的人,却也会有一颗拳拳爱国之心。一切的一切,只有在困难与危机面前,在面临事情的时候才能真正的显露出來。我们华夏民族未來必定会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老大,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周剑雷笑着问道。

    刘飞笑着说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海明市的暴风雨,就要來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