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66章 部署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先是给秘书长杜洪波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立刻通知所有常委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到市委常委会会议室内集合,讨论有关董永生被双规之事。杜洪波接到刘飞的电话之后,立刻就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他心中却又说不清楚,但是他却隐隐的感觉到,整个海明市的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此刻的杜洪波正在和肖建辉、邓佳明等人一起把刘阳送回到他的房间内,然后一起走出酒店,接完刘飞的电话之后,杜洪波看向众人苦笑着说道:“各位,现在咱们去市委吧,刘飞刚才让我通知所有常委,1个小时之后必须到市委常委会会议室内集合,讨论董永生被双规的事情。”

    肖建辉皱着眉头说道:“董永生都已经被双规了,还有什么可讨论的?刘飞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杜洪波苦笑着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刘飞依然还留在他的办公室内,我有一种预感,今天晚上,我们海明市肯定要发生一些事情,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我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们大家都提高点jǐng惕,小心千万别着了刘飞的道,我仔细研究过刘飞在沧澜省执政时期的一些经历,刘飞此人自从到了省委书记级别之后,他的城府越來越深了,他的很多布局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是等他一旦布局收官的时候,往往会使出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招数出來,那种招数往往让人防不胜防,想当年,沈中锋那是多么牛逼的人物啊,那可是沈家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啊,最终还是被刘飞给彻底的打败了,所以我们几人结盟虽然有一定的实力,但是对于刘飞我们千万不要掉以轻心,现在的刘飞已经越來越掌握了为上者最基本的素质就是合纵连横的本事,虽然这句话说起來简单,但是实际做起來却非常难,但是刘飞到海明市之后,经常和王成林形成铁杆联盟,现在又把纪委的叶冲给拉了进去,而胡天宇又能够时常成为刘飞的合作对象,在这种形势下,刘飞已经通过对于他权利和职务的巧妙运用,勾结起了一个足以和我们抗衡的新势力,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小心在小心,还有,大家在路上的时候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到底有那些地方还存在着一些漏洞,争取尽量在今天的常委会召开之前想办法补齐,否则的话,我担心今天晚上会出大事。”

    听到杜洪波这样说,邓佳明的脸sè显得凝重了许多,他看向杜洪波说道:“老杜,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是山雨yù來风满楼?甚至是暴风雨來來临之前那短暂的宁静?”

    杜洪波脸sè凝重的点点头说道:“虽然我不敢完全肯定,但是我的预感有时候还是比较准确的,你们难道认为叶冲在沒有掌握确凿的证据的情况下敢双规董永生吗?他难道不知道董永生是我们非常看重的人吗?在一定程度上董永生甚至代表了我们好多人的利益,但是既然知道,他依然敢于下手,这说明叶冲不仅掌握了董永生的证据,甚至还非常的愤怒,说实话,以前的时候,我们对于叶冲这个人还是沒有看透,但是今天,当叶冲双规董永生的那一刹那,我已经看透他了。”

    罗天强一愣:“叶冲?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杜洪波沉声说道:“叶冲,他首先是一个善于隐忍之人,在楚江才当政期间,他可以在作出适当政绩的情况下保持着清醒的头脑,确保不和我们进行全面碰撞,但是从今天的场景來看,叶冲其实是一个十分高傲之人,而且也是一个十分有理想、有抱负的铁腕人物,而恰恰就在不久之前,刘飞在他所提议的两个小组中,都给叶冲留下了相当的位置和好处,这说明刘飞从一开始就对叶冲加大了拉拢的力度,而这一点我们以前却从來沒有注意过,即便是我们注意了,却也沒有真正的去采取什么行动,而这恰恰给了刘飞机会。在叶冲这一点上,我们有些失算了。我认为,以叶冲现在所表现出來的个xìng,仅仅是一个董永生是绝对不能够满足他的胃口的,他很有可能还会采取一些后续行动。而这恰恰是我们最无法预料到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未雨绸缪。”

    其他几个人听完杜洪波的话之后,纷纷点点头,回到各自的车上纷纷开始沉思和部署起來。但是他们的汽车却在驶向市委大院内。他们都知道,既然刘飞要求他们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市委大院内,如果不赶到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面对越來越显露出自己强势一面的市委书记,众人现在不敢在像一开始时候那样懈怠了。

    而与此同时,刘飞又给刚刚被提拔到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位置的陈伟雄打了一个电话:“陈伟雄,现在郑重通知你一件事情,市公安局局长董永生通知已经被纪委双规了,现在暂时由你代理局长职务,你现在立刻召集市公安局系统所有科级以上的干部到你们市公安局的大礼堂去开会,等所有人都进去之后,立刻派人在礼堂四周多方安装手机信号屏蔽仪,确保一丝一毫的手机信号都不能进去,记住,这一点非常关键,一定要确保做到万无一失。等你做完这一切并且你自己亲自验收合格之后,立刻出來给我打电话,我在告诉你下一步的计划。还有,所有进去的人,如果沒有重大事情发生,绝对不能允许出來,另外现场要多配备一些医生,以免有人以装病的形式溜出來。在礼堂四周要派驻一些强力的安保人员,确保所有人员都不能随意走出手机信号屏蔽区域。另外现场安保人员之间也要相互监督,确保他们之间沒有人可以随意出去打电话。”

    接到刘飞的电话之后,陈伟雄心中大吃一惊,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要自己把海明市所有科级干部都集中到市公安局的礼堂之内,并且屏蔽手机信号,很明显,刘飞这是要有大的动作了,虽然他暂时还猜不到刘飞到底有什么动作,但是有一点他却心知肚明,那就是对于刘飞的指示,自己必须要彻底的执行,因为现在是自己最为关键的时期,董永生的被双规,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代理局长的身份,让他距离局长的宝座只有一步之遥,而作为刘老爷子早就暗中部署在海明市这个大城市中重要的一枚暗棋,在经过刘家的分裂震荡之后,他最终选择站在了刘飞这个阵营而不是刘阳那个阵营,但是毕竟自己是老爷子时期留下的人马,和刘飞自身培养起來的嫡系人马之间有着一定的区别,所以,自己要想真正获得刘飞的信任并加以提拔培养,除了对刘飞的忠诚之外,还必须要表现出自己对于大局的掌控能力,确保自己能够镇得住场子,只有真正的能够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自己才能真正进入刘飞的视线。虽然他非常清楚,刘飞现在的处境十分微妙,但是他也看得出來,刘飞在海明市的行程将会是终极考验,一旦刘飞能够通过在海明市的终极考验,那么以后刘飞的仕途之路将会鹏程万里,哪怕是其中还存在着失败的风险,但是作为刘家曾经的嫡系,作为一名有理想有道德的官员,他还是想要赌一把,他要把自己所有的赌注全都压在刘飞的身上。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疯狂而又喧嚣的夜晚。

    就在刘飞、王成林、肖建辉、邓佳明等人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自己的部署的时候,在海澜国际大酒店门口,不安晋三与杜月生之间的这场闹剧也进行到了高*cháo阶段。

    当不安晋三踹烂了4块牌子之后,当那名年轻漂亮、身材火爆的迎宾美女再次端着一块新牌子走出來之后,不安晋三的理智一下子就崩溃了,这一次,他沒有去踹那个牌子,而是还沒有等那名迎宾小姐刚刚把那块牌子放下的时候,他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那名迎宾小姐的胸口上,把那名迎宾小姐一下子给踹倒在地上,头一下子磕在地上,殷红的鲜血顺着迎宾小姐的额头汩汩的流了出來。

    然而,此刻的不安晋三却直接无视了那名迎宾小姐的伤势,走到那名迎宾小姐的面前双眼中充满怨毒的说道:“你要是再敢端出这样的牌子來,我会踹死你的。”

    然而,那名迎宾小姐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了起來,目光中充满不屑的看了一眼不安晋三说道:“小鬼子,这里是21世纪的华夏,不是20世纪的华夏,你们rì本人在我们华夏为所yù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要那块牌子被踹烂了,我还会在搬出一块出來的,这是我的职责!”

    说完,那名迎宾小姐任凭鲜血顺着额头淌下,轻蔑的看了不安晋三一眼,迈步向里面走去。

    “我草,你找死!”不安晋三一声怒吼,伸出手來,冲着那名迎宾小姐粉嫩俊俏的脸蛋子就扇了过去,丝毫沒有任何的怜香惜玉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