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65章 一个巴掌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时此刻,刘阳的怒火已经不可抑制的燃烧起來,他迈步走到叶冲面前,声音yīn冷着说道:“叶书记,今天是我们的庆功宴,你在这个时候突然过來,是不是有些太不给我们面子了?”

    叶冲淡淡一笑说道:“刘副局长,真是不好意思啊,作为海明市纪委书记,双规违法乱纪的官员是不分时间和场合的,我沒有想到你们正在进行庆功宴,更沒有想到你们会聚在一起,我只是得到消息,说是董永生在这里呢,所以,我并沒有和你们任何人对着干的意思,过來双规董永生,只是我的职责所在。([])”

    听到一句刘副局长,刘阳脸sè更加yīn沉了,一般官员之间彼此相互称呼的时候,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副职,也很少直接称呼对方的副职称号的,这样是对对方的不敬,尤其是当有京中的官员下來的时候,哪怕对方的级别比地方上某些官员级别低,对方也依然会尊称对方的职务,去掉那个副字,然而,现在叶冲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称呼自己为刘副局长,这明显就是不给自己面子了。

    他沉声说道:“叶书记,你确定你们纪委方面证据充分吗?”

    听到刘阳居然质疑自己的工作,叶冲脸sè冷冷的说道:“刘副局长,好像我们海明市纪委的事情应该怎么做不需要向你进行请示吧?來人啊,把董永生带走。”说完,叶冲直接转过身去,冲着众人一挥手,直接让人把董永生带走,一点都不给在座众人任何一个人面子。作为海明市纪委书记,叶冲对于肖建辉等人还是颇有微词的,只是以前的时候碍于自己的势力弱小,一直在隐忍着,现在有了刘飞和王成林的强力支持,他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在海明市纪委书记的一任工作中充分展现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将那些鱼肉百姓、贪污*的官员全部拉下马。唯有如此,他认为自己才对得起上级领导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自己,也唯有如此,他认为自己才对得起海明市几千万的老百姓。

    叶冲一声令下,手下之人立刻将董永生向外带了出去。

    肖建辉和邓佳明、罗天强等人脸sè显得十分yīn沉。

    肖建辉沉声说道:“叶书记,你确定非得要这么做嘛?”

    叶冲十分肯定的说道:“确定。”

    邓佳明冷冷的说道:“叶书记,你真的确定吗?”虽然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重复肖建辉的话,但是邓佳明嘴里说出來,却充满了威胁。

    叶冲依然冷冷一笑说道:“我确定以及肯定。各位,你们继续庆功宴吧,我得走了。”说完,叶冲转身离去。

    叶冲还沒有走远,便听到里面传來一阵桌子翻倒、杯盘摔落地上的声音,很显然,里面有人踹翻了桌子。叶冲只是冷冷一笑,瞥了身旁面如死灰的董永生一眼,心中充满了鄙夷和不屑。身为一名公安局局长,此刻的董永生哪里还有当年那意气风发的局长丰姿,现在的董永生就好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脸sè苍白,身体瑟瑟发抖。至于包间里面的那些人,叶冲虽然知道自己此举势必会和那些人闹僵了,但是在叶冲來看,身为一名纪委官员,有所为有所不为,只要是自己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必须要坚决的去执行,绝对不能向任何*分子和*势力妥协。

    此刻,包间内,是刘阳一脚踹翻了桌子,他脸sèyīn沉着说道:“他***球的,叶冲这小子明显是过來打咱们脸來了,这脸打得啪啪响啊,不过我很是纳闷,以前这叶冲有这么嚣张吗?”

    肖建辉皱着眉头说道:“以前的时候叶冲一直是出于比较中立的立场的,每年办的案子也都是中规中矩的,沒有触碰到我们的底线,所以我们也不会过分得罪他,大家彼此相安无事,但是这一次叶冲却做得太过分了,我认为这背后绝对是刘飞在支持,否则叶冲沒有这么大的胆子。说句实话,刘局,我认为今天中午你向刘飞的挑衅有些不妥啊,现在刘飞用这种方式反击,下一步棋我们很难下了。”

    刘阳听完之后脸sè更加yīn沉了,对于肖建辉的话他虽然心中不满,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他说的也是有几分道理的,他沒有想到,这一次刘飞的反击來得这么快,这么狠,看來,这海明市到底是刘飞的地盘啊,自己不占主场优势啊!

    就在叶冲等人离开酒店的时候,海澜国际大酒店的门口,不安晋三再次出现。

    此刻的不安晋三也感觉到了海明市局势的飞速变化,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他决定加紧对杜月生的拉拢之旅,与此同时,他也决定,如果今天不能将杜月生拉拢过來,那么以后自己就得想办法把杜月生给灭了,毕竟有杜月生这样的黑道老大在背后cāo盘,自己很多计划无法展开。

    然而,这一次不安晋三怎么也沒有想到,以前自己去见杜月生的时候每次都是很轻易的就能进去,这一次,自己刚刚到了酒店大门口就被酒店的保安给拦住了。站在这名看起來十分彪悍的保安面前,不安晋三就像是小孩一般。

    保安伸手拦住不安晋三说道:“对不起,你不能进去。”

    不安晋三仰面怒视着保安说道:“什么?我不能进去?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是你们董事长杜月生的好朋友,你是不是不想在这里混了,给我滚一边去。”

    然而,这名保安只是不屑的看了不安晋三一眼说道:“我们董事长沒有你这样的朋友,你也不配称为我们董事长的朋友,另外,我jǐng告你,和我说话最好尊敬一点,我虽然只是一名保安,但是我也不是任人侮辱的。我也有我的尊严。”

    “尊严,你一个小小的保安有什么尊严,在我面前,你屁都不是,你要是在不让开的话,可别怪我不客气了。”不安晋三怒声说道。

    然而,不安晋三沒有想到,他的话音刚刚落下,那名保安突然举起手來,冲着不安晋三的嘴巴狠狠的抽了一下。

    “啪!”的一声,清脆的掌声响起,不安晋三的脸蛋子一下子就红肿起來,一颗槽牙被不安晋三噗嗤一口吐了出來,连带着一嘴的血水。

    不安晋三先是一愣,随后怒了,双眼中充满了怨毒,恶狠狠的盯着那名保安说道:“小子,你这是找死,我告诉你,我一定要让你们董事长把你开除了。”

    然而,那名保安却只是冷冷一笑说道:“怎么,你那边的嘴巴是不是也想被抽啊,我告诉你,对我说话最好客气一点,你们rì本人在你们美国主子那里就知道摇尾乞怜,在我们华夏人面前就敢耀武扬威,沒门!你再敢唧唧歪歪的我一脚踹死你!”

    这名保安是一名东北人,xìng格豪爽,浑身是胆,身体彪悍,说话之时那种森冷的语气配上他这副身板,还真把这小鬼子给震慑住了。不安晋三本身也是带着几名强力保镖的,不过因为要來的地方是海澜国际大酒店,所以他沒有带,怕引起有心人的注意。身为一名rì本人,不安晋三一向习惯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风格,所以他的大脑很快便冷静了下來,看着那名保安沉声说道:“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我告诉你,你要是在不让开,我可要给你们的董事长打电话了。”说着,不安晋三拿出手机來,作势yù打,想要吓唬一下这名保安。

    然而,这名保安却是淡淡一笑,用手一指不安晋三右侧的一个牌子说道:“看到你身旁的那个牌子了吗?那个牌子是我们董事长让挂出來的。”

    不安晋三往那牌子上一看,当时气的眼睛都红了,因为此刻在那个牌子上写着一句话:“rì本人与狗不得入内。”

    这几个字,是在红纸上用粗大的毛笔字写出來的,看看墨迹似乎还沒有怎么湿透,很显然写出來的时间似乎不是很长,但是那充分锋芒的字体却仿佛是杜月生那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睛,充满不屑的看着不安晋三。

    不安晋三的火气一下子就窜到了脑门上,此刻,作为一名爱国人士,他一脚就把旁边的那个牌子给踹倒在地上,又狠狠的跺了几脚,把那副字给踩得一塌糊涂。然后他怒视着楼上杜月生的那个办公室房间吼道:“杜月生,你这个匹夫,你给我下來!”

    然而,那个保安对于不安晋三的无理之举却根本不在意,只是冲着站在酒店门内的一名迎宾小姐招了招手,那名迎宾小姐很快从里面又拿出了一个全新的牌子放在了原來的地方,然后充满不屑的看了不安晋三一眼,扭动着小蛮腰回去了。

    不安晋三向着那个新挂出來的牌子上一看,顿时再次怒了,因为上面依然是那几个字:“rì本人与狗不得入内。”

    这一次,不安晋三再次伸脚把那个牌子踹烂了。

    然而,似乎对于不安晋三的这种行为早有预料,那个保安再次冲着那个迎宾小姐招了招手,那名迎宾小姐再次搬出了一个牌子出來。

    此刻,刘飞和王成林办公室内,灯火通明,两人都在忙碌着部署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