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64章 叶冲出击

www.wuailogo.com 官途     杜洪波眉头紧皱着说道:“我们不是早就吩咐了酒店的工作人员,沒有我们的允许不要随便來打扰我们吗?这个酒店的管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董永生醉醺醺的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來说道:“他***,我倒是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在我们的地盘上闹事。真是不想活了!”一边说着,他伸手猛的拉了一下房门,但是却发现房门纹丝不动。

    董永生有些纳闷了,今天这房门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连这房门都敢和自己较劲呢!想到这里,他伸脚狠狠的踹了一脚房门骂道:“他***,就连你也跟老子整事。”踹完一脚他感觉还不解气,又踹了几脚,把木质房门踹得咚咚直响。

    董永生现在是真的醉了。因为这些天來他的rì子一直过得战战兢兢的,他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下岗了,甚至是被刘飞给想办法拿下來了,那种无线的jīng神压力让他的意志承受力几乎到了极限,但是他却沒有想到,今天的常委会上竟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他不仅沒有被拿下,反而还保住了公安局局长的位置,这让他心里十分兴奋,这种巨大的心里落差让他的心情变得异常敏感,在加上喝了这么多的酒,他醉了。

    这时,肖建辉看到董永生是真的醉了,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來走到门旁,把董永生拉到一边,然后伸手拉开了房门,皱着眉头向外面的人说道:“你们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跟你们说过,沒有特殊的事情,不要打扰我们吗?”

    这时,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苦笑着说道:“领导,现在的确有特殊的事情发生了。”

    服务员话音落下,只见服务员的身后侧目站出來四个穿着黑sè西装的男人,不过这四个男人却是站在门口两侧定住,充满恭敬的向后面看去。

    脚步声响起,叶冲满脸严肃的出现在房门口处。

    “叶冲?”肖建辉看到叶冲出现,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

    出现在门口的叶冲一下子就把房间内众人的状态看了个清清楚楚,尤其是坐在首席座位上的刘阳,更是直接面对着房门处,两人的目光一下子就交织在了一起。

    刘阳虽然和叶冲打交道比较少,但是对于叶冲也是认识的。

    看到叶冲的目光和自己对上了,他笑着站起身來说道:“哎呦,叶书记來了,來來來,里面坐,一起喝几杯。”

    虽然不知道叶冲突然出现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刘阳却感觉到叶冲的出现绝对不寻常,所以他想要先尽量化解一下叶冲突然出现所带來的冲击力,如果叶冲有什么后续行动的话,也好让其他人有所反应。

    然而,刘阳虽然经验老道,但是今天叶冲却是有备而來,他冲着刘阳淡淡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刘局,今天我过來是有公事要办,不能陪着各位喝酒了,等我办完公事,你们大家继续喝酒。”

    肖建辉的眉头紧紧皱着说道:“肖书记,你是什么意思?到我们这里办公事?我们这里似乎和你的公事沒有什么相干吧?”

    叶冲淡淡一笑,冲着身后摆了摆手,这时,他身后两名工作人员走到董永生的面前,一左一右的把董永生夹在当中,随后又上來一名工作人员从手中拿出一份文件送到董永生的面前沉声说道:“董永生同志,经有关人员举报,我们纪委部门查证,你涉嫌贪污、受贿、巨额财产來源不明等多项犯罪行为,现在我们纪委正式对你实行双规,希望你能够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你自己的问題。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现在,请你在这份文件上签个字吧?”说着,那名工作人员把一支笔送到了董永生的面前。

    一开始看的叶冲出现,董永生还沒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甚至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念叨着叶书记一起喝两杯,但是,当他听到双规两个字的时候,那醉醺醺的酒意一下子就清醒了许多,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他的双手和双腿全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來,他的脸sè因为喝酒而变得通红,现在又因为极度的恐惧、害怕而显得有些苍白,那种红中带白、白里透红的颜sè显示出他此刻心中那复杂、震撼的心情。

    作为海明市公安局的局长,董永生手中掌握着海明市大部分的jǐng力资源,在海明市虽然沒有13名常委那样一言九鼎,但是在整个公安系统,他的话绝对具有无上的权威,尤其是公*安*部门本來就属于执法部门,他往往一言可以定很多人的生死成败,正是因为拥有这份予取予夺的生杀大权,多少年來,不管是走到哪里,他总是旁人奉承、巴结的焦点人物,只有在极少数人面前,才需要他卑躬屈膝的,所以这么多年來,他已经习惯了那种颐指气使的气派,习惯了那种大权在握、风光无限的美妙感觉。这些年來,他只要随随便便一句话,便可以决定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资金的走向和归属,莫大的权利让他在这纸醉金迷的世界中迷失了自己,更迷失了本xìng,金钱和美女在他的眼中已经不再是奢侈品,只不过是一种交易,或者说是他用來衡量别人对自己是否尊敬、是否认同自己存在价值的一种筹码。他虽然也曾想过,自己这样贪婪已经触犯了国法,有可能被纪委给双规了,但是因为有肖建辉作为自己的靠山,又有京中的朋友帮衬着,他从來沒有出过任何事情,所以他从來沒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纪委的双规,即便是在前两天他得知书记办公会上自己要被就地免职的消息,他也从來沒有认为自己会被纪委双规。

    所以此刻,当他看到那份双规文件,看到纪委工作人员递给他的那只签字笔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神情恍惚,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走到今天。

    他突然颤抖着声音嘶吼道:“叶书记,我不可能被双规的,我不可能被双规的,这么多年來我从來沒有出过事情,我为海明市的社会治安稳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我对海明市人民是作出过突出贡献的人,我还获得过相关部门的嘉奖令,我怎么可能被双规呢?”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飞快的充满求助的看了肖建辉一眼。

    此刻,不仅仅是董永生,他身边站着的肖建辉和身后的刘阳、邓佳明、杜洪波等人心中也充满了极度的震撼。因为董永生这个位置可不同于一般的位置,这个位置即便是在燕京市那边也是有很多人看重的,一般而言,要想双规董永生,沒有十分确凿的证据是绝对不能展开的,最为关键的是,身为本地派的大佬,肖建辉自认为自己在海明市的势力范围几乎无孔不入,而且自己在纪委那边也是有着不少亲信的,按理说纪委那边对董永生这么重要的人物采取一些调查行动自己应该是知道的,但是纪委人员都已经站在董永生的面前了,自己竟然还沒有收到任何的汇报,这说明这件事情其中有着极大的问題。但是到底是自己的信息渠道出了问題还是纪委那边的保密措施做得太好,这些已经让肖建辉无暇去想了。他不希望董永生在自己的面前被打走。

    所以,略微沉吟了一下,肖建辉脸sè严肃的看向叶冲说道:“叶书记,你们是不是搞错人了?董永生同志绝对是一名工作能力强,爱岗敬业的好同志啊,他可是获得过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的嘉奖令的。他怎么能被双规呢?”

    这时,邓佳明也走了过來沉声说道:“是啊,叶书记,你们是不是找错对象了,我们组织部门对于董永生同志的评价也是非常好的啊。”

    这时,叶冲却是脸sè严峻的说道:“肖书记,邓部长,你们的话不全对,就算是表面上看着再好的同志,也不排除他做出一些肮脏的事情出來,任何人只要他做了一些事情,就算是在努力去抹杀,也是会有一些痕迹可循的。不仅仅是董永生同志,包括我们在座的各位同志们,不管是谁,只要触犯了我们华夏的法律,都是有可能被双规的。法律是公正的,任何侵犯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都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

    叶冲的话说完,房间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

    叶冲的这句话是对肖建辉和邓佳明两人质疑之声的强烈反击,虽然两人的话语之中的质疑之声都给叶冲预留了一些缓和的余地,但是叶冲的这句话却直接堵死了所有缓和的可能xìng。

    而此刻,坐在主位上的刘阳脸sè已经气得通红通红的了,他沒有想到,海明市的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在自己的庆功宴上把董永生带走。这是对自己权威的赤*裸*裸的蔑视,这也是直接在狠狠打自己的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