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61章 当刘飞遇到刘阳

www.wuailogo.com 官途     肖建辉听到刘阳的提议之后就是一愣,随后用有些质疑的语气说道:“刘局,我们现在这个时间去机关食堂吃饭不太好吧,你可能不知道,每天这个时候刘飞都会去机关食堂吃饭的,你们要是万一碰上了,这是不是有些尴尬?”

    现在刘阳也已经是副省级的干部了,担任某局副局长,所以,虽然肖建辉级别和刘阳一样,但是对于肖建辉这位从燕京市下來的官员,还是相当尊敬的。

    听到肖建辉这样说,刘阳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老肖啊,这一次还真让你给说着了,我恰恰是因为知道刘飞每天这个时候都要去机关食堂去吃饭的,所以才要在这个时间去的,因为这一次的较量,刘飞又输了!而且输得非常惨!我们即便是和他相遇,我也算是衣锦还乡不是,虽然刘飞现在的级别比我高一些,但是两次较量他都输给我了,我又有何尴尬可言呢?应该尴尬和郁闷的应该是刘飞才是啊!锦衣夜行那不是我的xìng格!”

    听刘阳这样说,肖建辉只能苦笑着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在机关食堂门口等你。”

    刘阳点点头说道:“嗯,好,把老邓和老杜也一起叫上。”

    肖建辉点点头。

    刘飞和林海峰一起走到机关食堂里,打好了饭之后,走向一个他们平时喜欢坐的固定餐桌上,坐下來之后便开始默默吃了起來。然而,一边吃刘飞今天却发现,每次自己和林海峰旁边的餐桌座位都挤得满满的,但是今天,自己所坐隔壁的餐桌竟然依然是空的,别的地方都快要挤不下了,但是那张餐桌竟然一直沒有人过去坐,这让刘飞感觉到有些诧异,就连林海峰也感觉到有些纳闷。

    不过这种小事刘飞连思考都不会去思考,便继续吃自己的饭了,因为他需要思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刘飞他们刚刚吃了不到三分钟,便突然感觉到餐厅内的气氛突然之间似乎安静了下來,和以往的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感觉到有些诧异的刘飞有些好奇的抬起头來,便看到肖建辉、邓佳明、杜洪波三人陪着刘阳手中端着装好饭菜的餐具满脸含笑的走了过來,径直向刘飞他们左手边的餐桌上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刘飞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身边的这张餐桌到现在一直沒有人坐了,看來是肖建辉他们似乎已经把这张餐桌给预定了啊,不过让刘飞感觉到有些意外的,却是刘阳的出现。刘飞心中十分纳闷,这刘阳不在燕京市部委里面呆着,跑这海明市过來做什么?他啥时候和肖建辉、邓佳明等人勾搭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阳装出一副刚刚发现刘飞的样子,满脸惊讶的说道:“哎呦,这不是刘飞老弟吗?沒有想到你也在这里吃饭啊,真是太让我震惊了,老弟,你可是堂堂的海明市市委书记啊,到机关食堂來用餐,你就不怕别人说你是形式主义吗?”

    刘阳的嗓门很大,餐厅内原來就因为他们几个人的到來显得很是安静,这样一來,刘阳的话餐厅内所有的人全都听得到。而刘阳开口老弟、闭口老弟的,更是让会议室内的氛围显得异常的诡异。要知道,现场吃饭的可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刘阳曾经是刘飞的堂兄,所以,很多人都十分纳闷,这人到底是谁,竟然敢这么嚣张的称呼刘飞?尤其是开口就直接说刘飞形式主义,这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打刘飞的脸吗?”

    刘飞听得刘阳的话之后,心中立刻就是一阵不爽,不过作为海明市市委书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自然不会当场跟刘阳翻脸的,那样就显得太跌份了,更何况这海明市还是自己的地盘呢。刘飞只是淡淡一笑,瞥了刘阳一眼有些心不在焉的看向窗外的方向说道:“哦,我说是谁嗓门这么大,嘴巴沒有什么把门的呢,原來是我曾经的堂哥刘阳同志啊,不过刘阳同志,你这称呼可得改一改了,自从当年你在我爷爷的灵堂前搅乱了我爷爷的葬礼那一天开始,我们刘家的人早已经不把你当成是自己人了,从那一天开始,你也沒有资格称呼我为弟了,刘阳同志啊,你不在你的局里带着,跑我们海明市來做什么?难道你就不怕有人说你玩忽职守、到处乱跑?”

    刘飞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十分平淡,就连眼神都沒有看着刘阳,显然在态度上对刘阳充满了蔑视,但是,在刘飞那平淡的话语之下,却掩藏着浓烈不屑的嘲讽,更是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在自己和刘阳之间划下了一道深深的鸿沟。

    虽然餐厅内用餐的人不知道刘阳到底是哪位人物,但是在座诸位一些够级别或者是关系网比较广的人对于当年刘老爷子葬礼上发生的那一幕却是了略知一二的,尤其是知道就在那次葬礼上,刘家的子弟刘阳等人叛出刘家的事实,但是谁也沒有想到,眼前的这个人竟然就是当年那位风光一时的刘阳。众人更是沒有想到,当年便已经反目成仇的刘阳、刘飞兄弟两多少年之后再次相见,依然是火药味十足。

    刘阳听完刘飞的回答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刘飞,你也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口口声声说你代表着刘家,但是真正的刘家之人又有谁会认可你这个人呢?现在住在刘家大院的人是我所代表的刘家,而不是你所代表的刘家。”说道这里,刘阳嘿嘿一阵冷笑,然后转换话題说道:“好了,刘飞,咱们多少年沒见了,就不必为当年那点不愉快的事情在纠结了,好歹咱们也曾经是兄弟不是?怎么样?要不要我请你一起喝一杯?”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市委早有禁令,沒有特殊应酬是不能喝酒的,你的级别还够不上让我特殊应酬的范畴,而且我下午还有很多工作要忙,恕不奉陪了。”说完,刘飞低下头去继续吃饭了。

    然而,刘飞不想搭理刘阳了,刘阳却并不想要放过刘飞,他用充满了调笑的口吻说道:“刘飞啊,听说你们海明市最近发生了一件十分有意思的事情,在昨天书记办公会上你提议主导的要把董永生拿下并大力调整海明市公安局班子,这件事情本來书记办公会上已经通过了,不过今天的常委会上这件事情却被人给否决了,刘飞啊,看來这么多年了,你的掌控能力还是沒有什么提高啊!怎么样,多年重逢之后,我送给你的这份见面礼你还喜欢吗?”

    听到刘阳这样说,刘飞突然恍然大悟,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今天常委会上部分常委的反应那么失常了,原來这背后竟然是刘阳到了海明市负责前后进行串联,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这刘阳竟然当众说出了这样的消息,这明显又是想要狠狠打自己的脸,打击自己的威信啊。

    如果是以前的刘飞,恐怕早就冲过去狠狠的给刘阳一巴掌或者当场就言语做出反击了,但是现在的刘飞城府早已今非昔比,在涉及到高层机密的时候,刘飞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刘阳同志啊,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个消息是从何处听來的,更不知道你所说的是真是假,如果你所说的是真的,该不会是肖书记和邓部长他们告诉你的吧,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们可是犯了泄露国家机密信息的错误了,如果不是他们告诉你的,那你所说的这番话的目的就有待商榷了。”说道这里,刘飞看向肖建辉淡淡的说道:“肖书记,对于刘阳所说的这番话,你怎么看?你认为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对于刘阳突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向刘飞挑衅,甚至想要当面打刘飞的脸,肖建辉心中相当不满,因为在他看來,刘阳的这种举动是完全沒有必要,也是非常不理智的,毕竟刘飞是海明市市委书记,还是委员,不管刘阳之前和刘飞之间有什么过节,他都不应该在如今这种场合和刘飞之间产生摩擦,尤其是刘飞刚才这番话突然之间把他也给牵连进來,这就让他有些吃不消了,尤其是最近他可是听说了国安局那边正在严查国际间谍的消息,更是知道海明市高层有人可能牵扯到了其中,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走到风口浪尖上,所以他连忙开始和稀泥说道:“呵呵,什么真的假的,刘书记,您不要往心里去,刘阳这位同志吧,最喜欢开玩笑,他刚才不过是和您在开玩笑罢了,大家都坐下吃自己的饭吧。”说着,他用手拉了刘阳一下。

    刘阳也不是傻瓜,他看刘飞把肖建辉给牵连进來了,也就暂时不想在和刘飞对峙下去了,坐下之后便默默的吃了起來。不过偶尔之间抬起头來看向刘飞的时候,目光中却充满了挑衅和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