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57章 忠诚与背叛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刘飞正在忙碌着工作。

    刘飞的工作手机就放在外间屋林海峰的手边。林海峰也正在忙碌着。刘飞忙碌的时候林海峰在忙碌着,刘飞不忙碌的时候,林海峰也在忙碌,作为刘飞的秘书,林海峰跟着刘飞学会了很多,而且其中他学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作为一名官员,要时刻记着自己的责任,要想办法多为老百姓做些实事。所以,林海峰总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却学习,去充电,去工作。

    刘飞的工作手机响了,林海峰立刻接通了电话,沉声说道:“您好,我是林海峰。”

    这是秘书的技巧之一,在掌握领导手机的时候,如果來电显示是陌生号码,不管对方是谁,语气中必须要充满了尊敬,因为你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哪路神仙,如果语气稍带不敬被对方挑理的话,不仅仅是给自己找麻烦,也是给领导找麻烦,虽然刘飞的位置已经足够高了,但是林海峰却依然谨慎行事,官场中,小心驶得万年船。

    电话那头,传來了一个沙哑的声音:“林秘书你好,不要问我是谁,请你把手机转交给刘书记,我有重要的事情向刘书记进行通报。”

    “对不起,你不标明你的身份的话,我无法替你通报。”林海峰是有原则的人。他不会因为对方三言两语就改变自己的原则。

    电话那头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沉声说道:“林秘书,既然这样,那就请你转告刘书记,就说海明市的领导里面,有人和rì本人不安晋三进行勾结,将市里面的很多重要机密情报交给他,希望刘书记能够尽快查清楚这些人,以免给海明市甚至我们华夏带來巨大的损害。”说完,电话便直接挂断了。

    挂断电话之后,杜月生直接将手机关机,拆下电话卡,将电话卡折断,丢进了洗手间的便池里面放水冲走,而手机则被他拆下电池之后,用早已经准备好的锤子砸碎之后,丢进了垃圾箱内。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杜月生仰面靠在椅子上,心中波澜起伏。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心中非常清楚,经此一事之后,自己和不安晋三之间再也沒有合作的可能,也就意味着自己未來的活路减少了一条,但是他摸摸自己的心口,嘴角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喃喃自语道:“我并不后悔。因为我是一名华夏人!”

    电话那头,林海峰听到对方挂断了电话,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略微犹豫了一下,林海峰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立刻报给给刘飞。毕竟,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问題的xìng质不是一般的严重。

    拿着刘飞的手机走进刘飞办公室内,林海峰沉声说道:“老板,刚刚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他反应的问題很是严重。我放给您听一下。”

    刘飞轻轻点点头。

    林海峰立刻调出手机上的自动录音功能,播放了最后一个电话的录音记录。等刘飞听完杜月生变声之后的通过记录之后,他的眉头立刻便紧皱起來,脸sè也yīn沉了下來。

    作为海明市的市委书记,委员,刘飞非常清楚,像海明市这样的一个发达城市,战略位置非常重要的城市,一定潜伏着很多国外势力的间谍,这些间谍林林总总,多种多样,有政治间谍,有商业间谍等等,这些人存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海明市以及华夏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诸多领域的各种信息传递给包括美国、欧洲诸国、rì本等国家。间谍,不管是古往今來,都是无可避免的。但是,刘飞心中却非常清楚,这些间谍要想根除是不太可能的,因为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只要有钱,就可以收买一些间谍。但是,间谍的存在,确确实实危害巨大,第二次世界大战中,rì本与美国人之间爆发的中途岛海战,rì本在航空母舰数量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依然败给了美国,其中rì本的作战计划泄露是其关键因素,而古往今來、古今中外的诸多战争中,间谍在诸多战役中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虽然对方沒有表露身份,但是对方却指出了海明市高层之中存在着和rì本人不安晋三相互勾结的间谍,虽然不确定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知道这样的消息,但是刘飞却是一个非常认真负责的官员,哪怕是有一点点可能,刘飞也不愿意放过。想到这里,刘飞立刻拿起桌子上的保密电话,直接拨通了海明市国安局局长邓爱国的电话:“邓局长,你到我的办公室來一趟。”

    20分钟之后,邓爱国出现在刘飞的办公室内。

    邓爱国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中等身材,小平头,身体匀称,器宇轩昂,往那里一座,便给人一种坚毅如山的气势,坐在刘飞对面,邓爱国沉声说道:“刘书记,您有什么指示?”

    虽然级别比刘飞低,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却是不亢不卑,显得十分沉稳。

    刘飞满意的点点头,虽然不是初次见面了,但是这一次近距离的观察,却让他对这位国安局局长充满了欣赏,仅仅是对方这种从容不迫的气度,便是做国安的好材料,尤其是虽然现在也算是在政坛上打滚,但是这位国安局局长却沒有一些干部的那种大肚腩,依然保持着十分挺拔的身材,尤其是他进來之后,走路的时候龙行虎步,很显然是一个经常参与锻炼之人。

    刘飞把手机中的那段录音放给邓爱国听了一遍,邓爱国听完之后,眉头立刻紧皱起來,沉声说道:“刘书记,这个电话中所说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刘飞听完就是一惊,说道:“哦?这里面有什么情况吗?”

    邓爱国沉声说道:“刘书记,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这个不安晋三虽然表面上规规矩矩的,但是我们一直怀疑他在我们华夏进行着秘密的情报工作,而且近年來,我们海明市很多机密信息泄露出去,一直找不到线索,本來,不安晋三只是属于我们一般监控的人,因为他在海明市的公开身份是rì本明志财团在海明市的一个高级经理,但是听了这电话里的录音之后,我感觉这不安晋三在我们海明市的情报网络中级别恐怕不低,而且此人十分狡猾,让我们很难下手。”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困难肯定是有的,不过邓局长,我希望你们国安方面能够尽快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如果我们海明市的高层之中如果真的有人涉嫌泄露、贩卖国家机密,不管涉及到谁,我们海明市绝对不会姑息的。对于你们的工作,我会给予大力支持的。”

    邓爱国点点头说道:“刘书记,这一点请您放心,保家卫国是我们国安的职责,我们绝对不会让这些外国间谍势力在我们海明市为所yù为的。有您的这个消息作为参考,我们的线索和目标就更加清晰了。”

    就在刘飞和邓爱国商量这件事情的时候,在杜月生的办公室内,杜月生在经过一番沉思之后,他终于想明白了很多问題,尤其是想起董永生的那个电话,让他意识到,董永生绝对不会信口雌黄,那么去砍杀周宣的人肯定是海清帮的人,但是自己又沒有下达这个指示,那么能够下达这个指示的人便呼之yù出了----许国强。想到许国强,杜月生的眉头便紧紧皱了起來。因为杜月生是一个讲究义气的人,当初自己漂白之后,把海清帮的位置传给许国强,就是因为那个时候的许国强跟着自己鞍前马后的奔波那么多年,出生入死,从來沒有说过一句苦,喊过一句累,数次将自己从生死线上救回來。但是现在,他却开始感觉到有些心寒了。

    沉思了一会,杜月生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自己首席军师徐子敬的电话:“子敬,你到我的办公室來一趟。”

    徐子敬很快出现在杜月生面前。杜月生看着徐子敬沉声说道:“子敬,对于许国强这个人你如何评价?”

    徐子敬听到杜月生突然提到这个问題,他的脸上露出犹豫之sè。

    看出了徐子敬的犹豫,杜月生沉声说道:“子敬,我想听真话,对于我漂白之前的许国强我非常了解,但是我突然感觉,对于现在的许国强我有些看不明白了。”

    徐子敬犹豫了半晌,这才沉声说道:“老大,如果要我说真话的话,那么我只能说,现在的许国强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许国强了,大权在握、生活奢华的他已经沒有了年轻时候的血xìng和义气,多了几分权谋和机变,多了几分世故和圆滑,更多了几分yīn险和狡诈。现在的他,对于金钱更加看重。老大,我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以前和他一起跟着你打拼的那帮老兄弟,死的死,消失的消失,现在的海清帮里面已经沒剩下几个了,现在的海清帮可以说是许国强一言九鼎,你离开之前所设下的那些制衡措施早已经失去了意义。”

    杜月生一愣,说道:“这些话你为什么不早说?”

    徐子敬苦笑着说道:“其实,我早就跟您旁敲侧击过,只不过您太信任许国强了,我的话您从來沒有听进去过。”

    杜月生不由得仰天一声长叹:“哎~!”

    燕京市,一架飞机轰鸣着飞上蓝天。豪华商务舱内,刘飞的堂兄弟刘阳坐在窗口处,望着天空外越來越小的燕京市,嘴角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心中暗道:“刘飞啊,我刘阳马上就到你们海明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