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50章 吐血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的握紧拳头的手在微微的抖动着,一股股滔天的巨浪在他内心深处无法抑制的不断涌出。此刻,刘飞的双眼中已经充满了血丝,他再次重复着问了一句:“周宣真的死了吗?”

    诸葛丰点点头说道:“是,真的死了。”说这句话的时候,诸葛丰的声音也在颤抖着,此刻,他的内心也非常不平静。就在不久之前,刘飞跟他提到他对于自己在周宣的安排上有些不安的时候,自己还在劝解刘飞不用担心,有董永生派去的4名荷枪实弹的jǐng*察保护着,周宣不可能会出现问題的,然而,当血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诸葛丰突然之间发现自己虽然才智卓越,但却也会有犯错误的时候,而且这一次犯了一个小错,竟然导致一名鲜活的生命就在自己的眼前缓缓凋零,这种打击,让诸葛丰一时之间痛彻骨髓。他在心中不断的自责着,如果我要是能够在老大说出他内心的不安的时候,建议老大在派出人去专门保护一下那该有多好啊!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诸葛丰的脸sè苍白之极,他久久无法言语。

    而此刻的刘飞内心也在剧烈的激荡着,他内心的愧疚之情比起诸葛丰來就更为深刻了,因为周宣是他特意交代董永生派人去看护的,虽然他对于董永生的官德根本不信任,但他对董永生的智慧、情商和智商还是比较信任的,他相信,董永生绝对不会做出对他自己极其不利的事情出來,然而,事情的结果却让他目眦尽裂,遗恨终身。

    刘飞的心在滴血……

    蓦地,刘飞猛的抬起头來,看向周剑雷说道:“剑雷,备车,我们去天元大酒店现场去看看,我到是要看看,周宣是怎么死的!”

    周剑雷点点头,二话沒说,拿起钥匙便向外走去。刘飞也迈开大步向外面走了出去。这一次,诸葛丰则紧紧的跟在刘飞的身边。

    刘飞刚刚上了汽车,董永生的电话便打了过來,此刻,董永生的声音有些颤抖:“刘……刘书记,周……周宣死了。”

    此刻的董永生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几乎是鼓足了勇气说出來的,虽然他对于刘飞在内心深处并沒有任何的尊敬,但是此刻,他的内心深处却充满了畏惧,因为连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周宣竟然会死了。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董永生几乎抓狂了,如果说以前的时候他认为有肖建辉的支持在加上自己身处公安局局长这个显赫职位,对谁都不畏惧的话,这一次他真的是害怕了。因为当初刘飞在把周宣交给他的时候,说得非常清楚,他不希望周宣出现一点点的问題,一旦出问題,肯定要拿自己是问。刘飞虽然到海明市才2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是这两个月來,刘飞的表现已经让他意识到,刘飞绝对是一个铁腕书记,一向言出必行。

    听到董永生的声音之后,刘飞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冷漠:“知道了,我正在赶往天元大酒店。”说完,刘飞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刘飞的回复之后,董永生突然感觉到身上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并沒有告诉刘飞周宣是被安排在天元大酒店里面啊,那么刘飞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呢,要知道,自己可是在接到卢忠国等人的电话之后不久就立刻给刘飞打电话汇报这件事情的,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知道捂是肯定捂不住的,毕竟这件事和有毒的化工原料污染河水事件以及隧道爆炸事件不一样,那样的事件可以隐瞒好几天,周宣之死可不一样,因为关注这些事情的人不一样。然而,从刘飞的语气中他听出來了,刘飞知道的消息至少不会比他玩多少。

    董永生的心在抽搐着,他一边往自家的楼下跑,一边拿出手机给司机小王打电话:“小王,快起來,我们得去天元大酒店一趟,要快。”

    此刻,董永生的专职司机小王并沒有睡觉,他正在自己家中看电视呢,因为作为市公安局局长的专职司机,他非常清楚董永生的工作非常的忙碌,只要不是在12点之前,都有可能会随时出车的。而为了他工作的方面,董永生在市公安局的宿舍楼里面给他和他的家人安排了一套房子。小王接到董永生的电话之后,连忙说道:“好的,董局,我马上到您家门口接您。”

    说完,小王直接打开房门便跑了出去,他家住在一楼,车就停在外面,上车之后他立刻驾车來到不远处董永生家的宿舍楼前,这时,董永生刚刚跑下楼來,见到小王已经停在门口了,他心中稍微安心了一些,上车之后立刻说道:“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天元大酒店。”

    小王一听便知道有急事,连忙鸣起了jǐng笛风驰电掣一般驾车驶向天元大酒店,至于什么红灯绿灯根本连看都不看。

    紧赶慢赶,在加上距离天元大酒店比较近,董永生终于赶在刘飞之前來到了卢忠国等人所在的套间内。

    此刻,卢忠国等人所在的楼层已经被jǐng方的人完全给封锁住了,多个jǐng察正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或者拍照,或者现场取证,而套间门口的外面更是围起了封锁线。

    卢忠国等人则低着头满脸羞愧的站在门口外面,沉默不语。

    看到董永生來了,卢忠国等人满脸羞愧的说道:“董局长,对不起……”

    卢忠国的话刚刚说完,董永生便已经愤怒的扬起手來狠狠的一巴掌抽在卢忠国的脸上,抽完之后,这才怒声说道:“卢忠国,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你说的非常清楚吗?一定要确保周宣的安全,你们四个荷枪实弹的jǐng*察,难道还保护不了周宣的安全?你们是饭桶还是白痴?这到底是为什么?”

    此刻,董永生并沒有注意到卢忠国的胳膊上已经缠了一圈圈的绷带了。因为他的心中充满了怒火。

    卢忠国对于挨了董永生这一个大嘴巴沒有任何怨言,他只是满脸愧疚的说道:“董局长,我吃完饭回來之后,让他们三人一起出去吃饭,我留下來负责保护周宣,但是却沒有想到,就在他们出去吃饭,我进入洗手间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有一伙人冲了进來,几个人把我堵在厕所里,冲不出去,而另外一伙人在冲过去把周宣打翻在地,等他们离开我冲出來之后,发现周宣已经死了。”

    听完卢忠国的话之后,董永生当时便愣住了。因为这起事件实在是太蹊跷了,但是卢忠国所说的话却又合情合理,让他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來。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來,董永生抬头望去,便看到刘飞、周剑雷、诸葛丰三人从外面走了过來。

    看到刘飞走过來,董永生连忙走了过去,充满愧疚的说道:“刘书记,您來了。”

    刘飞只是冷冷的看了董永生一眼说道:“我要进去看看周宣。”

    董永生连忙点点头,叫过來一名负责勘察现场的jǐng察说道:“常浩,你在前面带路。”

    常浩点点头,冲着刘飞说道:“刘书记,请您跟着我的路线走,以便保护好现场。”

    刘飞点点头,跟在常浩的后面向前走去。

    当刘飞和董永生等人來到周宣尸体的进前,看到周宣死亡的惨象之后,刘飞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处一阵憋闷,喉咙一热,“噗”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鲜血來,随后便感觉到眼前一黑,身体软绵绵的向后倒了下去。

    站在刘飞身边的周剑雷手疾眼快,一把抱住了刘飞,大声说道:“老大,老大,你怎么了?”

    情急之下,周剑雷也顾不得刘飞的身份了,直接喊出了老大的称呼。诸葛丰也赶快过來帮忙,掐人中,舒展胸口,进行急救。

    此刻,看到刘飞突然吐血晕厥,不仅仅是周剑雷和诸葛丰,就连董永生和他身后的卢忠国等人也全都有些傻眼了。谁也沒有想到,刘飞身上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此刻,董永生的心却开始紧紧的收缩起來,从刘飞的表现中,他看到了刘飞对于周宣的重视,也深深的感觉到一股无边的恐惧把他紧紧的笼罩起來。因为他知道,刘飞越是对周宣重视,自己就越危险。

    在周剑雷和诸葛丰的紧急救护之下,刘飞缓缓的睁开双眼,此刻,刘飞的身体依然有些软绵绵的,接连两个多月超强度的工作让刘飞原本十分健壮的身体虚弱了很多,而这一次,当看到周宣惨状之后,刘飞心神激荡,一口鲜血喷吐出來,更是让他的身体虚弱了很多。

    不过刘飞睁开双眼之后,依然挣扎着站起身來,目光再次落在周宣的身上。此刻的周宣仰面躺在地上,身上有多处伤口,他的胸部、腹部、大腿上到处都有鲜血顺着刀口往外渗血。而他身下更是鲜血满地,而最为致命的一处伤口,却是脖子处的一刀抹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