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49章 卢忠国的挣扎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不安晋三充满了威胁的话语,卢忠国身体顿时僵硬在那里,脸sè变得黑如玄铁,他极其艰难的缓缓转过身來,目光中充满愤怒的说道:“不安晋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部觉得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吗。”

    不安晋三苦笑着说道:“卢队长,本來我不想走到最后这一步的,但是一切都是你逼我的,你应该清楚,我之前之所以先用钱來收买你就是不想走这一步,但是你却偏偏太过于执着了,我只能走出这一步來了。”说道这里,不安晋三从旁边拿出一个袋子,掏出一叠照片來怕的一下摔在桌子上淡淡的说道:“卢队长,看看桌子上的这些照片吧,我相信对于这些照片,你和你的另外三名同事应该不会陌生吧。”

    卢忠国接过照片,仅仅是看了几眼之后,他的脸sè刷的一下便有些苍白起來,双腿也颤抖起來,他颤抖着双双点指着不安晋三说道:“不安晋三,你……你竟然派人跟踪我们。”

    不安晋三嘿嘿一阵冷笑:“派人跟踪你们,我不安晋三还沒有那么无聊,你们也不够级别让我派人跟踪,我是通过其他渠道得到这些照片的,而且如果需要,还有更多的照片甚至是更多的证据今天晚上就可以摆到纪委书记叶冲的桌面上,我相信如果这件事情要是惊动了叶冲的话,以叶冲现在的立场和态度,你要想脱身恐怕沒有那么简单吧。”

    卢忠国听完之后,脸sè更加苍白了,他冲着不安晋三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好,好一个不安晋三,好你个小rì本儿,竟然敢玩出这样的yīn招出來,好,哥们我认栽,你说吧,要我们怎么样配合你。”

    在这些确凿的照片和证据面前,卢忠国虽然有心继续执行董永生的指示,继续保护周宣的安全,但是如果让他在自己的前途安危与自己对董永生的感恩之心进行抉择的话,他只能选择前者,自己这一次对不起董永生了,下一次可以弥补上,这一次自己做了昧着良心的事情,但是下一次自己依然有机会可以悔改,但是一旦这些照片以及其他证据要是到了纪委书记桌面上,恐怕自己以后就再也沒有任何机会了,人,只有在确保自己生存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去做更多的事情,在道德和正义与自身利益之间,卢忠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小人物,并不是什么英雄,也沒有必要去做英雄,因为做英雄的人,往往都已经死了。

    不安晋三看了一眼脸上怒气难消的卢忠国,满脸假笑的走过去拍了拍卢忠国的肩膀说道:“卢队长,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嘛,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逼不得已才拿出这最后的底牌的,只要你配合了我们这一次的行动,我可以保证,这些照片包括其他的证据永远都会烂死在某些垃圾堆里,永远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再次出现了,其实我要你们做的事情也非常简单,只要你们在看守周宣的时候,稍微放松一下jǐng惕就可以了,我的人会趁机冲进你们所在的套房内把周宣弄死然后迅速离开,这样即使被查出來了,你们顶多就是一个管理疏失之罪,不会有多大麻烦的,具体的细节是这样的……”等不安晋三说完之后,卢忠国点点头说道:“好,我明白了,不安晋三,希望你们rì本人这一次能够真正的信守承诺,不要在作出背信弃义的事情出來,我们的交易也只此一次,如果以后你要是在使用这些所谓的罪证來威胁我们的话,我就算是去自首,也会想办法和你以及你背后的明志财团开战的,我甚至会直接灭了你。”

    不安晋三淡淡一笑:“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们rì本人一向都是很讲究信誉的。”

    卢忠国冷笑着说道:“不安晋三,你就别在这里忽悠我了,我卢忠国不是三岁小孩子,你们rì本人如果讲究信誉的话,我们整个亚洲地区早已经天下太平,沒有军备竞赛,更不会有这么多的危机甚至是战争了,如果你们rì本人讲究信誉的话,你们rì本的经济也不会衰退到如此地步,更不会在钓*鱼*岛问題上走到如今这种地步,不安晋三,你的这句话在我听來,就和饭店的服务员说菜马上就上來了是一样的道理,都是冷笑话,沒事我就走了。”说着,卢忠国转身就往外走去。

    听完卢忠国这番话之后,不安晋三双眼之中刹那之间闪过两道怨毒的目光,不过很快的,这种怨毒目光一闪而逝,再次堆满假笑:“卢队长,不要着急走嘛,桌子上的支票拿上嘛。”

    卢忠国冷笑着说道:“钱,我看就算了吧,我卢忠国做出这样的事情出來已经愧对我的祖宗三代了,这钱我就不拿了。”说着,卢忠国转身继续往外走去。

    不安晋三淡淡的说道:“卢队长,我知道你品德高尚,你有一颗爱国之心,但是你不要忘了,这一次和你一起做事的不仅仅是你自己,你能够保证其他三人都能听你的命令吗,拿上这些支票,顺便带上几张有关他们的照片,只有这样,你才能很好的执行我的计划,我不希望我的计划出现一点点的意外,当然,这钱怎么分配你可以自己选择,我绝对不会干涉,但是我要看到我想要的结果。”

    听到不安晋三这样说,卢忠国站住了脚步,不安晋三的话让卢忠国有些无语,对于和自己一起执行任务的这三个人卢忠国还是有些了解的,熟知这三人的脾气秉xìng,知道如果沒有钱的话,恐怕这三人很难完全听从自己的指示,想到这里,卢忠国咬了咬牙心中暗道:“他nǎinǎi的,小rì本的钱不拿白不拿,老子多拿一分,他们就少拿出一分钱用到武装军备上,将來万一要是发生战争了,我们华夏的将士们就少挨一颗子弹,抗rì,要从一点一滴做起。”想到这里,卢忠国不在说话,直接走过去把桌子上的两张支票拿起來塞进口袋中,迈步向外走去。

    夜sè凄凉如水,空中那轮弯月被一片黑云笼罩,月光显得异常朦胧。

    卢忠国走出包间,脚步显得异常的沉重,虽然以前的时候自己利用职务之便贪一点,捞一点,他从來沒有感觉有任何的不适,也从來沒有感觉到良心上有任何的愧疚,他甚至认为那是自己应该应分的,自己不那样做别人也会那样做的,而且他认为,只有自己那样做了,才能融入整个圈子里面,才能混的如鱼得水,但是现在,当他接到了不安晋三强加给他的任务之后,他突然之间感觉到心情异常的沉重,尤其是想到过不一会,自己负责保护的同胞周宣将会死于小rì本不安晋三蓄意制造的一起事故当中,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被针扎了一般,刺痛刺痛的,但是就在他刚刚流露出这种感觉的时候,大脑中又一个声音便响了起來:“不那样做死的可能就不是周宣,而是我卢忠国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一时之间,卢忠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套间的,尤其是当他走进套间的时候,周宣看到他的脸sè有些苍白,便充满关心的说道:“卢队长,你的脸sè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啊,要不你先出去看看医生吧,有他们三位jǐng*察同志跟我在一起,不会出现什么问題的。”说话直接,周宣的目光中流露出來的是一种真诚的关怀。

    周宣说完之后,卢忠国的脸sè更加苍白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窗外,黑云被风吹散了,那弯新月露出了清丽的面容,清冷的光辉照耀着海明市的大地之上,然而,很快的,又一阵黑云飘來,将弯腰那清丽的面容遮挡住,海明市的夜,又黑暗了几分。

    云來云往中,时间飞快的过去。

    刘飞的小楼中,灯光依然明亮,刚刚吃完饭的刘飞和诸葛丰、徐广耀、嘟嘟四人坐在沙发上,刘飞听着徐广耀讲述他对于海明市经济、金融领域现状的分析,听完徐广耀的分析之后,又听了嘟嘟对于目前国际形势和走向的分析,通过结合徐广耀和嘟嘟的分析,刘飞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对于整个海明市甚至整个华夏以及国际形势有一个比较直观的、理xìng的了解,因为很大时候,国际形势往往都是和经济、甚至是金融联系到一起的,很多战争之所以会出现,是其背后有欧美资本势力触角的拨动。

    就在这个时候,诸葛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诸葛丰接到电话之后,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等他挂断电话之后,他瞪大着双眼看向刘飞说道:“老大,周宣死了。”

    “什么,周宣死了。”听到这几个字,刘飞惊得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身來,眼睛也瞪得大大的,双拳紧紧握住,脑门之上青筋暴起,他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和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