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48章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www.wuailogo.com 官途     虽然刘飞在周宣的问題上,可以说做的天衣无缝。但是,世事难料。有句俗话说得好,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

    在不安晋三和杜月生之间的初次谈判破裂之后,这小rì本鬼子虽然表面上看起來和颜悦sè、满脸笑容,但是实际上,自从他从会议室内走出來之后,他的脸上便笼罩上了一层yīn云,他的双眼之中已经闪露出怨毒之sè,嘴角上也流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他心中暗道:“杜月生啊杜月生,你爷爷当年被我爷爷他们那一辈人弄死在万人坑内那活该你爷爷倒霉,谁让你们当年是东*亚*病*夫呢!偌大的一个国家竟然被我们rì本人给欺负成那个德xìng,那是你们华夏人不争气啊,你们又怨得了谁呢!哼,不想和我们rì本方面合作,事情有这么简单吗?既然我敢当着你的面直接把我的底牌都交给你,我就有办法让你屈服。哼,跟我谈民族大义,杜月生,你不过是一个黑道老大而已,你配谈这些东西吗?我倒是要看看,你在压力和生死危机面前,你会如何选择!”想到这里,不安晋三的脸上再次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从杜月生那里走出來之后,杜月生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原海洋rǔ业的总经理韩国伟的电话。自从海洋rǔ业被吴语嫣等人联合收购之后,韩国伟便失去了总经理的位置,不过由于韩国伟、关永峰、贺振邦这三人在之前的事件中已经牢牢的和那些外国势力紧紧的绑在了一起,所以在被辞退之后,在美国、rì本、欧盟三大势力的支持下,在大笔资金的注入和扶植之下,三人心甘情愿的当起了这些外国人的走狗,成了名副其实的卖国贼,当起了这些势力在海明市代理人的角sè。利用自己本身的优势不断的为这些外国势力搜集着各种情报,办理着各种事情。

    接到不安晋三的电话之后,韩国伟立刻躬身恭声说道:“不安晋三先生,您好。”

    不安晋三趾高气昂的说道:“韩国伟,我吩咐你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韩国伟连忙说道:“不安晋三先生,我已经和卢忠国联系上了,今天晚上7点钟,他会在他们安置周宣的天元大酒店楼下餐厅的包间内与咱们进行会面。另外,许国强那边我也已经沟通好了,他已经答应我们的要求了。”

    听完韩国伟的话之后,不安晋三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嗯,好,办得不错。”说完,他立刻挂断了电话。

    晚上6点40左右,卢忠国、王成华等四人负责保护周宣的套间之内。

    周宣站起身來看向王成华说道:“嗯,到吃饭时间了,我和先下去吃饭,一会把饭给你们带上來,你们要吃什么?”

    几个人包括周宣在内都说出了自己要吃的饭菜,卢忠国一一记下之后,这才站起身來说道:“好了,我这就下去了,你们三人要保护好周宣同志的安全。”

    听到卢忠国这样嘱咐,周宣看向卢忠国的眼神中充满了敬意,他知道,这几个jǐng察同志对自己的安全非常负责。

    卢忠国离开套间,來到楼下的201包间之内。此刻,已经是7点左右了。

    推门走进包间,卢忠国便看到韩国伟和不安晋三全都站起身來。

    韩国伟笑着说道:“卢队长,给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我们明志财团华东南区域的总裁不安晋三先生。”

    还沒有等卢忠国说话呢,不安晋三便主动伸出手來满脸含笑说道:“卢队长,很高兴认识你。”

    卢忠国和不安晋三握了握手之后,看向韩国伟说道:“老韩,你喊我过來到底有什么事情?我这边正在出任务呢?出來一趟不太方便。”

    韩国伟笑着说道:“老卢啊,这件事情我不太方便和你直接说,还是让不安晋三先生和你谈吧,你们先谈着,我出去看看菜上得怎么样了。”说完,韩国伟笑着走了出去,把房门给带上了。

    等韩国伟离开之后,不安晋三笑着用手一指说道:“來,卢队长,咱们坐着聊。”

    坐下之后,不安晋三亲自给卢忠国倒了一杯茶,然后笑着说道:“卢队长,我想你和老韩之间也是老朋友了,所以咱们之间谈话也就直接爽快一点吧,这一次,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卢忠国听到不安晋三这样说,便笑着说道:“不安晋三先生,以我和老韩之间的关系,只要我能够帮得上忙的,肯定会尽量帮忙的,为什么老韩不直接和我说呢?”

    不安晋三笑着说道:“我们要你帮忙的这件事情老韩开不了口,只能我來说了。”

    听不安晋三这样说,卢忠国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说道:“哦?有什么事情老韩开不了口的?”

    不安晋三沉声说道:“我们想要让周宣死!”

    “什么?你们要弄死周宣?不行,绝对不行!我们这一趟的任务就是要确保周宣的人身安全,这一次我可是在董局长那里立了军令状的,如果出现意外,我可是要承担严重的责任的。这是绝对不行的!不安晋三先生,如果是在我力所能及范围之内的事情,我绝对不会不帮忙的,但是你们要弄死周宣,这是我绝对不能允许的,更何况我是一名jǐng察,我的天职就是保护我们海明市老百姓人身和生命财产安全!我怎么可能明知你们要弄死周宣而置之不理呢,更何况保护他还是我现在的专职任务,不安晋三先生,我奉劝你们还是打消这个消息吧,我可以当做沒有听说过。”说这话的时候,卢忠国的脸上露出一丝威严之sè,眉头也是紧紧的皱着。

    不安晋三手中轻轻转动着茶杯,嘴角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等他缓缓抬起头來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露出一丝和善的笑容说道:“卢队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你的忙白帮的,这是一张200万元的支票,你可以直接去银行领取。”说着,不安晋三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支票轻轻的放在卢忠国的面前。

    卢忠国并沒有去看那张支票,而是脸sè严肃的说道:“不安晋三先生,这次事情不是钱不钱的问題,而是关系到我的仕途前程问題,一旦这次周宣出了问題,我的仕途前程就算彻底毁了,所以,这支票你还是拿回去吧,这事情我办不了。”

    不安晋三淡淡的着说道:“卢队长,你是嫌这钱少是吧。”说着,不安晋三再次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支票,放在卢忠国的面前说道:“这是一张600万的支票,连同之前的那张支票,一共是800万,我想有这么多钱,就算是你做jǐng察一辈子,也拿不到这么多工资吧,就算你平时能够捞一些灰sè收入的钱,但是800万怎么着你也得捞个十年八年的吧!而且在这里我可以答应你,这次我们弄死周宣绝对不用你们几个负责保护周宣安全的人亲自动手,只要你们能够给我的人提供一些机会就行。所以,即便是这件事情闹大了,对于你们四个人的顶多也就是jǐng告处分一下也就沒事了,还不至于到开除你们公职的地步,而且我还可以向你们四人保证,只要你们配合我们的行动,我可以确保事情发生之后,一年之内,即便不能其他三人升值,也会让你们走上更重要的岗位,捞钱更方便。至于你,我保证你一年之内再升一级,从科长提到副处长,你看怎么样?”

    听到不安晋三这样说,卢忠国的脸sèyīn沉了下來,眉头皱得更紧了,从不安晋三的谈话之中,他已经感受到了不安晋三想要弄死周宣的决心,但是他心中却想不明白,为什么不安晋三非得要弄死周宣呢,周宣和不安晋三之间沒有任何关系啊,更沒有影响到他们rì本人的利益啊,这不安晋三心中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呢?”不过不得不说,不安晋三提出的条件还真是让人动心的。不过卢忠国心中权衡了一下,尤其是想起董永生对自己的提拔之情,他非常清楚一旦周宣出事了,弄不好刘飞就会为难董永生这位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领导,所以他咬了咬牙猛的抬起头來说道:“对不起,不安晋三先生,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不安晋三沒有想到,自己都提出了这么优惠的条件了,卢忠国竟然还是沒有答应,当时脸sè便yīn沉了下來,双眼之中猛的shè出两道寒光,yīn声说道:“卢队长,这件事情你必须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沒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卢忠国也是一个有魄力有脾气的人,听到一个小rì本鬼子居然敢这样威胁自己,当即便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來说道:“不安晋三先生,道不同不相与谋,我和你之间沒有什么可谈的了,告辞了。”说着,卢忠国转身就向外走去。

    还沒有等卢忠国走出门口呢,不安晋三便冷笑着说道:“卢忠国,你听清楚了,只要你今天走出这个门口,我保证,明天上午纪委就会直接把你给双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