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47章 谈判破裂

www.wuailogo.com 官途     杜月生听到不安晋三的话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哦,选择和你们rì本人合作?如何合作?我能够得到什么好处?你们又想通过合作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不安晋三看到杜月生似乎有些意动,立刻十分温和的说道:“杜老板,我就跟你明说了吧,我们rì本人看重的是你在海明市黑道上的领袖地位,我们双方合作,最终的结果将会是双赢,通过和我们的合作,你在海明市黑道上不仅可以继续巩固你的地位,而且还可以在经济领域,获得我们rì本方面的资金注入,而且我们还会想办法为你争取更多在官场方面势力的支持,让你在海明市的地位越來越高,甚至让你直接可以进入海明市的上流社会。你想想看,到时候你不仅是著名的民营企业家,甚至还有可能是政协委员,从而得以登堂入室,笑看风云!”

    不安晋三为杜月生描绘了一副很美好的未來画面。

    杜月生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嗯,很不错的未來规划图,但是我知道,无功不受禄,天下沒有免费的午餐。谈谈你们rì本人想要什么吧?”

    不安晋三听完之后轻轻一笑说道:“嗯,杜老板不愧是海明市黑道大佬,果然有风度,有气势,有眼光,实话跟你说吧,我们需要你做的事情对你來说并不难,我们希望等你进入华夏上流社会尤其是官场之后,要尽可能的为我们rì本方面提供一些海明市以及华夏方面在官场、经济、金融、政治甚至是军事等诸多方面的情报,我相信,以你在海明市的地位,应该可以轻易的做到。另外,我们也希望能够在你的帮助下,完成对海明市一些经济领域实现垄断经营,当然,凡是我们投资的这些领域,我们都会给予你20%的干股,让你每年不需要做什么事情就可以分到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上亿的分红,当然了,你也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做,你需要动用你的势力确保我们rì本资本在海明市这些领域的垄断地位。”

    听完不安晋三的话之后,杜月生的脸上露出震惊之sè,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眼前这个身高还不到自己胸口的rì本人野心竟然如此之大,在震惊之后,他的脸上路上一丝玩味之sè,声音看起來似乎很是平淡的说道:“不安晋三,你可知道,我的爷爷是怎么死的吗?”

    不安晋三一愣,有些诧异的说道:“你的爷爷?他的死和我们要谈的话題有关吗?你的这个问題很蹊跷啊!”

    杜月生表情依然很是平淡的说道:“不,不安晋三,你错了,我的这个问題并不蹊跷,我爷爷的死,和我们要谈的话題有很大关系。”

    不安晋三问道:“哦?那你爷爷是怎么死的?”问道这里的时候,不安晋三的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杜月生的声音突然之间变得十分低沉,声音中蕴含着一股滔天的愤怒,几乎是怒吼着说道:“不安晋三,你挺清楚了,我的爷爷是在几十年前,死于你们rì本人蓄意制造却一直不肯承认的南*京*大*屠*杀之中!他是被你们rì本人先是用刺刀挑断了他的手筋和脚筋,然后活活的推进了万人坑内,然后用土活活的给埋死的!到现在,我们杜家祠堂里供奉着的骨灰盒内,依然只有一捧黄土,一捧从万人坑旁边捧出來的黄土!”说道这里,杜月生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不安晋三,我告诉你,我杜月生的确是海明市的黑道巨枭,我可以在海明市黑道之上呼风唤雨,我渴望获得更多的金钱,更多的利益,更多的美女,更多的享受,我可以在一定层次上为所yù为,违法乱纪,但是,我杜月生是一名华夏人,我依然爱着我的祖国,对于你们rì本人,我恨之入骨!你居然妄想让我做卖国贼,做汉jiān,你简直是痴心妄想,你还想通过我垄断我们海明市的一些行业,你更是痴心妄想,只要我杜月生还活着一天,我杜月生就绝对不会让你们rì本人的yīn谋得逞!盗亦有道!我不安晋三可以做一个黑道之人,但是绝对不会做一个黑国家黑民族之人!否则,我杜月生哪里还有脸去面对我们海明市道上的兄弟,我哪里还有脸去面对我的父亲母亲,去面对我那死于你们rì本人毒手之下的爷爷和nǎinǎi!不安晋三,你知道吗?如果现在不是和平年代,我真的很想把你抓起來放到我爷爷死去的万人坑前直接把你扒皮抽筋点天灯!你给我滚!”说道这里,杜月生再次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冲着不安晋三怒目而视。

    不安晋三听完杜月生这番话之后,脸上沒有露出任何的意外和惊慌之sè,更沒有表现出任何的胆怯,因为在來和杜月生前來进行谈判的时候,他便已经把杜月生的底细了解得清清楚楚了。他不慌不忙的站起身來,冲着杜月生深深鞠了一躬说道:“杜老板,对于你爷爷的死,我深表遗憾,我个人代表我自己和我背后的势力对于出现这样的事情深表遗憾,不过我希望我们活着的人都应该先前看,向钱看,毕竟过去的那段历史,早已经成为历史了,是真是假很难论断,我们应该联合起來,谋取更多的利益,这才是我们人生在世价值的体现。”

    杜月生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不安晋三说道:“不安晋三,我的话说得还不够明白吗?我让你滚,难道你听不懂人话吗?”

    不安晋三依然显得淡定和从容,看了杜月生一眼笑着说道:“杜老板,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今天的谈话就谈到这里吧,不过我相信,早晚你会和我们进行合作的,我有这个信心。”说完,不安晋三昂首挺胸走出了会议室房门。

    看着不安晋三的离去的背影,杜月生呸的一声一口痰吐在了地上,不屑的说道:“草你***小rì本儿,说人话不办人事,吃人饭不拉人屎的垃圾东西,想让我杜月生跟你们合作,除非我杜月生死了。”

    就在不安晋三和杜月生初次谈判破裂的时候,在海明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局长董永生把一名jǐng察喊进了办公室。

    这是一名身材魁梧、脸sè红润的jǐng*察,看起來也就是40岁左右的年纪,看到董永生之后连忙躬身说道:“董局长,您有什么指示?”

    董永生看着这名jǐng*察笑着说道:“卢忠国,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和王成华你们四人一起负责保护周宣的安全吗?”

    作为董永生的亲信,卢忠国在董永生面前自然不会來虚的,便苦笑着说道:“局长,请您示下,我们一定办好。”

    董永生满意的点点头,对于卢忠国这个亲信,是他在基层扶植起來的,卢忠国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胡乱揣测上意,不会自作聪明,该做主的时候有主见,该询问领导的时候主动请示。董永生沉声说道:“卢忠国啊,你听清楚了,我这次之所以派你们四个人來保护周宣,是因为周宣在市委书记刘飞面前说了我的坏话,而刘飞又把保护周宣安全的事情交给了我,所以,你们不准对周宣有任何的为难之举,更能让他出现一点点的意外,否则的话,刘飞很有可能要找我的麻烦。你听清楚了吗?”

    卢忠国连忙说道:“局长,我听清楚了,请您放心,我们四个人哪怕就是粉身碎骨,也不会让周宣出现一点点的意外的。”

    董永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了,你回去吧,好好的照顾周宣,估计你们得辛苦一两个月的时间了。”

    等卢忠国告辞离开之后,董永生这才坐在椅子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于卢忠国这个亲信办事他还是比较信任的。因为卢忠国办事从來沒有出现过任何差错。

    仰面靠在椅子上,董永生看着刘飞办公室的方向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刘飞啊刘飞,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一次你摆出联合调查小组和治理小组两个小组双管齐下,到底能拿我董永生怎么办?”

    太阳,在刘飞忙碌的工作之中,从东转到西,夜sè渐渐笼罩大地,忙碌了一天之后,刘飞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家中。这时,诸葛丰已经在客厅等候刘飞多时了。

    刘飞一边吃饭,一边和诸葛丰说着今天的事情,等说道把周宣交给董永生进行保护的时候,诸葛丰点点头说道:“嗯,这倒是一个好办法,让对手去保护他们想要对付的人,然后给他们上一道枷锁,董永生就算想动周宣也不敢动了。”

    然而,刘飞却突然放下碗筷皱着眉头说道:“诸葛丰啊,我虽然在理智上认为这是一个最佳的办法,而且也已经实施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心里怪怪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你说周宣会不会有事?”

    诸葛丰略微沉思了一下还是十分肯定的说道:“刘书记,我想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毕竟您已经给董永生上了枷锁,以董永生的情商和智商,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的。”

    刘飞轻轻的点点头。

    然而,刘飞却沒有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算是再厉害的人,也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