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46章 堵住肖建辉的嘴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听到刘飞向自己提问,肖建辉立刻yīn沉着脸说道:“刘书记,我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一次的联合调查小组当中以及治理小组当中,为什么沒有我们政法委一席之地呢?”

    肖建辉说完,整个会议室内立刻再次沉寂了下來,肖建辉的质疑之声就仿佛是一锅沸水里面再次投入了一枚重磅炸弹,整个常委会的气氛一下子就显得有些高度紧张。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紧紧的盯在刘飞的脸上。大家都想知道,这个时候,刘飞会说些什么。

    刘飞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肖书记,你这个问題提的非常好,为什么偏偏这两个小组里面都沒有你们政法系统的人呢?那么我现在可以正式的回复你,首先,第一个联合调查小组的任务是什么?是调查交jǐng大队以及房管局两个系统存在的问題,而现在据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显示,这两个系统存在的问題都和你们政法系统有着扯不断的关系,交jǐng大队和你们的关系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本着避嫌的原则,我认为,在这个调查小组里面将你们政法系统的人员排除在外是非常必要的,否则,万一要是出现什么意外,老百姓肯定会说我们官官相护的。第二,治理小组为什么沒有安排你们政法系统的人进入呢?因为首先,你们政法系统本身就是执法机构,很多事情你们都是可以直接插手的,比如说打黑问題,比如说社会治安、违纪违法问題,你们都可以直接插手的,你们的管理范围本來就已经非常宽了,所以在治理小组中沒有你们的身影也是为了平衡考虑,而且,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來看,你们政法系统尤其是公安系统中,存在严重的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的情况,尤其是从周宣同志所阐述的情况來看,你们市公安局的局长董永生同志和海澜集团的董事长杜月生之间关系非常密切啊,而杜月生是什么人我相信你肖建辉同志心中应该非常清楚吧,而董永生是什么人啊,他是你的得力干将吧。”说道这里,刘飞沒有再继续往下说下去,而是转换成了总结口吻说道:“所以,除了你们政法系统内部除了要展开自查自纠的工作之外,这一次的治理小组的几个重要任务之中,针对你们政法系统的大检查也是治理小组任务中的重中之重,所以,依然是基于避嫌原则,才沒有在治理小组中安排你们政法系统的人,肖建辉同志,希望你能够理解。”

    肖建辉听完之后,气得脸sè发青,双拳紧握却一点脾气都沒有,毕竟,刘飞虽然说得有些牵强,但是一个避嫌原则却的的确确把自己给套住了,最让他无语的是,刘飞居然把自己和董永生之间的关系以及董永生与杜月生之间的关系摆在了桌面上,也太不含蓄了,太直接了。所以此刻,他只能心中暗道:“我理解个屁啊!怎么解释还不是你刘飞一句话的事情。”不管虽然他心中暗骂不已,嘴里却一句话都沒有说,他此刻只能铁青着脸沉默以对。

    刘飞说完之后,会议室内的气氛一下子便缓和了下來,众人知道,刘飞这样说,肖建辉就算是有脾气也沒处发,被人抓住把柄的滋味就是这样难受啊。此刻,众人对刘飞更多了几分忌惮。暗道自己以后做事必须得更加规矩才行,这位市委书记看起來手腕很铁啊。

    这时,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好,肖书记的问題回答完了,大家谁还有不同意见吗?”

    众人纷纷摇头表示沒有什么意见了。刘飞见状笑着说道:“好,沒有意见那就散会吧,从现在开始,希望两个小组的同志们全都要动作起來,用切实的行动來落实今天会议上所作出的决定,尽快整顿一下我们海明市存在的歪风邪气,争取将海明市建设得更加美好。”

    散会之后,刘飞回到办公室,林海峰跟刘飞汇报说10分钟之前,董永生派过來4名jǐng察把周宣给带走了。刘飞轻轻的点点头,对于董永生这次派4名jǐng察过來还是比较满意的。他明白,看來自己给董永生套在脖子上的枷锁发挥作用了。因为如果周宣所说的话是真的,董永生如果和杜月生关系密切,而杜月生以及周宣的老板一旦得到消息之后,肯定会想办法找周宣的麻烦,而把周宣交给董永生來看管,看似冒险,实则是最为安全的一个安排,他相信,董永生作为一名有着多年官场阅历的公安局局长,肯定是不敢轻易动周宣的。他心中应该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把周宣交给他负责的真正意图。

    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刘飞仰面靠了下去,头枕在椅子背上开始闭目养神起來。整整忙活了一个上午了,刘飞还沒有休息过一分钟,而几乎每时每刻刘飞不管是大脑也好,身体也好,都处于高度紧张和思考状态,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换做一般人早就累坏了。

    过了一会,林海峰从外面用托盘端进來一碗热气腾腾的肉丝面放在刘飞的桌子上轻声说道:“刘书记,您累了一上午了,都过了吃饭的时间了,我让食堂专门给您做了一碗肉丝面,您先吃一点吧,身体要紧。海明市的老百姓还等着您为他们多做一些实事呢。”

    本來,刘飞现在已经有些昏昏yù睡了,不过听到林海峰说道了海明市的老百姓几个字的时候,刘飞猛的睁开双眼,坐起身來,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了,二话不说,端起碗來大口大口的吃起面条來,吃饭时,普通老百姓吃面条时特有的那种吸溜吸溜的声音不时的出现,现在的刘飞实在是太饿了,所以根本就沒有注意吃相。看到刘飞吃完一碗面条之后,林海峰笑着说道:“刘书记,要不要再來一碗,外面还有呢。”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再來一碗。”

    第二碗面条下肚之后,刘飞肚子里面那种饥肠辘辘的感觉这才消失不见了,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作为一名新时代的官员,刘飞对于口腹之yù并沒有一些人那么刁钻,对于他來讲,只要能够有一碗肉丝面或者西红柿鸡蛋面,能够吃饱,他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吃晚饭之后,刘飞便再次开始忙碌起來。虽然在常委会上刘飞已经宣布成立两个小组,但是这只是刚刚挡了一个框架而已,有了框架之后,工作如何推进,应该设置何种里程碑式的节点,应该取得什么样的成绩,这些东西都是刘飞这个主导者需要去考虑的东西。作为一名市委书记,在大局上,刘飞会以自己特有的工作方式去思考,但是到了具体的这些小事情上,刘飞虽然不能事必亲躬,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把所有的事情都尽量做到最好,而作为一名具有丰富执政经验的领导,在一些具体的他比较关注的事情上,他往往喜欢采用项目管理的方式來处理,通过对每一件事情的时间进度、人力资源配置以及成本等诸多方面进行考量,从而确保每一件事情都能以最快的进度、最高的质量、最少的成本來完成。虽然刘飞有些时候可以将自己的财产大把大把的捐出去,但是对于国家的财产和国家的资源刘飞却又十分的计较,因为在刘飞看來,只有从自己这个市委书记自我做起,节约国家资源,尽可能的提高办事效率、尽可能的节省资源,才能起到带动作用,哪怕是每个官员能够节约一点点,这样算下來,整个海明市就能节约很大一笔开支。如果自己能够影响的范围更大一些,那节约的开支也就更多了。

    当刘飞这边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刘飞却并不知道,在海明市海澜国际大酒店内,在一间保密措施及其严密的会议室内,杜月生会见了rì本明志财团的代表不安晋三。

    此刻,会议室内只有两个人。

    作为华夏通,不安晋三用十分流利的汉语说道:“杜总,我相信对于目前海明市的情况你应该也非常清楚了吧,怎么样,对于我的提议你感觉怎么样?”

    杜月生眉头紧皱着,沒有说话。但是他的脸sè却非常的yīn沉,看向不安晋三的目光中似乎充满了仇恨。

    不安晋三不屑的说道:“杜总,据我所知,就在今天上午,刘飞带着市纪委书记叶冲、常务副市长庄德文接连微服调研了市交jǐng大队和上地房地产中介公司,而从市委常委会上那边传过來的消息,刘飞他们这一次的调研之旅发现了很多严重的问題,而且这些问題,似乎都和你有牵连啊,不管是交jǐng大队那边的事情也好,保障xìng住房进入交易市场的事情也好,这背后都有你的影子,尤其是保障xìng住房和经济适用房进入交易市场的事件中,你们的海澜集团更是这些房源的第三方委托管理机构,你们的责任非常重大啊,从现在的形势來看,刘飞已经成立了两个小组,这两个小组的目标似乎都指向了你,很明显,刘飞下一步的目标弄不好就是打黑除恶,而你作为海明市真正的幕后黑道老大,你认为你能够从这一场的风暴中摆脱出去吗?我奉劝你一句,不要抱着侥幸心理了,以刘飞的个xìng,他是绝对不会放任你继续在海明市继续坐大下去的。所以,和我们rì本人合作是你唯一的出路和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