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42章 一箭三雕

www.wuailogo.com 官途     肖建辉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刚刚说完,庄德文竟然立刻就做出了自我检讨,而庄德文的这番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接插进了交通和房管局这两个部门的心脏,而与此同时,庄德文的这番话又像是一块超大的盾牌,直接把王成林与刘飞之间给屏蔽开來,直接打乱了肖建辉原本就已经想好的针对刘飞和王成林之间进行挑拨离间的部署,因为肖建辉要想挑拨刘飞与王成林之间的关系,势必要拿工作范围和工作职责來说事,他要指责或者暗示刘飞插手市zhèng fǔ方面的事情,甚至要暗示王成林在对待刘飞态度上的软弱,以此來加深刘飞与王成林之间的矛盾。

    然而,庄德文这番自我检讨的的话说完之后,相当于他表面上直接整个事情的大部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尤其是他申请处分的这句话,就更具杀伤力了,要知道,庄德文虽然是主管这两个领域的副市长,有领导责任,但是王成林作为海明市的市长,出现这么大的事情,那肯定也是要承担一定的领导责任的,如果谁要敢批准庄德文的自我处分,也就意味着王成林也难辞其咎,更为关键的是,庄德文身为常务副市长,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市zhèng fǔ,所以,经过庄德文这么一搅和,刘飞插手这两个领域的事情就变成了他和庄德文一起行动的事情了,至于谁主谁次,庄德文自我检讨的情况之下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如此一來,王成林在刘飞面前,就显得被动许多,这个时候,就算是肖建辉挑拨离间,恐怕王成林也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向刘飞进行发难的。

    此刻,肖建辉的目光落在了刘飞的脸上,发现刘飞嘴角上流露出一丝淡定从容之sè,似乎对于一切都早有预料。

    此刻,心中最为震撼的依然是市纪委书记叶冲,作为从今天早晨开始就和刘飞一直走在一起的市委常委,叶冲之前不久目睹了刘飞和肖建辉在交jǐng大队前交手的场景,现在,他更目睹了刘飞在庄德文这一点上布局的厉害之处,一开始的时候,叶冲对刘飞在庄德文这一点的布局上,只是看到了刘飞可能想要用交jǐng大队和保障xìng住房这两件事情來制衡庄德文,希望他在这两件事情站在刘飞那边的立场之上,但是现在,等庄德文发言完之后,他突然意识到,恐怕刘飞在庄德文这一点上的布局远远不只是自己先前所想的那些,尤其是在三人会谈的时候,刘飞轻轻一句让庄德文在常委会开始之后尽早进行自我检讨的话,更让叶冲看到了刘飞布局之深远,谋划之jīng妙,因为自从常委会开始之后,他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肖建辉和刘飞两人的表情,刘飞说完之后,他就发现肖建辉想要发言,但是却被庄德文给抢先了,而庄德文说完之后,肖建辉又沒话说了,叶冲作为官场高手,自然能够猜测到肖建辉此刻想要做的事情肯定是挑拨离间,但是很显然,刘飞通过在庄德文这一点上的布局,一箭三雕,不仅拉拢了庄德文,还用庄德文制衡了肖建辉和王成林,这种布局看似蜻蜓点水,从容淡定,实际上在这从容淡定的背后,却显示出了刘飞深厚的实力,看看刘飞的年龄比自己要小10來岁,官场沉浮时间也不如自己长,但是刘飞所表现出來的这份实力让叶冲感觉到相当的震撼,如果说肖建辉为首的本地派那强大的总体实力让叶冲感觉到比较忌惮的话,那么刘飞目前所表现出來的强大的个人深厚实力则让叶冲感觉到恐惧,当然,在恐惧之余也充满了佩服。

    常委会上的沉默在这一刻似乎凝固了,所有常委们似乎全都好像触电了一般,谁也不说话了。

    不过这种沉默并沒有持续多长时间,也就是1分钟之后,刘飞说话了,他沉声说道:“嗯,庄德文同志的检讨非常深刻,也已经意识到自己工作中存在的问題了,这一点做得非常好,至于处分,我看就不必了,不过呢,工作却不能放下,存在的问題也必须要尽快纠正和解决,尤其是交jǐng大队和房管局存在的严重问題也必须要尽快查清楚,其实,从根本上看,不管是交jǐng大队也好,房管局也好,之所以会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題,其根本还是在于我们负责这两个局的局领导班子出现了问題,否则的话,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所以,针对这两个局领导班子的调整也是迫在眉睫了,我有一些想法,说出來大家讨论一下,第一,鉴于交jǐng大队和房管局系统出现了严重的问題,我们要立刻组织一个联合调查小组來展开调查,由于交jǐng大队和房管局系统都属于市zhèng fǔ下属的机构,所以这个联合调查小组的组长就由王成林同志亲自來担任吧,常务副组长为庄德文同志,纪委书记叶冲同志派纪委一名副书记作为副组长负责协调、督导工作,具体调查组组员就由调查小组自行协商派出,不过希望王成林同志能够带领整个调查小组,尽快查明花钱消分和保障xìng住房、经济适用房进入产权交易市场的问題,给老百姓一个交代,让老百姓真正能够得到实惠和公平,当然了,有关交jǐng大队和市房管局领导班子的调整问題,也希望联合调查小组在调查完之后,能够尽快拿出一个名单出來,名单出來之后报到我这里來,争取尽快调整到位。”

    当刘飞这第一个想法说出來之后,不管是王成林也好,庄德文也好,两个人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从刘飞的这个建议來看,刘飞并沒有追究王成林和庄德文责任的意思,而且还给了两人一个甜头,那就是让他们在调查之后,把有关交jǐng大队以及房管局领导班子成员的方案报到刘飞那里去,这样一來,就相当于给了王成林和庄德文一个往这两个单位安插自己人手的机会,虽然交jǐng大队属于公安政法系统,但也属于市zhèng fǔ的系统,双方都有权利插手这方面的事物,而刘飞借着这一次出现问題组成调查组的机会,直接把肖建辉排除在外,极大的削弱了肖建辉在这件事情中的影响力,从而为王成林和庄德文插手这两个局的人事调整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对于刘飞的这种苦心积虑的安排,王成林和庄德文都是比较承情的,毕竟,谁也不会嫌自己手中的权利多一点,尤其是对于王成林來说,他刚到海明市,自然希望能够在公安系统方面多安插一些自己的人,这对于加强对海明市的掌控是比较有利的,而对于庄德文來讲,以前这两个部门虽然都是属于自己直管的部门,但是这两个部门的领导根本就不怎么听自己的话,这让他相当不爽,现在手中有了人事调整大权,他就可以好好的收拾收拾以前那些不听话的家伙们了,至少可以扬眉吐气了,至于叶冲,由于刘飞给了他一个安排副书记进入调查小组负责协调与督查的名额,这就相当于给了叶冲一个给手下送人情的机会,这也是刘飞对叶冲的示好,叶冲自然也要对刘飞承情的。

    此刻,脸sè最为苍白的要数肖建辉了,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下手这么狠,居然通过一个调查小组的建议就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公安系统,而最为让肖建辉感觉到愤怒的是,刘飞还不是直接插手,而是让王成林和庄德文去完成插手的事情,这就相当于让自己直接面对王成林与庄德文的进攻,本來他的本意是希望刘飞能够和王成林之间对着干,自己渔翁得利呢,却沒有想到刘飞提出一个联合调查小组建议,竟然把自己直接推到了王成林的对立面,而且这种对立还是无法调和和化解的,因为面对着调查小组要对自己主管领域下手调查,他不可能不插手的,而自己一插手势必要和王成林和庄德文主导的联合调查小组硬碰硬。

    此刻,肖建辉只能在心中怒骂一声:“刘飞,你这个大流氓,也太无耻了吧,简直是超级无耻加三级。”现在,肖建辉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愤怒之心了。

    而此刻的邓佳明和胡天宇脸sè也并不好看,因为刘飞这个联合调查小组的提议,尤其是赋予他们的人事调整建议权,把他们这两个在人事上有着不小话语权的人也给排除在了外面,虽然他们心中清楚,即便是王成林和庄德文的调查小组在调查完之后把人事调整方案报到刘飞那里,最终依然还是要通过召开书记办公会來进行最终的确认,但是失去了主导权,两人能够争取的利益是有限的,这让两人相当不满。

    然而,不管是肖建辉也好,邓佳明也罢,他们都沒有注意到,此刻的刘飞嘴角上依然挂着一抹冷笑,这也就意味着,刘飞接下來的提议将会更加让他们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