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41章 连串的质问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刘飞这样说,叶冲也就不再说话了,他现在心中对于刘飞更加多了几分忌惮和佩服,他现在已经看出來了,刘飞不管是对待自己也好,对待庄德文和董永生也罢,全都能做到游刃有余,而且很明显,现在刘飞所走的每一步棋,似乎全都是早就设计好的,最为关键的是,刘飞的布局阵线之长,布局之缜密,让他感觉到一种大气磅礴、难以撼动的感觉,而最为让他震惊的是,刘飞在布局之时,居然可以给对方留下进退两种选择的余地,这才是他最为忌惮的地方,一般而言,很多人,包括大人物在布局的时候,往往都喜欢把自己的棋局布局得更加缜密一些,少留下一些活口,因为活口越多,就意味着留下的破绽和敌人可以抓住的漏洞也就越多,而布局时需要思考的工作量也就越多,甚至有些时候为了保留一个活口,布局者需要想出数倍于整体布局的工作量來应对可能出现的不测情况,正是基于这种原因,很多高手在布局的时候往往都喜欢只留下一个布局的入口,和一个注定入局者悲剧的出口,中间则是一个黑盒子,除了布局者之外,只有在黑盒子里面的cāo作者才有可能知道其中的一些细节,而作为黑盒子里面的人,布局者肯定早已经有了充分的考虑,可以防止黑盒子里面的人把自己的布局泄露出去。

    就在叶冲思考的时候,庄德文也沒有闲着,他的大脑也在飞快的转动起來,刘飞刚才所说的那番话给他带來的震撼让他感觉到心惊肉跳,这让他对于自己的老领导楚江才在关键时刻给自己发來那条短信心中充满了感谢,从刘飞对待董永生的表现來看,如果当时在交jǐng大队前面的时候,如果自己是站在了肖建辉那边的立场上,恐怕自己将会面临刘飞一系列的后手打击,略微沉思了一会之后,庄德文看向刘飞脸上充满了惭愧之sè说道:“刘书记,在这里我先向您检讨一下,我们海明市交jǐng大队和房地产市场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问題,尤其是保障xìng住房和经济适用房方面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问題,我难辞其咎,我非常惭愧……我……”

    刘飞摆摆手说道:“庄德文同志,说实在的,在这两件事情上,你的工作的确出现了一些问題,不过现在我十分坦诚的问你一句,在这两件事情上,你有沒有参与进去,你只需用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了,我需用你肯定的回答。”

    听到刘飞这样直接,庄德文反而轻松了下來,他沉声说道:“刘书记,我庄德文在这里以我的党xìng來回答您,我以前沒有参与,以后也不会参与,我的心中有一条自己的底线,那就是我此生为官绝对不能损害老百姓的利益。”

    听到庄德文这样说,刘飞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嗯,好,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说明你是一个可以相信的同志,这样吧,一会开会的时候,你先在常委会上进行一下自我检讨,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叶冲同志了,我希望我们三人能够联起手來,争取获得更多同志的支持,真正的整顿一下我们海明市的社会秩序,狠狠杀一杀官场上的那些不正之风。”

    庄德文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明白了。”

    庄德文的话音刚落,常委会会议室方面一开,肖建辉迈着四方步从外面走了进來,进屋之后,看到刘飞他们三人已经坐在会议室内,肖建辉的脸上立刻堆出几分笑容显得十分淡定的说道:“哎哟,刘书记,你们三位來得可够早的啊,刘书记,我接到秘书长的电话就赶过來了,还沒有來得及问一问召开紧急常委会到底要商量什么事情呢。”

    刘飞自然听得出來这肖建辉明显是在撒谎,不过他也不会去戳穿,毕竟现在还不到两人针锋相对的时候,在进行针锋相对的较量之前,大家还是要装出一副和颜悦sè的样子的,毕竟和谐才是官场的主旋律,刘飞也笑着说道:“哦,主要是讨论一下交jǐng大队和房管局那边的事情,我想这些消息肖书记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看似平淡的一番话中,刘飞也蕴含着机锋。

    肖建辉听出來了,刘飞是在暗示董永生应该跟自己汇报了这些情况,不过他自然不会承认,便笑着说道:“刘书记啊,这你可是说错了,交jǐng大队那边的事情我倒是了解一些的,不过房管局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刘飞笑着说道:“哎,一言难尽啊,还是等其他常委到了之后,咱们一起开会讨论吧。”说完,刘飞便不再搭理肖建辉,自顾自的喝起茶水來。

    随着时间的流逝,常委会会议室内常委逐渐到齐了,邓佳明是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

    等他走进來坐下之后,刘飞目光环视了一下众人沉声说道:“好了,既然各位常委都到齐了,那我们现在就开会吧,我相信各位常委对于今天我突然召开紧急会议肯定感觉到有些惊讶和不解,不过因为时间紧迫,事情紧急,我也來不及让杜洪波同志跟大家解释一下了,现在我先就目前我和叶冲同志、庄德文同志今天上午实地考察调研之后所掌握的情况跟大家通报一下。”说着,刘飞便把今天上午三人一起到交jǐng大队以及上地房地产中介公司所见、所闻简短的讲述了一下,等他讲述完事情之后,刘飞脸sè严峻的说道:“各位同志们啊,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在开会的时候一直都在强调,我们各个市委、市zhèng fǔ的机关部门都必须严格遵守国家和各个部门所制定的相关工作法律、法规和条例,绝对不能,但是从今天上午我们三位常委一起实地调查所看到的情况來看,不仅我们国家制定的各项法律、法规和我们海明市制定的的一些工作条例沒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和执行,而知法犯法,以权谋私,执法犯法的行为非常普遍,我很纳闷,为何一个堂堂的交jǐng大队竟然会做起花钱消分的生意,为何堂堂的交jǐng大队的公务员李浩然竟然会沦为那些私商小贩们的联络人,到底是谁给了他那么大的权力那么大的胆子让他敢做出那样无法无天的事情出來,他们一天光是花钱消分的钱能够赚进多少,这些钱又是怎么分账的,在这无法无天的事情背后,到底存在着怎么样庞大的一股利益链条,为什么在焦点访谈曝光之后,我们海明市的这些人竟然还敢顶风作案,冒天下之大不韪去赚这黑心钱呢,难道我们交jǐng大队的工作人员不知道他们的这种行为会让多少海明市的老百姓丧生于马路杀手的车轮之下,他们不知道他们这样做会遭老百姓戳脊梁骨吗,难道有钱人就真的可以用金钱买來为自己违规违法的行为來进行开脱吗。”

    刘飞一连串的质问,让整个会议室内刹那之间便沉寂了下來,所有人全都沉默不语,此刻的王成林更是眉头紧皱,刘飞今天的微服私访之旅并沒有跟他说,但是刘飞今天所查所谈之事几乎全都是和市zhèng fǔ的工作有关,这让他感觉到相当的不满,但是他却又不得不承认,刘飞所管之事他的确沒有察觉到,这让他的心中又十分的自责,所以,此刻,他的心中十分的复杂,而此刻的肖建辉目光却一直紧紧的盯在王成林的脸上,观察着王成林脸sè的变化情况,他心中非常清楚,眼前的局势如果自己直接和刘飞硬抗绝对占不到一丝一毫的便宜,的局势如果自己直接和刘飞硬抗绝对占不到一丝一毫的便宜,因为刘飞从一开始就已经很无耻的把叶冲和庄德文给拉到他的队伍中去了,这说明刘飞一开始就把针对的目标锁定在了自己的身上,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要想对刘飞发起反击,自己必须要想办法刺激一下王成林,让王成林和刘飞出面进行抗衡,到那个时候,自己在从旁帮忙,为由如此,才能抵抗住刘飞这一轮的进攻。

    所以,等刘飞说完之后,他立刻把头抬了起來,就要准备发言去刺激王成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庄德文已经站起身來声音显得有些低沉说道:“刘书记,王市长,各位常委,在这里我先做一个自我检讨,身为主管交通和房管局这两个领域的副市长,在我主管的领域内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问題,这是我工作沒有做好,监督沒有到位,这是我工作的疏失,我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会加强对着两个部门的管理力度,对于一些不服管理、工作不到位的人员进行调整,还希望到时候能够获得大家的支持,同时,我也向常委会申请对我的处分。”

    等庄德文这番话说完之后,肖建辉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会议室内再次陷入了难言的压抑的沉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