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40章 打草惊蛇

www.wuailogo.com 官途     因为有了刘飞的吩咐,所以众人离开的时候倒也风平浪静的。小说阅读网周宣和店长打过招呼之后,便跟着刘飞他们一起上车直奔市委大院。

    刘飞他们回來的时候,已经是11点左右了。因为刘飞和杜洪波约定的是40分钟之后开会,所以此刻常委会会议室内暂时还沒有其他人。

    回來之后,刘飞先让秘书林海峰把周宣领到自己办公室内休息一会,然后把众人召集到一起,然后脸sè严肃的看向董永生说道:“董永生同志,我记得当初在进入房地产中介公司之前,我就十分郑重的和你们几位打过招呼,要求你们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能有任何的暴露身份的行为和言语,在这一点上,叶冲同志和庄德文同志做得非常好,不仅在整个过程中十分配合,而且一直都沒有暴露出自己的身份,而且就在我们要深入的了解一下情况的时候,为什么你突然就暴露了自己身份呢?你能够当着大家的面解释一下吗?”

    董永生沒有想到刘飞当时在房地产中介公司的时候什么都沒有说,回來之后却首先找自己算起账來,这让他的脸sè显得十分难看,他yīn沉着脸说道:“刘书记,我当时在中介公司的时候就已经解释过了,我当时有些愤怒,有些冲动了。”

    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哦?冲动?难道你一句冲动就可以把自己的责任给摘清楚吗?我很纳闷,身为市公安局局长,你怎么也是久经考验之人了吧,大风大浪你应该见过不少吧,难道周宣一个小小房地产中介公司的经纪人随便说了一句你和杜月生是铁杆兄弟这样的话,你就会冲动甚至是愤怒?你认为我应该相信你的话吗?你问问叶冲同志和庄德文同志相信吗?如果要说愤怒的话,也应该是庄德文同志比你更愤怒才对吧?毕竟,房地产产业是庄德文同志主管的,但是你看看,整个过程中庄德文同志一直都默契配合,想要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些实际情况,这说明什么问題?说明他问心无愧,说明他希望把事情的真相给弄清楚。可是你呢?你拍案而起,你在恐吓周宣,你拍着胸脯告诉周宣你是市公安局的局长,你还说人家周宣胡说八道,你这不是在威慑甚至是威胁周宣你这是在做什么?”

    董永生立刻yīn沉着脸否认道:“刘书记,请您不要主观臆测别人的想法,我当时的确是非常的愤怒,您想想看,如果当时他要是说你和黑社会有勾结,你会不会愤怒?”

    刘飞冷冷的说道:“我承认,如果当时要是涉及到我的话,我肯定也会愤怒的,但是如果有人提前跟我打过招呼的话,我绝对不会当场发作的,而且我认为,就算是有人当着我的面说我刘飞不作为甚至说我其他的坏话,如果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我也不会冲动到站起身來像你那么冲动的说一句我就是市公安局局长,我沒有和黑社会勾结这样的话。更不会像你那样充满敌意的去威慑对方。董永生同志,可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把周宣带过來吗?”

    董永生冷冷的说道:“你之前不是说过吗?你想让他当着更多人的面说一下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吗?不过刘书记,我认为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以周宣现在的身份,以他所掌握的信息量,他所说的话还不能构成事实上的证据。”

    刘飞冷冷的说道:“对于这一点,我非常清楚,就不劳你董局长cāo心了,我可以告诉你,我之所以要把他带过來,就是希望他当着所有常委的面前亮亮相,让所有常委都知道,周宣是我们一起带回來的,而且他的安全又交给你來负责了,如果他的安全出行了哪怕是一点小小的问題,我都会直接在常委会上建议直接免去你这个市公安局局长的职务的。董永生同志,说实在的,我对你今天的表现真的是非常的失望。我本來希望你过去好好的了解一下在保障xìng住房问題背后所存在的和公安系统有关的问題,却沒有想到你竟然会做出如此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出來,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这样的举动,让我对周宣所说的你和杜月生之间关系的那句话多了几分认可,在这里,当着其他两位常委的面,我给予你一个口头jǐng告,希望你能够认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要清楚,你是我们海明市公安局的局长,希望你能够多做对海明市老百姓有益的事情,另外,我在把话放在这里,这一次不管是涉及到交jǐng大队存在的问題,还是涉及到保障xìng住房、经济适用房等存在的问題,市委市zhèng fǔ都会一查到底的,如果有些人认为抛出几个替罪羊出來就可以让自己免于被查处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一次,市委市zhèng fǔ一定会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哪怕是涉及到了你董永生这位大局长,市委市zhèng fǔ也绝对不会手软的,如果还涉及到了更高层次的官员,市委市zhèng fǔ无法处理,中*纪委也会下來人进行查处的。总之只有一句话,不管是谁,只要他敢于与民争利,甚至是鱼肉老百姓,那么不管他是谁,有多高的身份,一律严厉查处,绝不留情。”

    刘飞说完之后,董永生的脸sè变得更加yīn沉了,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当着两个常委的面给予自己这么严厉的jǐng告,虽然刘飞沒有直接说自己可能和这些事情有关联,但是却已经把这种怀疑明白无误的显露出來了,这让他相当的愤怒,他认为刘飞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这是在赤*裸*裸的打自己的脸。但是现在,刘飞虽然言语之下的暗示比较出格,但是言语之间却又找不出任何的问題,他只能冷冷的说道:“对于刘书记的口头jǐng告我记住了,不过刘书记,在这里我也说一句,我董永生行得正,坐得端,我不怕任何人查处,不怕任何的调查,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市委市zhèng fǔ是公正的,绝对不会因为某些人的一句话就把一个厅级干部直接拿下。”

    听到董永生居然向自己叫板,刘飞只是淡淡一笑:“嗯,董永生同志你说得沒错,法律绝对是公平公正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将自己的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更沒有任何人可以一言定别人的生死。”说道这里,刘飞笑着说道:“好了,董永生同志,这里暂时沒有别的事情,你可以回去忙你的工作了,不过希望你先派几个人过來,以保护周宣同志的安全,直到整个事情调查得水落石出之后。”

    董永生点点头,站起身來说道:“刘书记,您放心吧,我董永生还沒有小气到要和周宣这个小卒子计较的地步。”说完,他拿起旁边属于自己的手机,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等董永生离开之后,刘飞的目光落在叶冲的脸上说道:“叶书记,对于董永生今天的表现你怎么看?”

    叶冲的脸sè有些难看的说道:“刘书记,说实话,对于董永生的表现我也非常的失望,他今天的表现的确不太符合一个市公安局局长的所作所为,不过就像您刚才所说的,法律是公正的,所以要讲究证据,沒有任何证据,我们不能无端的指责任何人。不过我现在有些担心的是,假设董永生同志真的和杜月生之间关系密切,甚至是他真的参与到了保障xìng住房以及经济适用房的违法交易事情中,那么现在他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现在他又离开了,我们在在常委会上进行一些部署还有用吗?您应该知道,董永生也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老jǐng察啊!”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嗯,你的担忧的确有道理不过你放心吧,我既然敢叫上他一起和我们去上地房地产中介公司去了解情况,就不怕他知道,更不怕他向外传播和散步这个消息,因为就现在而言,在查处这个保障xìng住房以及经济适用房等住房项目上存在的问題上,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包括你们纪委处于非常被动的低位,如果不是我无意间得到这个消息,我真的不敢相信,居然还真的存在着这么严重的违法违纪事情,而现在,从周宣的表述來看,在整个违法违纪的事情背后,存在着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面对着这样庞大的的一股势力,如果我们从山而下的去查处,恐怕未必能够起得多少进展,如果从下而上,恐怕就更加艰难,所以,我们要想破局,要走的第一步就是要打草惊蛇,如果董永生沒有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我的打草惊蛇之计恐怕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如果他真的参与或者知道其中的一些事情,并且把我们今天的作为散步出去了,那么我的打草惊蛇之计就成功了,到时候我们在查处起來的时候就简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