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39章 董永生故露破绽

www.wuailogo.com 官途     周宣的话刚刚说完,整个会客厅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來,此刻,刘飞、叶冲以及庄德文、周剑雷、嘟嘟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董永生的身上,虽然周宣的话不能全信,但是这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題,那就是杜月生在海明市横行无忌的背后,绝对有着公安系统的强力支持,否则的话,早就被灭了。

    此刻的杜月生脑门上青筋暴起,双眼中闪烁着愤怒之sè,虽然周宣所说的是真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他狠狠的一拍桌子怒视着周宣说道:“胡说八道!你简直是一拍胡言!我董永生怎么可能和杜月生是铁杆兄弟呢!你到底是听谁说的,信不信我直接派人把你抓起來以诽谤罪起诉你?”说这话的适合,董永生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官威,直逼周宣。

    此刻的周宣被董永生这么一闹,一下子就吓得脸sè发白,双腿发软,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脑门上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周宣不是傻瓜,当董永生暴起发怒的那一刹那,感受到董永生的官威之后,又回想起董永生刚才的那番话,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好像不经意间掉进了有人故意设置的陷阱之中,而从现场的情况來看,如果刚才这位怒发冲冠自称为董永生的人真的是董永生的话,那么他身边这两个人明显和他级别查不到,尤其是之前刘飞所说的那句老庄,立刻让周宣想到常务副市长庄德文,当他的目光落在刘飞脸上的时候,他更是心头一颤,虽然刘飞戴着帽子掩盖住了那满头的银发,但是当他真正仔细打量刘飞的时候,立刻发现眼前这位和自己接触了两次的男人和电视上经常出现的市委书记刘飞长得那么像,尤其是帽子下面依然无法掩盖的那一缕白sè的鬓角。想到这种可能,周宣的脸sè显得更加苍白了。

    不过周宣倒也是一个聪明之人,听到董永生那一声怒喝,他连忙说道:“三位,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所说的那番话全都是胡说八道的。你们不必当真的。”

    然而,此刻,会议室内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刘飞、庄德文和叶冲全都脸sèyīn沉着看向董永生。

    刘飞看向董永生的目光中更是充满了怒火,他的目光此刻就好像冬天里的寒冰一般,冰冷冰冷的,让董永生遍体生寒。

    看到刘飞的目光,董永生的心一下子就坠入了谷底,但是他心中却非常清楚,自己必须要阻止周宣继续往下说下去,因为他说的越多,自己被牵连出來的可能xìng就越大,毕竟,如今的形势已经非常清楚了,刘飞采用钓鱼执法、微服私访的方式已经把目前海明市存在的保障xìng住房、经济适用房以及廉租房等诸多房产存在的问題已经摸得差不多了,如果要是真的进一步追查下去,能够查出來的问題将会更多,为了自己的前途,他不得不以这种苦肉计的方式來延缓刘飞在这件事情上的脚步,以便于给一些于此相关的人留出一些时间。尤其是给杜月生留出一些时间來去消除证据。否则的话,如果刘飞真的顺藤摸瓜的话,如果真的把杜月生给拿下,到时候恐怕自己也很难跑得了。想到这里,董永生的目光渐渐又变得坚硬了起來。

    这时,他苦笑着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对不起啊,我刚才有些冲动了。毕竟周宣刚才所说的全都是假的,我身为堂堂的市公安局局长,怎么可能和杜月生是铁杆兄弟呢。”

    当他把这番话说完之后,旁边的周宣立刻便断定了身边这些人的身份,他吓得腿肚子都开始转筋起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和这么多大人物在一起呆了这么长时间,还说了那么多不应该说的话,而且还接受了他们给的那么多的小费,他知道,自己的这一辈子恐怕是彻底算是完蛋了。

    这时,刘飞的目光从董永生的脸上扫过之后,落在周宣的脸上,沉声说道:“周宣同志,现在既然董永生同志自爆身份了,那么我们对你也就不在藏着掖着了,实话跟你说吧,我是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我身边这位是市纪委书记叶冲,这位是市常务副市长庄德文,而这位就是海明市公安局局长董永生,我们到你们这里來,就是來调查有关保障xìng住房、经济适用房以及廉租房等国家惠民政策xìng住房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題的,你作为行业内人士,应该非常清楚这些政策xìng住房存在的严重的问題,所以,你应该明白,存在这样的问題,是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绝对不能容忍的,因为这些政策xìng住房是我们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拿出了大笔的财政资金來为老百姓做的事情,我们建设这样的住房目的就是要确保那些低收入的老百姓可以有房可住,可以减轻一些他们的生存压力,但是,如果像这样的住房都可以随意的交易,那些老百姓可怎么生活呢?所以,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的苦笑,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实话说出來。当然了,在这里我也向你保证,我们绝对不会对你采取任何非法手段的,所以,你也不用有任何的害怕与担心,我知道你只是一个打工者,你本身就属于低收入者的范围之内,正因为如此,我希望你也能够明白,那些城市低收入者对于住房的渴望是多么迫切。所以,我希望你能够跟我们一起走一趟,把你所了解的所见到的当着其他人的面在说一遍。当然了,我这只是对你的一种请求,你有权利拒绝。”说完,刘飞的目光充满了期待和真诚的看着周宣。

    周宣沒有想到刘飞这位堂堂的市委书记竟然和自己说了这么多话,而且刘飞的说话的语气也非常的真诚。对周宣而言,他虽然从事的是房地产中介经纪人的工作,但是实际上,他们这种工作不仅工作时间长,工作压力大,而且工资收入也并不高,尤其是现在当地产市场这么冷清,成交量比较萎靡,他的收入就更低了,正是因为如此,为了生存,他才不得不把自己的手伸向了保障xìng住房这个业务范围之内。毕竟这个业务提成相对來说比二手房提成要高得多。而且弄好了还可以收到小费。对于刘飞所说的这番话,他真的有些犹豫,尤其是刚才董永生那愤怒的充满杀机的眼神,让他感觉到有些恐惧。不过周宣是一个头脑灵活之人,虽然他不是官场中人,但是从现场的情况他可以看得出來,似乎叶冲和庄德文和刘飞十分配合,似乎是站在刘飞那一边的,虽然刘飞说的十分客气,说自己可以拒绝他的提议,但是他清楚,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自己已经把很多该说的都说了,即便是自己拒绝了刘飞的提议,董永生肯定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甚至对自己怀恨在心,以他所知道的董永生和自己老板以及杜月生之间的关系,那些人很快就会得到消息的,到那个时候,自己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且随他他根本沒有见过自己大老板几次,但是对于他的个xìng和为人他早就听到过其他工作人员说过。所以,权衡了一下之后,他便声音有些发抖着说道:“刘……刘书记,我可以配合您,不过您能不能保证我的安全,我有些害怕。”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这个沒有任何问題。”说道这里,刘飞把目光冷冷的看向董永生说道:“董永生同志,从现在开始,周宣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如果他出现一点点问題,那么我就会追究你的责任。”

    刘飞刚刚说完,周宣就有些焦急的说道:“刘书记,您能不能亲自派人保护我的安全,我……”

    听到刘飞把自己的安全交给了董永生,周宣可真是急眼了,他可是知道董永生和杜月生等人关系的。他担心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然而,刘飞却笑着说道:“周宣,你想错了,我亲自派人保护你反而不如董局长亲自派人保护你更加安全。”说道这里,刘飞的目光看向董永生说道:“董局长,你说呢?”

    董永生听到刘飞这样说,脸sè显得有些难看,刘飞的意思他非常清楚,刘飞是担心自己事后派人报复周宣,所以事先把周宣的安全交给了自己,这样一來,如果自己要是派人报复周宣的话,那么自己就属于监守自盗,刘飞到时候绝对可以直接对自己进行问责。这是刘飞最为yīn险的一招。让自己有苦难言。

    他只能点点头看向周宣说道:“周宣同志,从现在开始,你的安全就由我來负责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的安全出现一点问題的,否则刘书记不会放过我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了,现在我们直接回市委吧。希望大家一会出去的时候能够表现的镇定一点。周宣同志,你一会跟你们店长说一下,就说跟我们出去一趟,谈谈生意。”说完,刘飞又拿出手机给秘书长杜洪波打了个电话,让他尽快召集所有常委,召开紧急常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