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38张 利益链条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他们的汽车停在门口的时候,周宣已经在门口处等候多时了,他的脸上荡漾着花一般的笑容,对于这次有可能出现的超大级别的生意,他不敢掉以轻心,而且这件事情他根本就沒有跟店长说,因为他担心一旦跟店长说了,店长可能会插手此事,从而影响自己的提成,而在中介这个行业里,看到超大规模的生意,店长以某种理由把本來属于别人的生意抓到自己的手中或者指派给和他关系比较铁的人,这种做法是非常常见的,周宣作为一名在房地产中介行业里打滚了三四年的老经纪人,对于这里面的情况非常清楚,所以,他决定自己亲自來cāo作此事。

    看到刘飞他们一行人从车内走了下來,周宣立刻满脸含笑的迎了上去,十分热情的和刘飞他们握手,并把刘飞他们迎进了早已经准备好的保密措施十分良好的房间内,一边走,周宣一边默默的观察着新來的庄德文、叶冲和董永生三人,他发现他们三人气质都非常不错,而这种气质一看就是久居人上的人才会有的气质,在联系到刘飞所表现出來的气质,他便猜测着很有可能新來的这三位很有可能是大老板,甚至有可能是炒房团的人,想到炒房团,周宣的双眼都开始放光了,他可是知道的,如果对方是炒房团的话,那么自己可就真的发达了,所以等进入会客间之后,他表现的更加热情了,又是倒茶又是倒水的,甚至还拿出了自己今天早晨买回來准备带给女朋友吃的真心瓜子给刘飞他们吃。

    坐下之后,周剑雷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三个身份证和户口本交给了周宣,然后当场把购买协议签了,同时也定金、手续费全都签了,整个过程办下來,整整10万块钱已经全部交给了周宣,对方这种爽快的风格让他十分开心,尤其是等到后面,周剑雷看到还剩下一叠2000多块钱,他直接将那叠钱丢给了周宣说道:“小周啊,这钱就给你当小费吧,我们的事情你用心办,少给我们找点麻烦,有啥事都最好说在明面上,可别像网上报道的那样,今天要这个,明天要那个,我们最讨厌的就是麻烦了。”

    周宣连忙说道:“不会不会的,周老板,这个您尽管放心,我们这是正规的房地产中介公司,所有的收费项目我们都是按照流程走的,不会多收您一分钱,下面要收的钱就是房子的钱了,这个钱我也会尽量帮你们压低房价的,争取能够多为你们省点钱,绝对不会让您的小费白花的。”

    周剑雷笑着点点头,然后用手一指旁边的庄德文、叶冲、董永生等人笑着说道:“周宣啊,我也姓周,咱们可以算是本家了,所以这一次我特意带來三位朋友介绍给你,我跟你说啊,我这三位朋友可都是从外地过來的大客户,他们知道咱们海明市机会比较多,现在想到咱们海明市來投资,至于他们到底投资什么,我就不跟你说了,这些咱们都心照不宣了,不过我告诉你啊,只要你能够做到让我的这三位朋友满意,保证你中介费赚的乐开花。”

    周宣连忙说道:“沒问題沒问題,三位有什么问題尽管问。”

    这时,刘飞说道:“周宣啊,我先替我们的这三位朋友问问你,如果他们大量吃进你们手中的那些保障xìng住房、经济适用房以及廉租房,这样做有沒有问題。”

    周宣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个各位完全不用担心,只要你们给钱,一切都不是问題,现在我们中介手中像这样的住房至少还有1万套左右,只要你们有钱,别的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中介保证帮你们办好。”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那我在问你,这些房子如果我这三位朋友全部购买了之后,能不能进入二手房市场进行交易。”

    周宣笑着说道:“这个您尽管放心,我不是说了吗,只要是有钱,一切都不是问題,不过我得提醒一下各位,现在房地产市场并不看好,而且房价偏高,如果你们这个时候进入房地产市场的话,恐怕你们未必能够获得多高的利润。”

    这时,叶冲点点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先买50套房子先试试水吧,以海明市的价格,100套房子也就是一两个亿的事情,这点钱不算个钱,不过周经理,我想问一句,这些可都是保障xìng住房、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啊,你们中介真的能够确保这些房子能够流入市场吗,这中间的手续可是不太好走啊。”

    周宣笑着说道:“这位老板,可能您以前都是炒那些商品房的原因吧,对这个保障xìng住房和经济适用房这些行业不太了解,其实,这些行业和正规商品房之间还是有着一定的区别的,但是只要你敢投资,绝对是高利润的行业,当然了,其中的风险xìng还是有一些的,但是呢,如果和我们公司合作的话,我可以保证风险xìng降到最低。”

    庄德文一听就问道:“哦,你们如何保证降低风险,如果可以确保这些保障xìng住房和经济适用房、廉租房等流入商品房交易市场。”当庄德文问出这个问題的时候,他的心都在颤抖着。

    因为他非常清楚,一旦周宣给出肯定的答案,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工作出现了严重的失误,要知道,根据规定,保障xìng住房、经济适用房都是为了保证中低收入者有房可住而建的,一旦流入商品房市场,将会对那些中低收入者的正当权利造成损害。

    听庄德文这样问,周宣笑着说道:“这位老板,您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不敢您尽管放心,既然我们敢承揽这样的生意,自然是有把握的,沒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沒有金刚钻,我们怎么敢揽瓷器活,实话跟各位老板说吧,我们老板和房管局局长、建设局局长等人都是铁哥们,很多事情和办事流程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且他们在我们公司里面可都是有分红的,所以,在这种关系面前,一切在别人眼中是麻烦的问題在我们眼中都不是问題,只要我们老板愿意,可以很轻易的把所有看起來无法实现的问題变成轻松实现的问題。”

    这时,刘飞又笑着说道:“周宣啊,我记得你上次跟我们说现在这些保障xìng住房并不是zhèng fǔ的有关部门在主持,而是委托给了第三方的公司去管理,那个委托管理者是谁來着。”

    周宣笑着说道:“是海澜集团。”

    刘飞笑着看向庄德文说道:“老庄啊,海澜集团你可能不知道吧,还是让周宣给你们介绍一下海澜集团的背景吧,你们放心吧,我既然敢带你们过來,肯定是有把握的,我相信周宣不会忽悠我们的。”

    这时,周宣听刘飞这样说,心中立刻激动起來,他知道,刘飞这样说是对自己的信任啊,这也是在帮助自己揽生意啊,所以他立刻十分兴奋的说道:“各位老板,对于海澜集团,你们外地人可能不太清楚,就是我们海明市本地的人,真正知道海澜集团背景的人也不是太多,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海澜集团的杜老板十多年前可是我们海明市黑道老大,在海明市黑道上说一不二,不过现在他已经漂白了,而且最近好像正在弄政协委员的事情,如果一旦当选,他可就成了官场中人了,到时候就更沒有人敢惹他了,而且他的小弟许国强现在可是我们海明市的黑道老大,所以在海明市沒有哪个不开眼的人敢去找海澜集团的麻烦,而我们老板和海澜国际的杜老板也是好兄弟,所以,我们所销售的保障xìng住房还从來沒有出过问題,从來沒有人查过,也从來沒有人敢查。”

    这时,刘飞皱着眉头说道:“沒有人敢查,不应该吧,难道那些中低收入者就不去举报吗。”

    周宣哈哈大笑道:“中低收入者,那些小老百姓他们敢做什么,是,的确有人举报过,不过那些举报的人很快就会遭到黑社会的威胁和殴打,举报过一次的人就再也不敢举报了。”

    “那万一要是市zhèng fǔ、市纪委或者市公安局的人要下來去查呢,到时候别说是你们老板了,恐怕就连那位杜老板都不一定能干兜得住啊。”周剑雷在旁边说道。

    周宣嘿嘿一笑,低声说道:“各位,也就是你们,否则换个人我都不告诉他们,我告诉你忙吧,即使是纪委的人、市zhèng fǔ的人或者是市公安局的那些领导们知道了也沒有用的,因为整个保障xìng住房、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的背后早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不仅那些大领导之中有人和我们的老板、杜老板等人关系莫逆,利益关系盘根错节,而这些机关下面的人中有很多我们的眼线,所以,即便是查的话也不过是走走形式罢了,他们也查不到什么。”说道这里,周宣神情更加神秘了,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跟你们说啊,市公安局局长和杜老板可是铁杆兄弟,你们说,有这层关系,谁能够动得了这个利益链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