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36章 庄德文的抉择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的叶冲和庄德文两人都有些为难了,因为他们早已经看出來了,现在刘飞和肖建辉之间又对峙起來了,刘飞的目的他们心中也清楚,而肖建辉一句主持公道,也表露了他拉拢的意思,但是作为一直以來,都在常委会上保持着中立态度的两人來说,现在要他们立刻选边站,他们还是感觉到比较不舒服的。

    此刻,现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叶冲和庄德文两人的脸上,因为现场众人也看得出來,这两人的态度直接决定肖建辉和刘飞之间这种对峙的胜败。

    叶冲的目光在交jǐng大队的队长董阳、以及交jǐng大队的公务人员李浩然还有那位姓王的中介贩子之间來回的穿梭着,一个接着一个的想法在脑海中闪现着,抉择着。

    过了好一会,叶冲猛的抬起头來,声音中充满了坚毅的说道:“肖书记,在交jǐng大队这件事情上,我认为刘书记的做法是比较恰当的,处理结果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刘书记并沒有说要把他们就地免职,如果要是就地免职的话,那这种处理结果肯定是要上常委会进行讨论的,刘书记说的是暂时停止他们的职务,作为市委书记,我认为刘书记完全有这个权利下达这样的指示,对于这一点,我完全支持,而且肖书记,可能你还不太了解事情的经过,就在不久之前,我和刘书记、庄市长一起亲眼目睹了整个花钱消分的全过程,通过对这种过程的全程目睹,让我深刻的意识到,我们纪委方面在监督管理官员和公务员违法违纪方面还有很多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在这一点上,回去我准备在纪委内部展开自查自纠工作,我们会加大监督监管的力度,一定要确保我们海明市干部队伍的纯洁xìng,对于那些敢于运用手中的权利去为自己个人谋取利益的官员和公务员人群,必须加大打击力度,唯有如此,老百姓才能过上更为稳定的生活,老百姓才能对我们党和zhèng fǔ更加充满信心,也唯有如此,正义才能得到伸张,正能量才能散发出勃勃的生机。”

    听完叶冲的话之后,刘飞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下來,他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把叶冲拉过來目睹整个过程的行为赌对了,他赌的就是叶冲此人心中的正义感始终要压过负能量对他的影响,此刻,刘飞充满感激的看了叶冲一眼,目光缓缓落在庄德文的身上,因为他非常清楚,即便是有叶冲支持自己,如果庄德文要是支持肖建辉的话,那么按照惯例,现场2:2持平的话,那么自己的决定依然不具有代表xìng,只能上常委会上进行讨论,但是如果庄德文要是支持自己的话,那么肖建辉提议上常委会进行讨论的提议就沒有什么意义了,毕竟他们三人如果联合起來的话,即便是上了常委会,自己也有把握能够通过自己的决定。

    肖建辉对于眼前的形势自然也看得非常清楚,他沒有想到叶冲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选择站在刘飞那一边,这让他心中相当不爽,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无法挽救,只能把最后的希望放在庄德文身上,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庄德文,他希望庄德文能够支持自己,因为只要庄德文能够支持自己,那么不管在常委会上自己胜负成败,都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在这么多手下面前要挽回面子,要保持威信。

    庄德文看到肖建辉看向自己那充满期望的目光,心中便感觉沉甸甸的,作为在海明市执政多年的副市长,对于肖建辉的能量他还是非常清楚的,尤其是作为楚江才时代楚江才的嫡系亲信,他心中更加清楚,即便是在楚江才时代,肖建辉也依然保持着极大的能量和自主xìng,肖建辉对于楚江才采取的是一种合作、拉拢的方式与之相处,如非必要,不会和肖建辉为首的本地派正面发生冲突,所以在楚江才时代,海明市的局势比较稳定,双方相处的也还算和谐,但正是因为如此,庄德文才更加清楚肖建辉为首的本地派所代表的巨大能量,这股势力的庞大即便是他是市委常委,也十分忌惮,因为交通行业属于自己的管辖范围,所以对于交通行业的现状他也心知肚明,但是,让庄德文十分头疼的是,虽然自己是主管交通的副市长,但是不管是交通局的一二把手也好,交jǐng大队的一二把手也好,基本上都是肖建辉的人,他们对自己指示的顺从程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和肖建辉之间关系的好坏,如果自己和肖建辉之间关系闹僵了,恐怕自己在交通行业基本上管与不管沒有什么两样,因为到那个时候,恐怕沒有人会听自己的指示了,不过庄德文心中也非常清楚,刘飞之所以把自己喊过來,亲眼目睹整个花钱消分的过程,也是在提醒自己,交通行业存在的问題十分严重,已经到了必须要大力整顿的时候了,尤其是随着新交通法规的实行,扣分扣的更狠了,而新交规的实行,目标就是要通过加重处罚力度,让那些根本不把交通规则放在眼中的死机明白违反交通规则的代价,但是,如果花钱消分的事情一直存在,那么新交规的实行所能够起到的作用,恐怕也只是让那些敢于cāo纵花钱消分生意的官员和公务人员赚钱的渠道更加畅通、利润更加丰厚了而已。

    虽然叶冲已经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但是庄德文却依然还在犹豫,取舍之间破难拿捏。

    庄德文的犹豫,让刘飞的眉头渐渐紧皱起來,看向庄德文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有些冷淡起來。

    而肖建辉的脸上则渐渐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他之所以今天敢于尽快赶过來,想要把刘飞的找茬行动扼杀在摇篮之中,就是因为他非常了庄德文的xìng格,这位常务副市长虽然平时的时候杀伐果断,但是在涉及到站队以及自己的利益关系的时候,是非常谨慎的,他之所以能够在海明市走得异常平稳,和他的这种xìng格也有很大的关系,他一向不喜欢干得罪人的事情,这一点,在楚江才当政时期,他早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

    此刻,叶冲看得庄德文还沒有做出决定,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对于眼前的形势,他也看得非常清楚,尤其是在他下定决心在这个问題上站在刘飞这边以后,他在心中就更加希望庄德文能够和刘飞、和自己站在一条阵线上,只有那样,刘飞的决定才能得以贯彻,而对他來说,只要刘飞的决定得以贯彻了,那么接下來就是纪委方面全面介入这件事情了,而纪委的全面介入对自己來说好处多多,到时候自己可以完全掌握自己在这件事情的主动权,到时候必须得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他所希望达到的目标,而肖建辉等人要想尽可能的减少损失,又必须有求于自己,希望自己能够高抬贵手,到时候,纪委下手的程度如何拿捏,自己可以相机而动,取舍之间,全屏一心。

    所以,庄德文的犹豫不仅对刘飞不利,对叶冲也不利,所以,叶冲突然说道:“庄市长,你的意见如何,刚才的过程你也全都看到了,难道作为主管交通的副市长,你就可以对之前所看到的那一切无动于衷吗。”

    如果这句话由刘飞來说,庄德文心中肯定充满了反感,但是由叶冲说出來,那他的感觉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而此刻,听到叶冲这样说,旁边的肖建辉心中就暗道不好,他刚要说话,刘飞的目光突然冷冰冰的看了过來,把他刚刚想要说出來的话给堵了回去,虽然他知道,如果自己把那番话说出來的话极有可能改变庄德文的决定,让他更偏向于自己这一方,但是刚才刘飞那冰冷目光中所蕴含着的强烈的jǐng告之意,让他心中有些胆寒,他还从來沒有看到过刘飞流露出如此冷冰冰的眼神,他对此相当的忌惮,他非常担心,即便是自己真的在这一次把庄德文争取过來了,那么刘飞很有可能在其他事情上,对自己或者自己的嫡系展开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击,对于刘飞此人的嚣张风格肖建辉非常了解,知道一旦刘飞真的怒了,一般人还真镇不住他,他虽然想要和刘飞较量,但是这种较量他希望能够掌控在可控的范围之内,而不是你死我活的较量,那样做对他來说沒有什么好处,所以在那一瞬间,肖建辉大脑中各种想法转悠了一遍之后,最终还是决定闭嘴。

    此刻,庄德文听到叶冲的这番话之后,情绪上明显有了一些波动,眉头也更加紧紧的皱了起來。

    又过了有1分钟之后,庄德文缓缓抬起头來说道:“刘书记,肖书记,我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