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35章 肖建辉的挑衅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完肖建辉如此嚣张的指责,刘飞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肖书记,我首先谢谢你提供的建议,不过既然你说了,我也跟你解释一下,之所以采取举报有奖的方式來展开这项活动我是有两个目的的,第一,如果任何公务人员敢于实名制举报,那就说明对方比较清白,不惧怕其他人的举报,这正是所谓的身正不怕影儿斜,对于这样的干部,我们自然是要支持和鼓励的,因为从现在的情况來看,交jǐng大队方面涉嫌参与到本次花钱消分行为中的人不少,因为现在整个行为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产业链条,对于这样的产业链条如果不实行举报制度的话,恐怕不仅仅会打草惊蛇,而且还会出现严重的毁灭证据的事件,至于肖书记你所说的由你们公安部门來处理这件事情,我看到现在为止已经完全沒有必要了,因为现在交通行业、尤其是交jǐng大队内部问題重重,单靠你们市公安局内部的整顿恐怕已经很难起到有效的震慑作用了,是时候需要纪委亮剑了,只有纪委这把利剑,才能真正有效的斩断那一个个违法的利益链条,第二,我曾经说过,这次临时奖励举报的制度只是针对此次事件专门设立的,属于临时制度,并不会产生任何你所谓的那些影响,这样做也能够给那些参与到这种违法事件中的官员以及公务人员以强烈的jǐng示,不要伸手,伸手必被抓,肖建辉同志,说道这里,我可得狠狠的批评你两句了,你看看最近你们公安系统方面出现了多少问題,先是迟滞出jǐng,到后面又是两个公安局副局长涉嫌渎职和其他违规违法事件,现在交jǐng大队又出现这样的事情,你们政法系统的问題很严重啊,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整顿一下,否则的话,恐怕我们海明市的社会治安和司法问題将会成为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題。”

    肖建辉听到这里,脸sè立刻变yīn沉了下來,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突然把战火烧到了自己的头上,这让他相当的不爽,所以立刻yīn沉着说道:“刘书记,我承认,你批评的是,我们公安系统最近的确是出现了一些问題,尤其是交jǐng大队这一边,但是我希望刘书记你好好的想一想,在我们政法系统中,我们公安干jǐng在出现重大事件的时候,那一次不是他们出现在最前沿,那一次不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和犯罪分子进行着殊死的搏斗,在说说我们的交jǐng大队,我想刘书记你心中也应该非常清楚,在所有干jǐng之中,交jǐng同志是非常辛苦的,一年365天,不管是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天,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暴雪冰雹,我们我交jǐng从來都是不辞辛苦的奋斗在各个交通路口指挥着交通,但是,他们的工资待遇却并不高,这和他们的付出是不成比例的,而每年的财政预算上划拨下來的钱都是有限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交jǐng利用手中的一些权力,为自己谋取一些福利在很多领导的眼中都是默认的,刘书记,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们的交jǐng同志们干着最辛苦的工作,却拿着微薄的工资默默的奉献吗。”

    听到肖建辉这样说,刘飞的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说道:“肖书记,如果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就更得和你好好的说道说道了,据我所知,海明市每年划拨下來到交jǐng方面的资金都是相对來说比较多的,而且都是逐年递增的,但是为什么交jǐng到手的钱却一直沒有增加多少,非得逼得交jǐng们利用手中的权利去为自己谋取福利呢,根据我的了解,这其中存在的问題是多方面的,第一,据我所知,财政资金到了市公安局之后,本來应该划拨给市交jǐng大队的资金至少有30%左右是被截留下來的,剩下的70%除了用于支付交jǐng们的正常工资待遇之外,能够在用來支付给他们的福利资金少的可怜,虽然财政上资金每年下发的资金连年增加,但是市公安局方面截留的资金也越來越多,而每年划拨到交jǐng大队的钱却一直保持着不变,而这些被截留下來的钱都干什么去了呢,第一,这部分钱被市公安以美其名曰集中管理的名义在集中保管,一开始的时候这部分钱可能市公安局并不会动用,而是留待着备用,但是,快到年底的时候,这部分钱便开始大展身手了,成为突击花钱的典型代表,买车、买设备,凡是能买的东西都买,而且都是高价购买,市场上一个价值100块钱的16G优盘他们能够用10000块钱來买,但是他们买回來的是什么东西呢,是苹果手机,而苹果手机市场上的销售价格只有5000块钱,团购还优惠很多呢,但是到了市公安局采购的时候,居然要花10000块钱去购买,还美其名曰他们购买的是移动的可以通信的优盘,他nǎinǎi的,市公安局真以为全国的老百姓都是傻子,他们买的什么东西老百姓们都不知道啊,但是市公安局的人偏偏就可以义正词严的说自己所购买的是优盘,肖建辉同志啊,你能告诉我他们所购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吗,你能够告诉我,为什么类似的事件总是出现吗,难道真的是财政上划拨的资金不够吗,如果沒有市公安局那边截留资金,胡乱花钱,交jǐng的待遇难道就真的不能提高吗,难道就非得去靠权力去为自己谋取福利吗,交jǐng的权利是老百姓给的,难道交jǐng还要反过來用他们手中的权利來从老百姓的手中敛财吗,市公安局的董永生同志,我问问你,公路三乱的治理我们现在光是口号就喊了多少年了,但是这些年來,我们海明市的公路三乱到底治理的怎么样了,为什么总是有死机师傅反应公路三乱,越治理越乱呢,为什么总是有人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呢。”

    不得不说,刘飞这番质问直接指向了整个事件的本质,对于刘飞的质问,不管是肖建辉也会,董永生也好,他们谁也沒有办法直接回答,因为这些事情本身就算是他们自己也是无法解决的,这其中牵扯了太多太多的利益关系,谁也不想也不敢去真正的动真格的,因为那样的话,很有可能会得罪很多人,甚至是让下面的手下们和自己离心离德,这对于他们巩固自己的权利是十分不利的,所以,虽然他们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要是去管的话肯定能够管好,但是却不愿意去真的去管,顶多喊两句口号,开几个专題会议倡导倡导走走形式也就行了,等刘飞说完之后,董永生立刻低头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的级别和刘飞去辩论甚至是较量那纯粹是找死,现在自己的靠山在,还是让肖建辉去和刘飞较量吧。

    肖建辉听完刘飞的这番话之后,也颇为头疼,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到海明市才一个多月的时间,竟然会海明市各方面的情况如此了解,尤其是海明市公安局截留交jǐng大队资金的事情,这属于比较隐蔽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刘飞却还是知道了,他不得不重新考虑刘飞在海明市的能量了,不过虽然他不能直接去回答刘飞,但是他也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真的被刘飞给问住了,那可就麻烦了,而且此时,当着交jǐng方面这么多人,他更是绝对不能露怯,他必须要保持自己那高大、光辉的形象,威信,是带好队伍的一个重要因素,所以,他脸sèyīn沉着说道:“刘书记,你所说的这些问題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我们海明市的交jǐng绝对是整个华夏交jǐng中的佼佼者,而且我们海明市交jǐng方面所获得的多次国家奖励也足以证明这一点,所以,对于你现在对于正副队长全部停职的处理决定,我认为非常不妥当,我认为,这件事情我们应该拿到常委会上去讨论讨论,听一听大家的意见,毕竟,如果所有正副队长全部停职的话,影响是非常重大的,甚至有可能会影响交jǐng大队方面的正常运转。”

    肖建辉说完,目光充满挑衅的看着刘飞。

    看到肖建辉这种表情,刘飞便知道,肖建辉似乎是吃定了自己在常委会上注定要败给他,对于他的这种挑衅,刘飞只是冷冷一笑,目光看向叶冲和庄德文说道:“叶书记,庄市长,对于肖书记的意见你们怎么看,这样的事情难道我们三人都决定不了吗。”

    刘飞一句话,就把叶冲和庄德文拉到了自己的阵营之中,拉到了肖建辉的对立面,因为即便是到了常委会上,叶冲和庄德文的能量也不容小觑,而他们能否站在自己这一边,对于自己來说也是至关重要。

    此刻,肖建辉的目光也落在庄德文和叶冲的脸上,因为他知道,这两人的态度对他來说也十分重要,他也沉声说道:“叶书记,庄市长,希望你们能够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