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34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www.wuailogo.com 官途     等刘飞说完之后,庄德文脸上有些yù言又止的神sè,想说却又沒有说出來,而此刻的董阳、祝天成却已经吓得脸sè苍白起來,作为官场中人,他们非常清楚,一旦刘飞这个决定宣布出去之后,那么两人很有可能会成为众矢之的,因为他们虽然在交jǐng大队一手遮天,但是正因为如此,也在交jǐng大队内部和交通系统内部树立了不少的敌人,交jǐng大队的手中所掌握的权力以及这些权力所能带來的利益,早就让很多交通系统的人眼红不已,现在,如果刘飞的这个决定宣布出去,那么肯定有不少人会对他们两个落井下石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jǐng笛声从远而近,声音越來越响,一辆jǐng车突然嘎吱一阵急刹车停在路边,车门一开,从车内走下几个人來,为首的正是市公安局局长董永生。

    董永生下车之后,立刻向着人多的地方走來,当他的目光落在刘飞脸上的时候,眉头便皱了起來,他之所以能够这么快赶來,是因为董阳在接到值班室电话的时候,一边往外跑一边拨通了董永生的电话,告诉董永生刘飞的市委一号车來了,董阳是董永生的堂弟,算是董永生一手提拔起來的,对于这个堂弟,董永生是相当照顾的,不仅因为董永生是他的亲戚,还因为董永生每年给他上缴的巨额外快。

    看到董永生过來了,董阳眼珠突然一转,然后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我认为您的这个提法不太妥当啊。”

    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哦,我的提法为什么不太妥当。”

    对于董永生的到來,刘飞连正眼看一下都沒有,至于董阳的突然发言,刘飞嘴角上更是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董阳说道:“刘书记,对于您把我们几个正副队长停职,我们不敢有任何意见,因为您是市委领导,一言九鼎,但是你刚才说可以让交jǐng大队的人通过举报获得晋升和记功的机会,对于这一点我非常不赞同,当然了,我这个也只是对您的一个建议,我认为,不管任何人,他们要想获得功劳和成绩,必须得通过做出成绩來实现才行,如果通过举报这种途径就可以轻松的获得提拔或者晋升的机会,这样做是非常不妥当的,这样做相当于鼓励人们通过这种不劳而获的途径获得升迁,长此以往,法不成法,国将不国啊,这是一个xìng质十分严重的问題。”

    这个时候,董永生已经走到了刘飞近前,而董阳说话的时候声音是比较大的,就是怕董永生听不清楚。

    董永生走到刘飞等人近前,一一跟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脸sè严峻的看着刘飞说道:“刘书记,这边发生了什么情况,需要我们市公安局出面吗。”

    刘飞冷冷的说道:“你们市公安局想要怎么出面啊。”

    董永生淡淡的说道:“刘书记,交jǐng大队是我们市公安局的下属部门,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最好还是由我们亲自來处理,毕竟您几位是市委常委,平时工作那么忙,如果一件小事都得你们亲自出面,恐怕你们忙不过來吧。”

    刘飞笑着说道:“是啊,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还真忙不过來,不过如果我们不亲自出面的话,我很难想象,你们市公安局能否把这件事情处理好,董永生同志,既然你來了,我正好有一个问題想要问问你,市交jǐng大队一直存在着花钱消分的情况,难道你身为市公安局局长对于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清楚吗,如果你清楚的话,为什么一直沒有采取行动进行整顿呢,如果你不清楚,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你工作的严重失职吗,花钱消分,这和一些地方存在的犯了重罪花钱可以免除刑罚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吗,为什么如今马路杀手越來越多,为什么有人那么多的富二代、官二代们敢于明目张胆的在城市街区内飙车,撞死人后还敢找人顶包,难道这其中就沒有你们市公安局的责任吗,难道花钱消分不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一种重要因素吗,为什么有些人一个月内违规驾驶几十次却从來沒有一次被处罚甚至是停职驾照,依然可以驾车上路,你们市公安局、市交jǐng大队到底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你们就不怕老百姓戳你们的脊梁骨吗。”

    刘飞这番话说完,董永生的脸sè一变在变,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突然把炮火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不过他也是一个老狐狸了,他沉声说道:“刘书记,对于您的这种指责,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但是我要说的是,任何岗位上,任何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就算做得在细致,工作上肯定也是存在着一些疏漏之处的,我相信您应该也清楚,有权利的地方,就会存在着**的可能,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在制度上尽量去完善,尽量加强监管机制,尽量教育我们下面的干部同志们认真履行好自己的职责,但是我们不可能时刻都盯着下面的干部们到底犯不犯错误,但是有些时候,总是有人像您这样想,认为下面的人干不好是上面领导的责任,但是您怎么就不去找一找真正的客观原因,而把目光盯在主观原因上呢,刘书记,我承认,我的工作中的确存在着不少的疏漏之处,但是我一直在非常努力的去避免这些错误,就像今天,我过來就是來检查交jǐng大队的工作的,却沒有想到您和叶书记、庄市长也过來了,不知道你们在这里在商量什么事情。”

    听到董永生竟然敢顶撞刘飞,叶冲的脸sè有些难看,在他看來,不管他董永生身后到底站着谁,但是敢于和市委书记叫板,那绝对是不理智的,尤其是他居然和刘飞针锋相对,这就更是对刘飞的威信构成到了挑衅,所以等董永生说完之后,叶冲立刻脸sèyīn沉着说道:“董永生同志,我们过來干什么不需要像你进行汇报吧。”

    看到叶冲说话了,董永生的脸sè立刻便yīn沉了下來,如果说他对刘飞还不怎么忌惮的话,对于叶冲,他还是比较忌惮的,毕竟叶冲主管着纪委部门,一旦叶冲决定办自己的话,那也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他连忙说道:“不用不用,刘书记,叶书记,我刚才有些激动了,希望大家原谅。”董永生一边说着话,一边观察着周边的形势,因为他在过來的时候,已经给市政法委书记肖建辉打了电话,告诉他刘飞已经去了交jǐng大队了,肖建辉也正在赶过來的路上,他急匆匆的赶过來,主要目的是为了肖建辉能够介入到这次刘飞的找茬之旅中拖延一些时间罢了。

    这时,他的眼角的余光看到肖建辉的汽车已经停在了路边,肖建辉已经下车正在往这边走,他立刻提高了声音说道:“刘书记,我刚才听董阳说您提议要求交jǐng大队内部对于那些违规违法的人进行举报,从而可以获得晋升的机会,不知道有这种事情沒有。”

    刘飞听到董永生说话的声音提高了几度,眼角的余光正在看着路边的方向,他顺着董永生眼角余光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肖建辉正在迈步走了过來,嘴角上的冷笑渐渐转浓了几分,此刻,他对于肖建辉和董永生等人的反应速度多出了几分佩服,尤其是让给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不过是对一个小小的交jǐng大队出手了,竟然把董永生和肖建辉全都引來了,这让他意识到,恐怕这交jǐng大队这潭水还真是挺深的啊。

    这时,肖建辉也已经听到了董永生的暗示,一边往这边走一边声音yīn沉着说道:“刘书记啊,你这样做可是有些不太妥当啊,你这样做岂不是相当于鼓励我们的公务人员通过举报他人來获得不正当的收获吗,这样做可是有违我们的组织原则的啊。”肖建辉一出场,便把一句有违组织原则的大帽子扣在了刘飞的头上,这就是肖建辉的jīng明之处,他在來的时候便已经猜到,刘飞肯定已经抓到了市交jǐng大队的一些关键的把柄了,所以即便是自己來了,也不一定能够阻挡刘飞展开他既定的目标,毕竟刘飞既然敢带着叶冲和庄德文过去就足以说明刘飞的把握之大了,所以,他既然來了,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先想办法将这潭水给搅浑,想办法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当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事情的身上,他才能腾出手來了解情况,想办法去解救自己的嫡系人马。

    此刻,听到肖建辉上來就是一顶大帽子扣在刘飞的头上,叶冲和庄德文两人全都皱了一下眉头,他们此刻心中非常的纳闷,他们认为,以刘飞的智慧,不应该说出这样一句充满漏洞的话出來,而且就连董阳都能听得出他这番话中的漏洞,但是出于对刘飞的一种信任,叶冲和庄德文此刻谁也沒有说话,他们都想看一看,刘飞到底有什么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