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32章 钓鱼

www.wuailogo.com 官途     说完这话的时候,刘飞冲着周剑雷一使眼sè,周剑雷立刻点头会意,悄然之间站在了姓王的身边,这时,叶冲笑着报出了自己的车牌号:“我的车牌号是浦A00006。”随后,庄德文也报出了自己的车牌号:“我的车牌号是浦A0009。”

    姓王的一听就是一愣吗,笑着说道:“二位,你们别开玩笑了,那车牌号明显是市委常委的号码,别说是交通违规了,就是撞死个人都不带扣分的,二位,别开玩笑了。”

    这时,叶冲脸sè刷的一下沉了下來,一阵浓浓的官威豁然亮了出來,yīn沉着脸说道:“你看我们像开玩笑的吗。”说着,叶冲把自己的驾驶证拿了出來,递给姓王的说道:“你看,这是我的驾驶证。”

    庄德文也把自己的驾驶证拿了出來,递给姓王的,这哥们接过两人的驾驶证扫了一眼之后,当时脸就绿了,他吃交通这行业这么多年了,驾驶证是真的假的还是分得清的,叶冲和庄德文的驾驶证明显是真的,而两人的证件上车牌号和两人所报的完全一致,那只说明两个问題,一是这两个人要么是这车牌号的司机,要么是这车牌号的领导,而两人的气势明显不是司机,那么只能是市委领导了,这样一來,姓王的当时小脸便惨白惨白的,拿着证件的手和双腿全都颤抖起來,说话的时候也是颤巍巍:“二位……二位领导,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叶冲yīn沉着脸说道:“我们倒沒什么意思,关键得看我们领导有什么意思。”

    “你们的领导。”姓王的听到叶冲这样说,差点沒有尿裤子里,他已经判定了叶冲和庄德文的身份了,毕竟作为像他们这样的人,整天游走于官场和名利场之外,对于官场尤其是市委常委层面的领导还是知道一点的,甚至有时候还会拿这些领导的一些绯闻轶事來作为闲聊的谈资,所以,听到叶冲说他的领导的时候,这位姓王的哥们可真是害怕了。

    这时,叶冲点点头说道:“沒错,这位就是我们的领导。”说着,叶冲用手一指刘飞。

    这时,刘飞微笑着把帽子摘了一下,让姓王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那充满标志xìng的满头白发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是刘飞。”

    “刘飞。”听到这里,这姓王的哥们眼神都吓得狠狠的收缩起來,尤其是当他的目光从刘飞那满头银发中一扫而过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立刻传出海明市市委书记这几个字,当时便吓得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但是他还是贼心不死的问了一句:“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

    刘飞笑着点点头。

    这时,周剑雷走到姓王的哥们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哥们,不要慌张,不要声张,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我们领导有话问你。”说话的时候,周剑雷还轻轻用手拍了拍自己那鼓鼓囊囊的腰部,露出一个沙漠之鹰的轮廓。

    看到这里,这位姓王的哥们现在撞豆腐自杀的心情都有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揽了一个生意,钱刚刚赚下,正准备在赚第二笔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赚的是市委书记的钱,而且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要帮市委书记去消分,这他娘的不是找抽吗,他现在后悔的要死,但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后悔药的啊,尤其是现场的形势他也已经看的非常清楚了,三位市委常委,一个带着枪的保镖,哪个也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啊,别说是自己了,就是整个海明市能够惹得起这些人的又有几个,所以,姓王的哥们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颤声看向刘飞说道:“领导,您找我有什么事情,我只是一个小兵,什么都不知道啊。”

    刘飞笑着说道:“我只是想问问你,你的背后是谁,在你们这么多人如此疯狂的兜售花钱消分的行为背后,到底是谁在背后进行着cāo盘。”

    那姓王的的哥们听完之后,脸sè难看的说道:“领导,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

    这时,叶冲脸sè严肃的说道:“不清楚,那你之前给谁打电话消分的,难道你连这个都不清楚吗,怎么,你认为我们这些人都是傻瓜吗。”

    那姓王的脑门又开始冒汗了,只能苦笑着说道:“领导啊,您可能不知道,我的确只是外围的小兵,我只有联系人的电话,就连对方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知道对方行李,我们都喊他李哥。”

    “李哥,难道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你都不清楚吗,就算你们在不清楚,你一个电话,他那边几分钟之内就把扣分记录清楚干净了,这光是用推理也能够推理出來了。”这时说话的是周剑雷,他脸sèyīn沉着说道:“怎么,难道你还想去派出所里面转悠一圈,跟jǐng察同志们好好聊一聊之后在说出实情。”

    听周剑雷这样说,姓王的脑门上的汗冒得更多了,他略微犹豫了一下,在自己的短期利益和长远状况之间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他苦笑着说道:“几位领导,对于这个李哥的真实身份我是的确不知道,但是我听别人说他是交jǐng大队信息中心某位工作人员的亲戚,好信息中心的cāo作人员关系都非常熟,同时,他也是交jǐng大队信息中心的外聘人员,平时就在信息中心里面办公,不过他只是负责花钱消分的业务。”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立刻显得严峻了许多,虽然姓王的这哥们沒有透露出太多的信息,但是聘请一个外聘人员专门负责此事,便可以看得出來这个利益链条的严密xìng,也就是说,一旦真的有人调查这件事情,交jǐng大队的领导们也可以把此事全部推到那个外聘人员的身上,就说自己啥都不清楚,一直都被蒙蔽了,想到此处,刘飞的心中的怒火在一点点的被点燃,他最讨厌的便是耍这种小聪明的人,尤其是讨厌那些耍小聪明坑害老百姓为自己谋利的人。

    此刻,不仅仅是刘飞,叶冲和庄德文也全都有些愤怒了,他们都是聪明人,仅仅是从这位姓王的这番话中便可以想明白很多问題。

    这时,刘飞脸sèyīn沉着看了一眼姓王的说道:“这样吧,你把那个李哥约出來,就说有大生意找他。”

    姓王的连忙说道:“领导,这个恐怕很难,这个李哥从來不出面的。”

    刘飞冷冷的说道:“你告诉他,就说我们也是中介,手头有30多辆跑车需要消分,非常着急,价钱不是问題,但是我们得亲自见他的面之后才能确定这生意能不能交给你们。”

    姓王的只能苦笑着说道:“好吧,那我试试吧,不过我不能保证他出來。”

    很快的,姓王的给那边的李哥打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电话那头才打过來电话,姓王的一听,脸上的表情就比较复杂了,因为李哥告诉他,自己10分钟之后出去,不过他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每分得400块钱才行。”

    姓王的把李哥的话转告给刘飞,刘飞说道:“你告诉他,400块钱一分就400块钱一分,沒有问題,只要事情能够给办妥就行。”

    10分钟之后,一个看起來有20多岁的身材瘦削高挑的男人迈步走了过來,老远便冲着姓王的打招呼:“老王,你小子就知道闷头发财,也不张罗着请哥们吃饭。”

    听这位李哥一开口,姓王的便知道要遭,他早就跟刘飞他们说自己并不认识这个李哥的,现在李哥这样一说,直接把他们之间认识的事情给暴露出來了。

    此刻,刘飞、叶冲和庄德文谁也沒有说话,因为对他们來说,他们根本就沒有完全相信姓王的所说的话,而且对他们來说,只要这李哥出來,在找后面的人就好办了。

    李哥出來之后看向姓王的说道:“王钟啊,你说的那位老板是哪位。”

    周剑雷笑着说道:“是啊,你就是李哥吧。”

    李哥笑着伸出手來说道:“你好,你好。”

    周剑雷笑着说道:“李哥,我们这一次是一笔大生意,所以我们不敢轻信这位王老哥,得亲自见你一面才行,不过我得弄明白你的身份才行,只有这样,我才有信心以后长期合作。”

    李哥一听,就笑着说道:“咦,老王沒有跟你们说过我的身份吗,那好吧,我跟你们直接说吧,我是交jǐng大队信息中心的科员,负责对于整个交通信息中心客户软件系统的cāo作、维护工作。”

    “你是公务员吗。”周剑雷问道。

    李哥淡然一笑:“哥们是正经八百的官二代,怎么样,现在可以相信哥们了吧。”

    周剑雷点点头:“沒问題,沒问題,兄弟,你稍等片刻,等我们领导的车來了,咱们一起直接队里去。”

    这时,刘飞已经拿出手机拨通了嘟嘟的电话:“嘟嘟,把车开过來吧。”

    10分钟之后,嘟嘟开着刘飞的市委一号车行驶过來,看到这辆车,李哥的脸sè当时便苍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