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31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www.wuailogo.com 官途     市委一号车罕见的驶出大院之后,立刻便成了很多人眼中的焦点,无数的触角便飞快的从海明市市委大院内延展了出來,一路顺着市委一号车前进的路线上,不时的有人把有关市委一号车的行进位置反馈到海明市几位巨头的桌子上。

    这一次刘飞、叶冲和庄德文三位市委常委集体出动到底要去干什么了?去哪里?这个问題看似很平常,但是对于海明市敏感的巨头來说,却能够从中感受到丝丝的寒意。毕竟,行动的时候把纪委书记叫上,放在谁那里谁都得掂量掂量。

    此刻,在肖建辉办公室内。

    邓佳明脸sè严峻的端着茶水皱着眉头,在那里轻轻的品茶,而肖建辉的目光却一直盯着电脑面前的电子地图。他桌子上的电话每隔3分钟就会响起一会,汇报刘飞市委一号车的具体位置。

    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让肖建辉感觉到头疼和愤怒的是,刘飞的汽车竟然一直在绕着二环路在走。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竟然沒有往内环或者外环走的意图。

    突然,邓佳明猛的抬起头來,皱着眉头说道:“老肖啊,我感觉今天刘飞似乎要有大动作了。我的眼皮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已经不停的跳动着。总感觉我们海明市要有事情发生了。从刘飞今天出动市委一号车的行动來看,他明显非常清楚市委一号车肯定会被咱们给盯上的,所以他让市委一号车持续不断的绕着二环路走肯定是为了绕晕我们的。虽然刘飞此举可以防止我们进一步的判断出刘飞此行的真正目的,但是也告诉我们,刘飞今天此次行动绝对是有着重大战略目的的。老肖啊,你看要不要启动针对刘飞汽车的北斗导航定位系统?这样的效率岂不是比动用那么多的人力去直接汇报情况要好的多?”

    肖建辉摆摆手说道:“老邓啊,你前面的分析说得非常好,弄不好刘飞今天绝对是冲着我们來的,但是你后面的建议却非常不好,你记住,虽然我们和刘飞之间是斗争或者是竞争的关系,但是我们毕竟是海明市的官员,而刘飞则是市委书记,我们如果动用技术手段去监控市委书记的一举一动,这本身就是属于违规行为,这种行为如果被高层知道,绝对会大发雷霆的,所以对我们來说,这样做殊为不智,我们可以和刘飞比拼每个人的人脉资源,比拼每个人的影响力,比拼每个人对于规则的运用情况,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动用技术手段这种比较特殊的手段去对付刘飞。毕竟,他是我们的领导。作为官员,我们必须遵循官场上的一些规则。做人,也是应该有底线的。纵然是死,我们也要死得轰轰烈烈,纵然是输,我们也要输得堂堂正正,而赢,我们也要赢得爽爽快快。”

    邓佳明听肖建辉这样说,也就不再说话了。对于肖建辉,邓佳明有些时候很难理解他的一些行为,他有些时候,可以采取极其卑鄙的手段去实现某种目的,但是涉及到有些事情,却又特别固执己见,宁可多走一些弯路也绝对不去触碰一些所谓的规则。

    市委一号车行驶到陈家汇商场附近的时候,略微停了有一分钟,而此刻的刘飞、叶冲、庄德文三人下车之后在周剑雷的伴随下走进陈家汇商场内,而嘟嘟则接手了市委一号车的位置,继续启动绕着二环开始行驶起來。

    刘飞他们下车的位置人流量比较大,汽车也比较多,所以肖建辉的人一时之间便失去了市委一号车的位置。不过当市委一号车再次进入二环路之后,很快就再次进入肖建辉布置下人手的视野之中。不过让肖建辉比较头疼的是,市委一号车自始至终竟然一直在绕着二环路在兜着圈子。这一兜就是1个小时。

    而此刻,刘飞、叶冲、庄德文等人进入陈家汇商场之后在里面转悠了一圈,从一个很不起眼的后面转了出來,上了嘟嘟早就停放在那里的一辆普通的长城轿车,直奔交jǐng大队而去。

    咯吱一声刹车响,汽车停在了路边的一个停车场内,刘飞跟叶冲、庄德文两人略微叮嘱了一下,便和周剑雷一起向着昨天见到的那个兜售消分生意的男人走去。而庄德文和叶冲两人则跟在刘飞他们身后五米远的地方。

    那个男人看到刘飞和周剑雷走了过來,立刻满脸笑容的迎了上來:“哎呦,二位,你们來了啊,咦,怎么比昨天少了一个人啊。”

    周剑雷笑着说道:“我说老王啊,你的记xìng倒是挺不错的,昨天來的那个哥们今天有事过不來了,不过我又带了两个朋友过來,他们的车也被扣分了。如果我们的车你cāo作好了,他们车的生意立刻交给你來做。”说着,周剑雷用手一指后面的叶冲和庄德文。

    看到后面的叶冲和庄德文,这位姓王的男人立刻双眼放光了,不过看了一眼叶冲和庄德文之后,这个男人立刻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说兄弟,后面那两位看着好像是官场中人吧?怎么官威那么足啊?”他现在开始有些jǐng惕起來。

    周剑雷笑着说道:“啥官场中人啊,他们都是我们商场中的朋友,本來像这种小事他们根本用不着自己去办,不过以前的时候交给手下人去办,他们手下每一次都要花去万八千块钱,这两位老百姓总是感觉这钱花的亏,所以这一次亲自过來了解一下行情。”

    这姓王的一听当时就瞪大了眼睛说道:“我草,消一下分就花万八千的,他们的手下的确他***够黑的,比我们可黑多了。”说完这话之后,这姓王的jǐng惕之心立刻就放松了下來,笑着说道:“好了,各位,既然你们今天又來了,我们也算是熟人了,而且还是找到我,那我也就不宰你们了,1700块钱,消12分,怎么样?既然你们昨天又进去了解了一下行情,应该知道我给你们的这个价格不高吧?”

    通过昨天了解到的行情來看,1700块钱消12分还真不算高,周剑雷点点头说道:“好,既然1700块钱就1700块钱。我们的车子就在那里呢,就是那边的长城汽车。”说着,周剑雷用手一指停车场那边路边自己的汽车。

    姓王的男人一看是辆长城,立刻笑着说道:“哎呦,哥们,你还挺爱国的啊,这车绝对国产啊!”

    周剑雷点点头说道:“这是必须的,现在谁开rì本车啊,让那些小rì本赚了我们华夏人的钱又拿出來购买军舰火药跟我们华夏在钓鱼岛上闹事啊。开国产车多好,质量不比rì本车车差,但是价钱却又便宜很多,皮实耐用,不像rì本车,随便一撞便散架了。出现质量问題的时候,全球都召回偏偏在我们华夏不召回,不知道坑死了多少华夏老百姓啊。”

    那姓王的听周剑雷这样说,立刻使劲的握住周剑雷的手说道:“好,哥们,看你们长得就一脸正气,不开rì本车,和哥们投脾气啊,这样吧,我就在给你们便宜100块钱。”

    此刻,刘飞看到这个姓王的男人竟然如此豪爽,目光中多了几分欣赏,心中也多了几分暖意,他知道,华夏从來不缺少热血爱国人士,古往今來,华夏多少的仁人志士一直都在用着各种方式捍卫着华夏民族的尊严和荣誉。只不过对于这个姓王的男人,刘飞只能感叹一声,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放着正当的职业不去干,非得干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

    周剑雷随后把车牌号报给了姓王的男人,这哥们连看都沒有去看他们的汽车,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喊了一声李哥之后,便把周剑雷报给他的车牌号报给了对方。过了有5分钟之后,姓王的男人手机上來了一条短信,他抬起头來笑着说道:“二位,你们的汽车所扣的12个积分都已经清除完毕了,你们现在可以直接上网查询了。”

    周剑雷拿出自己的手机來上网查了一下,立刻便发现一个小时之前还是显示扣12分暂停驾的信息早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沒有任何扣分记录的标准守法公民和鼓励信息。周剑雷把手机递给刘飞让刘飞看了一下,随后刘飞又把后面的叶冲和庄德文给喊了过來,笑着说道:“老叶,老庄,你们看,1个小时之前还显示是扣12分暂停驾驶的记录已经消失不见了,怎么样,这位兄弟的办事效率还不错吧,价钱也比较公道,平均下來消一分才150块钱不到,很划算。”

    在20分钟之前,刘飞他们下车之前,刘飞便已经让叶冲和庄德文看过手机上的显示结果了,那个时候,扣12分的记录十分清晰的显示在那里。而现在,等叶冲和庄德文在看的时候,同样的车牌号的数据记录上已经什么都沒有了。

    这时,那个姓王的十分兴奋的说道:“怎么样,二位,我王胖子的信誉还不错吧,货真价实,童叟无欺。钱到分消,绝对坑人。”

    刘飞点点头说道:“是啊,这哥们的信誉的确很不错啊,老叶,把你们的车牌号都报给这哥们吧,让他帮你们去消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