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29章 内幕重重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时此刻,刘飞因为心情沉重的原因,所以也就不怎么说话了,所以后面的话題基本上都说周剑雷和嘟嘟在和那个经纪人周旋的,而最让人搞笑的是,这个经纪人的名字叫周宣。

    嘟嘟和这个经纪人周旋了一会之后,基本上把保障xìng住房所需要的号码费、疏通房管局以及其权力单位主要领导的钱基本上也都摸得差不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脸sè已经渐渐缓和了下來,他的目光落在周宣的脸上说道:“周经理,我想问一下,为什么这样的保障xìng住房能够出现在你们这样的中介公司呢,难道就沒有相关的国家监管部门监管一下吗,万一我们买了保障xìng住房之后,被监管部门发现了,把房子又给收回去了,我们岂不是房、财两空了吗。”

    周宣听到刘飞这样问,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心中也开始变得谨慎起來,因为做他们这个行业的必须得小心一些才行,尤其是保障xìng住房和廉租房的生意,虽然现在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但是万一要是被人盯上也是很麻烦的,所以他就笑着说道:“这位大哥啊,这事情吧,我认为你的担心是多虑的,生意我们做的多了,不是从來沒有出过事。”周宣的一句反问,将刘飞后面的话全部都给封死了,这是一个很狡猾的经纪人。

    这时,周剑雷看到周宣不说话了,又拿出几张钞票拍在周宣的手中笑着说道:“周经理,你也看出來了,我们几个是真心想买房子了,所以很多事情上我们都得弄清楚了才行,要不我们不放心啊,我们也并不是什么大款,只是攒了点钱,想便宜点在海明市买套房子。”

    对于周剑雷说些什么,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周宣并不在意,但是周剑雷拍在他手掌里的几张百元大钞却是实实在在的,这已经足够他消费几天了,他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说道:“好吧,对于你们这种心理其实我也是理解的,很多像你们这样不属于低收入者买保障xìng住房或者廉租房也都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顾虑,不过对于那些不懂得规矩的人我一句话都不会说的,既然你们这么懂规矩,我就跟你们说实话吧,只要你们是从我们这里买的保障xìng住房,我可以保证你们绝对沒有后顾之忧,为什么这样说呢,说白了之所以我们中介公司敢于这样明目张胆的销售保障xìng住房是因为有几个关键因素,第一,我们可以很轻松的拿到很多保障xìng住房的名额,而这些名额对于那些真正的低收入家庭來说他们不仅需要申请、核查甚至是摇号,但是对我们來说不过是我们老总一个电话的事情,简单的说我们老总和负责保障xìng住房的领导关系密

    切,而且有些领导在我们公司里面还有股份,所以只要那些领导不倒,我们的中介就不会有任何问題,而你们从我们这里买房也就不会有问題了,至于说负责保障xìng住房的领导出问題,那种可能xìng几乎为零,你想想看,有谁会沒事去得罪那些厅级的领导呢,更何况这件事情早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利益链条,得罪一个人就等于得罪了一串人,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是其一,第二个关键因素,那就是现在有一些海明市的保障xìng住房并不是zhèng fǔ的有关部门在主持和cāo作,而是有一个第三方的企业來被有关部门负责委托管理,毕竟有关zhèng fǔ部门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jīng力和人力去处理这样的事情,而海明市其中一个比较大的委托管理者是海澜集团,海澜集团你应该清楚吧,他们的杜老板十多年前可是我们海明市黑道老大,在海明市黑道上说一不二,即便是现在漂白了,但是他的小弟许国强依然是黑道老大,所以我相信在海明市应该也沒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去找海澜集团的麻烦,而我们老总和海澜国际的杜老板也是好兄弟,所以,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我们老板谁都不怕,所以这么多年了,我们所销售的保障xìng住房还从來沒有出过问題,从來沒有人查过,也从來沒有人敢查。”

    这时刘飞问道:“那要是有那些低收入者向市委市zhèng fǔ具备呢,难道市委市zhèng fǔ就不管吗。”

    “管,拿什么管,市委市zhèng fǔ都有我们的内线,那举报的信息还沒有到达大领导那边呢,早就被我们的人给拦下來了,而且我们所销售的这些保障xìng住房也不是所有的楼盘都销售,我们只销售其中的三分之一左右,其他的至少有三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是真正用于低收入者家庭的,这部分名额一般沒有人敢动脑筋,因为现在新闻媒体这么发达,万一曝光了也是麻烦事,所以上面领导专门叮嘱要留出一部分给那些急需的或者是有代表xìng的困难户,用于做宣传和报道用,我们老板也说过,做人不能太贪,否则就危险了,所以,75%以上的保障xìng住房通过2到3家大型房地产中介公司一起去销售,大家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所以肯定都会想办法维护这份利益,所以,你们在我们这里购买保障xìng住房是最安全也是最保险的,绝对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听到周宣说完之后,刘飞的心中跟上拔凉拔凉的,虽然周宣说得也是语焉不详,但是对于很多内幕xìng的东西还是有所披露的,就像周宣所说的拿出四分之一左右的保障xìng住房用于低收入者家庭,其他的用來销售这种事情,刘飞以前的时候倒也听说过一些,不过在他所执政过的地方,却从來沒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因为刘飞虽然工作十分忙碌,但是却会不定期的随时选择一两个获得保障xìng住房或者廉租房的家庭前去走访或者进行资格审查,所以他主政的地方,沒有人敢动手脚,因为刘飞早就说过,敢于打保障xìng住房和廉租房主意的官员,一旦被自己或者纪委部门查到了,沒有任何放过的余地,最轻的都是开除公职处分,如果xìng质比较恶劣的,直接双规并移送司法机关进行处理。

    这时,嘟嘟在旁边问道:“周经理,你说万一要是中介销售保障xìng住房被曝光了,上面领导会不会有危险啊,如果他们有危险的话,你们中介公司和我们买房子的人不也是挺危险的吗。”

    周宣笑着说道:“这位大哥,这你就外行了不是,你想想看,为什么上面的领导要找第三方的公司负责管理保障xìng住房和廉租房啊,说白了其实就是为了推脱责任,一旦真的事情真相被曝光了,那么领导只要说是第三方公司的责任就可以把自己撇清了,最多只承担一个很轻微的用人不当的责任,而且你不要忘了,这第三方公司也是通过市招标办招标选拔出來的,虽然这招标也仅仅是走走形式而已,但就算是形式这也是合理合法的,任何人都找不出什么漏洞,所以,领导那边根本不会出什么事情,就连第三方公司那边的老板都不会有事,因为从一开始运营开始,那边的老板便已经把替罪羊给找好了,负责和我们中介这边联系的那些负责人基本上都说一年一换,沒有人敢长期做的,只要做一年就可以赚三年五年甚至是八年十年的钱,高风险高收益之下,总是有人敢以身犯险的,反正即便是被抓起來也不过是判个几年的事情,而钱他们早就赚到手了。”

    听周宣说完之后,刘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堵得有些发闷,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廉租房和保障xìng住房的的利益链条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也就是说,即便是自己下狠手去整顿,也未必能够把那些真正的犯罪份子给绳之以法,这种信息让刘飞心情更加沉重了。

    这时,周剑雷看到刘飞有些走神了,便冲着周宣说道:“周经理,听了你的介绍之后我们基本上都明白的差不多了,我们也准备买三套,你看我们都需要准备哪些材料。”

    听到周剑雷这样说,周宣立刻双眼放光,他之所以跟周剑雷他们解释的这么多就是看中了他们给钱爽快,大方,所以认为他们很有可能是真心购买的,而对他來讲,周剑雷给他的这些小费相比于卖出房子的提成來说还是属于小数目的,现在周剑雷一说要买三套,这哥们立刻兴奋起來,回到自己的工位上从一个锁着的柜子里面拿出一份早已经打印好的资料回到会客厅交给周剑雷说道:“如果你们要是自己可以准备的话,可以按照这上面的资料进行准备,如果有些资料你们准备不了的话,比如说低收入证明等,我们中介可以负责给你们作假,不过你们需要付钱的。”

    这时,刘飞突然说道:“有沒有比较省事的办法呢。”

    周宣说道:“有,只要你们提供身份证、户口本就可以了,其他的东西我们中介负责全部给你们搞定,不过造假的这部分费用得你们承担。”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沒有问題,明天下午我们就拿着身份证和户口本过來,你把名片给我们留一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