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28章 越来越怒

www.wuailogo.com 官途     这时,周剑雷对那个男人说道:“兄弟,要不这样吧,因为我们还得进去在了解一些情况,而且对于你的价格我们也不太满意,你先给我一张名片,等我们办完事情了解完情况之后,如果你最后能够给我们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我们还是会从你这里办的。”周剑雷电话说得比较圆滑,这样那个男人也就明白周剑雷的意思了,他犹豫了一下,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一张名片交给周剑雷笑着说道:“几位,这样跟你们说吧,价格这个问題咱们好商量,只要你们确定要消分,只要告诉我你们的车牌号我可以先给你们消分,消分之后你们在给钱,我一直都是在这一片做生意的,在别人那里拿到的价格,在我这里一样可以拿到,不过有一点我得跟你说清楚,我们这个行业都是有底线的,如果你把价格压得太狠了,我们可能都不给你办了,到时候你可就要后悔莫及了。”

    周剑雷笑着点点头说道:“好,沒有问題。”

    刘飞、周剑雷、嘟嘟三人走到办事大厅附近,便陆陆续续看到有人过來向他们询问是否需要协办业务,不过这一次,刘飞他们三人都摇头表示不需要他们帮忙,这些人看三人沒有揽承业务的可能,也就不再上前了,找其他人去兜售业务了,进入业务大厅之后,依然不时有人过來向他们兜售生意,刘飞等人又和这些人接触了一下,最终发现这些人虽然明目张胆的在大厅内兜售生意,但是大厅内负责执勤的保安却直接无视这些人,就好像这些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而办事大厅内的那些公务人员更是熟视无睹,一句话都不说。

    看到眼前的这种情况,刘飞的脸sè越发显得yīn沉了,他现在看出來了,这些人之所以敢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兜揽生意,肯定是和这里的公务人员勾结在一起的,否则,这些公务人员又怎么可能熟视无睹,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些人的行为会干扰正常的交通行业的安全,会严重造成制度的缺席和不公吗。

    在交jǐng大队里面转了一圈之后,刘飞的心情越发沉重了,他脸sè严峻的走出办事大厅,让周剑雷给那个出租车司机打了一个电话,随后乘车继续开始溜达。

    走了一段路之后,刘飞笑着看向司机说道:“师傅,在你看來,你认为老百姓最关心的、zhèng fǔ方面却做得最不到位的事情是什么。”

    司机师傅沉吟了一会然后苦笑着说道:“这位大哥,我看你的气质不简单啊,不会是zhèng fǔ的公务人员吧。”

    刘飞笑着说道:“就算是吧,怎么,你认为我会找你的麻烦吗。”

    那个司机通过后视镜看了刘飞几眼,然后笑着说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好奇而已,其实,对我们这种小老百姓來说,zhèng fǔ的工作做得好与不好,跟我们沒有任何的关系,因为我们的话根本不可能传到那些当官的人耳朵里,他们做什么,想什么很多时候都未必能够按照我们老百姓的意思和需求去办,而且很多时候,就算是领导们做的很多好事,到了下面执行的时候,却又往往被那些歪嘴和尚给念坏了。”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我们还是继续刚才那个话題,你认为老百姓最关心的、zhèng fǔ方面却做得最不到位的事情是什么。”

    那个司机苦笑着说道:“其实,这样的事情很多,但是和老百姓关系最为密切的却又让老百姓最为无语的便是房子的问題,就拿廉租房和保障xìng住房來说吧,我们海明市每年都建不少廉租房和保障xìng住房,但是放眼看看,那些真正获得廉租房和保障xìng住房的人,有多少个是真正需要这样住房的人,沒有人你能够获得保障xìng住房或者廉租房的名额吗,不可能,而且很多保障xìng住房和廉租房的名额在中介那边都是可以直接交易的,虽然比市场上销售的房子要便宜一些,但是光是中介费都是一笔十分不小的开销,但是你仔细想一想,廉租房和保障xìng住房的本意是保证低收入阶层可以获得住房的条件,但是到了执行的时候,低收入的老百姓很难真正获得应该得到的照顾,反而是那些根本不需要的、有权、有钱、有关系的人才能获得这些好处,正因为如此,很多老百姓都说,保障xìng住房不保障,廉租房不廉价。”

    听完司机的这番话之后,刘飞脸sè显得更加严峻了,他沉声说道:“难道海明市的廉租房和保障xìng住房领域真的这样黑暗不堪吗。”

    那个司机苦笑着说道:“沒有最黑暗,只有更黑暗,对我们这些小老百姓來说,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够多赚一些钱,多结交一些关系,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摆脱真正的贫穷和落魄,虽然我们口口声声要求公平和公正,但是我们却又希望我们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得权力和关系,去破坏公平和公正,如此一來,真正的公平和公正距离我们总是那样的遥远,我们能够做的依然是在命运的长河中苦苦挣扎,网上现在不是说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都正在崛起吗,而对我们普通老百姓來说,我们的穷二代也正在崛起,就连教育、异地高考都进入了拼爹的时代,我们老百姓还能做什么,说什么,我们只能默默的忍受着惨痛的现实,默默的去奋斗,只有我们家族中的穷二代通过努力崭露头角,出人头地,我们这些穷二代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刘飞说完之后。

    听完司机师傅的这番话之后,刘飞的心情更加沉重了,对于司机师傅所说的这番话刘飞无法给与反驳,因为他本身就是从草根阶层里面通过自己的奋斗一步一步走到如今这种地步的,而自己的亲身经历让刘飞真正的意识到,如果沒有刘家作为背景,或许自己现在早已经在残酷的官场斗争中成为牺牲品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在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刘飞更加能够理解老百姓所面临现实情况的无奈何叹息,所以,刘飞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老百姓能够获得相对公平一些、公正一些的社会环境,让更多的老百姓能够活的更加幸福一些。

    “师傅,您知道哪家中介公司卖廉租房吗或者保障xìng住房的名额吗。”刘飞问道。

    那个司机师傅看了刘飞一眼,他能够感觉到刘飞身上所散发出來的那一阵阵的正气,所以他笑着说道:“这个很简单啊,基本上几家大型的房地产中介公司都有廉租房和保障xìng住房的名额进行销售,不过即便如此,一般沒有关系的人也很难买到,既然你们今天出手这么大方,我就给你们指引一条明路吧,你们去浦港东路的上地房地产中介公司,他们那家中介公司关系网比较大,路子比较野,只要你肯砸钱贿赂他们的中介工作人员,他们就可以帮助你获得廉租房或者保障xìng住房的名额,虽然中介费、手续费还是不少的,但是比起去购买商品房还是要便宜一些的。”

    刘飞笑着说道:“这样吧师傅,您直接带着我们去那里吧,我们亲自过去看看。”

    司机一愣,他沒有想到刘飞居然是一个急xìng子,随后点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就带你们过去吧。”

    很快的,司机站调转车头,直奔浦港东路而去,停在一家大型房地产中介公司的门外。

    刘飞、周剑雷和嘟嘟三人下车之后迈步走进中介公司内。

    很快的便有一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房地产经纪人走了过來,满脸含笑的说道:“各位,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嘛,你们是买房子还是租房子。”

    刘飞笑着说道:“我们想买三套保障xìng住房,不知道你能帮我们弄到名额吗。”

    那个经纪人苦笑着摇摇头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啊三位,你们可能找错地方了,我们这里是中介公司,销售、租赁产权房,保障xìng住房不再我们的业务范围之内。”

    周剑雷见状,直接从口袋中拿出一叠钞票十分隐蔽的拍在经纪人的手中笑着说道:“兄弟,帮帮忙嘛,我们有朋友在你们这里买过,规矩我们懂得。”

    那个经纪人摸了摸手中钞票的厚度,知道有1000多块钱,知道这些人确实是懂行之人,既然这样,他也就不再抻着这些人了,笑着说道:“三位,请跟我到会客室里面谈吧。”说着,经纪人把三人带到一个封闭的小房间内。

    随着众人在房间内坐下,刘飞的心情却越來越沉重起來,从经纪人的表情和动作刘飞便知道,保障xìng住房和廉租房的名额本來是面向低收入者为他们提供保障的,但是现在,却流入了房地产中介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