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27章 上下其手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时此刻,这个普通出租车司机的一番话,听在刘飞的耳中,却犹如晨钟暮鼓一般,振聋发聩,刘飞此刻突然意识到,随着网络信息化时代的來临,随着华夏老百姓在物质生活上越來越富足,老百姓们对于jīng神生活、对于公平、正义的需求也越來越高,身为海明市的市委书记,自己要做的工作不仅仅是提高海明市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水平,还应该想办法去提高海明市老百姓的jīng神生活的水平,想办法营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让所有的老百姓都能享受到改革开放所带來的成果,而出租车司机的这番话更让刘飞意识到,虽然海明市的经济已经非常发达了,但是在这发达经济的背后,却也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題,那就是黑社会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了普通老百姓的幸福指数,本來老百姓们辛辛苦苦的拼命工作,忍受着高房价、高物价的盘剥,勒紧裤腰带在过着rì子,如果在正常的消费之外还得在额外给那些黑社会上缴一份贡献,那老百姓不抱怨才怪,而真正让刘飞感觉到心惊胆颤的却是仅仅是出租车行业每个月上缴给黑社会的利润就高达一个多亿,要知道,这还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出租车行业啊,那么如果在加上货运、客运、物流、娱乐等诸多传统非高科技行业每个月会上缴多少钱,每年又能收上來多少钱,最起码也得几十个亿吧,那么这么多的钱到底都去哪里了,全都去黑社会手中了吗,黑社会有那么大的胃口吗,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他们真的要是敢独吞的话,恐怕早就被打击了,但是现在黑社会却生活的好好的,还时不时的出來挑衅一下自己的底线,挑衅完之后还有人给他们打掩护,这足以说明海明市的黑恶势力之强大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出租车内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之中,刘飞在沉思,周剑雷在沉思,嘟嘟也在沉思着,就连那位刚刚发泄完心中不满情绪的出租车司机此刻也感觉到心情有些压抑,不过身为职业司机,他还是全神贯注的开着车,因为对于他來说,他是整个家庭的顶梁柱,他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平安,保证乘客的平安,对于他们这种小老百姓來讲,平安就是福啊。

    走着走着,刘飞突然对司机说道:“师傅,把我们放在交jǐng大队办事大厅外面吧,我们去那里转一转,你一会就在外面等着我们就成,今天你这出租车我们包下了。”

    出租车司机就是一愣,然后笑着说道:“几位,我给你们一个建议吧,其实在海明市还是比较容易打车的,你们包下我这个车不值啊。”

    这时,周剑雷拿出2000块钱递给司机说道:“师傅,这是2000块钱,我们包你的车半天,这应该够了吧。”

    司机连忙摇摇头说道:“2000块钱,太多了太多了,你们都2点多了才上车,给我800块钱就够了。”

    周剑雷笑着直接把钱放在出租车司机的口袋里说道:“师傅,就别跟我们客气了,你们司机师傅也不容易啊。”

    司机师傅看到周剑雷这样做,他也就沒有在多说什么,因为自己的孩子正在海明市上初中,光是每年的借读费就是一笔让他头疼的开支,在加上学费、住校费、伙食费、书本费等等,自己每个月赚的钱勉勉强强刚够维持家用,不过这司机师傅倒也是一个热心之人,钱既然收下了,他也不想白收,便笑着说道:“几位,你们去交jǐng大队做什么,是不是要去那里消分啊,我可跟你们说啊,你们去的时候可得小心一点,外面那些中介可黑着呢,如果你们不懂行情的话肯定会被黑的。”

    周剑雷眼珠一转,立刻说道:“啊,是啊,现在还可以消分吗,前段时间焦点访谈上不是播放了一些地区花钱消分的事情了吗,难道海明市这边还敢这样办。”

    司机师傅立刻笑着说道:“这位兄弟,这你就外行了吧,我告诉你吧,这年头只要有钱赚,有权利,做啥的沒有,那些有权的大爷们巴不得把手中的权利尽可能的兑换成金钱呢。”

    听到司机师傅这样说,刘飞的心中便是一暗,从司机师傅的话里话外刘飞听得出來,这位司机师傅因为饱受盘剥,所以也就养成了那种带着有sè眼镜看人的思维模式,某个领域的官员让他不满了,所以对于其他领域的官员他就认为也和那个领域的差不多,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而这种思维模式,时下非常普遍,刘飞曾经看网上流传的一句话,说是把一些当官的排成一排去调查,如果说每一个所犯的错误按照实际去量刑的话,如果说全部够得上双规的话有些夸张,但是如果隔一个双规一个,那绝对会有落网的,这番话虽然说得比较夸张,但是这也让刘飞意识到,在当下老百姓心中对于贪污**官员的痛恨和不满,更让刘飞看到反腐倡廉工作的重要xìng和紧迫xìng。

    出租车在海明区交jǐng大队的外面停了下來,司机跟刘飞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告诉他们自己的停车位置,又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周剑雷,让周剑雷他们办完事之后给自己打电话,自己立刻就过來,双方分开之后,刘飞看着嘟嘟说道:“嘟嘟,对于这位出租车司机的观点和说法你怎么看。”

    嘟嘟苦笑着说道:“这个司机师傅的观点虽然有些偏激,但是却也能看得出來,目前海明市的确存在着一些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題,对老大你來说,任重而道远啊,不过我想,这个司机师傅的话应该也能够给你带來一些启示,毕竟海明市的情况和以前的沧澜省或者其他地市不同,不同地区的老百姓,在自身需求上也不尽相同。”

    听完嘟嘟的话之后,刘飞轻轻点点头,他不得不佩服嘟嘟的敏锐洞察力,这个司机的这番话,已经让刘飞意识到很多问題。

    众人往前走了几步,路边一个原本正站在那里四处张望的男人突然迈步走了过來,满脸含笑着说道:“三位,你们是过來办什么事情的,需要帮忙吗。”

    周剑雷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笑着说道:“我们得去交jǐng大队办事大厅去办,那里的业务你能办吧。”

    那个男人立刻笑着说道:“当然能办,只要办事大厅里面能办的业务,我都能给你们办了,而且花的钱绝对比里面还要便宜,而且办事大厅里面不能办的业务,我也能够给你们办了。”

    这时,周剑雷假装看向刘飞说道:“老大,咱们的汽车12分都已经扣完了,现在沒有办法上路了,你要找的人找到了沒有。”

    刘飞假装有些无奈的说道:“哎,人生地不熟的找不到人啊。”

    听刘飞这样说,那个男人立刻双眼放光说道:“这位老大,不就是12分吧,只要你们把钱交了,我分分钟就给你们办妥了。”

    听对方这样说,刘飞立刻瞪大了眼睛说道:“哦,不会吧,焦点访谈都报道了你们还可以办嘛。”

    那个人不屑一笑说道:“报道了又怎么样,不过是让我们揽生意更小心一些罢了,只要有利润的存在的事情,就会有人去做。”

    刘飞皱着眉头说道:“据我所知,要想消分的话,得把数据库里面的数据给删除了啊,不过我听说在那个客户端软件招标的时候,交jǐng大队的招标文件上写的非常清楚,一定要确保数据库的数据不能被删除的啊。”

    那个男人冷笑着说道:“我说这位大哥,你这样说就是外行了吧,招标文件那个不过是用來给上级领导看,给检查的人看的,谁会完全按照那上面的去做呢,尤其是那个负责做这个软件的那家公司,如果他们不能按照交jǐng大队的要求去编制软件功能的话,他们早就被清理出局了,而删除数据库数据的功能则是一项最能给交jǐng大队的人带來额外收入的一件重大的功能,这么好的功能谁敢去掉啊。”

    刘飞听对方这样说,便点点头说道:“嗯,我们的汽车12分都扣光了,你看得需要多少钱才能给我们全部清除扣分记录。”

    那个男人听这样问,心中暗喜,眼珠叽里咕噜的转了转说道:“这位大哥,我看跟你聊的也挺投缘的,我也就不跟你抬价了,以前沒有曝光的时候是100块钱消一分,但是现在上面查的紧了,我们的风险也大了,所以现在得200块钱消一分,12分一共是2400块钱,我就算你们2000块钱好了,不过这是一口价。”

    刘飞听到这个男人这样说,心中便是一惊,虽然他已经听出租车司机说过这件事情了,但是心中对于这件事情依然不是太相信,但是现在亲眼见到、听到眼前这个男人如此明目张胆的跟自己讨价还价,这让他意识到,海明市各方面存在的问題还真是不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