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26章 出租车司机的愤怒

www.wuailogo.com 官途     就在肖建辉、邓佳明等人商讨下一阶段应该如何应对刘飞的时候,刘飞已经和马朝明通完电话,获得了马朝明肯定的答复,对于马朝明能够顶住重重压力答应自己的要求,刘飞感觉到非常欣慰,这让他意识到,虽然这个世界上热血沸腾的人越來越少,但是像马朝明这样胸怀大志、肯干实事的干部还是有的,只要有他们这样的人在,华夏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就会越走越宽广。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静下心來,仔细盘算了一下,他决定从明天开始暂时放弃每天都坐在市委大院内,通过批复各方文件來了解海明市社会现状的工作状态,因为刘飞始终认为,要想对海明市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自己必须塌下心里,实地的对海明市进行一番明察暗访才行,因为现在到了他这种层次,自己所看到的,所听到的都是下面的官员们想让他看到的,想让他听到的,很多真正的事实真相往往百中无一,而且刘飞也打算通过此举再一次完成对肖建辉等人的逆袭,虽然今天常委会上这突如其來的失败让刘飞十分沮丧,甚至连幕后cāo控者是谁刘飞都不知道,但是刘飞心中却还是直接把目标锁定在肖建辉等人的身上,因为刘飞的直觉是这样的,而刘飞对自己的直觉一向十分相信,而刘飞绝对不是一个喜欢逆來顺受之人,而且刘飞一向秉承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还之,这个宗旨刘飞从來就沒有变动过,刘飞不相信偌大的海明市,自己还不能发现一些问題,而作为市委书记,发现问題、解决问題,让老百姓受益这是一个很正常的途径。

    第二天上午,刘飞处理完一天的主要工作之后,在下午2点多的时候,刘飞让林海峰留守办公室,他则带着周剑雷先到机场接上从燕京市返回來的嘟嘟一起踏上了到达海明市之后第一次微服私访之旅,对于微服私访,刘飞还是有着比较浓厚的情结的,因为通过有目的的或者无目的的微服私访,刘飞往往可以看到很多自己平时看不到的问題。

    返回市区的路上,刘飞笑着说道:“嘟嘟啊,最近这段时间在燕京市忙的怎么样。”

    嘟嘟苦笑着说道:“老大啊,自从接到您让我去燕京市搜集资料的任务之后,我都快忙死了,每天都是浩如烟海的情报资料,我感觉我都快赶得上中*情*局的局长了,不过这段时间的忙碌收获倒也非常巨大,这让我对世界格局的走向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那就好,现在那边的工作你可以先交给龙梅子负责,现在就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吧,最近海明市这边风起云涌,有你和剑雷、诸葛丰在我身边,我的心才更踏实一些。”

    嘟嘟点点头说道:“嗯,沒问題,我听老大的吩咐就行了。”说道这里,嘟嘟嘿嘿一笑说道:“老大啊,我可是听说你这一次在海明市常委会上吃瘪了啊,幕后cāo控者找到了吗。”

    刘飞笑着说道:“既然是幕后cāo控者,又怎么可能真正被找到呢,虽然从表面上看肖建辉和邓佳明等人的可能xìng更大一些,但是我认为就凭着他们两个人根本还不足以产生这么巨大的影响力,但是他们作为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杠杆却是肯定的,阿基米德不是说过吗,给我一根杠杆,我就可以敲定整个地球吗,既然有人想要通过肖建辉和邓佳明这两个杠杆來撬动我,那么我也得來一个打草惊蛇,先好好的收拾收拾肖建辉和邓佳明才行,我相信,收拾了这些杠杆,他们身后那个手握杠杆的人,早晚都会出來的,我倒是要看一看,我最终能够把谁给牵出來。”

    嘟嘟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看來,海明市的局势还真是复杂啊,诸葛丰现在恐怕是有的忙了。”

    刘飞笑着点点头,他心中清楚,现在的诸葛丰的确非常忙碌。

    三人回到市区之后,立刻把汽车放在一处停车场内,出來之后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出租车司机笑着问道:“几位,去哪里。”

    刘飞笑着说道:“你就开着车围绕海明市四处转悠转悠吧,我们主要是出來散心的。”

    听刘飞这样说,出租车司机心情立刻就好了起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他知道,这样的客户绝对是大客户,所以他立刻笑着说道:“好嘞,您放心吧,我保证可以让几位领略到海明市的风景。”说着,司机开着车载着刘飞等人在海明市开始兜圈了,坐着车内,刘飞一边看着窗外不时驶过的风景,一边默默的思考着一些问題。

    这时,嘟嘟已经跟司机师傅聊了起來。

    嘟嘟说道:“师傅,在海明市这样的大都市,人这么多,你们出租车司机应该挺赚钱的吧。”

    听到嘟嘟这样问,司机师傅立刻露出一副愁眉苦脸之sè说道:“赚钱,我倒是想呢,但是实际上,我们出租车司机累死累活的,能够赚点养家糊口的钱就不错了。”

    嘟嘟听完之后就是一愣:“不太可能吧,以前我做出租车的时候,我听那些出租车司机说他们一天弄好了可以拉上千元的活呢。”

    司机苦笑着说道:“一天拉上千元对我來说也是经常可以做到的事情,不过真正属于我们自己利润的钱,能够有200块钱我们就得烧高香了,要是拉的活少了,恐怕连200块钱都赚不到。”

    本來正在看着窗外风景的刘飞听到出租车司机这样说,立刻眉头一皱说道:“哦,拉1000块钱的活连200块钱都赚不到,这不应该吧,1000块钱的活油钱也就200到400块钱之间,最少也能赚600块钱啊。”

    司机苦笑着说道:“是啊,按理说赚600块钱是沒有问題的,但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道理可讲啊,就像我吧,就算我一天拉1000块钱的活,油钱我可以控制在300块钱左右,但是这汽车是雇主的,所以我每天要交250块钱的份子钱,这样一來就剩下450块钱了,而这450块钱呢,也并不全都是我的,我还得运管处的那些大爷们每个月孝敬2000块钱,否则的话,我就别想安心的拉活,这样下來,每天就得70块钱的成本支出,净利润就剩下380块钱了,而这380块钱还得拿出一部分税费啊、燃油费啊等等,这个税、那个税的加在一起,平均下來也得交出去80块钱。”

    刘飞听到这里,眉头已经皱得更紧了,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应该还剩下300块钱左右啊,为什么你说只能有200块钱呢。”

    司机苦笑着说道:“哎,你说国家收税,我们交了也就交了,我们心中沒有什么怨言,毕竟只有国家有钱了,才能保卫钓鱼岛、保卫我们国家的安全,但是他妈的就连黑社会都盯着我们收钱啊,每辆车每天100块钱,他nǎinǎi的,真不知道市公安局那帮孙子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从來也不管一管。”说这话的时候,刘飞可以明显看到出租车司机的脸上露出极度愤慨之sè。

    刘飞的脸sè也显得更紧yīn沉了,他沒有想到,这个出租车司机对海明市的公安干jǐng们竟然如此不满,但是转念一想,他却不得不承认,如果这个出租车司机说得是真的,如果连黑社会都敢向出租车司机收钱的话,那反应出來的问題可是非常严重的,刘飞从政这么长时间了,心中非常清楚,不管在任何地方,任何黑社会的存在都绝对不仅仅是凭借着其凶悍的作风就可以存活下來的,只有有了一些公安、政法方面的保护伞之后,他们才敢为所yù为,因为只要jǐng察愿意,任何黑恶势力都不可能真正的有发芽滋生的土壤,尤其是在经济发达地区,公安干jǐng们的经费一般都是比较充足的,所以不管是jǐng用装备上还是各种侦察手段、技术上都可以做到比较好的程度,破案率也会大幅度提高,略微沉吟了一下,刘飞土壤问道:“师傅,该不会海明市所有的出租车司机都得每个月交3000块钱吧。”

    司机师傅苦笑着说道:“这位大哥啊,你还真说对了,咱们海明市有4万多辆出租车吧,差不多每辆出租车每个月都得交3000块钱左右,这一个月下來,光是我们出租车行业就给他们贡献1个多亿啊,而且像货运、客运、物流等哪个行业不给那些黑社会交钱啊,而他们又拿着这些钱去贿赂那些官员大爷们,让我们有缘无处诉,有苦无处言,而如此一來,他们的关系越來越紧密,而我们老百姓也只能咬着牙勒紧裤腰带过rì子啊,上次有个电视台的记者采访我问我幸福吗,我当时真想告诉他们,幸福他nǎinǎi个头,不过我心中虽然那样想,但是嘴里却只能说我很幸福,毕竟,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不敢惹事啊,我现在只要辛苦一下,一个月还是可以赚个四五千的,只要能够平平安安的过rì子,平平安安的做生意,这或许也算是一种幸福吧,只不过这种幸福感是大打折扣的,因为这个世界上让人不忿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我们老百姓也有太多太多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