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18章 刘肖明斗

www.wuailogo.com 官途     肖建辉也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刘书记,我请你弄明白一件事情,这两件事情并不是每天都在发生,而是具有一定的偶然xìng,你不能因为一些偶然发生的事情,就否定我们政法系统一直以來所作出的成绩,如果你说我们是饭桶,那么我请问你,为何我们海明市的经济发展连年以來高速增长,如果不是我们政法系统工作做得不好,何以这些年來我们海明市的社会治安一直都还不错,刘书记,我希望你能够客观公正的看待这个问題,不要发生什么事情就把责任往别人的身上推,说实在的,我肖建辉不是一个沒有担当之人,我承认接连发生两起人命案我们政法系统尤其是公安系统在工作中是存在不足之处的,但是我绝对不接受你这种毫无底线、毫无原则的指责,你不能因为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更不能管中窥豹,只见一斑,我希望我们政法系统的工作能够得到客观、公正的评价。”

    听到肖建辉这样说,刘飞脸上气急反笑,他的目光落在肖建辉的脸上,一种就连他自己都知道非常虚伪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荡漾着,他淡淡的笑着说道:“哦,肖书记,照你的意思我刘飞对你们政法系统的批评你完全不接受了。”

    肖建辉看到刘飞那充满假笑的脸sè,突然感觉到后脊背一阵阵发凉,不过他对刘飞虽然有所忌惮,但是此刻却沒有任何退路,因为他绝对不能容忍刘飞将市公安局方面的工作一棍子打死,否则的话,以后容易给刘飞以口实,对于他在政法系统的威信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不过他自然也不是三岁小孩子,一眼就听出刘飞这番话里面所蕴含着的一个陷阱,所以他脸sèyīn沉着说道:“刘书记,你说得不对,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承认我们政法系统尤其是公安局系统在工作中是存在着不足的,所以,对于你的批评,我部分接受,但是我绝对不接受你更多的不负责任的批评,在这里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等散会之后,我会召集政法系统的干部们进行开会,我会对他们的工作提出严厉的批评。”

    等肖建辉说完之后,刘飞的脸上依然带着那种怒极之后所展示出來的假笑,说道:“哦,是这样啊,肖书记,我想问问你,在你的工作范围之内,昨天我们海明市发生沒发生什么大事。”

    听到刘飞这样问,肖建辉心中就是一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跳进了刘飞jīng心策划的一个陷阱之中了,对于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他还真是不太清楚,但是他却有一种十分清晰的预感,如果自己要是说沒有什么事情发生,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直接踏上刘飞的陷阱,作为一名政法委书记,他有着一般人难以匹敌的敏锐直觉,但是眼前的问題却是如果自己要是回答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自己却又说不出什么來,现在,肖建辉感觉到自己进退维谷,难以抉择。

    而此刻,和肖建辉一样心惊的还有王成林,当刘飞这句话问出來之后,王成林便明白刘飞接下來准备做什么了,只不过他沒有想到,事情的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本來昨天刘飞把自己喊过去商定的是在今天下午讨论物联网事情之前通过讨论昨天发生的中小企业物流老板被打事件,从而达到对市公安局进行人事调整的目的,而且本來商定是由自己來提这件事情的,但是今天接连发生的两起人命案却将昨天两人商定的计划直接给推翻了,刘飞在这个时候突然对肖建辉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題,也就意味着,刘飞要用这件事情给肖建辉摆下一个陷阱,这是绝对的阳谋,一切都摆在肖建辉的面前,肖建辉如何抉择都将会被刘飞抓住把柄,此刻,王成林不得不佩服刘飞随机应变能力之强,心中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不过在佩服刘飞之余,王成林心中更多的还是愤怒,作为海明市的市长,王成林对于昨天和今天接连发生的事情感觉到极度的震怒,他也几乎出离愤怒了,他非常能够理解刘飞此刻那种怒发冲冠的极度愤怒、极度悲痛的心情,因为他此刻的心情和刘飞也差不多少,而此刻,他的心中也有着一丝丝的自责,他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说明自己的工作还沒有做到位。

    肖建辉虽然进退维谷,但是他也是老狐狸了,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所以他眼珠一转,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你是知道的,我们海明市是一个国际xìng的大都市,有人口几千万,每天都有无数的事情发生,作为政法委书记,不可能每一件事情我都知道的,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情。”

    听肖建辉这样回答,原來有些担忧肖建辉落入刘飞圈套的邓佳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肖建辉这样一说,直接就将刘飞的陷阱给跳了过去,其功力之深厚的确非同一般。

    然而,对于肖建辉的这种回答刘飞只是冷冷一笑,这种回答早就在他的算计之中,他冷笑着说道:“肖书记,我想问问你,在你眼中,什么样的事情才算是大事,什么样的事情才算是小事,黑恶势力横行霸道,殴打普通老百姓算不算大事,无良jiān商逼得老百姓跳楼自杀算不算是大事,官*商*勾结鱼肉百姓、强拆致死人命算不算是大事。”

    几句话之间,刘飞再次将肖建辉逼到了墙角里,这一次,肖建辉沒有任何辗转腾挪的空间,他只能直接面对刘飞的问題。

    此刻,会议室内的气氛再次显得紧张起來,不管是邓佳明也好,杜洪波也好,王成林也罢,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肖建辉的脸上,大家都知道,肖建辉如何回答直接关系到今天刘飞和肖建辉之间交锋的结局走势。

    肖建辉的脑门上也开始冒汗了,他沒有想到,刘飞的言词竟然如此犀利,如果说前面一个陷阱还给自己留下了机动应对的空间的话,眼前这个答案自己只能二选一,只能回答是或者不是,而且他非常清楚,不管自己选择是或者不是,刘飞这个问題的背后绝对藏着诸多的后手,肖建辉感觉到自己的头都有些疼了,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如果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要是接受刘飞的批评,承认错误,或许情况要比现在好很多,至少那个时候自己不需要面对如此刁钻却又无可回避的问題了,只是这个世界上沒有卖后悔药的,事情既然发生了,就再也沒有回转的可能了,不过作为一名政法委书记,肖建辉还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人物,他发现自己已经避无可避之时,很快便冷静了下來,他沉声说道:“刘书记,你说得这些,的确都算是大事。”

    刘飞使劲的点点头,目光冷冷的注视着肖建辉说道:“好,既然肖书记你认为这样的事情都是大事,那么我想在问问你,像这样的大事,你这个政法委书记应该不应该知道,市公安局应该不应该向你、向市zhèng fǔ、市委汇报这样的大事。”

    对于刘飞这次的提问,肖建辉沒有直接回答,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直接回答这个问題,那么也就意味着自己将会失去极大的主动权,他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不必拐弯抹角了,那样做沒有什么意思。”

    刘飞轻轻点点头,并沒有非得逼肖建辉百分百的回答自己的问題,还是给他留出了一些空间的,因为他知道,过犹不及,所以他沉声说道:“好,那我就直接说了,肖书记,你可知道,就在昨天,海明市十几个中小物流企业的老板先后遭到黑恶势力的毒打和恐吓,逼迫他们将自己的企业不能卖给嫣然集团,这样的事情不能算是小事吧,而有些被打被胁迫的物流企业老板们打电话报jǐng了,但是到现在为止,jǐng方对于这些报jǐng沒有任何反馈处理结果,你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应该吗,合理吗,我们的公安局干jǐng们到底都干什么吃的,他们都干什么去了,说实话,对于我们海明市大部分公安干jǐng的素质我是非常欣赏的,我们海明市的干jǐng素质在全国來说也是属于非常优秀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干jǐng的工作都做到位了,这并不代表其中不存在害群之马,肖建辉同志,你能够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这样严重的报jǐng事件,却偏偏沒有干jǐng前去处理呢,还有,上一次新源大酒店被砸之时,也是发生了jǐng察迟滞出jǐng事件,为什么会接连发生类似的事件呢,还有,今天发生的物流企业老板被当场气死,家属被逼跳楼事件的背后,到底反应了怎么样残酷的现实,肖建辉同志,你來告诉我好吗,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为什么总是有人可以无视老百姓的利益,无视老百姓的生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