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17章 接连质问

www.wuailogo.com 官途     就在医院跳楼事件发生之后不久,刘飞便得到了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医院这种公共场合中,在事情发生之后不到三五分钟之内,在各大门户网站的微博上便出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以及图片等情况播报,而记者这一次也很快便赶到了现场,在杜月生的小弟们还沒有來得及赶到现场进行阻止的时候,记者们便很快的把这件事情报道了出去,要知道,海明市不仅是一个经济高达发达的城市,思想的开放程度以及在某些领域的开放程度还是比较前卫一些的,而且新闻媒体中也有很多具有职业道德的记者和媒体,所以这件事情的始末也很快便记者们从死者家属那愤怒的陈述和痛苦的回忆中挖掘了出來。

    而此刻,那个刚刚把这物流企业老板一家三口逼死的默根基金负责人却根本就沒有在乎这件事情,因为他非常清楚,默根财团不仅具有雄厚的资本实力,与之相对应的,也具有华夏最顶尖的律师服务团队,只要沒有确凿证据可以显示是他亲自动手杀人的,那么他不会有任何的问題,哪怕自己会因此损失一些奖金,但是习惯了默根财团那种奖惩分明的负责人非常清楚,只要自己能够给公司赚钱,哪怕是自己真的杀了人,公司也可以通过一些人脉关系帮助自己解脱的,在默根财团,一切向钱看是这里唯一的准则,公司不在乎你使用任何手段去为公司赚钱,只要你赚钱就行,在这个公司,财富不仅仅是要靠创造,还得靠掠夺。

    所以,当这位负责人朱扒皮回到公司,看到自己的同事们正在讨论着医院发生的那件逼死人的事件之后,朱扒皮只是不屑一笑说道:“有什么好讨论的,那件事是我做的。”

    于是,他身边的众人纷纷冲着朱扒皮竖起大拇指:“朱哥,还是你牛逼。”

    朱扒皮轻蔑一笑说道:“不过是几条人命而已,公司根本不在乎。”

    此刻,刘飞在了解到了整个事情发生的过程之后,勃然大怒,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真是岂有此理,光天化rì之下,乾坤朗朗,在我们海明市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岂有此理。”说完之后,刘飞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政法委书记肖建辉的电话,直接劈头盖脸的就说道:“肖建辉同志,我不知道你看到今天上午发生在我们海明市医院的那起案件沒有,我现在不想跟你多说一句话,我对你也只有一个要求,你必须要确保市公安局在24小时之内必须破案。”说完之后,刘飞直接挂断了电话。

    此刻的肖建辉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呢,但是知道事情经过的他此刻却颇为为难,他非常清楚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谁,而恰恰在事情发生之后,夏艳茹直接给他打來电话,说了这件事情,并且希望他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然而,他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不给他任何辩解和讨论的空间,直接给他24小时要求破案,这让他相当头疼。

    然而,肖建辉却并不知道,此刻的刘飞比他更加头疼,因为就在跳楼事件发生之后不到1个小时,又是一起人命案发生了,这次人命案的起因是一个贫困家庭为了保护家里唯一的房子,抵抗强拆,而一群强拆人员在黑社会势力的配合下竟然直接无视这家父子的死活,硬生生的推倒了他们的房子,将这父子俩硬生生的压在废墟底下,随后,这伙人直接撤离,消失的无影无踪,当刘飞得到有关这件事情的汇报之后,再次怒火冲天,直接把自己的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怒声吼道:“长久下去,老百姓何以安居,长久下去,老百姓何以乐业,强拆,难道就不能制止吗,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

    怒火冲天中,刘飞感觉到心情异常的沉重,打开窗户,呼吸着从窗外吹拂进來的新鲜的空气,然而,即便是如此,刘飞也感觉到胸中似乎憋闷的狠,望着外面街道上那匆匆走过的忙碌的人群,刘飞的目光中闪烁出几分愤怒,几分无奈和几分痛心,自从自己当上县长开始执政一方之时起,刘飞便见多了以各种各样理由展开的强拆行为,不管是官方主导的也好,黑恶势力或者是一些拆迁公司主导的也好,在很多强拆事件的背后,除了的确有一些钉子户是属于那种贪得无厌之人之外,大部分强拆事件尤其是强拆致人死亡事件的背后,往往都有部分无良官员与开发商之间相互勾结,无视和侵占老百姓的正当利益的影子存在,而对应这样的事情,刘飞从來都是深恶痛绝的,他最不能容忍的便是这种事情的发生,在刘飞看來,身为官员,你不能为老百姓积极的去争取利益也就罢了,如果在和商人相互勾结损害和侵占老百姓的利益,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行为,一次两次老百姓可能忍了,但是当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当老百姓的忍耐达到极限的时候,危机也就不远了,所以,刘飞不管是在任何地方执政的时候,对于这类事件的处理都是十分严厉的。

    看看时间已经12点了,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但是刘飞却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秘书长杜洪波的电话沉声说道:“杜秘书长,立刻通知所有常委,到常委会集合召开紧急会议。”

    杜洪波听到刘飞这个指示,不由得一皱眉头,建议道:“刘书记,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恐怕有些常委都已经不再市委大院内了。”

    刘飞知道杜洪波的意思,不过他还是立刻yīn沉着脸说道:“我知道,但是,人命关天,我们海明市接连发生两起人命大案,难道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吗,你告诉各位常委们,不管他们现在身在何处,只要沒有离开海明市,那么都立刻给我赶过來。”

    杜洪波听到刘飞语气坚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不可能取得刘飞的信任,所以他很快的把刘飞的指示一一传达给各位常委们。

    其实,现在这个时间的确不是开会的合适时间,因为现在有的常委都已经坐在酒席宴上觥筹交错了,但是接到杜洪波的电话之后,不管是身在何处,所有常委们全都火速赶了回來,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位新來的市委书记脾气还是比较大的,为人也比较强势,谁也不敢在这种关键时刻触刘飞的霉头。

    12点半,所有常委们全都悉数到齐。

    刘飞坐在主持席上,脸sèyīn沉着扫了众位常委一眼,声音沉痛的说道:“各位常委们啊,我知道大家对于我在这个中午吃饭的时候把大家召集过來召开这个紧急常委会有些人心中肯定是非常不满意的,但是我得先说一点,与大家对我不满意相比,我更在乎的是我们海明市几千万老百姓对我们市委班子是否满意。”说道这里,刘飞的语气突然之间变得严肃起來,空气也为之紧张起來。

    对于今天接连发生的两起命案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但是刘飞的严肃语气却让众人意识到,今天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这时,刘飞突然狠狠一拍桌子怒声说道:“各位啊,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就在此前的两个多小时时间内,我们海明市接连发生两起人命案,5个人、两个家庭在这两起人命案中烟消云散了,其中一起发生在医院,而另外一起,则发生在强拆工地上,事情的经过请王成林同志给大家讲一下。”

    王成林听到刘飞让自己來讲,他立刻声音沉痛的简短的叙述了一下这两起事件的起因经过和结果,等他讲完之后,整个会议室内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众人的目光在刘飞和王成林的脸上游弋着,所有人都看出來了,刘飞和王成林此刻的情绪非常激动,眉宇之间怒气森森。

    过了一会,刘飞猛的抬起头來,再次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说道:“各位常委们啊,我想问问大家,现在这座城市,是我们在座各位主政的海明市吗,如果是的话,何以我们的城市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是,为何五条鲜活的生命转瞬之间便魂飞魄散,如果是,为何市公安局系统、市政法委系统沒有任何一个人把这样的事情汇报到我的案头上,还需要我通过其他渠道得知,肖建辉同志,我想问问你,你这个政法委书记到底是做什么吃的,市公安局局长董永生是干什么吃的,难道我们海明市政法系统全都饭桶一堆吗,否则,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肖建辉同志,我需要你明确而又肯定的答复。”说完,刘飞森冷的目光直接盯着肖建辉,语气之间,充满了愤怒。

    此刻,肖建辉的火气也被刘飞这样直接而又沒有任何回旋余地的质问给激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