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16章 酝酿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王成林这样问,刘飞只是冷冷一笑说道:“原则上來讲是需要组织部酝酿的,不过到现在为止,市公安局的工作汇报不是还沒有汇报上來呢吗,所以从程序上讲,我们两人到现在也不知道此事的发生啊,那么明天的常委会上,我们只当是常委会之前得到的这个消息,时间有点匆忙一些,事情也是属于突发情况,所以这件事情就不用经过组织部酝酿,直接在常委会上进行讨论就可以了,何况,要是经过组织部酝酿的话,不知道多长时间之后才能讨论这件事情了,但是事情如火,时间不等人啊,我们这一次必须要速战速决,争取尽快对市公安局的人事进行一下调整,以便为今后大规模整顿社会治安做好铺垫,这一次,我们就权益行事吧,哦,对了,这件事情我看还是由你在常委会上提出來比较妥当,毕竟市公安局是属于你们市zhèng fǔ下属的单位,到时候我在人事上跟你遥相呼应,到时候咱们再看一看,到底都有谁跳出來反对我们的提议。”

    听到刘飞这样说,王成林心中便是一阵凛然,他突然发现,刘飞这话虽然说得十分平淡,未见任何峥嵘,但是他却能够从刘飞的这番话中听到一丝丝的寒意,尤其是他敏感的捕捉到了刘飞在提到要看一看谁跳出來反对我们提议这句话的时候,刘飞眼底深处,那一抹冷酷的目光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其中的寒意却更加让他心惊,也直到此时,王成林也才意识到,以刘飞现在的身份,如果真的要在海明市展开一些什么大的动作的话,也未必会真的束手束脚的,以前自己一直认为自己和刘飞是属于同一层次的人,自己和刘飞之间是竞争关系,但是就在刚才那一刻,刘飞无意间流露出來的强烈的寒意和凛然的官威突然让他意识到,不管平时的时候刘飞有沒有拿出那属于他委员的官威,但是,他委员的身份是实实在在的,那是华夏顶尖决策者之一特有的身份绝对不只是摆设而已,此刻,王成林沒有在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那明天常委会上我來提这件事情。”

    从刘飞的办公室内走了出來,走廊内小风一吹,王成林感觉到后脊背凉飕飕的,额头上也有些湿哒哒的,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头似乎有一块石头压在上面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在此刻,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和刘飞之间的距离虽然看上去很近,但是真正走起來却又那么遥远,刘飞在刚才那一刹那之间突然散发出來的官威让他突然产生了一种慑服感,让他心中身不由己的就想要去服从刘飞所说的每一句话,他使劲的摇摇头,握紧了拳头,深呼吸了好几次,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境,在心中不断的对自己说道:“王成林,你不必惧怕刘飞的,大家都是平等竞争,刘飞沒有什么好怕的,他比你还小几岁呢,怕他做什么,只要你不犯错误,一心为民,天下之大,任你往來。”好好的鼓励了一下自己之后,王成林这才感觉自己的心境平复了很多,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而此刻,胡天宇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站在窗口处,望着窗外那霓虹闪烁的海明市夜景,心中却是波澜起伏,此刻,他的心中非常的不平静,因为就在刚才,他接到了自己秘书向自己汇报了一下有关王成林去刘飞办公室呆了足足有20多分钟的情况,现在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王成林却突然急匆匆的赶去刘飞办公室去了,还呆了那么长的时间,那么刘飞和王成林到底在商量什么事情呢,还商量了20多分钟的时间,难道事情很棘手吗,如果是人事问題,按理说刘飞是应该把自己也一起叫上的啊,如果不是人事问題,是zhèng fǔ方面的事情,刘飞这个时候,又怎么会突然插手呢,王成林会同意吗,想到这里,胡天宇眉头更加紧锁了,略微沉思了一会,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把对口为自己服务的秘书长陈文轩喊道了自己办公室。

    陈文轩坐在胡天宇对面,十分恭敬的说道:“胡书记,您有什么指示。”

    胡天宇沉声说道:“老陈啊,最近这一两天來,我们海明市发生了什么比较大的事情吗。”

    陈文轩听胡天宇这样问,略微回忆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道:“胡书记,据我所知,最近这两天还真沒有什么大事情发生。”

    胡天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又问道:“最近有沒有什么事情,看似不大,但是却能够引起市委书记和市长同时重视起來的呢。”

    陈文轩听到胡天宇对于此事如此重视,问得如此细致,也不敢马虎,绞尽脑汁仔细的思考着,过了足足有三四分钟之后,他这才抬起头來说道:“胡书记,我倒是得到一个不算公开的消息,那就是最近嫣然集团的董事长吴语嫣正在我们海明市对中小物流企业进行收购和兼并,她开出來的价码很高,很多老板都动心了,而她所提出來的概念就是要对海明市的物流行业进行整合,以达到智能物流的程度,看样子是想要把物联网的概念推广到物流行业,而与之相对应的,最近刚刚加入默根财团的风险投资基金的夏艳茹也加入到了这一次的物流行业整合之中,不过到目前为止,我倒是还沒有得到进一步的消息,您说的事情会不会是和这个有关。”

    听到陈文轩提到智能物流的概念,在想到吴语嫣和夏艳茹之间那层让外人摸不清头脑针锋相对的敌对关系,胡天宇立刻就判断出刘飞和王成林商量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和这件事情有关,对于自己的这种感觉胡天宇非常信任,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说道:“陈秘书长,从现在起,这件事情你作为重要的一项工作重点跟进,时刻关注吴语嫣和夏艳茹所主持的两大企业之间的实际进展情况,有什么异常的事情要及时向我进行汇报。”

    陈文轩立刻点点头说道:“好的,胡书记,我知道了。”

    从胡天宇办公室走出來,陈文轩立刻发动自己的人脉关系去打探与吴语嫣、夏艳茹有关的事情,因为他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人,他非常清楚,以他市委副秘书长的身份,要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除了巴结好自己所服务的胡天宇副书记之外,别无它途,因为作为为胡天宇对口服务的副秘书长,他不可能获得刘飞和王成林的绝对信任,自己只有通过出sè的表现赢得胡天宇的信任,才有可能平步青云,获得晋升提拔的机会,所以,在通过和胡天宇将近一个月的接触之后,他立刻便确定了向胡天宇靠拢的战略意图。

    第二天上午,整个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方面风平浪静的,见不到任何异常的情况,不管是刘飞也好,王成林也罢,全都稳坐中军帐,分别主持着市委、市zhèng fǔ的全面工作。

    然而,在海明市的市区之内,一件件让默根风投基金的负责人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却正在接连发生着,一开始的时候,当这些负责人前往两家物流企业找到物流企业的老板提出要用半价进行收购他们的企业的时候,这两家物流企业的老板看向这些负责人时眼神中充满了畏惧之sè,战战兢兢的表示自己同意用这个价格进行收购,这让这两个负责人大喜过望,因为半价收购就意味着自己的业绩要提升一大块,意味着自己将会获得大把的奖金,这让他们对于新上任的上司夏艳茹不得不刮目相看,然而,他们只能算是诸多负责人中比较幸运的两个,还有一个负责人來到其中一家物流公司老板病房内,跟这个老板提到要使用半价进行收购他们的企业之时,这个物流企业的老板怒声说道:“狗杂种,黑心肝的东西们,老子我就是死也绝对不会把我辛辛苦苦一辈子才创立起來的物流企业卖给你们的,我就是要卖给嫣然集团,我就是三分之一的价格卖给嫣然集团也绝对不会卖给你们。”骂完之后,这位老板突然双眼一翻,脖子一歪,死了,看到这种情况,这个负责人当时也傻眼了,但是病人的家属不干了,立刻就冲过來和这个负责人理论,而这负责人却一向依仗着自己是默根基金的负责人身份,根本不把这些病人家属放在眼中,十分嚣张说道:“他的死跟我沒有任何关系,老子是默根基金的人,要告你们随便告,老子不怕,但是如果你们这公司要是不卖给我们的话,后果自负。”说完,这负责人直接转身就走。

    然而,他却沒有想到,他前脚刚刚离开,后脚那个老板的妻子便抱着6岁的儿子直接从医院10层楼上跳了下去,当他走到医院大院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人的身体从10层楼上掉落,瞬间摔得血肉横飞、脑浆迸裂,那种惨象让他感觉到十分恐惧,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催命鬼一般,他真的害怕了,急匆匆的赶回公司。

    今天上午,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上午,就走跳楼事件发生之后,又一件大事的发生,让刘飞勃然大怒,目眦尽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