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15章 刘飞怒了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沉声说道:“诸葛丰啊,照你这样说,夏艳茹为了不让吴语嫣她们收购那些中小物流企业,动用了黑社会势力对那些中小物流企业的老板们进行殴打和威胁。”

    诸葛丰点点头说道:“是啊,我的手下们已经就此展开了深入的调查,完全可以确定,那些中小企业的老板们几乎全都遭到了威胁,而且很多已经给吴语嫣打过去电话说不接受他们的收购了,而与此同时,夏艳茹那边的风投资金的负责人也正在积极和这些中小物流企业老板们进行联系。”

    刘飞听完之后,脸sè更加yīn沉了,说道:“那些黑社会的人员到底是属于哪个势力的确定了吗。”

    诸葛丰苦笑着说道:“这个我们还沒有确定,因为对方做事情非常谨慎,那些人听口音像是外地人,但是你想一想,外地的黑社会怎么可能在海明市站稳脚跟呢,沒有海明市本地黑社会势力的支持,那些外地人恐怕还沒有做事就被砍跑了。”

    刘飞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这样吧,你继续在让下面的人展开调查,看來,对于海明市的黑恶势力,是时候需要整顿一下了。”说道这里,刘飞的脸上露出两道寒光。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立刻一个电话打给了王成林:“老王,你下班了沒有。”

    此刻,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王成林并沒有下班,还在办公室内忙碌着,接到刘飞的电话之时,王成林便感觉自己的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他知道,如果沒有急事,刘飞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的,所以他立刻说道:“刘书记,我现在还在办公室内。”

    刘飞点点头说道:“那好,你立刻到我办公室來一趟,有件事情我想咱们得好好商量商量了。”

    王成林立刻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马上过去。”

    15分钟之后,王成林出现在刘飞的办公室内。

    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來,林海峰给两人泡了一杯茶之后就出去了。

    刘飞也沒有任何的过度,而是直接沉声问道:“老王,你今天有沒有接到市局进行的情况汇报,反应海明市中小物流企业老板们遭到一些黑恶势力毒打的事情。”

    王成林听完就是一愣,说道:“哦,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吗,我还真沒有接到汇报啊,刘书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王成林那有些错愕的表情,刘飞便知道王成林对于此事是真的不知道了,他的脸sè也就显得更加yīn沉了,他沉声说道:“老王,事情是这样的……”说着,刘飞把诸葛丰跟他反应的情况跟王成林说了一遍,然后又拿出早已经打印好的,诸葛丰通过电子邮件发给自己的那些中小物流企业老板们被打的现场照片放在桌面上。

    王成林拿起那些照片來一张张的看过之后,脸sè也越來越yīn沉了,照片上,那到处一片狼藉的办公室,散落满地的货物以及物流公司老板们浑身带血带伤的惨象让王成林的拳头使劲的攥紧了,他猛的狠狠一拍茶几说道:“过分,真是太过分了,这还是我们海明市吗,这还是我们领导下的城市吗,怎么会有这样无法无天的事情发生,刘书记,我认为,对于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绝对不能容忍,身为市委领导,连老百姓安心做生意的环境都不能保证,我们这官还当个什么劲。”

    看到王成林怒发冲冠的样子,刘飞轻轻点点头,沉声说道:“老王,你说的沒错,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但是你发现沒有,我们海明市发生了这样严重的事情,不仅沒有在任何媒体上见到相关的报道,就连我们这两位市委一二把手居然连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这说明什么事情。”

    听刘飞这样说,王成林的脸sè显得更加yīn沉了,能够做到他这种位置,那智商绝对是超高的,他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你的意思是说,这些负责打杂之人不仅是统一组织、统一行动的,而且还有人负责给他们进行善后、配合等一系列工作,而且市公安局那边似乎根本沒有出动jǐng力前往现场,既然这样的话,说明两种可能,一种是市公安局那边沒有接到报jǐng,如果是这样的话,说明那些黑恶势力是极其凶残的,肯定是对那些被打的老板们给予了十分严重的威胁,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市公安局那边可能接到了报jǐng,但是却给淡化处理了,不管是这两种可能的哪一种,这都说明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題,那就是目前,我们海明市的社会治安环境,并不是我们表面上看起來那样平和。”

    刘飞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沒错,从眼前所表现出來的情况來看,我们两人对于整个海明市的掌控可以说连初级阶段都沒有达到,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还得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才能得知,这充分说明至少在信息渠道上我们是根本不够畅通的,而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市公安局那边却沒有任何的作为,这种情况反映的问題就更加严重了,我们为什么要來海明市前來执政,我们执政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要想尽办法让老百姓过得更好一些、更安定祥和一些吗,但是现在别说是让老百姓过得更好一些,就连让老百姓安心生活我们都沒有做到,这种情况,是我们这些领导的严重失职啊,我们必须得深刻反思才行,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下一步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去展开工作呢。”

    刘飞说完,王成林便明白刘飞的意思了,他沉声说道:“刘书记,您看我们下一步是不是应该把如何提高海明市的社会治安环境、打击黑恶势力作为我们下一阶段工作的重点。”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这是我们现在必须要立刻展开的工作,我认为,海明市之所以会出现这样严峻的情况,市公安局的领导层‘功不可沒’啊,所以,我认为,我们既然要想整顿海明市的社会治安,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并不是打击什么黑恶势力,而是要整顿和净化我们的干部队伍,先把一些胸中充满正气的jǐng察干部们放在合适的领导岗位上,只有这样,我们jǐng察队伍的战斗力才能得到进一步的凝聚和增强。”

    王成林听到刘飞这番话之后,心头便是一颤,他知道,这一次刘飞恐怕又是打算重拳出击了,王成林自从到了海明市之后,便一直在仔细研究刘飞以往在其他地市执政的详细资料,研究刘飞如果尽快掌握大局的手段,而在所有手段中,进行人事调整是刘飞必然要打出的一记重拳,但是到底什么时候打出这一拳,在刘飞不同的执政时期,时间节点都不一样,甚至相差非常大,刘飞早期的时候,往往一到任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人事调整,打得当地的各方势力手忙脚乱的,到中期的时候往往是到任一段时间之后在进行人事调整,而到了沧澜省之后,刘飞更是几乎沉寂了一年之后才徐徐展开人事调整,所以,王成林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題,到了海明市,刘飞什么时候会展开人事调整呢,将会从哪个角度來切入人事调整呢。”

    不过王成林怎么也沒有想到,到达海明市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刘飞便准备进行人事调整了,这种速度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现在都开始有些为刘飞担心了,现在进行人事调整,时机合适吗,刘飞能够达到自己的目标吗,不过王成林也是一个老狐狸了,他知道,刘飞是市委书记,人事调整是他的最主要权利,不管成功与否,刘飞都是最主要的责任方,自己只要尽力配合刘飞,捞取到自己的好处,那就足够了,所以他立刻点点头说道:“刘书记,你说得非常又道理,jǐng察队伍的建设非常重要,不过这人事调整应该如何调整呢。”

    刘飞看了王成林一眼,发现自己这位搭档脸sè很平淡,看不出一点异样的表情,不过刘飞心中却非常清楚,自己要想顺利的进行人事调整,必须要取得王成林的支持,否则的话,阻力重重很难实现,所以他沉声说道:“我看这一次我们可以先对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张大勇以及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建瑞他们这两个人位置进行调整,因为这一次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两个居然都一点不知道,恐怕有点说不过去,我看这样吧,你好好的遴选一下,看有沒有合适的人选來接替王建瑞,我则看一看谁比较适合接替张大勇,明天下午进行的物联网专題讨论会之前,我们可以先把这个议題加入进去。”

    王成林就是一愣,说道:“刘书记,这个人选不用经过组织部的酝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