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13章 太累了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手头上有关物联网的资料十分繁杂,虽然林海峰已经进行了初步整理和归纳了,但是由于物联网本身就是一个综合了各种高科技技术以及诸多产业领域而最终形成的一个全新的复杂网络,而其中很多领域现在也只是在摸索甚至策划期间,所以在更深一步的资料已经很难再找了,不过即便是如此,通过对这些现有资料的研究,刘飞也发现了其中存在的复杂的关系,更加强化了刘飞对于物联网的认识,物联网将是继计算机、互联网和移动通信之后的又一次信息产业的革命xìng发展,目前物联网被正式列为国家重点发展的战略xìng新兴产业之一,物联网产业具有产业链长、涉及多个产业群的特点,其应用范围几乎覆盖了各行各业,物联网是当前最具发展潜力的产业之一,将有力带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引领战略xìng新兴产业的发展,实现经济结构和战略xìng调整,引发社会生产和经济发展方式的深度变革,具有巨大的战略增长潜能,是后危机时代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的战略制高点,已经成为各个国家构建社会新模式和重塑国家长期竞争力的先导力。

    然而,纵容心里非常清楚物联网前景广阔,刘飞却十分敏感而又无奈的发现,物联网的产业化却需芯片商、传感设备商、系统解决方案厂商、移动运营商等上下游厂商的通力配合,所以要在我国发展物联网,不仅在规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如加强广电、电信、交通等行业主管部门的合作,共同推动信息化、智能化交通系统的建立,加快电信网,广电网,互联网的三网融合进程,而且各产业链的合作需要兼顾各方的利益,而在各方利益机制及商业模式尚未成型的背景下,物联网普及仍相当漫长,想到这里,刘飞总算是弄明白为什么在楚江才书记在任的时候,明明知道物联网前景广阔,却只是在理论上和形式上采取了一些动作,但是在实际工作中却并沒有积极推进了,看來,前景是美好的,困难却是多方面的。

    刘飞点燃一根香烟,不断的在心中反复的问着自己几个问題,这样利国利民的大事我们海明市能不能大力推进,应该如何大力推进,怎么样去解决推进过程中存在的诸多利益链条的掣肘,如何让国家和人民都可以享受到物联网发展的盛宴,皆大欢喜。

    烟,一根一根的幻化成升腾的烟雾,幻化成烟灰缸内那一层层的烟灰,也在不断的蚕食着刘飞的生命力,刘飞心中非常清楚,吸烟是有害健康的,能不吸烟是最好不要吸烟的,但是寂寞的官场生涯,辛苦、劳累的工作却让他不得不为自己的寂寞來找一些排遣的方式。

    然而,就在刘飞殚jīng竭虑的思考着如何让海明市的上上下下都能够享受到这场产业的盛宴,思考着如何让海明市的老百姓能够得到更多实惠的时候,不管是凯特恩斯那边也好,杜月生那边也好,还有一些未知的角落里,始终潜伏着一些人,他们认为刘飞的存在、刘飞的强势将会影响到他们的最终利益,所以,一个一个的yīn谋诡计都在夜sè的掩映下滋生、商讨、推演、确认,直到实施。

    夜已经很深了,刘飞掐灭烟头,站起身來,打开窗户放了放烟味,转过身來的时候,刘飞的目光落在墙壁上挂着的一副字上,那是老领导蒋正元亲自书写送给自己的,上面写的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短短十四个字,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都是老领导用心用他实际行动写出來的,老领导一生都在用实际行动來诠释着这十四个字的真正涵义,而刘飞作为老领导曾经的秘书,也在老领导的影响下,成为默默的践行者,为了国家的发展与强大孜孜不倦的努力着。

    夜,更深了。

    关了房灯,月sè便透过玻璃窗照进屋内,洒落满室的琼光。

    回过身,望了一眼室内那熟悉的摆设,刘飞灿然一笑,伸展了一下腰身,自言自语道:“每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国家和民族的复兴需要每一个为政者一点一滴的去努力,慢慢來吧,yù速则不达,2年的时间,应该足够我把海明市的物联网产业推进到正常高速运转的轨道上來吧。”

    办公室的外面,林海峰看到刘飞走了出來,笑着接过刘飞的手包,说道:“老板,徐姐刚才已经打过來电话问您什么时候回家了,她说西山县的老乡过來看望你了,给你带了两只土鸡,徐姐准备给你炖只鸡补补身子,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让她炖上吧。”

    刘飞笑着点点头,迈步向外走去。

    林海峰很快便给徐娇娇打过去电话,徐娇娇那边则快速开火,沒有任何的迟疑,因为徐娇娇知道,刘飞每天的工作实在是太累了,他的时间几乎都是以分以秒來计算的,容不得一点浪费,一般像刘飞这样的官员,很多家里都是配备有保姆的,但是他们家却沒有,因为徐娇娇担心保姆弄不清刘飞的喜好和胃口,而刘飞又是一个心胸豁达之人,即便是对保姆做得饭不喜欢吃,也不会去批评她们的,因为刘飞知道这些保姆们生活的不容易,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都能忍就忍了,所以,只要徐娇娇在刘飞的身边,她都会亲自照料刘飞的生活,所以,很多时候,她都起得比刘飞早,睡得比刘飞晚,但是却无怨无悔。

    刘飞回到家的时候,立刻便闻到了厨房内散发出來的农家自养土鸡那浓浓的香味,笑着看向徐娇娇说道:“娇娇,你的厨艺最近见涨啊,在客厅内就闻到这么浓的香味了。”

    徐娇娇笑着说道:“切,哪是什么我厨艺见涨啊,是西山县的老乡们带來的鸡比较正宗,不是无德基里面用的那些速成鸡。”

    刘飞苦笑了一下,心头就是微微一痛,食品安全问題始终是华夏的一块心病,在海明市也是一样,前段时间自己大刀阔斧的收拾了一些这些无良jiān商们,也不知道这次的动作起到一些震慑作用沒有,看來,有时间了自己还得暗中在查访一番,了解一下,毕竟,很多问題的形成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是因为有了太多方面的利益纠葛才会形成如今这种局面的,要想真正解决食品安全问題,需要做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两次严打就能解决的,需要从上到下的一次大整顿,大清理,还需要从政策上、监管上下力气才行。

    不过很快的,刘飞却把这个事情放了下來,而是笑着说道:“娇娇啊,有沒有给老乡们带点回赠品,可不能让老乡们吃亏啊。”

    徐娇娇白了刘飞一眼说道:“刘飞同志,我还沒有老糊涂,每次老乡们來一次你都会嘱咐我一次,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我知道,你是一个不喜欢占人家便宜的人,不过说实在的,有的时候,你真的有些婆婆妈妈的。”

    听徐娇娇这样说,旁边的林海峰偷着笑了起來。

    刘飞则有些无语,刘飞一直以來都是一个洁身自好之人,对于以前自己执政之时那些关系不错的老乡们能够在自己身居这种官位的时候还能够过來看自己,刘飞感觉到非常高兴,但是呢,刘飞却从來不肯只是单方面接受老乡们的礼品,每次都会叮嘱家人一定要回赠,因为在刘飞看來,这事情虽小,却必须要极其谨慎处理,因为很多官员就是从收取别人一点一滴的所谓的礼品开始的,最后胃口越來越大,甚至不惜贪污公款,损害老百姓的利益,从而一步一步走上犯罪的道路,而他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來影响自己身边的亲人、孩子和朋友,让人们从一开始就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

    “好了,你们两个先看会电视,我去厨房里面看看,鸡现在差不多该炖好了。”说着,徐娇娇站起身來向厨房里走去。

    这时,林海峰也站起身來说道:“徐姐,我进去帮你。”

    两人忙活了十多分钟之后,终于端着香喷喷的鸡汤与面条走了出來,然而,等他们看到刘飞的时候,却发现刘飞已经头枕在沙发上,手中拿着遥控器,打起了鼾声。

    看到刘飞竟然睡着了,两行泪珠缓缓从徐娇娇的眼角滑落,她知道,刘飞实在是太累了。

    此刻,在距离刘飞家直线距离不到8公里远的海澜国际大酒店董事长办公室内,杜月生正在亲自给夏艳茹打电话,他把自己这边掌握的有关吴语嫣的情况跟夏艳茹说了一遍,夏艳茹听完之后,脸sè当时便yīn沉了下來,杜月生这边掌握的情况比她掌握的情况更加具体一些,所以,当她听完之后,心情非常不好,她点点头说道:“杜总,谢谢你的这些信息,接下來的事情我会亲自來cāo作的,不过到时候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杜月生笑着说道:“沒有问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夏总你尽管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