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11章 妥协和合作

www.wuailogo.com 官途     不过肖建辉毕竟是老狐狸了,在经过一开始的震惊之后,很快便把情绪调整过來,淡淡的说道:“夏艳茹啊,我倒是听说过,好像是经营着一家私人会所,不过和我之间好像沒有什么关系。”

    凯特恩斯嘿嘿一阵冷笑,说道:“哦,是吗,肖书记,你这个人不实在啊,如果夏艳茹和你之间沒有什么关系,以杜月生那样高傲之人,又怎么可能配合夏艳茹采取一些行动呢,不过最让我感觉到不太明白的是,夏艳茹和你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据我所知,夏艳茹好像是某个人包养下來的,包养她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是你或者是其他人,你和包养夏艳茹的这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和夏艳茹之间到底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包养夏艳茹的人知道不知道你和夏艳茹之间的关系,等等,这些问題,我都非常感兴趣啊,而且我已经派出了大量的人手在调查这件事情,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听到凯特恩斯的话之后,肖建辉的脸sè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他怎么都沒有想到,这件事情凯特恩斯竟然能够察觉到一丝痕迹,这让他感觉到内心深处升腾起一丝恐惧的yīn影,有关自己与夏艳茹之间的关系,那是他一直以來埋藏在内心深处都隐蔽的地方,他从來沒有在任何公开场合和夏艳茹见过面,除了自己最亲信的两个人,几乎沒有人知道他与夏艳茹之间的那种特殊关系,而那两个知道自己与夏艳茹之间关系的人,也根本不可能出卖自己,但是凯特恩斯到底是怎么样知道自己与夏艳茹之间关系的呢,从他所说的这番话來看,他对于夏艳茹与自己之间关系也是不太确定,但是他所说出來的这番话却让肖建辉感觉到心惊胆战的,因为夏艳茹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女人,他不仅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与夏艳茹之间的关系,更不能让任何人对夏艳茹有任何的伤害,否则的话,他自己不敢想象将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而此刻的凯特恩斯心中其实也沒有底,他非常清楚,自己动用夏艳茹这张牌,对他來说很有可能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了,皆大欢喜,用得不好,那么默根财团在华夏恐怕将面临着十分危险而又沉重的打击,不过出于对华夏人在对外事务中几千年來所积累的那种软弱心里的绝对掌控,凯特恩斯相信,即便是肖建辉在事关自己利益甚至是生死攸关的时候,肯定会选择屈服的。

    房间内一时之间显得十分压抑,肖建辉沉默着,凯特恩斯也在沉默着,双方对彼此都有些忌惮。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只是短短的3分钟,但是对于房间内的两个人來说,却仿佛过去了3天一样漫长。

    肖建辉缓缓抬起头來,脸上带着几分冷峻,眼神中充满了锋芒,寒声说道:“凯特恩斯,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听到肖建辉这样问,凯特恩斯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赌赢了,他淡淡一笑说道:“肖书记,你不用使用这样的表情來看我,我对你沒有任何恶意,我之所以要提及夏艳茹这个女人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件事,不管是在美国也好,在华夏也好,只要是我们默根财团想要去做的事情,沒有我们做不成的,你放心,有关你和夏艳茹之间存在的那种关系,除了我之外,知道这个消息的人绝对不会超过2个,而这两个人,是绝对不会告诉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的,所以对于这一点你尽管放心,我对你沒有任何的恶意,我打出这张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能够与你联手对付刘飞,我相信你应该也看到了,在这一次的商贸大战之中,刘飞不仅让我们三大财团颜面扫地,甚至让我们美国、欧盟和rì本全都颜面扫地,损失惨重,我们默根财团的人并不是什么大度之人,我们奉行的宗旨一向都是有仇必报的,任何人敢于侵犯我们的利益,我们必定将之扼杀,我相信,你不应该不知道林肯、肯尼迪、里根等人是怎么死的吧,即便是以他们那种身份和地位,一旦得罪了像我们这样的金融寡头,也只有死亡一途,何况是刘飞呢。”

    听到凯特恩斯那令人感觉到有些头皮方发麻的声音,肖建辉心头便是一颤,说道:“难……难道你们想要对刘飞下手不成。”

    凯特恩斯看到肖建辉的样子,笑着摆摆手说道:“不不不,肖书记,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虽然刘飞的确影响并损害到了我们的利益,但是这里毕竟是华夏,而刘飞的身份又十分特殊,所以,我们是不能采取美国式的方式去对付刘飞的,但是既然这里是华夏,那么我们却可以采取华夏的方式來对付刘飞,所以,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要刘飞在华夏身败名裂,要让他彻底滚出官场,要让他彻底倒下再也沒有任何东山再起的可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的放心和安心,毕竟,刘飞这个人实在是太讨厌了,所以,虽然我与你之间意*识*形*态不同,思维方式不同,为人处事也不同,但是,我们却有着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我们都不想因为刘飞的存在而损害到我们自身的利益,所以,我们应该可以共同合作,想办法将刘飞从海明市市委书记的位置给拉下去。”

    肖建辉听完之后,立刻便再次沉默起來,对于凯特恩斯的话,他绝对不会完全相信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像凯特恩斯这样老外所说的话,沒有多少可信度,美国人和西方人大部分全都是秉承着所谓的实用主义风格來做事说话的,他们的承诺几乎和放屁沒有什么两样,在利益面前,他们可以将一分钟前说过的话立刻翻转过來说,不过肖建辉却不得不承认,凯特恩斯尽管所说的话不怎么实在,但是双方在对待刘飞的问題上,却有着共同的目标,因为他已经能够深切的感受到,随着刘飞在海明市站稳脚跟,自己的利益空间肯定将会进一步被挤压,因为刘飞是市委书记,在人事上刘飞肯定是要逐步抓权的,而权利就那么大,不仅刘飞要抓权,王成林、胡天宇都会去抓权,这样一來,自己的权利空间就越來越小,最为让他担忧的是,刘飞和其他人不一样,那就是刘飞实在是太强势,太有手段了,除此之外,凯特恩斯提到的夏艳茹之事,才是最让他担心的。

    所以,沉默了三分钟之后,肖建辉虽然心中十分不情愿,却也只能点点头说道:“好,在对付刘飞这件事情上,我可以和你们合作,但是我对你们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在华夏做事绝对不要太过分,绝对不能做出有损我们华夏国家利益的事情出來,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对于肖建辉的jǐng告,凯特恩斯直接无视了,因为在他看來,一旦肖建辉和自己合作之后,那么将來会走到哪一步,连他自己都很难预料,而且一旦合作,恐怕肖建辉想退都退不出去了,他的jǐng告又有多少意义呢,而且他有信心以后能够把肖建辉牢牢的掌握在手中。

    想到这里,凯特恩斯沉声说道:“肖书记,既然是合作,那么我也得说一下我们的要求,首先,我们要求你成为我们默根财团在海明市的官场代理人,希望你在涉及到我们默根财团利益的重大事情上,能够站在我们这一边,同时,你也要配合我们的一些计划,对刘飞展开有针对xìng的行动,当然,对于你对付刘飞的一些计划,我们也会采取配合行动,我们双方合力,争取尽快把刘飞给弄下去,合作细节我们可以这样展开……”说着,凯特恩斯和肖建辉开始就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題展开磋商。

    而此刻,在海澜国际大酒店的董事长办公室内,杜月生正在听着手下最得力的小弟许国强进行情况汇报,作为杜月生在黑道上的代言人、海清帮帮主许国强深得杜月生的信任,不过今天,在许国强的身边还坐着一个人,这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带着金边眼镜,看起來文质彬彬的,头发梳理的非常整齐,他也在静静的听着。

    许国强说道:“老大,据下面的小弟反应,近期吴语嫣那个女人正在发动她的手下大力收购我们海明市的那些中小物流公司,看样子似乎有整合整个物流行业的动作,而自从那些中小物流公司被收购之后,原本一些交给我们的业务立刻全都停滞了下來,如果吴语嫣真的完成对整个海明市的物流行业整合的话,那么我们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坐享其成了,保守估计,我们每年最少要损失上亿元沒有任何成本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