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10章 威胁

www.wuailogo.com 官途     海明市的夜,依然像往常一样喧嚣,处处霓虹闪烁,每一个普通是市民们就像像勤劳的蜜蜂一般,结束了一整天不辞辛苦的工作,拖着疲倦的身体返回家中,开始自己或甜蜜温馨或生气吵架的家庭生活,也有的人在这样的夜sè之中开启了自己重复昨rì那般纸醉金迷的生活,只不过他们只是把场景从一家夜总会换到了另外一家**,仅此而已。

    天涯茶苑,一个海明市顶级的茶苑,知道这里的人并不多,能够进入这里喝茶的人也不多,这里总是冷冷清清的,但是,这里依然像野草一般执着的存在着,因为这里是一家顶级茶苑,这里的会员虽然不多,但是却足以支撑这里那高昂的租金费用,而且在别的茶苑只要50块钱一杯的查在这里却需要5000元。

    天涯茶苑聚缘阁内。

    凯特恩斯面前放着一整套功夫茶的茶具,而他则熟练的开始了功夫茶的调制工作,过了一会,香喷喷的茶水弄好了,而他先给对面坐着的肖建辉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才笑着说道:“肖书记,來,尝一尝我调制的功夫茶味道如何。”

    自从进入聚缘阁之后,肖建辉一直沉默不语,对于这个邀请自己前來赴会的老外,虽然对方表现出了一副华夏通、自然熟的样子,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十分亲切,但是肖建辉对于这个在海明市掀起了偌大风波的老外却带着几分戒心,毕竟,默根财团的董事即便是在美国地位也是非常尊崇的,而这样的人却亲自邀请自己喝茶,恐怕事情绝对不仅仅是喝茶那么简单。

    闻了闻面前的茶水,看着那茶sè,肖建辉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茶sè纯正,香气四溢,好茶,好水,好功夫。”

    凯特恩斯笑了,顺势说道:“肖书记啊,我的功夫茶是不错,不过我的布局功夫却还是比不了刘飞啊,你们海明市的刘飞书记实在是太厉害了,这一次的商贸大战他以一己之力聚合王成林和胡天宇,硬是逼得我们美国、欧盟与rì本的三大势力签下了城下之盟,他才是真的厉害啊。”

    听到凯特恩斯的话之后,肖建辉心中就是一动,面沉似水的说道:“嗯,刘书记的确很厉害啊,就连我也不得不佩服他。”

    凯特恩斯笑了:“肖书记,据我所知,在这一次的商贸大战之中,你和邓佳明两人被刘飞使用调虎离山之计硬生生的给派到了国外进行考察去了,看來刘飞对你和邓佳明似乎非常不信任啊。”

    凯特恩斯这话明显是在挑拨离间了,虽然肖建辉心中十分不爽,但是却也知道对方的目的不过是想要撩拨自己的神经,他淡淡一笑,说道:“调虎离山,这倒不至于吧,我们这次出国考察很有收获啊,让我们见识到了你们西方世界在一些领域先进的方面,也让我们看到了你们西方在很多问題上的丑陋与yīn暗,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民族特xìng,谁也不能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的头上,而这恰恰是你们西方人最愿意做的事情。”

    肖建辉十分狡猾的转移了话題,他并不想在凯特恩斯这种老外面前暴露出自己和刘飞存在的那些内部矛盾。

    不过凯特恩斯也是一个老狐狸,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肖书记,你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看來你似乎并不想在我的面前谈论你们海明市内部的事情,其实,你对我还是太提防了,不过这样也好,这反而让我对于与你之间合作的兴趣越來越浓了,至于你之前所说的那些意*识*形*态问題,我并不想和你讨论,你们东方有东方的方式,我们西方有我们西方的做法,但是不管大家怎么做,目标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实现和保护自己已经得到的既得利益,想办法去获得一些预期的和长远的利益,肖书记,恕我直言,在刘飞、王成林他们沒有到海明市之前,以你为首的本地派在海明市独霸一方,获得了不小的实际利益,掌控了相当多的政治利益,但是随着刘飞的到來,我发现海明市的政治格局正在渐渐发生一些变化,刘飞和王成林现在已经在海明市站稳了脚跟,而他们下一步的目标肯定是掌控海明市的大局,不管他们谁最终掌握了海明市的大局,恐怕他们都会不可避免的要和你们本地派发生冲突,影响到你们的利益,而这正是我们之间合作的背景。”

    听凯特恩斯这样说,肖建辉心中便是一凛,他非常清楚,像凯特恩斯这种国际xìng的超大金融财团,他们的影响力遍及全球,而他们的胃口也是非常大的,与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一不小心,很有可能自己就得被他们给吞的连毛发都不留,所以肖建辉立刻淡淡一笑说道:“凯特恩斯先生,恕我直言,我对你所谓的合作一点兴趣都沒有,因为你之前也说过了,你们西方有西方的行为方式,而我们东方也有我们东方的做事规则,是官场上的事情,我们会通过官场上的手段來解决,是私人之间的恩怨,也会通过私人的手段來解决,但是恐怕不管我们如何解决,怎么也和你们默根财团之间产生不了任何的联系吧。”

    凯特恩斯看向肖建辉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惊讶之sè,他沒有想到,肖建辉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來,本來他还以为自己说出要和他合作之后,他会仔细的考虑一下呢,不过很快的,凯特恩斯立刻就想到,很有可能肖建辉是故意这样说,以便于提高自己的谈判筹码,对于这样的人他以前也见得多了,所以他立刻开门见山的说道:“肖书记,看來你的胃口还真是不小啊,有什么条件你就直接说吧,我相信你应该非常清楚,在对付刘飞的问題上,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目标和需求,我相信,不管是你也好,我也好,我们大家都希望把刘飞尽快从海明市这块土地上弄走,以免他的存在影响到我们的核心利益。”

    然而,凯特恩斯这番话刚刚说完,肖建辉再次说了让他意想不到的话來:“凯特恩斯先生,我想你还是沒有弄明白一件事情,我早就说过了,我们之间不存在任何合作的空间,虽然我对刘飞的确有不满的地方,但是那属于我们华夏官员之间的内部矛盾,而你和刘飞甚至是你与我们海明市之间的矛盾则属于内外矛盾,我是一名华夏的官员,我是华夏的政法委书记,我和刘飞之间的矛盾,可以通过官场内部的手段去解决,而我们与你们之间的矛盾也会通过其他的方式去解决,但是如果我与你们联手去对付刘飞的话,那我岂不是成了汉*jiān,成了卖*国*贼了,我肖建辉在党的旗帜下工作了这么多年,还从來沒有做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凯特恩斯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关于这个话題沒有必要在继续讨论下去了,如果你要是沒有别的事情,我想我可以走了。”说完,肖建辉站起身來,整理衣服,准备离开了。

    然而,这个时候,凯特恩斯却并沒有表现出任何的焦虑之sè,他依然稳稳的坐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端着水杯轻轻的品了一口,然后笑着说道:“肖书记,不要那么着急嘛,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党*xìng的党员,我也知道,在你们华夏人的眼中,和外国势力联手就是里通外国,是汉*jiān和卖*国*贼,但是为什么历史上,这样的人总是层出不穷呢,其实,说白了,还是利益问題,我知道,以你今天的地位和利益,你可能认为和我们合作有些危险,有些不值得,但是我想,现在的你除了和我们合作之外,恐怕沒有任何其他出路可走了,否则的话,我想你以后恐怕沒有多少机会能够和刘飞在官场上使用你们所谓的官场手段去交手了。”

    听到凯特恩斯这样说,肖建辉的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他已经从凯特恩斯的这番话中听出了浓浓的威胁之意,到了他这种级别,对于这种赤*裸*裸的恫吓是非常讨厌的,他寒着脸说道:“凯特恩斯先生,我知道你们默根财团在美国很有势力,但是恐怕就凭你一个董事,还不足以动摇我的地位吧。”

    凯特恩斯不屑的一笑,说道:“肖书记,看來你是真的希望我和你摊牌啊,不过这样也好,摊牌之后,咱们之间的合作才能更好的进行下去,肖书记,我说一个人,恐怕你不会陌生吧。”

    “谁。”肖建辉问道。

    “夏艳茹,一个很娇艳的女人,一个可以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女人。”凯特恩斯说话的语气显得非常的轻薄,但是这番话听在肖建辉的耳朵里,却感觉到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他脸sè瞬间便变了颜sè,双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