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505章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www.wuailogo.com 官途     诸葛丰沉声说道:“老大,你想想看,上午谈判的时候,那些老外还跟你们逞强耍横,但是到了下午,为什么会直接就首先向你们妥协呢,难道你真的认为,他们完全是因为迫于你们海明市的压力才那样做的吗,难道你不认为,他们的妥协有些太快了吗。”

    听到诸葛丰的疑问之后,刘飞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不过站在当时我的位置上,我的想法就是利用强势施压,逼迫他们在下午必须尽快向我们妥协,所以当时我身在局中,反而看不出什么异样來,那么照你的分析,你认为这其中有什么问題。”

    诸葛丰摸了摸鼻子,皱着眉头说道:“老大,说实在的,我和你一样,我也很难找到这些老外为什么会这样做,但是我总是认为,在这些老外这样做的背后,肯定是有问題的,这一点,只要我们随随便便看一看这些老外在我们华夏的那些行为就可以了,不管是当初美其名曰帮助我们提供各种无息贷款也好,还是他们说什么为我们提供低价的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也好,虽然表面上看,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国家似乎得到了不少的实惠,但是当十年之后,我们在去看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我们国家的大豆、玉米行业已经完全失去了定价权,整个行业价格的涨落全部被控制在外国人的手中,所以,我认为,这一次对方的首先妥协对于这次谈判來说是好事,但是对你來说却未必,我认为他们在这次妥协的背后,绝对埋伏下了一些暗手來对付你。”

    刘飞听完之后沉吟了一会,点点头说道:“嗯,你说得很有道理,这样看來,我以后还真得小心一点,另外你这边也注意一下这方面的东西,我们绝对不能yīn沟里面翻船,让这些老外把我给yīn了。”

    诸葛丰点点头,略微整理了一下思绪,诸葛丰又说道:“老大,我最近一直在研究海明市方面的社会秩序方面的东西,我发现,之前和萧诗琪的凯旋大酒店发生矛盾冲突的杜月生在海明市可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

    刘飞露出感兴趣的神sè,说道:“哦,这个杜月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名字,倒是跟以前比较讲究三碗面的杜月笙相差只有一个字啊。”

    诸葛丰沉声说道:“是啊,虽然他们只差一个字,但是他们也有一个比较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管是那个时候的杜月笙,还是现在我们海明市的杜月生,他们的能量都是非常之大,根据我指挥下面的龙组的同志们对于杜月生的摸底调查发现,此人在海明市黑白两道都吃得非常开,根据我们得到的一些海明市老百姓的口头资料显示,杜月生在十多年之前,还属于海明市黑道上的大佬级人物,在黑道上说一不二,但是最近十多年來,他逐渐漂白,而十多年前他所留下的那些案底竟然全都消失了,也就是说,如果现在我们再去看杜月生的所有资料,那么我们看到的将会是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的形象,而且也基本上看不出杜月生和黑道有什么牵连,但是从我们的观察和了解得知,杜月生对于海明市的黑道掌控力度依然非常强大,而杜月生的收入來源也十分复杂,他的财富增长几乎是爆发式增长的,而这些财富,如果光是靠着他在白道上的那些企业、酒店根本是无法获得的,也就是说,杜月生依然利用着黑道势力赚取着巨额的來历不明的财富,所以,我认为,杜月生的存在对于整个海明市來说绝对是一个毒瘤,如果不能把他铲除,恐怕海明市的老百姓恐怕无法真正获得真正的安全感,而且根据我们的观察,海明市在交通、物流、物价等方面在全国都处于前列,而这些,跟杜月生的存在也有着或明或暗的关系,所以,要想真正让海明市的老百姓rì子过得更舒服一些,安全感更高一些,拿下杜月生是当务之急。”

    刘飞听完之后,用手轻轻的叩击着桌面,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时,诸葛丰也沉默了下來,他暂时停止了说话,让刘飞可以安静的思考。

    过了一会,刘飞抬起头來说道:“诸葛丰啊,你可知道杜月生在海明市的后台是谁吗。”

    诸葛丰点点头说道:“知道,是肖建辉,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否则的话,根本无法杜月生在海明市根本沒有多少发展的空间,像海明市这样一个经济高度发展的城市,因为利益关系,肯定会存在一些黑恶势力,但是,如果肖建辉真的要想铲除他们的话,他们根本无法壮大,更无法像现在这样,形成杜月生几乎一统整个海明市黑道的情况,但是现在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显示,现在海明市黑道上的确是杜月生以前的海清帮一家独大。”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沒错,如果从表面上來推论的话,沒有肖建辉的纵容杜月生绝对发展不到如今这种局面,但是以我对肖建辉此人的了解,他这个人虽然比较强势,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有大局观的,你想想看,这十多年间,海明市的经济如此高速而又稳定的发展,肖建辉绝对功不可沒,所以,他和杜月生之间的关系还真是不好判定,不过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现在的海明市的社会治安在肖建辉的掌控之下,不管是黑道也好,白道也好,暂时处于相对平衡之中。”

    诸葛丰苦笑着说道:“是啊,对于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肖建辉,他居然能够将杜月生这样桀骜不驯的黑道大佬掌握得如此牢固,这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这个杜月生也的确有一手,身为黑道大佬,能够在不让海明市的社会治安严重恶化的情况下,谋取超级暴利,此人也非常不见得。”

    刘飞点点头说道:“是啊,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其利益关系就越是复杂,从而导致社会关系就越是复杂,这些关系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于像杜月生这样的黑道大佬,应该如何对待,的确是考验我的一道难題,如果要动他,肯定会和肖建辉全面交火,甚至还会牵连进一大片利益集团,如果到时候要是越陷越深的话,恐怕短时间内我就沒有办法去发展海明市的经济、去扩大海明市的国际影响力了,更不用谈在海明市做出什么比较显赫的成绩,但是,如果不动杜月生,那么我对不起的良心,因为杜月生既然能够持续的获得暴利收入,那么这些收入肯定都是民脂民膏,这些全都是披着合法的外衣,在合法手段的掩护下,十分无耻的从老百姓的身上掠夺來的。”

    诸葛丰此刻继续保持着沉默,他知道,刘飞现在已经开始自我进行思辨了,在这样事关重大的事情上,他只能为刘飞提供建议,而不是去刘飞去做决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大老板做事情都有自己的原则和长远的盘算。

    良久之后,刘飞看向诸葛丰说道:“诸葛丰,我看暂时我还是先不动,杜月生,因为我现在即便是想动杜月生,也根本动不了他,因为他和肖建辉之间的特殊关系存在,使得我这边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杜月生那边很快就会知道,尤其是现在的市公安局更是完全在肖建辉的掌控之下,我根本指挥不动,所以,我动他只能会让海明市的局势更加混乱,尤其是现在和三大势力之间这一场斗争刚刚结束,我们海明市需要一个稳定的大局,所以,先暂时不动他,大力推动经济层面的发展,不过此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不管他如何漂白自己,他利用黑道势力敛财,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海明市广大老百姓的正当权益,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你继续指挥龙组加强对杜月生的外围调查,争取尽可能多的搜集一些有关他的犯罪证据,不过你们千万要小心,不能打草惊蛇,而我这边,也需要在人事方面好好的思虑一下,争取尽可能的在市公安局方面取得一些突破,也好方便以后对杜月生动手的时候,减少一些掣肘。”

    听到刘飞这样说,诸葛丰便明白刘飞的意思了,他知道,工yù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果老大不能掌握住公安局的力量,那么对付杜月生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所以,诸葛丰立刻说道:“好的,老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有关杜月生那方面的情报工作就交给我來弄吧。”

    谈完这件事情之后,诸葛丰便离开了。

    刘飞躺在床上,虽然身体非常疲惫,但是他却久久不能入睡,因为海明市眼前错综复杂的局势让他非常头疼,他知道,经过这一次和三大势力之间的斗争并取得压倒xìng的胜利之后,自己、王成林、胡天宇三人在海明市已经可以初步站稳脚跟了,至少,本地派和本地的官员在见识到了他们三人的强势联手对外之后,已经意识到他们三人联手的威力,至少不敢阳奉yīn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