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88章 危机时刻

www.wuailogo.com 官途     作为一个刚刚上任的市委领导,不管对于刘飞來讲,还是对于王成林來讲,保持海明市大局的稳定,稳中求进都是最佳的策略,因为现在的海明市处于整个华夏的前沿,他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华夏的一些走向,所以对于海明市的市委领导來说,综合能力必须得非常强才行。

    而三大企业正是看到了刘飞和王成林他们目前所处的环境,所以才采取了如此强硬的立场,虽然之前在联合调查组的撤回与继续存在问題上三大企业输了一局,但是这一局,他们开始走钢丝,决定在继续往更深层次上和刘飞、王成林博弈一局,因为对他们來讲,如果赢了,今后他们在海明市依然可以使用低成本谋求高额暴利,而且经过此役之后,不管是刘飞也好,王成林也罢,都不敢在轻易对付他们了,这对他们來讲是非常重要的,当然,他们而已明白其中存在的风险,那就是刘飞和王成林万一真的要是孤注一掷的话,那么双方就不得不真正展开博弈一番了,不过这个结果,倒也在三大企业背后三大财团的预料之中,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三大企业背后的财团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刘飞拉下马,从而将刘飞这个未來的强硬派尽早铲除,以免将來刘飞一旦成长起來,影响到三大企业背后财团在华夏的既得利益和战略利益。

    刘飞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大脑飞快的转动着,思考着三大企业可能采取的各种手段,虽然刘飞沒有预想到三大企业背后的财团真正的目标是他的位置,但是即便刘飞知道,以刘飞的个xìng,在这个问題山,他也不会有所妥协的。

    王成林静静的坐在刘飞的对面,他非常清楚,虽然自己是市长,但是只要刘飞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一天,海明市真正的主导者就是刘飞,而自己和刘飞之间的博弈,只能在规则框架允许的范围之内展开,而且彼此双方心中都非常清楚,在有些时候,尤其是在面对外來压力的时候,他们必须要坚定的站在一起,否则,一旦海明市的局势失控,两个人的前途都将充满了变数,虽然王成林心中对刘飞还是不服气,但是对于刘飞在对付外來势力的这一点上,王成林却还是比较信赖刘飞的,所以,今天当市zhèng fǔ那边接到三大企业的最后通牒之后,他立刻亲自过來向刘飞汇报,听取刘飞的指示。

    刘飞沉思了好一会,这才缓缓抬起头來,沉声说道:“王成林同志,我们在市委常委会上,既然已经决定坚决不撤回联合调查小组,那么现在即便是三大企业施加任何压力,我们也绝对不能有所妥协,这三大企业的背后都是美国、欧洲、rì本的大的财团在支持他们,而那些外国人做事一向是欺软怕硬,所以,越是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越要顶住,否则,一旦我们退了第一步,他们就会得寸进尺,要求我们退第二步、第三步,我们是华夏的高级官员,我们是海明市几千万老百姓的父母官,我们绝对不能单纯的为了追求稳定,而置广大海明市老百姓以及我们华夏老百姓的身体健康和食品完全问題于不顾,所以,在这次事件中,我们必须坚决同这些外域势力斗争到底,我们必须用我们坚决的行动告诉他们,在海明市,真正做主的是我们海明市的官员,这是党和人民赋予我们的权利,任何外域势力不管采取任何办法,都无法影响到我们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集体作出的决策,怎么样,王成林同志,敢不敢和我一起放手一搏,如果你害怕了,我并不怪你,你现在依然可以选择退出,而且万一失败了,我保证把所有责任全部扛起來,绝对不会牵扯到你的身上。”

    听到刘飞的话之后,王成林脸上露出坚毅之sè,声音深沉的说道:“刘书记,我王成林在党的培养之下能够成长为如今海明市的市长,在我心中,任何时候都从來沒有惧怕过任何的困难,任何外域势力妄想通过任何手段控制我们海明市的大局和走向都是我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请你放心,在这件事情上,不管未來会是如何走向,我王成林都将会义无反顾的和你站在一起,虽然我沒有曹晋阳和你之间配合的那么默契,但是我会尽力配合你,协助你,一起应对來自任何外域势力以及内部势力的挑衅,坚决的执行中*央制定的所有决策,坚决执行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所作出的一切正确的决定。”

    王成林字字铿锵,语气坚决,义无反顾,看向刘飞之时,眼神显得也是无比的坚毅。

    听到王成林这番话,刘飞的脸上露出兴奋之sè,站起身來,主动伸出手來说道:“老王,好样的的,你不愧是我们海明市的市长,让我一起携起手來,共同对付这一次的外域势力进攻。”

    王成林也和刘飞紧紧的握住了手,使劲的握了握。

    两人再次坐下之后,王成林沉声说道:“刘书记,我认为,这一次三大企业联手发飙,我们要对付的绝对不仅仅是來自三大企业以及他们财团背后的攻击,我们还必须要小心我们海明市市委内部一些人的拖后腿以及拆台。”

    刘飞点点头说道:“老王,你说得沒错,从目前我们海明市市委常委会上的情况來看,肖建辉和邓佳明这两人似乎对于三大企业支持的力度非常大,所以,对于他们的一举一动我们必须要非常小心才行,否则,万一在关键时刻他们在内部给予我们致命一击,我们真的很有可能功败垂成。”

    王成林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两个人对我们來说,绝对是一个极大的变数,老蒋经常说的一句话叫攘外必先安内,这句话我认为在我们现在这个阶段这种局势之下非常适合,我们必须先想办法将这两个人稳住才行,否则我们根本无法专心的对付三大企业背后的势力,但是现在的问題是,我们怎么样才能稳住他们,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呢。”

    刘飞听到这里,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沉思了起來,一遍想事情,刘飞的手不自觉的便摸到桌上的烟盒上,拿出一根丢给王成林,自己也拿出一根烟來,正准备去拿打火机,王成林已经拿出打火机來为刘飞把烟点上,随后又点燃自己的烟,两人面对面的一边抽烟一边思考起來。

    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人來讲,思考问題往往是比较深入的,别人下棋往往能看到三步五步就不错了,但是对于他们來讲,必须要看到十步甚至是十五步之外,只有这样,才能在官场的较量中处于优势地位,他们必须要将各种可能的形式估计到,并且做好应对策略,而且还必须要适当的给自己留出一些退路出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太阳渐渐向西偏移而去,刘飞的办公室内已经烟雾缭绕了。

    林海峰走进來给两人已经倒了两次茶水了,但是房间内的两人依然坐在那里沉思着。

    两个人都非常清楚,如今海明市的局势酝酿发展到现在,对于两个人的执政能力來说,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能不能顺利渡过这次危机,将会直接影响到两人的前途,所以两个人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刘飞虽然猜不到三大企业背后的yīn谋诡计,但是刘飞却非常清楚,这一次三大企业背后的财团不同于以往自己在其他地市所遇到的那些财团,因为以往的时候所遇到的那些财团虽然很多在明面上排名都非常靠前,但是相比于默根财团这样的很少进入世俗财团排名的超大型财团來说,那些财团顶多也只配给默根财团打打下手而已,或者说那些财团也只能算是默根财团的支系财团,默根财团在美国是一个拥有着超级势力的大型财团,这个财团内部的股东结构十分复杂,而且和那些半隐的超大型金融家族之间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而那些超大型半隐的金融家族,在美国和欧洲更是有着极其庞大的影响力,他们甚至可以直接左右一个欧盟中一个甚至多个国家的政权走向,所以,要想和拥有这样背景的默根财团來抗衡,其风险也是非常之大的,最为关键的是,默根财团在华夏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力的,而到底在这次事件中会拿出多大的力气也是未知之数,所以,两个人不得不考虑得极其仔细。

    一直到天sè渐渐转暗,落rì的余晖映照在刘飞办公室玻璃上的时候,刘飞才轻轻掐灭第8根烟头,站起身來沉声说道:“老王,我认为,要想牵制住肖建辉和邓佳明,我们必须把胡天宇也拉近这一次的事件中來。”

    王成林一愣:“把胡天宇拉进來,他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