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83章 两美斗智

www.wuailogo.com 官途     夏艳茹这句话出口,现场的气氛顿时便低了了好几度,现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吴语嫣和夏艳茹身上,在场很多赶过來的嘉宾对于吴语嫣自然是了解的,知道这个绝美的女人是吴家的神女,地位尊崇,身价不菲,然而,对于夏艳茹这个最近才在海明市崛起的女人也沒有人敢于小觑,掮客女王的绰号沒有实力是根本无法获得的。

    谁也沒有想到,这两个女人站到一起,倒也不分伯仲,全都是一身红sè,艳冠群芳,光彩照人,尤其是在同样一种红sè风格、同样个头大小钻石项链的映衬下,两人更是显得相当不凡。

    对于阿宝來讲,两个人的美艳都是同样的风*sāo,但是,作为夏艳茹的保镖,他自然知道怎么回答,他毫不犹豫的说道:“自然是夏小姐漂亮了,夏小姐的雍容华贵,举世无双,夏小姐的婀娜多姿,艳盖群芳,夏小姐的尊贵优雅,与生俱來,夏小姐的穿戴品味,无人能敌。”

    虽然一直表现的十分冷漠,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位两米高的壮汉这个马屁一拍出去,顿时拍得夏艳茹心花怒放,她从來沒有想到,这位身高两米一直表情冷漠的男人竟然能够说出这么一连串赞美的词语,这对于吴语嫣來说,绝对是一种震撼xìng的打击。

    等阿宝说完,夏艳茹脸上露出一抹看似娇羞的红晕,香肩微微一挑,充满了挑衅一般看了吴语嫣一眼,然后有些充满歉意的说道:“哎呀,吴语嫣妹妹啊,你千万可别在意啊,我刚才只是和你开了一个玩笑,在我这个保镖平时从來不怎么说话的,沒有想到今天一说话就说了这样一个惊采绝艳的大实话,真是对不起啊,虽然我知道我非常优秀,但是实际上,我并沒有把你比下去的意思,你先忙啊,我进去了。”说着,夏艳茹柳腰一扭,犹如杨柳扶风一般消失在大厅深处。

    而此刻,吴语嫣却气的柳眉倒竖,杏眼圆睁,看了一眼吴语嫣离去的背影,她越发肯定吴语嫣今天就是故意带人來砸场子,砸自己面子來的,这让她的内心多了几分不爽,不过吴语嫣也不是等闲之辈,只是嫣然一笑,看了一眼四周的众人笑着说道:“真沒有想到,海明市竟然有如此天仙一般的人物,当真让我大开眼界啊,一会可得好好和她亲热亲热,各位贵宾,里面请。”

    当把最后几名嘉宾迎进大厅之后,吴语嫣依然沒有等到刘飞出现,只能悒悒不乐的转过身來,向大厅之内走去。

    此刻,新源大酒店装修的十分豪华的贵宾厅内,灯光明亮,大厅内,高档的自助餐触手可及,侍者们手中端着放满了酒水的餐盘在大厅内來回穿梭着,为在座的贵宾们提供着优质的服务,因为今天能够到來整个慈善拍卖晚会现场的人,大部分都是海明市上流社会的jīng英们,在座众人,非富即贵,自然,这里面有一部分人还是红粉佳人私人会所的会员,所以,大厅内,在吴语嫣沒有返回之前,夏艳茹自然成了整个会场的焦点人物,因为夏艳茹的身份在海明市实在是太响亮了,尤其是那些红粉佳人私人会所的会员们,对于夏艳茹更是十分推崇,不断的和她先聊着天,套着近乎。

    有个小品上曾经出过一句名言: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站着一个伟大的女人,而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站着一排伟大的男人,但是,夏艳茹却偏偏是一个例外,在场的众人都知道,她的背后其实只站着一位男人,但是那个男人却足以让在场所有的所谓的上流社会的男人为之侧目,如果说吴语嫣是代表着过江猛龙的话,那么吴语嫣就绝对是地头蛇。

    当吴语嫣走进來之后,她的视线焦点一下子就落在了夏艳茹的身上,因为她发现整个会场中,夏艳茹已经成为焦点人物,很多人似乎都围拢在她的身边,希望能够和她说上那么一两句,而夏艳茹则是属于那种长袖善舞之人,和周围的男人们或者微笑,或者点头,或者举杯致意,或者和对方聊上两句,把她身边的气氛调节的非常融洽,吴语嫣走进來之后,与会的嘉宾们纷纷和吴语嫣致意,原本夏艳茹身边的男人们也开始向吴语嫣这边涌动过來,不过这个时候,夏艳茹似乎有和吴语嫣较量较量的意思,她不仅沒有过去和吴语嫣打招呼的意思,反而和身边的男人们聊得更开心了,聊天的兴致也更浓了,这个时候,和夏艳茹聊天的男人们有些想去和吴语嫣打招呼,却又不敢得罪兴致很高的夏艳茹,所以,虽然吴语嫣已经走到场中,但是整个大厅夏艳茹身边的气氛却仿佛凝固了一般,依然牢牢的吸引住了一大批男人,尤其是红粉佳人会所的几名会员,也是在场所有人中比较jīng英的几个人,此刻依然被夏艳茹牢牢的吸附在自己的身边。

    如此一來,不管是先进來的人也好,后进來的人也罢,大家都已经发现夏艳茹和吴语嫣之间那种魅力大较量的味道了。

    此刻的吴语嫣心中非常非常的不爽,刘飞的沒有出现让她心中非常的失望,而夏艳茹的强烈挑衅,更是在时刻刺激着她那敏感的神经,吴语嫣身为吴家的神女,从小是一个天xìng十分高傲的女人,在任何场合,任何较量中,从來沒有惧怕过任何人,此刻,面对着夏艳茹战味十足的挑衅,她决定给予坚决的响应,所以,她的手中端着一杯鸡尾酒,莲步轻摇,來到夏艳茹身边,嫣然一笑说道:“夏艳茹妹子,你的魅力可真是够大的啊,今天可是有些喧宾夺主了哦。”上來第一句话,就直接指向了核心。

    然而,夏艳茹却也是嫣然一笑,说道:“吴语嫣妹子,你可能弄错了,你是妹妹,我是姐姐才对。”

    吴语嫣笑着说道:“哦,是吗,敢问夏艳茹小姐你今年多大了,何以说我比你小呢。”

    吴语嫣的这番话中是蕴含着陷阱的,如果夏艳茹要是真的说出她的真实年龄,那么夏艳茹便直接算是丢了面子,因为女人的年龄,向來都是一个秘密,但是如果夏艳茹不说出她的年龄,那么她又无法解释自己比吴语嫣大。

    不过夏艳茹却笑颜如花的回应道:“语嫣妹子啊,这女人之间论姐妹,有些时候不光是要看年龄,还要看其他很多东西,俗话说得好,达者为先,我在这海明市走过的桥恐怕比你在海明市看过的路都要多,而你作为一个外來人,管我这个海明市人叫一声姐姐,是不会吃亏的。”

    一个很狡猾的回答,也同样是一个充满了挑衅的回答,夏艳茹在言语之间,便指出了吴语嫣不过是一个外來人而已,而海明市则是自己的主场,吴语嫣沒有什么资本和自己争的,这番话直接在与会的嘉宾中产生了一些心理影响。

    然而,吴语嫣却不屑的一笑说道:“艳茹妹子啊,达者为先本身是沒有错的,但是却让你给解释错了,何为达者,先到达者吗,当然不是的,而是发达者,有能力者,有才能者,哦,忘了告诉你了,我的嫣然集团借着今天晚上的慈善晚会,将会宣布一个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们集团将会斥资上百亿元,进军海明市的风险投资行业,将会在海明市寻找忠实可靠的合作伙伴,我相信,这个手笔应该不算小了吧,不知道妹子你的红粉佳人私人会所总资产有我这次投资额的十分之一多吗,你说咱们两个人到底谁才是达者呢。”说道这里,吴语嫣嘴角一撇,笑着说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今天晚上我还得主场慈善晚会呢,可沒有时间和妹子你在这里磨嘴皮子啊,如果你真的要想分出上下高低的话,还是在慈善拍卖这时表现一下吧。”说道这里,吴语嫣迈步就想要向大厅zhōng yāng的舞台走去。

    然而,这个时候,夏艳茹却凑近吴语嫣低声说道:“语嫣妹子啊,恐怕今天晚上的慈善晚会你未必能够正常举行啊。”

    听到这里,吴语嫣粉脸一下子就变了,低声回应道:“夏艳茹,你不要做得太过分哦,我可并不怕你。”

    夏艳茹低声说道:“你当我怕你吗,吴语嫣,你难道沒有觉得我比较眼熟吗,告诉你,我的真名叫欧阳菲菲,欧阳家族的欧阳菲菲,如果不是你,我是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所以,你的嫣然集团永远都不要想在海明市真正的站稳脚跟。”

    听到夏艳茹的这番话之后,吴语嫣当时脸sè刷的一下就显得有些苍白起來,她终于想起了这个名叫欧阳菲菲的女人,也曾经想起了当初在吴家之时,欧阳菲菲离开吴家之时那双充满怨毒目光的眼神,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欧阳菲菲竟然化名为夏艳茹在海明市鬼使神差的出现了。

    就在此刻,大厅外面传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一群jǐng察荷枪实弹的从外面走了进來,直奔吴语嫣而來。

    吴语嫣一下子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