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82章 情面、场面、人面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制作jīng美的请柬上,吴语嫣三个字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一般,狠狠的刺进了夏艳茹的心口。

    夏艳茹银牙紧咬,粉拳紧握,突然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请柬上,怒声说道:“吴语嫣啊吴语嫣,真沒有想到,你这个狐狸jīng竟然yīn魂不散的跟着我來到海明市,哼,慈善晚会,慈善个大头鬼,你不过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罢了,居然还想妄图办农民工子弟学校,门都沒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办农民工子弟学校的目的是为了向刘飞示好,帮助刘飞做政绩,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昨天你处处碰壁居然还沒有接受教训,今天竟然还敢继续举办这个慈善晚会,那么我今天晚上就再给你一个更加深刻的教训,当年在燕京市,吴家家族大会之时,我败给你了,因为那里是你的主场,但是这一次,在海明市,这里是我夏艳茹的主场,我要让你yù哭无泪。”说道这里,夏艳茹拿起桌子上的那份请柬,轻轻的用手指弹了弹,然后很温柔的将请柬撕成四片,随后又扔到脚下狠狠的踩了几脚,这才对身边的那名身高达到2米左右的壮男保镖说道:“阿宝,把这请柬用透明胶带粘起來,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参加吴语嫣主办的慈善晚会还要用。”

    阿宝听到夏艳茹这样吩咐,不敢怠慢,连忙弯腰拾起请柬,找來透明胶带粘起來,重新放在夏艳茹面前的桌子上。

    看到阿宝那平淡而又冷漠的表情,夏艳茹咯咯一笑,说道:“阿宝,你难道心中就不好奇,为什么我既要参加今天晚上的晚会,却还要把他撕成四瓣吗。”

    阿宝的脸sè依然显得平淡而冷漠,声音也显得十分低沉,说道:“艳茹姐,我是领导派來保护您的,在來之前,领导便嘱咐我,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我只是您的保镖,负责保护您的安全,其他的我不敢多嘴。”

    听到阿宝这样说,夏艳茹的脸上露出欣赏之sè,点点头说道:“阿宝,你真不愧是特种兵出身,纪律xìng非常强,今天我就破例跟你多唠叨唠叨吧,我告诉你吧,发來请柬的那个女人并不知道我的真正的身份,她只看到了我的显赫地位,却并不知道,我就是她最大的仇人,她的这份请柬送过來给我的时候,她的一切动作便全都暴露在我的面前了,我故意撕了这份请柬,为的就是当面交给她,这样,可以告诉她,我对她的恨意就像我对待这份请柬一样,我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

    阿宝听完之后,只是轻轻的点点头,却并沒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默默的犹如半截黑塔一般站在夏艳茹的身边。

    海明市是一个真正的不夜城,晚上7点左右,夜sè已经笼罩在海明市的上空,但是整个海明市市区却到处流光溢彩,霓虹闪烁,街道上人流如织,车水马龙。

    新源大酒店门口处,吴语嫣身穿一身红sè的晚礼服,穿着一双红sè的高跟鞋,乌黑亮丽的长发盘在头上,裸露的香肩在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那饱满的胸前,挂着一钻石项链,那钻石个数之大,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想要近距离端详一下,今天晚上的吴语嫣就犹如下凡的仙女一般,美艳绝伦,但是她所表现出來的这种艳却不同于夏艳茹所表现出來的那种充满了yù*望一般的香艳,而是一种清纯中带着一丝高贵、娴静的惊艳,吴语嫣站在新源大酒店门口,笑颜如花的迎接着一拨又一拨的前來捧场今天慈善晚宴的贵宾们,虽然吴语嫣才到海明市沒几天,但是吴家那庞大的人脉关系,吴家现任家主吴永强对于吴语嫣这个妹子的疼爱和维护,让吴语嫣即便是到了海明市,依然可以快速聚拢起相当大的人气。

    不管是官场中人还是商场中人亦或是黑道中人,大家一般都比较欣赏某位曾经的黑道大佬说过的三碗面理论,意思是说人生有三碗面最难吃:情面、场面、人面,那位大佬曾经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当初在旧上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到最后在香港卧榻病床的落魄,可谓饱受人间冷暖,他用自己的一生,悟透了这个道理。

    人面是指是个人都得买个面子的,所以就造成废话连篇,有人说,废话就是人际关系的第一句话,真很在理,只要你投身人际关系中,一副副嘴脸就出现在你面前,寒暄、阿谀奉承、拍马屁等等,如果涉及到自身的利益关系,那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情面,华夏人是最将感情的,华夏是礼仪之邦嘛,但是为了好面子,情面的摊子就铺得比较大,亲朋好友都要讲面子,于是乎很多事情都在情面之下了。

    场面更是华夏文化的特有东西,华夏看起來地大物博,所以这一属xìng就决定了华夏人喜欢大场面,越大越好,往好的方面说,气势恢弘,波澜壮观,虽然看起來铺张浪费,但是睁开眼睛,大的场面比比皆是。

    人面冷热变化无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何应对是颇费周折的事情;情面则往往与权利挂钩,“不给面子”,这在华夏是一句可以直接压死人的话;场面则属于形象工程了,沒有形象,信任度就会打折扣,撑场面即使撑得累死累活,但事关大局,事关信用,最终也还是要撑下去的,那位大佬晚年在香港之时,rì子过得越來越拮据,最后重病在床之际,还在感叹今不如昔:“沒有钱可以借给别人,场面沒了,朋友也就沒了。”

    在华夏,不管是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越是混的好的男人和女人,对于这三碗面越是重视,吴语嫣也是女人,而且还是吴家的神女,所以,不管是吴家也好,吴语嫣自身也好,对于这三碗面都十分重视。

    但是却不得不说,吴语嫣今天的打扮和新源大酒店今天的布局的确给吴语嫣赚取了很多面子,吴语嫣笑颜如花的接待这來自各方的朋友们,也给众人一种如沐chūn风的感觉,让他们也特别有面子。

    然而,吴语嫣虽然时刻脸上都带着笑容,但是,此刻她的心却十分的焦虑,因为今天晚上对她來说最重要的一个客人还沒有到來,这个人便是刘飞,眼看这距离慈善晚会开始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了,再有五分钟自己就得进场准备去了,但是刘飞却还沒有现身,这让吴语嫣心中十分不爽,但是她只能继续站在门口等待着,毕竟刘飞的身份摆在那里呢。

    就在吴语嫣最为焦虑的时候,一辆劳斯莱斯幻影2012最新款豪华淑女版加长轿车缓缓停在新源大酒店门口,车门一开,一阵香风立刻四散飘飞,随后,一双红sè高跟鞋踏出车门,紧接着,一袭红sè的晚礼服包裹着一位绝sè佳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最为让人惊叹的是,这位佳人的脖子上同样也带着一串钻石项链,而项链正zhōng yāng那颗超大的钻石,在灯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当这位佳人钻出车门之后,柳腰轻移,來到吴语嫣的面前,娇声说道:“吴语嫣妹子你好啊,我是夏艳茹。”

    当吴语嫣看到夏艳茹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当时心中就是一惊,因为她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來了,但是,眼前这个女人在穿着打扮上风格上和自己几乎完全相同,虽然两人所传晚礼服、高跟鞋以及项链的款式不同,但是都是红sè风格,同样的,钻石都是出奇的大,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吴语嫣心中便升起一丝不妙的预感,她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身上所带着的那股强势的气息,她甚至从这个女人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挑衅的味道。

    这时,夏艳茹身后的阿宝把那张用透明胶带粘起來的请柬递给夏艳茹说道:“夏总,您的请柬。”

    当吴语嫣的目光落在那张请柬的时候,脸sè当时就沉了下來,因为一般而言,对于请柬这种东西,接受人都是非常小心的珍藏的,尤其是准备参与宴请之人,然而,宴请的这份请柬居然是用透明胶带给粘起來的,很明显,持有请柬的主人对于这个请柬根本就沒有那么在意。

    这个时候,后面又陆续來了几个贵宾,当他们看到那封请柬的时候,全都呆了一下,他们也沒有想到,竟然有人拿着这样的一封请柬前來参加本次晚会。

    夏艳茹嫣然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吴语嫣小姐,这封请柬我一不小心给撕成了四片,不过我已经让下面的人重新给粘起來了,我想,你不会因为我这么一小点失误就不让我进去了吧。”

    吴语嫣听到夏艳茹这样说,立刻便断定,今天晚上,这个夏艳茹是过來砸场子來的。

    她淡淡一笑说道:“好,夏艳茹小姐请进。”

    夏艳茹却并沒有立刻走进去,而是和吴语嫣并肩往那里一站,看向自己的保镖阿宝说道:“阿宝,你说我们两个站在一起,谁更漂亮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