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81章 刘吴会谈

www.wuailogo.com 官途     虽然刘飞并沒有最终在常委会上表决,但是从现在常委会上的表态來看,即便是表决的话,刘飞也已经稳获胜利了,因为这一次,随着刘飞那煽情的演说,在座很多常委们包括那些原本支持肖建辉的常委们心中也全都充满了义愤。

    有些时候,很多官场中人心中并非沒有正义和激情,只是在现实的社会里,有太多的yù*望和诱惑,有太多的无奈和苦涩,所以,在霓裳的夜sè中,很多人的心从光明渐渐变得yīn暗,变得麻木,而今天刘飞这一番晨钟暮鼓式的充满了激情的演说,在演说中刘飞所表现出來的那种强烈的正义感、责任感,感染了在场的很多人,华夏自古以來就不缺乏忠臣义士,所以,当正义感、责任感渐渐占据了人的心灵的时候,一切的麻木、一切的潜规则,都在这种巨大的能量中化为虚无。

    看到现场已经有超过一半的人支持了自己的决定,刘飞的心中多少有些激动,他知道,海明市的大部分常委们还是非常不错的,不管他们之前抱着何种想法,但是能够在大是大非上做出如此坚决的决定,刘飞还算满意。

    此刻,肖建辉和邓佳明也沒有想到竟然会出现眼前这种局势,他们脸上流露出不甘和愤怒之sè,却也沒有办法。

    这时,刘飞抬起头來淡淡的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吧,我希望那些想要撤销对三大企业进行调查的同志们,散会之后能够正常的展开工作,不要做出一些阳奉yīn违的事情出來,否则,我不介意展开更深层次的调查,我希望大家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多考虑考虑你们自己的身份,你们到底是我们海明市的市委常委,还是某些国外势力或者国内势力的代言人,身为高官,我们到底应该是为民谋利,还是与民争利,好了,多余的话我不想在多说了,什么都点透了也沒有什么意思,散会吧。”说我,刘飞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看着刘飞离去的背影,肖建辉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苦涩,他很想大声的吼一声:“既生瑜何生亮啊,刘飞啊刘飞,难道你就是我肖建辉命里注定的克星吗。”

    刘飞刚刚回到办公室,秘书林海峰便走了过來,说道:“老板,刚才吴语嫣打來电话,说是希望您能够出席今天晚上在新源大酒店举行的天使之心慈善晚会。”

    听林海峰说完,刘飞就是一愣:“什么,吴语嫣要在我们海明市办慈善晚会,她的大本营不是在沧澜省吗。”

    林海峰苦笑着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老板,我看您还是和吴语嫣沟通一下吧,我感觉她应该不会无缘无故來海明市的。”

    刘飞轻轻点点头,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他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吴语嫣的手机,笑着说道:“吴小姐,刚才我听林海峰说,你要到我们海明市來办慈善晚会吗。”

    吴语嫣听到刘飞称呼自己为吴小姐,粉脸之上顿时柳眉紧锁,有些不悦的说道:“刘飞,我不是什么吴小姐,我是吴语嫣,你可以叫我全名,也可以叫我语嫣,但是千万不要叫我吴小姐,那样显得我们也太生分了吧,好歹我们也算是合作伙伴吧。”

    听到吴语嫣这样说,刘飞也只能苦笑着说道:“吴语嫣同志,这样总行了吧。”

    “不行,绝对不行。”吴语嫣嘟着小嘴说道:“刘飞,我可不是你们官场中人,叫我同志还是有些生硬了,我看你啊,还是叫我吴语嫣吧,哼,真是的,都市委书记了,连个名称都叫不好,真笨。”吴语嫣有些气恼的说道。

    听到吴语嫣居然说自己笨,刘飞有些无语,恐怕在整个海明市当着自己面敢说自己笨的人恐怕也只有这吴语嫣一人而已,不过对于电话那头的这个女孩,刘飞自然是不会和她计较的,因为当初虽然自己帮过她,但是吴语嫣在沧澜省也为沧澜省的发展出过很大的力气,当时,吴语嫣几乎把她自己的全部身价全都搬到了沧澜省。

    “好,那就叫你吴语嫣吧,怎么,你怎么想到要到海明市來办慈善晚会啊。”刘飞有些纳闷的问道。

    吴语嫣脸sè这才好看了一些,说道:“刘飞啊,我已经决定把我们嫣然集团的总部搬到海明市來了,明天上午,我们嫣然集团的成立挂牌仪式将会正式在海明市举行,目前,我们公司已经租下了金融大厦18层作为我们集团的办公总部,我准备在海明市做战略投资的生意,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沒有。”

    “战略投资。”听到吴语嫣提到这个概念,刘飞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战略投资,是不是那个所谓的风险投资。”

    吴语嫣点点头说道:“是啊,现在我们集团在沧澜省的那些实体经济发展的非常好,现金流量很大,所以我就想要拓展一下公司的业务范围,让这些庞大的现金流运转起來,产生更多的利润,有人建议我进入股市和期货市场,但是我对那些投资沒有任何兴趣,因为在我看來,那些领域风险太大,而且历來都是大鱼吃小鱼的世界,而风险投资基金却恰恰相反,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注意力放在国内实体经济发展的比较好的企业,也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比较有潜力的企业,只要经过我们的综合分析之后,成功率还是比较高的,就像当年风投资金找上讯腾公司和胡搜公司一样,由于有了风投资金的注入,这些公司才得以高速发展,而风投资金也获得了高额的利益回报,而这种投资只要不是特别冒险,都能获得不错的回报的,再说了,目前国内的风投行业大多数都是一些外资企业在做,而他们的条件往往非常苛刻,我希望能够介入这个行业,真正的为我们华夏企业的发展和一些高科技企业的孵化做出一些自己的贡献。”

    听到吴语嫣表述的投资理念之后,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恩,如果你是这样考虑的话,那你在海明市倒是真的大有可为,不过有关风投方面的人才方面,你有所准备吗。”

    吴语嫣笑着说道:“这是自然的,在商言商,我肯定不可能无的放矢的,我已经从别的风投公司高价挖來了几个风投高手,让他们各自组建一个风投业务部,今天晚上举行慈善晚会,的目的,一是为你们海明市打工的农民工的孩子们募集资金,帮助他们建一些学校,聘请一些教师,让那些农民工的孩子也能够享受到和城里孩子一样公平的学习环境。”

    听到吴语嫣这样说,刘飞笑了,对于吴语嫣的这个提议,他还是非常感兴趣的,因为刘飞最近一直在让林海峰筹措这件事情,只是现在刚刚理出一个头绪而已,而资金问題却是一个很让刘飞头疼的问題,刘飞虽然身价不菲,但是在官场上混,必须得遵循一些官场的规则,他绝对不能什么事情都自己出钱來做,这样一來,很有可能会惹來一些非议,甚至有人会说刘飞自己花钱买政绩,所以,刘飞必须得在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去cāo作这件事情,而吴语嫣的提议正好解决了刘飞的燃眉之急,他笑着说道:“吴语嫣啊,你的这个天使之心慈善晚会办得好啊,今天晚上我一定过去。”

    吴语嫣听到刘飞如此肯定的回答,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之sè,她知道,这一次自己出牌又一次出对了,她就知道刘飞最关心的就是民心工程了,不过吴语嫣却愁眉苦脸的说道:“刘飞啊,虽然我并不担心今天晚上募捐的问題,但是我最担心的却是当这笔钱募捐到之后,应该如何处理,因为昨天我曾经和你们海明市某些教育部门的官员接触过,希望他们能够在解决这些农民工子弟学校的认可问題、升学接入问題上提供一些帮助,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这些教育部门的人却根本就不搭理我,有的人表示这个问題无解,而有个副局长虽然说可以想办法解决,但是却要求我们募捐到这笔资金之后,把钱交给教育局來cāo作,只有这样,他才能考虑帮我解决这个问題,而有一个副局长就更无耻了,他竟然暗示我们除非我们给他塞钱,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让这个项目在教育局通过的,刘飞啊,我真沒有想到,做点慈善事业竟然也这么难,一方面是农民工的孩子上学困难,无学可上,而我们这些商人想要帮忙解决这些问題,却遭到了地方教育局的百般刁难和掣肘,但是这个问題,原本是他们应该负责却解决的问題啊。”

    听到吴语嫣的话之后,刘飞的脸sè立刻yīn沉了下來,沉声说道:“哦,还有这样的事情,看來我们某些同志心术不正啊,你跟我说一说,到底都有谁在这件事情上想要啃一口唐僧肉。”

    吴语嫣因为对那些人十分痛恨,所以直接把这些人的名字和职务跟刘飞说了,刘飞把这些人一一给记录了下來,然后说道:“好了,我知道了,这个问題我來解决,晚上的慈善晚会,我准时出席。”

    此刻,在红粉佳人会所内,夏艳茹看着桌子上落款为嫣然集团董事长吴语嫣的请柬,脸sè显得十分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