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66章 严重警告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到关永峰那种夸张的神态,刘飞只是表情冷漠的点点头:“沒错,丁建武的儿子被打了,打人的凶手在今天凌晨4点左右已经被找到了。”

    听到刘飞的话之后,不仅仅是关永峰,韩国伟和贺振邦的脸上也露出震惊之态,尤其是关永峰,他的脸sè在瞬间就变得刷白刷白的,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此刻,他的心中有些紧张,他现在最担心的是那些打人的凶手会不会把真实情况交代出來。

    这时,贺振邦突然说道:“刘书记,那些凶手真是太可恶了,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來,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啊,查到了吗。”

    刘飞淡淡的说道:“那些凶手本身都是在校学生,是38中的,不过他们本身也是受人指使才做出这样的事情來的,据我们交代,他们每个人得到了500块钱,而给他们的钱的那个人也已经被找到了。”

    “嗯,是啊,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像这样的人就必须严肃惩处,让jǐng方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多做几年牢。”关永峰说道,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想要试探一下jǐng方准备怎么做。

    刘飞此刻却不肯在多透露什么内容,话只是点到这里便不再多说了,而是立刻转移了话題。

    刘飞沉声说道:“三位总经理,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今天的会议主題是遵纪、守法、合作、共赢对吧。”

    三人点点头。

    刘飞的表情突然之间变得严肃起來,看着贺振邦说道:“贺振邦同志,据我所知,当初你们乐家福进入我们海明市市场的时候,是作为外资独资企业的资格进入的,所以你们享受到了10年免税的优惠条件,按照当初的合同约定,10年之后,你们乐家福将会实现高层管理者的本地化,和当地企业享受同等的权利和义务,这其中就包括正常纳税,我说的可有错误。”

    贺振邦听完之后,眉头不由得紧皱起來,他突然意识到,刘飞的这番话中似乎蕴含着一个极大的陷阱,因为据他所知,现在乐家福进入海明市已经15年了,到现在为止,还从來沒有交过税,不过以前的时候,由于在他的公关之下,税务局那边对他们倒是不怎么去调查,市zhèng fǔ那边倒也沒有怎么去梳理,但是现在刘飞却突然提到了这个问題,不得不让他高度jǐng惕起來,他立刻模棱两可的说道:“刘书记,你说的这个问題我还真是不太了解啊,这得问问我们公司的专业部门才知道。”

    刘飞冷冷一笑,看向魏秋华。

    魏秋华从手边拿出來一份合同原件递给贺振邦说道:“贺振邦同志,你可以看一下,这份合同是你们乐家福超市当初进入我们海明市市场的时候,和我们海明市签订的一份投资合同,根据这份合同的规定,在你们进入海明市市场的前面十年之内,你们享受到了免税、免场地租赁费等诸多优惠条件,但是现在距离所有这些优惠条件到期已经超过5年了,而在这五年之内,你们不仅沒有上交市财政一分钱的税收,反而继续享受着市zhèng fǔ当初批示给你们的免费土地,根据我们市zhèng fǔ内部会议讨论决定,从现在起,要求你们乐家福集团必须在5个工作rì内,将你们乐家福超市所拖欠的所有税收以及场地租赁费用全部补齐,逾期不交者,我们市zhèng fǔ有关部门将会对你们采取强制措施。”

    贺振邦一听,脸sè当时便沉了下來,他突然意识到,虽然他知道今天是鸿门宴,但是却沒有想到,这鸿门宴上,刘飞竟然给自己摆下了这么一道菜,他知道,这件事情自己是绝对不能做主的,所以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这件事情恐怕我无法给您任何准确的答复,您也知道,我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我的上面还有董事会和董事长,所以,我只能把您的意思传达上去。”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沒有问題。”

    这时,魏秋华把一份市zhèng fǔ的公文递给贺振邦说道:“贺总,这是我们市zhèng fǔ的公文,你可以带回去给你们集团董事会,上面我们市zhèng fǔ的行政命令写得一清二楚。”

    贺振邦接过公文之后,脸sè显得非常yīn沉。

    而这个时候,刘飞的目光落在关永峰的脸上,沉声说道:“关永峰同志,你们深华酒业在2005年以前是属于我们海明市的本土企业,2005年8月份之后,被美国默根财团通过收购行为进行了股份收购和资产重组,现在默根财团占据深华酒业51%的股份,我说的沒错吧。”

    关永峰点点头,心中也开始不安起來,他沉声说道:“刘书记,你说的沒错。”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沒错就好,根据这些天來我们的工作人员在你们深华酒业的联合调查小组的调查发现,在深华酒业被默根财团收购之前,深华酒业每年都要从外面采购大量的粮食用來酿酒,而被深华酒业收购之后,深华酒业进口的粮食逐渐快速减少,而每年采购的酒jīng数量则逐年高速增长,对于这个问題,你能够给我一个解释吗。”

    关永峰听完之后,心中嘟嘟嘟的颤抖了几下,勉强稳住心神装出一副很平淡的样子说道:“刘书记,这些都只是我们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行为,沒有什么好解释的。”

    出人意料的,刘飞并沒有深究下去,只是笑着点点头说道:“嗯,如果是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那就最好了,不过有关这个问題,调查小组还会深入调查下去的,希望你们深华酒业方面能够配合一下,千万不要再次出现像常海被打或者是丁建武的儿子被打事件了,否则的话,我真的要怀疑这事情是不是你们深华酒业做的了,我相信,今天我们会议的主題你应该已经非常清楚了吧,只有你们准遵纪守法才能更正常的展开生产和经营活动,才能有合作和共赢,否则,任何人任何势力所采取的任何违法行为,都将会遭到我们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的重拳严厉打击,关于这两起被打事件,我们的jǐng方还将会继续追查下去,直到找到真凶幕后的指使者为止。”

    此刻,刘飞这番话一出口,不管是关永峰也好,贺振邦也好,心中全都拔凉拔凉的,他们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样一番话來,很明显,刘飞虽然沒有明着说丁建武的儿子是他们派人打的,但是分别对乐家福集团和深华酒业的出手已经狠狠的重创了两家企业,一下子就打疼了他们,虽然现在两家公司的大老板还不知道这个结果,但是可以想见的是,等到这两家公司幕后的大老板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该会有多么愤怒。

    而这时,韩国伟看到刘飞沒有提到自己所在的海洋rǔ业,心中有些窃喜,然而,就在他的窃喜刚刚涌出的时候,刘飞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淡淡的说道:“韩国伟同志啊,据我所知,海洋rǔ业好像是被rì本明志财团给收购的吧,而这一次rì本明志rǔ业生产的婴幼儿nǎi粉在全球范围内查出了放shè物超标,所以明治rǔ业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对nǎi粉实行召回制度,但是这个召回范围却偏偏不包括我们华夏,而在我们海明市销售的明志nǎi粉也沒有实行召回,而明志rǔ业却宣称在我们华夏所销售的nǎi粉不是在rì本生产的,所以不存在放shè物超标问題,对于此事,我们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非常不满,我们已经决定,将会在海明市全市范围之内,禁止销售明志集团所有nǎi制品,所有已经在商场超市上架的明志公司的产品必须全部下架,所有公司所销售的nǎi制品,必须无条件接受消费退货申请,否则将会面临高额罚款,这个消息我们很快就会对外进行公布的,你散会之后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明志集团的高层,还有,你们海洋rǔ业最近接到的投诉非常多,说你们的产品质量经常出现问題,根据市委的安排,联合调查小组在深华酒业调查完之后,就会移师到你们海洋rǔ业进行调查的,你们也要积极配合联合调查小组啊,最好不要在出现常海和丁浩被打的问題,否则的话,市委市zhèng fǔ还将会采取进一步的反制措施。”说道这里,刘飞扫了三人一眼说道:“三位总经理,在这里,我送给你们三位一句话,那就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要认为自己太聪明,不要认为有些时候使用一些手段就可以把自己隐藏在幕后,人在做,天在看。”说完,刘飞笑着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这时,魏秋华也笑着说道:“哦,对了,我也送各位一句话,现在的华夏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积贫积弱的华夏了,现在的海明市市委班子绝对不会容忍任何有损老百姓身心健康的事情发生,作为食品企业,你们要自尊、自爱,好自为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