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61章 病床上推荐丁建武

www.wuailogo.com 官途     等董永生挂断打个刘飞的电话之后,他立刻又拨通了市长王成林的电话,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王成林说了一遍,王成林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立刻沉声说道:“董永生同志,你应该清楚,常海同志去三大企业调研是市委碰头会上决定的,是市委集团意志做出的决定,而且也是通过市委公文下发到三大企业的,现在常海同志在调研过程中发生这种严重问題,我希望你们公安人员必须深入调查事情的原因和结果,不要草草的做出结论來,否则的话,如果是你做出结论无法在市委上通过的话,恐怕你很难在向市委交代了。”王成林给了董永生一个严肃的提醒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听到王成林的提醒之后,董永生的眉头越皱越紧了,此刻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这个公安局局长虽然是属于实权派,但是现在这种夹心饼干的滋味却很难受啊,刘飞那边不肯给自己任何指示,这说明在这件事情上,刘飞的态度不明朗,而且他相信,刘飞对于这件事情绝对是非常高度关注的,因为常海被打成重伤这和打刘飞的脸沒有什么两样,但是这么严重的事情刘飞竟然不表态,那么刘飞后面到底有什么后招呢,现在这才是他最担心的,至于王成林的提醒,这也让他感觉到有些胆战心惊,因为王成林的语气非常明显了,那就是现在他们市公安局所得出的初步结论,连王成林这里都通不过,要想在市委那边解释清楚,就更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董永生只能亲自给老领导肖建辉打了一个电话,把自己和刘飞以及王成林汇报工作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苦笑着说道:“肖书记,您看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肖建辉听到董永生的汇报之后,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缓缓说道:“永生啊,这件事情你还真是马虎不得,那天的碰头会我也是参加了的,市委书记刘飞对于常海的调研是非常重视的,就连王成林市长也是给予了高度肯定,所以,常海这件事情将來肯定是要上常委会进行讨论的,所以在这件事情的调查过程中,你们公安局必须要给出一个各方都可以接受的结论來,否则的话,你们很难过关的,我只能给你提醒这么多,到底怎么做,你自己必须要考虑清楚。”

    说完之后,肖建辉便挂断了电话,随后,他便陷入了沉思之中,看來,深华酒业对于常海的调研非常敏感,也非常反感啊,只是他们竟然敢让人殴打常海这一招自己倒是真沒有想到,只是这样一來,深华酒业一下子就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刘飞那是什么人啊,他能吃这个哑巴亏吗,他下一步将会怎么做呢,我下一步应该怎么样根据形势,在何种机会情况下进行出手才能综合利益最大化呢。

    就在肖建辉沉思的同时,胡天宇那边也已经得到了常海被打的消息,当时他的脸sè也有些难看,他沒有想到,深华酒业的人竟然那样凶悍,居然连市委制定的调研人员他们居然都敢进行殴打,虽然从表面上看只是一种偶发xìng冲突事件,但是对于胡天宇这种老官场來讲,他们清楚得狠,世界上哪里來的那么多偶发xìng事件,很多事件看似偶然,其实在偶然的背后还有其必然,甚至更多的却是认为cāo纵的偶然,如此看來,这海明市的局势还真是有些复杂啊,这深华酒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酒业集团,虽然市值上千亿,但是也沒有必要这么嚣张吧,他们难道不怕刘飞的反击吗,疑惑是他们此举是故意的,希望刘飞发动反击呢。

    常海被打这件事情不仅仅在海明市市委高层之中引起众多常委的一致关注,就连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很多中层和基层人员都开始讨论起这次事件出來,而这一次的事件很快便在海明市的新闻媒体上广泛播报出來,同时引发了一些关注和猜测,不过不明真相的网民们大多对于此事反应还不是很激烈的。

    而此刻,刘飞却已经在各方势力的关注下,乘车來到海明市第一人民医院,常海的病房内亲自探望了常海。

    病床上的常海脸sè有些苍白,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输液瓶子掉在空中,药液顺着输液管一点点的注进他的体内。

    刘飞进入他办公室的时候,诸葛丰和方华军正坐在床边陪着常海说话。

    看到刘飞进來了,常海连忙起身想要坐起身來,刘飞连忙走过去按住常海说道:“常海同志,你不要乱动了,好好的养伤,不要那么多礼。”

    常海满脸苦涩的说道:“刘书记,对不起,我沒有能够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我给您丢脸了。”

    刘飞笑着摆摆手说道:“常海同志啊,你错了,你虽然暂时沒有完成任务,但是你并沒有给我丢脸,相反的,你的强硬作风我非常满意,虽然我还沒有得知事情的详细经过,但是我对你的人品还是非常相信的,我相信你绝对不是冲动之人,这次冲突的责任绝对不在于你。”

    常海听完之后非常感动,他只能哽咽着说道:“刘书记,谢谢您的信任,我……”

    刘飞笑着拍了拍常海的肩头说道:“常海同志啊,不要这么酸嘛,都这么大的老同志了,要开朗一些嘛,你现在就在这里好好的养伤,虽然有些人不希望我们的调研进行下去,但是这次的调研我一定要坚定的推行下去的,常海啊,你看在接替你进行调研的人选上,你有沒有合适的人选推荐给我,这个人选需要像你这样能够心中想着老百姓、能够不畏权势敢于将调研进行到底的。”

    常海略微沉吟了片刻,然后缓缓说道:“刘书记,要说这人选嘛,我倒是还真有一个人可以推荐给您,只是这个人平时表现的挺滑头的,您未必能够看得上眼。”

    刘飞听完之后笑着说道:“他是怎么样的xìng格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人品怎么样,他的内心深处,有沒有那种真正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的愿望。”

    常海点点头说道:“嗯,对于他的人品我还是比较自信的,虽然他不是属于那种海瑞式的清廉人物,但是他的能力绝对是沒有任何问題的,他虽然也会收礼,但是他收礼也只是为了不把自己自绝于官场群体之外,只是为了保证自己可以在一定的层次中混的如鱼得水,但是对于收礼他还是非常讲究原则的,他自己曾经跟我说过,他有三收三不收,这三收是逢年过节的礼品可以收,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自己能够办事的礼可以收,企业一般xìng的纪念礼品可以收,三不收是违反原则的算得上贿赂的礼品坚决不收,严重损害老百姓利益情况下要求自己办事的礼品坚决不收;要求自己提拔用來买官活动的礼品坚决不收,这就是他的三收三不收,而且我之所以推荐他,是因为他这个人在一幅看似油滑的外表之下,却始终潜伏着一颗为国为民之心,就像上次我写的那份政研报告里面不少的数据资料,光凭着我自己一个星期的调研是根本无法完成的,但是我依然敢放心的引用,就是因为这些数据是我要推荐的这个人提供给我的,而他给我的这些数据,都是他在工作之余,jīng心收集和整理出來的,为的就是有一天如果遇到一个真正的可以整顿卫生系统之人的时候,将这些资料交给对方,让对方可以用來大力整顿卫生系统,还给海明市老百姓一个安全、健康的生存环境。”

    听到常海如此卖力的介绍此人,刘飞不由得对此人升起了一丝好奇之心,不过通过常海的介绍,刘飞也对此人产生了一丝好感,从常海的描述中,刘飞可以直接给此人定xìng为循吏,而且还是一个心忧百姓的循吏,这样的人对刘飞來说是可以大力使用的,尤其是他的三收三不收也很有特sè,这说明此人行事不虚伪,不像很多官员,嘴里喊着清正廉明,暗地里却是买官卖官,权钱交易,权sè交易,无所不用其极,他点点头说道:“嗯,此人是谁,我倒是真想见一见啊。”

    常海笑着说道:“此人便是我的老同学丁建武,上次我给您简单的介绍过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好,这样吧,你尽快安排一下,我倒是想要跟他见一面。”

    刘飞的话音刚刚落下,常海的手机便响了,來电显示上显示的正是丁建武三个字,常海立刻接通了电话,笑着说道:“建武啊,你到哪里了。”

    丁建武气喘吁吁的说道:“我已经到你所做的这个住院楼了,你在哪个房间。”

    常海说道:“1828房间。”

    “好的,我很快就道了。”说完,那边挂断了电话。

    常海笑着说道:“刘书记,说曹cāo,曹cāo就到了,他马上就过來了。”

    过了一会,一个身高一米82左右的胖子推开房门走了进來,一进來便笑呵呵的说道:“老常啊,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人打架玩啊。”

    然而,等他走进房间内,看到刘飞的时候,突然呆住了,笑容也僵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