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60章 常海被打

www.wuailogo.com 官途     李开复听完徐广chūn的话之后苦笑着说道:“是啊,对刘飞來讲,他是任重而道远啊,只是我估计刘飞可能并不知道欧美那些国家的政治势力已经盯上了他,想要把他给弄下來,你说我们有沒必要告诉他吗。”

    徐广chūn笑着说道:“完全沒有必要,对于一个很有可能走上更高领导岗位的人來说,必须要有应对一切外來压力袭扰的心里准备和得体的应对措施,必须具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sè的从容和镇定,他必须要能够面对任何有可能突然袭來的各种压力和问題,而我们之所以要亲自坐镇海明市,就是为了近距离观察一下刘飞这小子平时的表现,了解他平时的一些具体措施,从而等他真正要腾飞的时候,在和他好好的谈一谈,根据我们这两年來对他细致观察,为他提供一些重要的参考资料,以便于他在走上更高岗位的时候,对于自己存在的缺点和问題进行进一步的改进,当然,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防止万一刘飞出现真正无法解决危机的时候,我们为他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李开复点点头,笑着转移了话題说道:“老徐啊,你看刘飞这一次在凯旋大酒店事件中的表现如何,对于刘飞处理这次事件的cāo作手法和结果你满意吗,如果是100分的话,你准备给他多少分。”

    徐广chūn略微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如果是100分的话,这次事件的处理我只能给他88分,虽然很有想法,但是还不够完美。”

    李开复笑着说道:“88分,这个分数已经不算低了啊,看來,你对他在整个事件中的大部分做法还是比较满意的啊。”

    徐广chūn点点头说道:“嗯,这个倒是无可挑剔的,不得不说,这次事件从一开始邀请萧诗琪参与到机关食堂的竞标再到后來的凯旋大酒店被砸,刘飞的反应速度、cāo作手法的确是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未必能够能够想到他现在这种处理方式,尤其是他去市公安局视察那一手,玩得的确很有几分艺术xìng,不仅具有实际效用,从长远來看,这次视察之旅也为刘飞今后的很多后续行动埋下了伏笔,从这一点來看,刘飞的确比以前那种横冲直撞的硬來成熟了很多,不过呢,缺点也是有的,比如说在和本地派的斗争中,他冲的太靠前了,太猛了,这样对于他來说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反而容易让他成为众矢之的,我想现在不管是本地派也好,胡天宇也好,王成林也好,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他以后恐怕在想玩出什么手段,肯定是越來越难了。”

    听完徐广chūn的话之后,李开复却是使劲摇摇头说道:“老徐啊,我倒是不完全同意你的观点,我认为刘飞现在的高调冲锋未必是一种坏事,你不要忘了,现在在海明市刘飞、王成林、胡天宇他们三个可都是立足未稳,谁能够尽快站稳脚跟,尽快在海明市树立起威信对谁就最为有利,我估计刘飞在采取行动之前,不可能考虑不到这里面的东西,但是他还是这样去做了,这说明他心里还是有些底气的,或许他还有什么后手可以使用吧,所以我给他评分为96分。”

    徐广chūn听完之后笑着说道:“好,那咱们就在好好的观察一下,看看这个臭小子还有什么后手。”

    第二天中午时分,辛苦了一上午的刘飞吃完午饭之后,正躺在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内午休,就在这个时候,休息室的房门处传來一阵低沉的敲门声,,笃笃笃,笃笃笃。

    听到这个敲门声,刘飞在睡梦中便皱起了眉头,因为由于平时的时候他工作非常繁忙,所以中午这个午休时间对于他來说非常的重要,这是一天之中难得的可以让他放松身体和大脑的轻松时间,所以,他曾经跟秘书林海峰交代过,自己午休的时候,沒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让人过來打扰自己,对于林海峰的能力刘飞自然是信任的,所以,虽然刘飞心情十分不舒服,但却还是打着哈欠缓缓坐起身來,睁开朦胧的睡眼说道:“海峰啊,进來吧。”

    房门一开,林海峰满脸严峻的从外面走了进來,沉声说道:“老板,我刚刚得到消息,今天上午快下班的时候,常海在深华酒业进行调研的时候,被人给打成重伤,现在已经住进医院了。”

    “什么,常海被人给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调研的时候,诸葛丰和方华军难道沒有跟在常海身边吗。”刘飞听到林海峰的汇报之后,睡意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脸sè当时就yīn沉了下來。

    林海峰苦笑着说道:“老板,您忘了吗,您今天刚刚给诸葛丰下达一个新的指示,让他去调查市公安局那份有关凯旋大酒店被砸事件的汇报材料上的事情,所以他接到这个指示之后,和常海商量了一下,看到常海身边还有好几名随从人员一起调研,在加上还有深华酒业的高层陪着他,所以诸葛丰认为常海那边的安全问題上肯定出现不了什么问題,所以和常海商量了一下,便带着方华军一起去调查凯旋大酒店被砸事件去了,但是诸葛丰和方华军他们离开还不到1个小时,便出现了常海被打的事情,刚才诸葛丰已经给您打过电话來了,他向您表示道歉。”

    听到林海峰的汇报之后,刘飞的脸sè更加yīn沉了,刘飞立刻对林海峰说道:“海峰啊,你立刻给诸葛丰打电话,让他先立刻把手头调查凯旋大酒店被砸事件的工作交给下面的人去办,让他立刻赶往常海住院的地方,一是要详细的了解常海被打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个细节都不能遗漏,顺便保护一下常海的安全,防止有人在对他下手,另外要好好的安抚一下常海同志,和常海同志的家人处好关系,让他们放心,对于常海被打之事,市委高度重视,一定会给常海同志一个交代的。”

    林海峰连忙点头出去打电话去了。

    而此刻,刘飞点燃一根香烟一边抽着烟,一边站起身來在办公室走來走去,仔细思考着林海峰刚才汇报事情的详细内容,从诸葛丰和方华军离开,到常海被打相隔的时间间隔來看,刘飞完全可以断定,这绝对是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打人事件,不管对方给出什么样的理由,其根本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常海进行的三大企业调研行动,而对方此举不仅可以很有效的震慑住那些跟着常海进行调研的工作人员,给他们一种强烈的威慑,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是他们继续调研,也不敢真正深入的调研,即便是调研时发现什么东西,也不敢轻易的向上汇报,这样一來,常海他们的调研行动也就名存实亡了,还有最关键的一点,这次的调研行动是常海牵头的,常海一倒下,这个事情沒有了牵头人,也基本上无法正常继续展开了,想到了这种可能xìng,虽然刘飞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这样去分析和判断有些不太科学,但是刘飞凭直觉可以断定这种可能xìng是非常大的,对于自己的直觉刘飞一向是深信不疑的,所以,刘飞的大脑开始飞快的转动起來,盘算起自己下一步应该如何去cāo作。

    此刻,刘飞不得不承认,他还真沒有想到三大企业之一的深华酒业竟然敢在他们工厂内对常海进行下手。

    然而,让刘飞沒有想到的是,就在刘飞在办公室内苦思对策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是市公安局局长董永生打过來的。

    电话接通之后,董永生立刻就说道:“刘书记,跟您汇报一件事情,今天中午,我们市公安局接到了一起报jǐng电话,市政研室的常海同志在深华酒业调研的时候,和该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发生口角冲突,进而演变成肢体冲突,目前,改名工作人员已经被我们jǐng方给控制起來,其公司领导也已经向常海同志表示了歉意,并且深华酒业也已经做出决定,对于这名和常海同志发生冲突的原因给予直接开除的处分,现在这名工作人员已经被我们关在公安局了,您看您有什么进一步的指示沒有。”

    刘飞沒有想到,这一次董永生的汇报倒是挺快的,动作也挺快的,几乎在自己这边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他那边已经完成一连串的动作了,想到这里,刘飞的眼睛不由得眯缝了起來,他沉声说道:“董永生同志啊,这件事情你直接向王成林同志进行汇报吧,由他來做出指示就可以了,我要是直接给你指示的话,恐怕王成林同志该对我有意见了。”

    董永生一愣,沒有想到刘飞这一次竟然在常海事件中采取了这种态度,这让他有些沒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