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58章 签字的艺术

www.wuailogo.com 官途     对于刘飞脸sè的变化,董永生心中开始紧张起來。

    此刻,刘飞看着这些汇报材料和结案报告,心中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他发现,现在下面这些官员们已经越來越把替罪羊手段用得炉火纯青了,那些打砸凯旋大酒店的人到底是谁,刘飞心中有数,肯定是杜月生或者陈启乐两人中的一人指使干得,但是在这份结案报告中,不仅沒有提到两人,甚至就算是替罪羊也沒有任何背景,只是把打砸的人定xìng为聚众闹事,给出的结论是劳教一年的处理意见,看到此处,刘飞直接把手中的报告和材料往董永生前面一扔,冷冷的说道:“董永生同志,难道你就是这样工作的吗。”

    董永生心头就是一颤,说道:“刘书记,不知道你所指何事,我哪里做的不妥当吗。”

    刘飞用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说道:“董永生同志啊,你拿着这些汇报材料和结案报告找我來汇报工作,这做的沒错,但是,你看看你的汇报材料写得规范吗,进行调查走访的干jǐng是谁,他们找到了什么线索,你们凭借什么线索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这里面体现出來了吗,那些犯罪嫌疑人是谁带人去抓的,什么时候抓的,在哪里抓的,抓到了几个人,当时他们在做什么,有沒有进行反抗,抓來之后关在哪里,他们都交代了哪些内容,这些报告上交代的清楚吗,还有,对于这些犯罪嫌疑人的处理结果,你们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处理意见,这个处理意见到底是应该由你们公安局來做出还是应该由检察院、法院方面來做出,所有的这些,你都条分缕析的罗列出來了吗,还有,每一个环节的负责人他们在他们所负责的环节中所做出的工作以及意见他们签字确认了吗,结案报告上,你签字了吗,你的意见是什么,政法委书记肖建辉同志签字确认了吗,市长王成林同志签字确认了吗,他们的意见是什么,沒有他们的意见,我直接签字这符合流程吗,你该不会认为我从來沒有处理过这样的问題,所以想要忽悠或者是试探试探我吧。”说道这里,刘飞的眼神变得锋利起來,紧紧的盯在的董永生的脸上。

    董永生听到刘飞的话之后,连忙使劲的摇摇头说道:“不不不,刘书记,您误会我了,主要是这次我急着向您汇报这次的案情进展情况,所以有些焦急,也担心你还挂念着这次案子的情况,所以我拿到材料之后就过來了,一些流程我还沒有來得及走呢。”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理解的,这样吧,这份材料和结案报告你先拿回去吧,今天晚上下班之前把流程走完之后拿给我,这个有问題沒有。”

    “沒有问題,沒有问題,我保证完成任务。”董永生在刘飞面前,感觉到压力很大,他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位刘书记简直jīng明的跟猴子似的,自己想要玩点什么把戏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这让他有些郁闷。

    董永生拿上材料,有些郁闷的返回市公安局,把自己的几个高参再次找过來,根据刘飞的意见,几个人再次仔细的重新梳理了一下汇报材料和结案报告,然后根据各个部门的分工不同,让一些董永生的嫡系在上面分别签字确认,等这些都做好之后,董永生也在汇报材料以及结案报告上签署了自己的意见,表示同意结案,并对公安队伍每个环节的工作给予了肯定,看着花了2个多小时重新整理出來的材料之后,董永生满意的点点头,他相信,这一次刘飞肯定无法在挑出什么毛病了。

    拿上材料之后,董永生给肖建辉打了一个电话,确定肖建辉还在办公室呢,便立刻飞快赶到了政法委肖建辉的办公室内。

    董永生苦笑着把自己去刘飞那里碰壁的消息跟肖建辉说了一遍,然后把自己重新准备的材料放在肖建辉的桌面上说道:“肖书记,这个还得您再签个字啊,这个刘飞,他简直就是在玩人啊。”

    肖建辉听董永生说完,眉头不由得紧紧皱了起來,心中也开始盘算起來,刘飞接二连三的找董永生的麻烦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他对董永生的工作十分不满嘛,或者是他想要对董永生下手不成,想到此处,肖建辉不由得回忆起自己所收集到的以前刘飞在沧澜省工作时候的一些材料,心中猛的一凛,他突然意识到,从刘飞眼前的表现來看,刘飞很有可能意识到了董永生这个公安局局长位置的重要xìng,所以不断的从董永生身上找问題,找缺点,就等待时机合适的时候直接把董永生拿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可不是好事,董永生可是公安局局长,是自己的铁杆嫡系人马,自己这个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之所以稳如磐石一般,和董永生这个位置的稳固是有着十分密切关联的,正因为董永生是自己的嫡系,十分听从自己的指示,而其他人的指示董永生却是有选择的服从,这才让自己的威信比较大,如果董永生要是被刘飞拿下了,那相当于砍去了自己的一个臂膀,那是非常危险的,想到这里,肖建辉心中已经暗暗下定决心,绝对不能让董永生被刘飞拿下。

    董永生缓缓抬起头來,目光落在董永生的脸上,沉声说道:“董永生啊,从刘飞最近的表现來看,他很有可能是盯住了你这个公安局局长的位置,所以,你从现在开始,每走一步都必须要小心谨慎,绝对不能给刘飞留下任何的把柄,还有,以前你如果有什么事情什么地方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该改就赶快改,该擦的屁股赶快擦,千万别被刘飞闻到什么腥味,根据我对刘飞此人的分析和了解,他一向喜欢从别人意想不到的角度出手去抓你的把柄,而且一旦被刘飞给抓到了,即便是整不死你也得脱层皮,如果你真的被刘飞抓住什么把柄,到时候连我都不一定能够保的了你。”

    董永生听完之后心中开始砰砰砰的敲起鼓來,小脸刷白刷白的,连忙点点头说道:“肖书记,您放心吧,我回去之后一定好好的反省和筹备,绝对不会让刘飞的yīn谋得逞的。”

    肖建辉看到董永生认真了,这才拿起材料和结案报告看了几眼说道:“这些材料你都好好的过几遍沒有,确定不会有什么漏洞吧。”

    董永生连忙说道:“肖书记,这一点您放心,这些材料都是我们局里好几个好手一起商量來弄出來的,绝对不会出现一点问題,每一个细节我们都是经过反复推敲论证之后才写出來的,而且每个对应的负责人我们也都提前沟通好了。”

    看到董永生信心十足,肖建辉这才提起笔來在材料和结案报告上签字。

    等肖建辉签完字之后,董永生又拿着这份材料來到了市委副书记胡天宇的办公室内。

    因为在凯旋大酒店被砸的这件事情上,胡天宇也是有一定的任务分配的,所以他还必须得获得胡天宇的签字。

    而胡天宇早已经知道了董永生第一次签字被刘飞打回去的消息,一般像这种消息,虽然很多人并沒有亲自在现场看到,但是小道消息在市委里面传播的却非常迅速,此刻,胡天宇看到董永生真的拿着材料过來找自己签字了,便明白市委里面传播的小道消息的确是真的了。

    因为自己要签字,所以胡天宇把董永生递过來的材料看得非常仔细,等他看完之后,心中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暗道:“董永生啊董永生,你真的把我们市委这三大巨头当成傻子不成,你的这份材料虽然看起來天衣无缝,但是哪个巨头看不出來那些被你们抓住的人不是替罪羊,就算那些人是真正的犯罪份子,他们的幕后指使者还沒有抓住,你就想要让刘飞给你签字,如果刘飞真的给你签字的话,我胡天宇跟你一个姓。”看完之后,胡天宇什么也沒有说,刷刷点点的在签名栏签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在意见栏内,胡天宇却十分狡猾的只写了两个字和一个句话,,‘已阅,’。

    董永生看到胡天宇如此痛快的签字了,一开始心中还挺高兴的,不过等他拿过报告转身离开的时候,看到报告上意见栏写的两个字的意见之后,他当时气得差点沒有骂出声來,因为这两个字是官场上最常用的两个字,虽然领导签字了,但是并不代表领导已经同意了你的意见,只不过表示领导已经看过了而已,而且这两个字进可攻,退可守,有功劳了,领导可以解释成我赞同了,有责任了,领导可以解释成我沒沒有赞同这个意见,只是看完了,虽然董永生对于胡天宇签的这两个字十分不满,但是也沒有什么脾气,毕竟好歹胡天宇也算是签字了,他最关键的是想要拿到刘飞的签字,拿到他的签字之后,这件事情便算是告一段落了,所以,他拿着这份报告又來到了市长王成林的办公室内。

    王成林把这份报告看到一半的时候,眉头立刻也皱了起來,这让董永生心中再次紧张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