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47章 强悍出击

www.wuailogo.com 官途     王成林是一个掌控yù比较强的人。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该自己主管的事情却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而他也是一个非常负责的人。对于自己主管范围内出现这样的事情。他的心情一下子就yīn郁了起來。尤其是当王成林看到报纸上写着事件发生的事情是昨天晚上7点左右。而自己竟然不知道。这就更让他感觉到愤怒了。

    粗略的看了几眼。王成林沉声说道:“刘书记。我沒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是我的失职。”

    刘飞摇摇头说道:“王成林同志。这不光是你的问題。我们大家都有责任。你才來海明市多长时间啊。。。你也不用把责任往你身上揽。这样吧。你到我的办公室一趟。我一会把胡天宇同志和宣传部的王康东同志、政法委的肖建辉也喊过來。咱们开一个碰头会。在这件事情上。所反映出的很多问題。更让我感觉到头痛。”

    听刘飞这样说。王成林心情稍微好了一些。连忙说道:“好的。我马上过去。”

    十分钟之后。市长王成林、市委副书记胡天宇、市委宣传部部长王康东、市政法委书记肖建辉齐聚刘飞的办公室内。五人围坐在沙发上。虽然略显拥挤。但是倒也坐得下。

    刘飞看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各位。。。想必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昨天晚上发生在我们海明市的凯旋大酒店被砸的事情了吧。谁要是不知道的。可以先看一下桌子上的这两份报纸。报纸上面写得非常清楚。”

    五个人此刻早已经通过各自的渠道都知道了这次事件的情况。听刘飞这么一问。大家都齐声说道:“看过了。”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既然大家都看过了。那我就直接切入正題了。今天我之所以沒有直接召开常委会。而是召开碰头会。主要是因为在这次事件中。我发现了几个比较严重的问題。想要先和大家碰一下头。争取尽量把问題在碰头会议上解决。。。如果解决不了。在上到常委会上。”

    听到刘飞语气如此严肃。众人全都露出凛然神态。看着刘飞。

    刘飞接着说道:“想必大家也已经看到报纸上所写的事件发生的时间了。是在昨天晚上7点左右。正是各行各业人流量比较高峰的时期。但是就在这样的时间里。凯旋大酒店两家分店竟然接连遭到一伙人手持铁锤、铁杆等凶器进行打砸破坏行为。还有多名保安及服务员受到殴打。而凯旋大酒店老板萧诗琪的办公室也遭到毁灭xìng打砸。这两家酒店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数百万元。而间接经济损失就更大了。我现在特别想问一句。这海明市还是我们党领导下的城市吗。这海明市的社会治安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这份报纸上也已经写出來了。这两家酒店被砸之后。jǐng察都是在被砸了半个小时之后才赶到现场的。那么我想问肖建辉同志一句。我们海明市的jǐng察同志们是不是jǐng车都沒有油了。是不是jǐng车一上路就遇到堵车的状况。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每年拨巨额款项给政法系统。这些钱难道都打了水漂了吗。为什么我们海明市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肖建辉同志。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肖建辉听到刘飞的话之后。。。眉头皱得紧紧的。脸sè显得十分难看。他沒有想到。会议刚刚开始。刘飞便把矛头直接指向了自己。不过因为心中有底。所以他并沒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安和慌乱。只是沉声说道:“刘书记。你这话我认为有些偏激了。我可以这样说。如果我们海明市沒有我们政法系统的同志们兢兢业业的做着工作。海明市能够有如今这种安定稳定的局面。能够有如今这种高度发展的经济态势。不可能吧。至于凯旋大酒店被砸的事情。那绝对是特例。至于两个酒店被砸之时110为什么沒有及时赶到现场。我认为这绝对是巧合。属于不可预料的不可抗力。第一时间更新 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也沒辙。但是我可以说一句。我们的公安干jǐng是非常负责任的。绝对沒有出现任何违规行为。”

    肖建辉的话说得义正词严。言之凿凿。直接把刘飞的指责给顶了回去。王成林在旁边听到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对于刘飞的指责。王成林还是比较赞同的。毕竟不管怎么样。海明市出现了这样严重的事情。公安系统首先就难辞其咎的。在这种情况之下。肖建辉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这就有点太强词夺理了。

    刘飞听完之后。却只是淡淡一笑。但是眼神中的冷意却多了几分。他突然冷冷的说道:“肖书记。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对于这两次jǐng车迟滞到场的解释理由是听谁告诉你的。是出jǐng的jǐng察还是他们的领导。请你直接回答我的问題。”

    听到刘飞这样问。肖建辉不由得一皱眉头。因为他刚才从刘飞的眼底深处捕捉到了一丝寒意。那股子寒意虽然一闪而逝。但是却让肖建辉感觉遍体生寒。他赫然意识到。刘飞问这番话恐怕是大有深意的。所以。他的心中开始盘算起來。因为迟滞出jǐng。是他让秘书授意下去的。下面的人得到自己秘书的授意自然是按照指示行事。但是什么事情都怕认真。现在刘飞这样追问。他不得不小心应对。肖建辉沉思片刻之后沉声说道:“刘书记。这个问題我有必要直接回答吗。如果是公安系统出现问題。我自然会直接去解决的。”

    肖建辉再次顶了刘飞一句。他的意思说得非常明显。那就是刘飞有些插手他主管领域内的事情了。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当然有必要直接回答我。我是海明市市委书记。你们政法委难道dú lì于市委。不受市委的领导吗。难道你认为我这个市委书记沒有权利直接过问此事吗。。。或者你因为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回答这个问題。”

    听到刘飞的语气中渐渐流露出几分强硬之意。肖建辉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时。王成林在旁边冷冷的说道:“肖建辉同志。我也想问一问。为什么这两处110jǐng车出jǐng这么晚。当然。如果你要是不回答的话。那也沒有关系。我直接问公安局局长董永生好了。”

    王成林这话一出口。肖建辉可就有点顶不住了。因为他清楚。王成林可是市长。公安局属于市长的统管之下。现在一二把手合力。他沒有办法在抗衡了。他只能点点头说道:“刘书记。。王市长。我是听海明区公安分局局长樊晓军说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那现在请肖建辉同志你立刻现场接通樊晓军同志的电话。我有话问他。”

    听到刘飞这样说。肖建辉立刻气得脑门之上青筋暴起。yīn沉着脸说道:“刘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我肖建辉在这件事情上说假话不成。还要和樊晓军当面对质。”

    刘飞笑着摆摆手说道:“肖建辉同志。你不要误会。我沒有对你不信任的意思。我让你接通樊晓军的电话。是想要问问他。他的消息到底是从谁那里得到的。他对这个消息认可吗。对这个消息的真假负责任吗。”

    肖建辉听完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不过看到王成林也向自己看了过來。他只能气呼呼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樊晓军的电话。接通电话之后。肖建辉沉声说道:“樊晓军。市委刘书记有话问你。”

    电话那头。樊晓军听到肖建辉语气中似乎带着几分怒意。心中有些忐忑。尤其是听到肖建辉后面提到了一个市委刘书记。他的心头更是一颤。这时。电话那头传來刘飞的声音:“樊晓军同志。我是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我刚才听肖建辉同志说。他从你那里得到消息。是你告诉他昨天晚上凯旋大酒店被砸事件过程中。两辆jǐng车出jǐng不及时是因为路上被堵住在了。我想问问你。你的这个消息准确吗。”

    听到刘飞这样问。樊晓军心中就是一翻个。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会在这种小事上直接和自己沟通。但是因为他之前早已经接到肖建辉秘书的暗示。所以连忙说道:“刘书记。这个消息沒有错误。的确是这样的。”

    刘飞点点头说道:“好的。既然你这样说。那就是说。你可以对这个事情的真假负责了。我沒有说错吧。”

    樊晓军虽然心中越发显得不安了。但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就是想说不负责也不行。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是的。”

    刘飞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说完。刘飞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脸sèyīn沉着看向肖建辉说道:“肖建辉同志。我已经从樊晓军那里得到确认消息。他对这个消息的真假负责。现在。在座常委同志们都在。为了确认这个信息的真假。同时也为了让我们大家都看一看。迟滞出jǐng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现在。我们立刻电话接通市交管局监控中心。通过视频连线來看一看昨天晚上迟滞出jǐng的那几辆jǐng车迟滞到场的真正原因是什么。”说完。刘飞看向王成林说道:“王市长。这个电话还是由你來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