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441章 两面夹击

www.wuailogo.com 官途     王成林也是一个聪明人,听到肖建辉的提议之后,他当时便皱了一下眉头,思考起肖建辉此举的真正意图來,等刘飞突然之间把主导权交到自己手中的时候,王成林脑海中灵光一闪,他便立刻意识到刘飞此举的真正用意了。他知道,刘飞是想要通过和自己之间的配合,尽量把食品安全问題布置下去,而这些天,通过对于食品安全问題的摸底了解,王成林也已经意识到,海明市食品安全问題的根源在于三大企业那里,如果不解决三大企业,恐怕食品安全问題很难全面铺开,因为人们都有一种从众心理,很多人看的三大企业食品安全问題频发却沒有什么事情,又赚取了高额的利润,他们肯定也会向三大企业看齐的。如果要是按照肖建辉的意见去cāo作,恐怕自己说的话全都产生不了什么效力,但是如果按照刘飞的思路去cāo作这件事情,自己每说完一个意见,刘飞就安排落实一件事情,那样的话,相当于刘飞在帮助自己树立威信。这种机会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王成林笑着说道:“嗯,肖书记,我看还是按照先前刘书记的意见去走吧,我说一个意见咱们大家讨论一下,这样大家讨论的时候,也方便我思考下一个意见。对于食品安全这个问題,我在下面也是做了很多功课的,所以你不必担心我的思路受到干扰。”

    肖建辉听王成林这样说,也只能苦笑了一下,不在说话了。虽然他很狂傲,但是面对市委书记和市长意见完全一致的情况下,他还是不敢进行挑衅的。

    这时,王成林接着说道:“除了宣传之外,我们还必须要加大监督力度,坚决打击制假、售假等违法行为,加强食品市场的监管力度,从源头、生产、流通、销售各环节控制食品的污染,加大对涉及食品安全事件责任企业和责任人的惩罚和打击力度,健全市场管理和食品生产许可证制度、食品市场准入制度和不安全食品的强制返回制度,确保消费者吃上放心安全的食品。各级质量监督管理部门,要经常对农产品和食品实行监督抽查,增加抽查的次数和覆盖面。对制假、售假不法行为,从严、从重予以打击,造成一种高压态势,使不法分子不敢铤而走险。”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王市长这个意见说得非常好,我看这个问題的落实最终还得落实在包市长和卫生局的身上,希望散会之后,你们好好的商量一下,看看怎么样才能确保执法监督真正落实到实处,绝对不能干打雷,不下雨,这是绝对不行的。另外为了能够确保这个问題能够真正落实到实处,我认为应该采取负责人包干问责制度,周海鹏同志作为主管食品安全问題的副局长,必须要把这个问題落实下去,一个月之后,我会组织一个调研组,实地调研一下我们海明市的食品安全问題,而且这个调研组将会把明察暗访结合到一起,如果发现食品安全问題依然十分严重,周海鹏同志就得被问责了,当然了,如果周海鹏同志做得很好的话,那我们肯定是要进行表彰的,如果周海鹏同志认为你无法做到市委的指示的话,可以把主管的这块工作交出來,由朱正军同志重新分配调整分工。”说道这里,刘飞看向周海鹏说道:“怎么样,周海鹏同志,有沒有信心完成市委交给你的任务?”

    听到刘飞这样说,周海鹏的小脸刷白刷白的,他非常清楚,刘飞现在是给他下了一个套,如果他要是说自己不能完成市委交办的任务,那么以后要想升迁的话基本上就别想了,但是如果他答应了刘飞交代的任务,到后來却沒有办好,那么恐怕到时候刘飞就有借口來收拾自己了。周海鹏心中十分郁闷,他想要反对,却又不敢,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局长而已。

    这时,邓佳明一听刘飞的话,脸sè当时就yīn沉了下了,对于刘飞下的这个套他心知肚明,所以,他立刻沉声说道:“刘书记,我看这样做不太妥当吧?”

    刘飞眉毛一挑:“哦?有何不妥当之处?”

    邓佳明说道:“刘书记,食品安全问題的解决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且食品安全问題是一个长期存在并一直都很难解决的问題,不管是在我们海明市也好,我们整个华夏也好,即便是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很难根除的,您只给周海鹏一个月的时间,我看你就是打死周海鹏,他也玩不成这个任务。”

    刘飞的脸上依然显得非常平静,淡淡的问道:“哦?那按照邓部长的意见,应该给周海鹏多长时间?”

    邓佳明眼珠转了一下,说道:“我看最少也得半年时间,毕竟光是宣传引导沒有两个月的时间根本就做不到的。”说完之后,邓佳明心中暗道:“只要你刘飞答应了这个意见,等到半年之后,恐怕这件事情早就被遗忘了,到时候在多找一些其他的事情來烦你,到时候你更沒有时间來顾这件事情了。此乃我的拖延之计。”

    刘飞听完之后,嘴角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说道:“哦?半年?整顿一个食品安全问題就需要半年的时间,这效率也太低了吧?”说道这里,刘飞的目光在房间内扫视了一圈,笑着说道:“大家可以zì yóu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你们认为要想解决这个执法监督的问題,需要多长时间?”

    刘飞说完,会议室再次陷入了沉默。那些中立的常委们都已经看出來了,在食品安全问題上,刘飞已经和王成林之间达成了默契,他们都想要拿这个问題來做文章,而邓佳明和肖建辉很明显不想把这个问題炒得过热,所以,大家全都暂时沉默下來,不想进行表态。

    这时,包正堂抬起头來,沉声说道:“刘书记,我认为这件事情如果卫生局那边真正真抓实干的话,有一个月就可以完成基础的工作,2个月绝对能够看到非常好的整顿治理效果。当然,如果他们要是故意拖延,甚至是出工不出力,别说是半年,就是两三年也见不到什么治理效果的。”说道这里,包正堂看了周海鹏一眼说道:“哎,可惜啊,可能是我的级别不够,或者是我的威信不够,早在2年多前我就一直在督促卫生局的周海鹏同志加强食品安全问題的监督执法行动,但是周局长每次都是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但是却从來都是阳奉yīn违,说起來我真是很惭愧啊!对于这一点,我向市委道歉。我的工作做得不到家啊!”

    听到包正堂的话之后,周海鹏当时气得脸都红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包正堂竟然在常委会上,当着这么多人给自己上眼药,虽然包正堂字里行间全都把责任揽到了他自己的身上,但是明眼人全都听得出來,看得出來,包正堂这表面上是说自己工作做得不好,实际上是在指责周海鹏不听上级领导的指挥,阳奉yīn违,虽然很多时候,这种话題大家都不会拿到台面上來的,但是包正堂今天却偏偏把这个问題拿到了台面上來,这就让周海鹏心中有些慌了。

    而此刻,真正发慌的不仅仅是周海鹏,肖建辉和邓佳明的眉头也紧皱起來,他们谁都沒有想到,包正堂竟然会突然來了这么一手,这样一來,相当于直接把周海鹏推到了风口浪尖啊!所以,此刻,不管是肖建辉也好,邓佳明也好,两个人全都有些紧张的看着刘飞。

    此刻,刘飞心中也是波澜起伏,包正堂此举,刘飞也大感意外。但是他却从包正堂的言辞之间,很敏感的把握到了包正堂所释放出來的信息,那就是海明市食品安全问題如此严重,和周海鹏这个主管副局长的不作为大有关系。作为一个想要尽快把食物安全问題解决的市委书记,作为一个主管人事的市委书记,刘飞的脸sè当时便沉了下來。目光冷冷的在周海鹏的脸上扫过,然后声音也有些发冷的说道:“周海鹏同志,不知道包市长所说的可是事实?”

    听到刘飞声音中蕴含着一股怒气,周海鹏的心里更加紧张了,他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刘……刘书记,包市长的话说得很沒有道理,对于包市长的指示我们市卫生局一直都很坚决的在执行的。绝对沒有阳奉yīn违的事情出现。”

    刘飞的目光转向包正堂,说道:“包市长,对于周海鹏同志的解释,你怎么看?”

    包正堂冷冷的看了周海鹏一眼,沉声说道:“刘书记,周海鹏同志完全是在撒谎,现在我可以举出几个例子來佐证一下,2年前,海洋rǔ业爆发三聚氰胺过量的危机,我指示周海鹏对海洋rǔ业进行严厉查处,严厉惩罚,倒掉被污染的牛nǎi,但是,我后來去海洋rǔ业进行检查的时候,发现海洋rǔ业不仅沒有进行整顿,反而把受到三聚氰胺污染的召回的牛nǎi回炉领造,继续进行销售。而海洋rǔ业也只是象征xìng的被罚了1万元了事,而那些被伤害的老百姓们也沒有得到多少赔偿。还有……”

    当包正堂把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说完之后,会议室内再次紧张起來。众人的目光全都盯在刘飞的脸上,大家都想看一看,刘飞到底会如何处理。Q